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7章:升级了……吗?
    这是怎么个情况,难道自己二人刚才都是幻觉不成?为什么明明看到苏默被麻四儿抱住了,这会儿却发现苏默正好好的躲在一边呢?

    这事儿忽起忽落的,转换的实在太过迅捷,饶是张悦和石悦两人都见识过不少事儿,这一刻也有点回不过神来。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,仍然保持着一个前扑的姿态,两眼却定定的望着苏默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苏默却是最先回过神来。刚才那一霎那的清凉过后,他的大脑就处于前所未有的高度清醒之中。

    而且不但如此,整个视界中的一切,似乎都变慢了无数倍,也清晰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空气中漂浮的尘埃,地面上震动而起的浮尘,烛火上偶然暴起的一点灯花,还有那迎面扑来的麻四儿,全都清清楚楚,如同镜头里的慢动作似的,就那么展现在苏默眼前。

    而苏默要做的就是,轻轻的向旁跨步闪避。然后,便见麻四儿仍是保持着那种诡异的慢动作,就那么从身旁冲过去,然后一头撞在门边的墙上。

    恰巧的是,那门边的墙上参差不齐的凸出大大小小的石块,其中几块更是棱角分明,便如一把锥子似的。麻四儿命确实不好,正正撞在其中最尖利的一颗上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一切全部结束,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便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,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,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苏默自己却清楚的知道,那一切都是真实的,便如之前几次的忽然爆发一样真实。只不过不同的是,这一次的爆发,似乎比之以往任何一次都厉害,就似乎这感觉是有灵智的,也察觉到了苏默刚刚的危险,所以才全力爆发开来似的。

    而当这种感觉退去后,一种极度的疲惫,便涌了上来,瞬间将他淹没。以至于他要努力的坚持着,才能保证自己不会立刻睡去。

    此刻,他扭头看着张悦两个古怪的动作,不由的苦笑一下,勉强招呼一声,等到二人醒过神来,惊喜的跑过来时,便再也坚持不住,眼前一黑,脚下一软,便就此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耳边似乎传来惊呼声,再之后便完全没了知觉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又有了感觉。先是闭着眼回忆了下经历的一切,等到完全清醒后,这才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睁眼后,顿时就是一怔。眼前的一切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变化,却又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。总之,就是不同了,但究竟哪里不同,有什么不同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身子似乎多了点轻盈的感觉,也更觉精力充沛了些。隐隐有种一拳击出,能打破一切阻挡之物的强大感觉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便是五官六感都能明显的感到有了提升,这种变化之大,以至于他老半天才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.升级了?苏默忽然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个词儿来。自己目前的状态,可不是跟玄幻小说里的升级类似吗。

    那古怪的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?多多那家伙整日的含在嘴里,天天舔日日舔的,这么多年下来,究竟会改变成什么样儿?

    他此时早已明白过来,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,都跟多多那块石头有关。而自己不过才是跟着多多混在一起多长时间,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,那么作为那石头的主人的多多,又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?他只要这么想想,就有种忍不住咋舌的冲动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忽然又想起一事。和多多平日里接触最多的是自己,但是除了自己外,其次就是杏儿和卫儿两个了。可是貌似除了自己外,杏儿和卫儿都不曾有任何变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主角光环?只针对自己有用?这可实在太过古怪,根本没法解释啊。

    只是转念又一想,后世科学那么发达的时代,都还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神秘之事,自己眼下身处这古大明时空有些东西想不通,似乎也不是多难接受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便即释然,终于思绪又回到当下。转头看看四周,是自己的房间没错。应该是昨晚晕倒后,张悦二人将自己送回来的。就是不知道如此一来,将引发多少人担心,却是罪过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微一挺身坐了起来。在探头看看窗上,却见外面阳光明媚,竟然已是将近午时时分了。

    赶忙下地穿鞋穿衣,略一收拾这才往外走去。才走到门边,但见房门开处,韩杏儿一头冲了进来。待到猛然觉得不对,抬头看见苏默笑吟吟的看着她时,韩妞儿愣了片刻,随后眼圈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哇的一声大哭,猛然冲过来死死的抱住他,埋头在他怀中嚎啕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哭堪称惊天动地,房门外一连数道身影冲了进来。当先一人出乎意料的,竟然是何莹那个百合女。身后紧随着的,有徐光祚、张悦二人,在后面,王泌和鹿亭主仆俩满是担忧的望着里面。在和苏默目光对上后,小鹿亭顿时笑弯了眼,满脸的欢喜之色。而王泌却是俏脸不自然的一红,微微敛衽,便低下头拽着小丫头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默心中有些温暖,一边轻轻拍拍怀中痛哭的大妞儿,一边对众人露齿一笑,端着道:“同志们辛苦了,很好,很不错,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张悦和徐光祚对视一眼,都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儿。徐光祚扔下一句“我去练功”,转身就走,片刻都不停留;

