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3章:不羁
    想知道……吗,徐礼脸皮不由的就抽动了一下。这不是废话嘛,不想知道的话,我犯得着在这儿费这劲儿?我得无聊到什么程度,大老远的跑这儿跟你磨嘴皮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不说话,就仍旧那么笑吟吟的看着苏默,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苏默脸上满是纠结犹豫之色,良久,叹口气道:“不是我不说,只是这事儿吧,太过匪夷所思,就算说了你们能信吗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眼神一亮,悄悄竖起耳朵听着,对苏老师的一身本事,他可也是好奇的很呢。

    徐礼则微微一笑,放下手中茶盏,道:“苏公子只要敢说,礼就敢信。”语气淡然,但却带着某种坚定。

    苏默心中一动,旋即满脸的激动,一探身两手拉住徐礼的手使劲的摇,道:“当真?好好,真是太好了,终于找到知音了,谢谢,真是太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徐礼先是一愣,随即就是别提多别扭了。被一个大男人拉着手,一个劲儿的亲热的喊知音,这真是太……恶寒了。

    不动神色的将手使劲抽回来,“苏公子,苏公子何必这么激动?君子以诚、以信为立,此份也。”

    苏老师演了一半被终止,有些遗憾的坐回去,叹气道:“怎么能不激动,终于找到了一个肯信我的人,多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徐礼就无言语了。

    苏默没得到捧哏的,吧唧了下嘴,只得自己接上:“好吧,二兄都是才高八斗之士,想必知道黄粱一梦,还有庄周梦蝶的典故吧。”

    徐礼和唐伯虎一愣,随即唐伯虎是心中一震,徐礼则是垂下眼帘,眸中却是闪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啊,梦,我真是梦中所得啊。”苏老师开启忽悠模式,半真半假的开始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在我即将死去的那一刹,我似乎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。那里全是我不曾见过的景象。数百丈高的房屋、不用牛马驱使的车子、冒着烟跑的飞快的长铁龙;老大的盒子里有人在里面说话唱歌、还有巴掌大的小东西可以瞬间联通极远处的人通话……”

    将后世的景象胡乱挑选着一些讲了出来,徐礼和唐伯虎初时还保持着淡然,但听着听着便渐渐变了脸色,充满了震惊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老天,只通过一个小盒子,就能和很远的朋友对话,甚至互相看到;可以坐着一种带翅膀的机械飞上天;还能坐着另一种机械深入海底…….这,这莫不是在胡说八道?

    可是看这人说的极是流畅,毫无半分磕绊,眼神也是一种回忆沉醉之色,怎么看都不像是胡说的样子。那如此说来,难道这些都是真的?若都是真的……天!那……那岂不是仙界?

    唐伯虎听的如痴如醉,满脸的憧憬向往之色。徐礼极力控制着身子的颤抖,脸上神色变幻不定,时而迷醉,时而惊惧,时而紧抿双唇,似在做某种决定。

    直到老半天苏默讲的口干舌燥停下,端起茶盏喝水,他才猛然警醒过来。眼神复杂的看着苏默,半响才苦笑着摇头叹道:“苏公子,这…….这,唉,也莫怪无人肯信。公子际遇之奇,确实匪夷所思,让人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耸耸肩,两手一摊,露出无奈的神色。眼底却闪过一抹狡黠:不信忽悠不死你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唐伯虎和徐礼都还沉浸在那玄奇的世界中,三人一时都不说话,小间里寂然无声,唯余窗外知了不知疲倦的鸣着。

    良久,徐礼长长吐出口气,晃晃头,似乎要将所有诡异的景象抛出去。抬眼看向苏默:“苏公子,如此说来,那日你所作之引星辰入地图,也是自梦中所得了?你的这一身……呃,这一身忽然崛起的本领,亦都是如此?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细长的眼睛眨啊眨的,满是真诚纯稚之意。

    徐礼便又是一阵无言,就此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日影微微西斜,在天近申时的时候,三人在茶馆门前作揖分别。这半天的相聚相谈,给唐伯虎和徐礼的震撼冲击实在太大。除了开始坐下时有些交谈外,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中度过。以至于徐礼在走的时候,似乎还处于某种失神的状态,初时遇见时的沉稳都消失不见,代之而起的是时不时的迷茫。

    目送着徐礼远去的背影,苏默背着手眯着眼看着,忽然问道:“伯虎兄,他说自己是哪里人来着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苏默一愣,转头看去,却见唐伯虎两眼茫无焦距,脸上似笑非笑的,早不知神思飞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嗨嗨!口水,你流口水了。”苏默伸手戳戳他,满脸嫌恶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啊!唐伯虎一惊,回过魂来,慌不迭的以袖掩面,偷偷擦拭嘴角。只是擦抹几下后,转头怒道:“你又戏弄我。”

    苏默不接茬,直接又把刚才的问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唐伯虎被他问的一愣,一时忘了被戏耍的事儿,凝神想了想,这才不确切的道:“是袱溪……吧,对,应该就是袱溪。”

    苏默皱眉沉思,又道:“袱溪是哪儿?我怎么没听过这地儿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鄙视的看他一眼,撇嘴道:“袱溪也在我们江南,离着姑苏也不太远。你是北人,不知道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忽然又问道:“你觉得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唐伯虎一怔,“你指的哪方面?”

