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章:风流界的名宿,花月间的耆老
    “伯虎兄何时过的乡试?有没有发生什么倒霉的事儿?”

    唐伯虎先是一愣,随即就是一脸便秘的模样。有这么问话的吗?这人怎么就不盼着我点好呢?把乡试和倒霉联在一起,这是咒我呢吧。唐大才子这个郁闷啊。

    “寅正要参加此次乡试,那个…….咳咳,一切都很顺利,没什么特别的事儿。”他努力平复着郁闷,绕开“倒霉”这个字眼儿,以“特别”二字代替。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,换个人这般说话,早饕以老拳了,偏偏对上苏默这么个怪胎,却是缚手缚脚,完全不敢有一点脾气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是想着忍,却忽视了苏老师噎人的杀伤力。苏老师接下来的一句话,便让他顿时有种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没有倒霉事儿?怎么可能不倒霉呢?奇怪,难道又被骗了?”苏老师完全没有伤人的觉悟,一脸疑惑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唐伯虎这个闷啊,脸涨的通红怒道:“讷言兄这是何意?不知寅怎么得罪了你,却要这般咒我。”

    苏默如梦方醒,啊了一声,连忙道:“没有没有,你误会了,我真没咒你,就是奇怪你怎么会没倒霉而已,这完全不科学嘛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别说唐伯虎了,就是徐鹏举等人都愣住了。这是什么节奏,难道是这个唐伯虎真的得罪了苏老大了?

    众人中,王泌虽然跟苏默接触最少,却是最多了解苏默的性子。眼见唐伯虎气的浑身颤抖,连忙上前一步,轻轻在后拽了下苏默衣襟,低声道:“有事说事儿,别总提倒霉这个字眼。”

    苏默啊了一声,这才省悟过来,赶忙咳了两声:“误会误会,我真没别的意思。我那个…….啊,对了,伯虎兄你既是江南士子,怎的这时候还跑来武清?要知道乡试可是大事儿,万不可儿戏。当好生温习功课做准备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就是一脑门的黑线。这前面还咒人倒霉呢,一转眼却来训斥人家不好好准备功课,整的跟他是人家老师一样。好像刚才咒人的不是他似的,这还能更无耻一点不?

    唐伯虎也是无语了,瞪着眼睛看着他,却见一双特清澈干净的大眼睛眨啊眨的,那叫一个真诚纯洁啊。

    咋整?完全没脾气啊。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口气来,似乎是将满腔的郁闷都随着这口气吐出去了。然后才哼了声道:“区区乡试而已,在寅眼中,不过翻手可得,何须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样啊,果然好厉害。嗯,那什么,你吃了吗?”苏默立即做欢喜状,毫无半分诚意的表示赞美。只是后面跟上的半句,顿时又让唐伯虎一脑门的问号,瞠目不知所对。

    这尼玛完全就是神转折啊。

    难道这人是上天特意派来折磨我的吗?唐伯虎这会儿连生气都没劲儿了,只幽怨的看着苏默。

    想想好像也觉得不太对,苏默哈的干笑一声:“那什么,其实吧,咳咳,啊,我的意思就是伯虎兄远来,作为地主的我来说,应当为伯虎兄接风洗尘才是。嗯嗯,就是这意思,你们说对不对?”最后一句话,却是转向张悦几个。

    张悦哥几个早晕了,忽然听到苏老大问话,下意识的只是点头。苏默就满意的点点头,几个小弟都不错,有眼力劲儿。

    赞美完了众小弟,又转头看唐伯虎:“就这么定了。伯虎兄想吃点啥?有没有忌口的?要不咱吃川菜?我跟你说哈,别看现在大热天的,好像吃川菜有些不合时宜。但岂不知越吃越热,越热就越爽,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忽然想起这会儿貌似还没有辣椒,川菜也没达到后世那种高度,顿时便哑了声儿,开始长考起来。

    唐伯虎这会儿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了。这人一会儿一个想法,天马行空的完全摸不着边儿,难得的首次生出后悔的感觉。后悔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,非要凑到这家伙眼前呢。