    张悦仰头想了想,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儿,也当即转身出门,甚至连句话都没留。

    而何莹女侠满是鄙视的看看苏默,撇嘴道:“无耻!无聊!装模作样骗杏姐姐投怀送抱,你还能更不要脸点吗?”说罢,也不理苏默是否回复,也是转身出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苏默呆住了,手还举在半空没放下。半响,悻悻的放下手,反抱住大妞儿,嘟囔道:“一个两个的,太不懂礼貌了。还是我家杏儿好,来不哭哈,哥哥抱。”

    韩杏儿哭了一会儿,这会儿也发泄完了。抽抽噎噎的抬头看看他,正好看见某人一脸的残念,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随即又使劲推开他,委屈道:“不许再这么吓唬我,不然,我…….我……”我了半天,却是找不到合适的词儿。

    苏默就笑:“不然如何?丫头,行啊,胆儿肥了,竟敢恐吓为夫,简直罪大恶极。不行,我要重振夫刚,重重的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啊,韩杏儿被他恶狠狠的声音吓了一跳。抬头看时,却见他一脸的坏笑,哪有半点生气模样?先是一气,但随即又不知想到了什么,小脸儿红红的,眼波儿流转,腻声道:“你要怎么罚人家呢?”

    这一声,说不出的回肠荡气,腻入骨髓。再加上那流转的眼儿,轻扬的臻首,这一刻竟是露出惊人的媚态,顿时让苏默看的一惊。

    但也不过就是瞬间便回过神来,想着小丫头刚才的真情流露,心下忽然兴起一股冲动,双手一合,将大妞儿拥住,凑近大妞儿晶莹的小耳垂旁边低声道:“罚你给为夫我亲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从认识,再到确定关系以来,虽也免不了搂搂抱抱、卿卿我我,但像现在这般,**裸的说出这种话,尤其还是在大白天的,顿时让韩杏儿一阵的心慌。

    感觉着耳朵边阵阵的热气传来,似乎便要吹到了心坎里了似的,一个身子更是要软成水儿似的。

    待察觉到男人一张嘴划过耳垂,划过香腮,正往重点印来之际,终于耐不住羞意,猛地使劲推开他,转身远远逃开,一声娇憨的羞叱:“大坏蛋!”在耳边响起。再看时,但见门户半开,一缕倩影摇曳,早转过花丛后面,空留余香袅袅。

    苏默呆呆的望着,半响,展颜一笑。抬起手搓了搓,但觉似乎仍有一丝滑腻残留,竟是说不出的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快熟了,果子就要熟咯。”他喃喃的念叨着,眼神有些飘忽,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。

    房门外,一颗小脑袋小心的探进来,偷偷窥探着。随着这颗小脑袋,旁边一个毛茸茸的更小的脑袋也跟着钻进来,两只豆大的小眼睛骨溜溜的转着,一眨不眨的看着苏默。

    苏默哈哈一笑,张开双手:“两个小家伙,干吗躲在外面不进来?快来,大哥哥抱抱。”

    卫儿便欢呼一声,咯咯笑着跳了进来。小鼯鼠多多更是如同一道灰线也似,眨眼间便蹲到了苏默肩膀上,叽叽叽的叫个不停,却不知道究竟要表达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先是抱起卫儿,使劲的亲亲,惹得卫儿再次大笑起来。这才斜眼看着多多,叹气道:“不许说外语。你个不学无术的,要说汉语知道不?身为一只中国鼠辈,连自己国家的话都没学好,你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多多瞪大了眼睛看他,这人好几天没见,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?算了,不理他,吃东西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于是,小鼯鼠大尾巴甩了甩,挡住了某人鄙视的目光,自顾坐下拉开大布袋,吧唧吧唧开吃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好孩子,一点上进心都没有。苏老师瞪眼,终于还是无奈的下了评语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大哥哥,你刚才在想什么?为什么要那样的笑?看的卫儿感觉怪怪的。”怀中,小卫儿想起了什么,两只小手捧着苏默的脸蛋儿,脆声问道。

    嗯?那样的笑?苏默有些不解,问道:“那样的笑是什么笑?能不能具体说说?”

    卫儿就皱起眉头,小脸儿皱的跟包子似的。努力的想啊想,然后拍手高兴的道:“那样的笑就是那样的笑咯,我上回看到街上一个叔叔,从一个姨姨家里出来后,就是那样的笑。咦?大哥哥,你刚才也去找哪个姨姨了吗?卫儿怎么没看到呢?”

    苏默满脸的笑顿时僵住。半响,大怒着冲出门去,怒吼道:“谁啊,这是谁教的啊?咋都给孩子教的啥子啊……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