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:苏笔
    “你又要算计谁?”书房里,唐伯虎弯腰看着苏默在纸上画啊画的,全是一些看不懂的图形,忽然想起昨天那幅画,不由的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昨天苏默一副醉后慵懒图,阴险的把徐鹏举和唐伯虎二人画成了同志,徐鹏举当时气愤,过后却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然而唐伯虎却不行,他一个堂堂江南第一才子,就是靠名声吃饭的。这要是传出这么一副画去,他还要不要活人了?

    本来昨天就想请苏默毁去这画,可是昨个儿苏默耍赖跑掉,后面又接二连三处理事儿,唐伯虎实在不好去打扰。

    要说一幅画而已,何必还要跟苏默打招呼,自个儿撕了就行了呗。答案是不行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,未经许可你当面毁了人家的字画,尤其是文人之间,那绝对是当面打脸,是要结死仇的节奏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一大早,唐伯虎就先冲了过来,想要解决掉这事儿。没成想却一眼看到苏默又再画画,当即就有所联想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联想他的,苏默却早忘了自己的恶作剧。头也不抬,继续忙活自己的,嘴上只随口应道:“不许污蔑我。我正在创造一项伟大的发明,伟大的懂不?就是……总之,就是说我很天才,而且还把这种天才让其他人受惠,这个必须要被赞美,所以你只管赞美我就好,别的不用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直起身子,古怪的看着他。半响才叹气道:“你一直都这么不要脸吗?就没人揍你?”

    我的天!苏默震惊了,终于抬起头,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唐伯虎一愣:“怎了?”

    苏默叹道:“你竟然这么快学会使用现代语言了,以后离徐鹏举远点,就没学点好的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气结,嘴巴张了又张,终于决定不跟这厮纠缠这个问题。没学点好的?貌似这些话都是徐鹏举跟你学的吧。现在却在这儿充好人,道貌岸然的教训别人,真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画的是什么?看上去…….这是笔吗?怎么如此…….如此…….”唐伯虎主动改变话题,指着桌上的纸问道,却似不知该怎么形容。

    不接茬?苏默的奸计没有得逞 ,有点小郁闷。不过很快就又高兴起来,得意道:“不错不错,你竟有这种眼光,果然不愧才子之称。这是一种新式的笔,比咱们常用的毛笔不如,却胜在方便。我发明的,怎么样?”说着,斜睨着唐伯虎,那意思是赶紧恭维我赞美我啊。

    唐伯虎不理他,继续低头看图纸,皱眉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又没得逞,撇撇嘴嘟囔道:“真没有礼貌。”便接着趴下继续描画。

    昨日张文墨来了提出给毛纪等人送行,需要送些别致的礼物。苏默琢磨了半天,原本想弄个电石灯来着,结果想啊想的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电石那玩意儿,自然界真心没有。电石又叫碳化钙,是后天通过化工手段合成的。遇水则溶,可产生乙炔气体。以之点燃后,明亮度远超一般油灯蜡烛,算的上极稀罕的物事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没有电石,他也只能作罢。然后就想到了另一样东西:鹅毛笔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的鹅毛笔,不是那种古老的鹅毛笔,而是类似于钢笔的一种进阶版本。

    原理就是用一个小皮囊吸取墨水并储存,外面加木套装入。笔尖用鹅毛杆削制而成,算是最原始的一种钢笔了。而且还是很丑陋、很简易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过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,这种笔和眼下常用的毛笔比起来,就胜在一个方便。

    要写字记录什么的,拿出来,扭开笔帽,稍稍用力一压笔尖,就可进行书写,极是简便。唯一需要提前准备的是,要把墨汁中加水调到一定比例,使其不会凝固。

    毛纪等人都是当世名士,送上这么一枝新式的书写工具,即满足了新奇稀罕,也是一桩雅事,用来送礼最是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眼下他需要的,就是将各个部分的样式和要求画好并标示出来,东西不大,想必一天的时候足够弄出五六支来。

    而毛纪等人也不会马上就走,他们还要等着张文墨这边汇总这次文会的诗词画集,然后编印成册才行。因着他们是评委的缘故,编印好的册子上,前面的题跋和署名总是要的。所以,张文墨说,估计今天一天差不多能弄好,然后晚上聚宴,明日一早送几人离开。

    唐伯虎听完讲解,脸上露出敬佩之色,真心赞道:“讷言兄巧思,若此物成了,必将造福万千读书人,请受我一拜。”说着,工工整整的抱拳一揖。

    他这么正经的一来,苏默反倒不好意思了。难得的老脸微热,装作无所谓的摆摆手:“那很么,随便搞搞而已,哪来那么多花头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却是较真,摇头道:“不然,我辈读书士子,最重要的莫过笔、墨、纸、砚四宝了。但不知多少寒门子弟,始终用不起四宝。讷言兄这笔,呃,这笔可有名字?”说到一半,他忽然顿住,指着画中问道。

    苏默一愣,刚要说钢笔,却觉得整支笔半点钢都没有,实在是不搭嘎;再想说是鹅毛笔,似乎被自个儿这么一整后,只有笔尖跟鹅沾点边,那毛是肯定没有了,所以也不形象。不由的就愣住,是啊,这该叫啥名呢?