    苏默:“才学,你觉得这位徐敬谦才学如何?”

    唐伯虎就露出佩服之色,点头道:“相当不俗!虽无法确定不俗到什么程度,但寅自问髙不过他多少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是一哂。自古文人相轻,便是这惊才绝艳的唐伯虎也逃不过这个窠臼。明明很佩服对方,却仍是来个髙不过对方多少,说的好像他一定比对方高一些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是袱溪人,嗯,就是说也是你们江南人。那伯虎兄可曾听闻过他的名号?”

    唐伯虎一愣,皱眉思索了一会儿,迷茫的摇摇头:“没有,从未所闻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睛眯了眯,轻声喃喃道:“没听说?有些意思了,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不解的看着他,道:“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默转头看看他,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:“一个江南士子,离着你还不太远,才学又能让你都认可。这么一个人,你竟然从未所闻,嘿嘿,难道这还没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唐伯虎仍未反应过来,诧异道:“这有什么,世间贤达多如星斗,寅又怎么可能个个都识得?想来这位敬谦兄也必是一位山野隐士之流吧。惜乎相聚时短,不能把臂畅谈,憾甚憾甚。”

    “憾甚你个脑袋!”苏默白了他一眼,“他若真是隐士,又怎么可能大老远跑到武清来?你当隐士都是吃撑了后闲的没事儿乱溜达的主儿吗?猪脑!”

    唐伯虎啊的一愣,随即恍悟。皱眉思索道:“那,你的意思是…….”

    苏默没理他,眼神遥望着远处,那徐礼早已去的远了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徐礼,徐敬谦,一个南方人,大老远的跑来武清这弹丸小县。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积极主动热情的套近乎,这哪里有半点隐士的性情?

    而且苏默清楚的感觉到,这个徐礼感兴趣的人并不是唐伯虎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唐伯虎号称江南第一才子,声名何等响亮。一个同是南方的才学之士,对唐伯虎毫无半分敬仰之色,却对自己这个北方小城的人屈尊相交,这要是没鬼,那才叫真有鬼了呢。

    再想想他当时问及自己的那些问题,苏默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回吧,天儿不早了。”他心中有了计较,转头对唐伯虎说道。

    唐伯虎愣愣的点点头,下意识的跟着往回走。走出几步后才猛然回过神来,想要说什么,迟疑一下又苦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信息对他来说有点大,让他一时半会儿的思绪有些迷糊。想着苏默对徐礼的疑问,有心问问苏默究竟何意,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有些多事儿。

    苏默既然能想到这些,必然是心中有所计较,以苏默的狡诈奸猾,他不去算计人就算好的了,又有什么人能算计的了他?却是不必自己再去多嘴了。

    两人仍是一路溜达着往回走,天将黄昏,又是时近初秋,慢悠悠一路走来却也并不觉得炎热,反倒是清风悠悠,多出几分闲适舒然来。

    “讷言,明日寅便要告辞了。”走了一会儿,唐伯虎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苏默一愣,随即释然。点点头:“不再多住些日子了?”

    唐伯虎道:“不了,乡试在即,也该回去了。讷言才学过人,此次乡试必然也能通过无疑,你我兄弟不妨便约见于他日京城相会。届时共赴会试,同榜登科岂不是一桩美谈?到那时,咱们再把酒言欢,不醉无归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畅快,说着说着,便意气风发起来。抬头挺胸,脸上眼中满是激情昂扬、挥斥方遒的豪气。

    苏默看在眼里,不由微微皱了皱眉。不由自主的再次想起了,历史上这位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命运。只是这段历史他怎么也记不清细节,有心劝他小心一些,但想想上次说了几句,唐伯虎那愤怒的神情,便又将话头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有些好意未必能让人接受,一而再的多说,反倒是真似是诅咒似的了。若因此使得朋友间多了隔阂,反倒不美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便也不再多言,只是淡然道:“京城见也可,不过却不是什么同榜登科的。我不参加乡试,也不会去参加会试。到时候你是官我是民,你可别嫌弃才是。”

    唐伯虎大吃一惊,伸手拽住他急道:“讷言,你这是为何?以你之才,为何…….”

    苏默轻轻一笑,抬手拍拍他肩膀,又扯着他继续往前走,一边淡淡的道:“为何一定要入仕?官场黑暗、仕途险恶,想想便让人无趣。我只愿衣食无忧,自由自在过一生。交几个朋友,纳几房娇妻,依红偎翠无忧无虑,岂不美哉,何必去自寻烦恼?”

    唐伯虎听的呆住,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张了张嘴,终只是化作一声叹息。略带敬佩的道:“讷言豁达,寅佩服。只是可惜了讷言这一身才学就此埋没,实在是……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讷讷了两句,却不知该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苏默转头看看他,忽的哈哈一笑,挥手长歌道:“桃花坞裏桃花庵,桃花庵裏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折花枝当酒钱。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须花下眠。花前花後日复日,酒醉酒醒年复年。不愿鞠躬车马前,但愿老死花酒间。车尘马足贵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贫**车马,他得驱驰我得闲。世人笑我忒风颠,我笑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”

    歌声飘扬,回荡在黄昏的天空,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豪放不羁、笑看红尘。

    唐伯虎脚下顿住,呆呆的看着那道身影,只觉的那歌声简直如唱到了心里,一时间不由的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