    正琢磨着是不是放弃神仙姐姐,远离这个神经病,苏老师却似乎终于想明白了,热情的拍拍他肩头,笑道:“吃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在于情分,你说对吧。走走,四海楼,我请客,不醉无归。不许说不去,那是不给我面子。啊,今个儿我真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,不由唐伯虎分说,扯着他就走。唐伯虎彻底晕了,迷迷糊糊的随着迈开脚步,待到清醒过来再想说什么,却是张了好几张嘴,最终化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叹声幽幽,似乎含着千般凄凉,万般悲郁,只让人闻之落泪、听者神伤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木然相随,一时间谁也提不起说话的兴趣,就连最闹的徐鹏举和何莹两个,也是一脸的古怪,将嘴巴闭得紧紧的。其实不是没兴趣,实在是不知该说啥好哇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说话,一路上便唯有苏老师一个人说。唾沫飞溅、口若悬河,旁征博引、纵古论今。只是众人听着听着,面色便都渐渐古怪起来,尤其是王泌姑娘,更是满面通红,悄悄的啐了一口,脚步放慢,离着前面两人远远的躲开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无他,苏老师认识到了前面冷落了唐大才子的错误,觉得应该有所表示才对。那究竟什么样的表示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?苏老师认为投其所好才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唐大才子的所好是什么呢?美人儿!必须是美人儿啊。于是乎,从西施说到貂蝉,从大小乔说到杨贵妃,从妲己褒姒说到文姬归汉,从黄蓉小龙女说到神仙姐姐…….

    起初唐伯虎还是一言不发,只默默的听着。但等苏老师口中蹦出各种小说美女后,伯虎兄终于淡定不了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如许美人儿?而且还都是自己闻所未闻的超级美人儿?黄蓉的慧黠俏皮,小龙女的清冷若仙,神仙姐姐的…….好吧,神仙姐姐就是个坑,伯虎兄早先就已经沦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听着一个又一个不同性格、偏又超凡脱俗的美人儿,不知何时起,伯虎兄终于参与进了讨论之中。两人连比划带说,口沫飞溅,争论着究竟是小龙女更像仙女还是神仙姐姐才是真正的仙子,这辩论的叫一个火爆啊。

    作为神仙姐姐的忠实拥趸,唐大才子自然是神仙姐姐才是仙子的正方。摆出种种事实、种种依据,严厉批判反方苏默的各种谬论。

    随着这种辩论越来越深入,开始还只是围绕着美女辩论,但论着论着不知何时开始就变了味儿了。从美女的穿着长相和各种形态,慢慢的转向更深层次的人体结构研究。再然后,又从这种话题转向更高层次的文学方面发展,譬如各种流传的香艳异志,各种版本的闺中秘本之类的。

    谈到兴起时,哪里还记得旁人?妥妥的两个风流界的名宿、花月间的耆老。

    王泌、何莹三个女子越退越远,实在不敢耳闻;张悦、徐光祚二人面上淡然,耳朵却是竖的老高;

    徐鹏举小公爷却是跃跃欲试,恨不得立刻加入论坛之中才好。只可惜两位版主的立点太高,实在难望其项背,只能默默的听着。却是如闻大道、抓耳挠腮,怎一个心痒难耐说的。

    胖子随便,好吧,可怜的胖子因为有苏老师的淫威,忠实的执行着最少十步之外的严令,根本听不太清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只隐隐传来什么神仙、仙子几个字眼,让胖子感叹不已。苏师果然仙家之人,便只闲聊之间都是关乎神仙之事,实在不胜崇拜之。自己有幸得此造化,必当郑而重之,不可懈怠才好。

    一路说的热烈,不多时四海楼已然在望。终是张悦稳重些,咳嗽一声,上前拉住苏默,低声道:“哥哥,莫忘了昨日小七之事。”

    啊!苏默如梦方醒,忙抹了把嘴边的唾沫,向唐伯虎告罪一声,和张悦往旁说话。徐鹏举大喜不已,见缝插针的凑过去,接过苏老师的接力棒,和唐大才子继续探讨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唐大才子果然不愧第一风流才子之称,雅俗共赏的功底极为深厚,既能和苏老师从艺术的角度辩论,也能和徐小公爷从需求的现实角度找到共鸣。只是由此一来,不免让王泌大小姐离得又远上一些,让何莹女侠的咒骂更加恶毒许多。

    四海楼中早有小二出来迎着,苏默摆摆手示意,脚下不停的直接领着众人走入。

    张悦低声道:“哥哥何以对这唐寅这般热情?莫不是与昨日之事有关,欲要诱其入彀?”

    苏默呆住,看着张悦,完全被这个小弟如此强大的想象力震惊了。愣了半响才哭笑不得的摆摆手,想要解释几句,身后忽然胖子小步靠了过来,低声道:“公子,有人跟踪咱们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神一凝,脚下顿了顿,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上楼,一边淡然道:“什么时候发现的?多少人?可看清楚来历了?”

    胖子垂着头跟上,外表看去完全就是个称职的跟班。边亦步亦趋的跟着,边低声禀道:“只有一个人,应该是从离开会场时就跟上了。只是开始路上人多,一时没察觉。至于来历不好说,但能肯定是个中老手无疑。以小人的经验,只从官府中一些人身上才见过这般专业。”

    苏默和张悦相视一眼,都是微不可查的点点头。官府吗?东厂可不就是官府,果然是那话儿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