    自个儿虽然不在乎这个,但是总不能等给毛纪几人时,也说不出个子午寅卯来吧?若真那样,本是一桩风雅之事,顿时就大为失分了。

    唐伯虎见他半天没言语,先是一怔,随即笑了:“莫不是讷言还没给这笔定名?若是如此,以我之见,此笔即是讷言兄所制,干脆就叫苏笔如何?汉有蔡伦造纸,今有讷言制笔,前后辉映,诚为佳话。”

    苏默怔住,喃喃念叨几句,随即大喜,点头道:“便是如此,就叫苏笔。”说完,吧唧下嘴儿,又道:“我这算不算青史留名了?”

    唐伯虎愣了愣,想了想点头:“算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满面欢喜,拍手道:“如此,我还发明了一种新式烹肉之法,岂不是可以叫苏肉?我还知道新式的制衣,可以叫苏衣;对了对了,我还会做一种很好看的蛋,那可以叫苏蛋。哎呀,这么一来,我岂不是把青史都占了,会不会不太好?咦,不对不对,苏蛋……这个,貌似有些耳熟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伯虎听的脸都绿了。把青史都占了?这得是多强大的脑洞才能想到的?眼见他还在思考,连忙拦住,指着桌上的纸道:“讷言兄,讷言兄,笔,苏笔!咱们先把苏笔弄好。”

    啊,苏默回过神来,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儿,遗憾的道:“好吧,你说得对,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先把苏笔弄好,然后再弄苏肉、苏衣、苏蛋什么的。嗯,苏蛋要改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真是没言语了。轻咳一声,干脆不接话,直接点点那图纸道:“我观讷言这笔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笔!”苏默赶忙纠正。

    唐伯虎脑门子上见汗了,咬咬牙勉强笑道:“对,苏笔。这个苏笔……这个苏笔…….我想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,焚琴煮鹤说的就是他了。这个高雅的事儿,生生被他弄的乱七八糟,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。唐伯虎这个闷啊。

    苏默眼睛眨啊眨的,奇怪的看着他,期盼的等着。

    唐伯虎被他看得这个郁闷,万般怒气也只能压下。微微凝神思索一会儿,这才想起要说什么,当下指着图纸道:“我的意思是,用这个笔写字,是不是应该相配某种特殊的字体呢?否则,以硬笔锋很难写出寻常笔毫的字体来,岂不被人耻笑?”

    苏默这下是真的震惊了。什么是才子,这才真是才子啊。单只看个图形,就能想到硬笔书法上,这种反应,这份眼力,端的不凡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多言,拿起桌上的炭笔,用后世的硬笔书法刷刷刷写了几行字,然后往唐伯虎跟前一推,笑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唐伯虎低头看去,随即便是目光大亮,拍手赞道:“好字!好诗!好气魄!好洒脱!”

    一连四个好脱口而出,目光却盯在面前纸上,不舍得移开半分。苏默刚才随手写出的却是一首七言绝句。

    咬定青山不放松,

    立根原在破岩中。

    千磨万击还坚劲,

    任尔东南西北风。

    这首诗乃是清代有名的大家郑板桥的《竹石》一诗,直直传唱了数百年之久,绝对称得上脍炙人口四个字。

    此诗属于标准的咏物言志体,借咏叹竹子的坚韧来表达诗人不屈的情操。用词简练精准,却又彰显出一股狂放不羁,不以世俗为意的洒脱之气。

    唐伯虎骨子里本就也藏着这种因子,否则后来也不会有“世人笑我忒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”的句子了。

    这么两下一凑合,再加上苏默一手后世硬笔书法展现出的那种棱角分明、刚劲有力来,如何能不让唐伯虎拍案叫好,为之痴迷?

    好吧,一不小心又剽窃了,苏默吧唧下嘴,有些无奈的想着。实话实说,这回苏老师还真不是存心的。完全是后世练字时,写惯了这首诗,故而一提笔自然而然的便流淌了出来。却没料到竟引起了唐伯虎如此热烈的反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