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3章:大明妹夫门
    最终苏默还是没能弄死何言,何言口里的正事儿也没得着机会说,因为两人这一折腾,终于把里面正发疯的徐鹏举徐小公爷招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呀,是你,我……我认得你。”徐小公爷曳斜着醉眼,搂住何大公子的肩头,打了个大大的酒嗝儿说道。

    一阵浓浓的酒气顶过来,何大公子这被冲的哟。有心推开这醉鬼,不露声色的试了试,搂的还挺紧。再要太用力就露了痕迹了,毕竟对方是一位小公爷,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言也认得小公爷。”何言强笑着应付。

    徐小公爷就歪着头看他,眨巴眨巴眼睛,疑惑的道:“你认得……呃,认得我?你谁啊?”

    何言顿时无语,吧唧吧唧嘴,提醒道:“当日武清街头初遇,小公爷英姿勃发,手下八大高手,追的我妹夫屁滚尿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妹夫?”徐小公爷愈发迷糊了,皱着眉使劲想。爷都是追姑娘来着,没追过男人吧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妹夫。小公爷你也认得啊,就是苏默嘛。想起来了没?”何大公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笑的一脸的褶子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都震惊了,纷纷扭头去看传言中的当事人。苏默也不说话,霍的起身,低头到处踅摸找砖头。

    弄死丫的!不能忍了!这莫名其妙的,愣是给整出个“妹夫门”来。感受着韩妞儿那边冲天的酸气和怨气,这要是不整明白咯,怕是韩妞儿肯定要给自己个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惜砖头没找着,先迎来了韩妞儿的葱白小手。温柔的“抚摸”着某人腰间的嫩肉,面上愣是看不出半点波动来。

    我去!莫非这招是女人们的血脉传承吗?苏老师僵住,挤出笑容,拼命忍住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不能掉份儿。等着,等回屋的,回屋里再修理这娘们。反了天了还,闹着玩下死手啊,还有没有夫纲了?

    这边暗战,于是何大公子侥幸逃过一劫。然而一劫未平一劫又起…..

    “啊,我想起来了!”徐小公爷忽然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何言大喜:“您终于想起来了?没错,我就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,就是你拿刀子要砍我的那个!”徐小公爷醉的厉害,仇却记得清楚。

    快停!何言笑容顿时凝住,脸儿都要绿了。我啥时候要砍你来着?当时最多就是拦住了你手下围攻我妹子而已,连你根毛都不带蹭掉的,打你口里出来,咋就要变成一桩血案了呢?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儿,那人不是我!言手无缚鸡之力,鸡都不敢杀,更不用说提刀砍人了,小公爷定是记混了。”何大公子一脸严肃,坚决不承认。

    没法儿啊,想跟一个醉鬼掰扯清楚了,除非自个儿也醉了,又或者疯了。何大公子显然没醉,更加没有疯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?”徐小公爷有些拿不准了,眼睛里全是小圈圈。“那你是谁啊?靠我这么近,爷跟你很熟吗?”

    何言快哭了。貌似是你搂着我的吧,这甩都甩不开的,鬼才愿意靠你近来着。

    好吧,醉鬼惹不起,认了!何言决定打落牙齿和血吞。

    “我是何莹的哥哥,他亲哥。”灵光一现,何大公子福至心灵,把自家妹子这个法宝又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何莹?”徐小公爷醉的有些不太灵光,一时没记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何莹!前几天,也在这儿住着来着,特漂亮、特大方、特豪爽那姑娘,想起来没?”何大公子一连串的排比句出口,努力的描绘自家妹子的风姿。

    特漂亮、特大方、特豪爽…….众人想起何姑娘的风采,不约而同的脑门上多出一滴老大的汗珠来。

    徐小公爷也喃喃念叨着,努力的想啊想。这么好的姑娘,没道理自己记不起来啊。

    “江湖女侠,何女侠!”站在身后的石悦忍不住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徐小公爷顿时悚然一惊,大叫一声,脱口叫道:“疯婆娘!”脑海中瞬即闪过某女侠的影像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酒都醒了三分。这醒酒的威力,快赶上酸辣汤了。

    何言一脸的笑彻底僵住,顿时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哈,是她啊。啊,是你啊。”徐小公爷干笑两声,使劲的拍着何大公子的肩头。“疯婆……呃,原来是你妹子的哥哥啊,熟人,都是熟人啊。”

    你妹子的哥哥…….

    这话咋听着恁别扭呢?何大公子一脸的郁闷,冷着脸斜眼瞅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徐小公爷酒醒了些许,脑子就有些活络了。眼见何大公子脸色不好看,也知道自个儿得罪人了,眼珠子开始乱转。

    “何女侠靓丽无双、豪爽大气。讲义气、够朋友,跟我…..老大关系老好了……”徐小公爷开始睁着眼说瞎话,想想觉得自个儿怕是不够分量,还是老大名号更响一些,当即毫不犹豫的拿出来顶缸。

    苏默差点没当场背过气去。这什么兄弟啊,稍有点风吹草动的,先插兄弟两刀。

    何言听的却是回嗔转喜,眼神往苏默那边瞟了瞟,欢喜道:“小公爷也知道舍妹和讷言相好?”

    徐小公爷毫不犹豫的点头,正色道:“知道,当然知道。这儿所有人都知道…….对吧?”最后一句却是瞄见苏老大脸色不对,连忙转头看向张悦等人,找帮手呢这是。

    张悦等就咳咳的一起咳嗽着,咳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,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啊。

    徐鹏举两眼珠子叽里咕噜转的跟风车似的,他这会儿彻底醒酒了,也看明白了,自个儿这是又闯祸了哇。

    “哈,那个啥,呃,何兄是吧。唉,原来你也知道,小弟今日便要离开武清返家了,所以来给兄弟我送行对吧。好,够朋友。没说的,这份情兄弟记下了。嗯,所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何兄之情小弟收下了,这便请了请了,咱们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了。”徐小公爷满面感慨之色,连连抱拳,目光却频频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何言瞠目结舌,迷迷糊糊的下意识转身往外走去。才走出两步,猛然省起。我去!自个儿才来啊,还什么事儿都没办呢,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?

    还有啊,自己是来找苏默的啊,跟魏国公世子这小纨绔有屁的关系,凭什么他让走就走啊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转身又大步走了回来,怒冲冲的才待开口,徐鹏举眼含热泪猛地冲了上来,两手扶着他双臂,使劲拍了怕,感叹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,何兄还是不舍。也好也好,那咱们就咱去痛饮一番,喝他个酣畅淋漓,一醉方休!”说罢,也不理旁人脸色,一手拉着何言,伸手扒拉开众人,蹬蹬蹬直往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半响,才相互看看,随即轰然发出一阵大笑来。闹哄哄的跟了进来,却见徐鹏举端着一个大碗,一脸热切的看着对面的何言。而何言却怀里抱着一个酒坛,木然的坐在那儿,似乎失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何大公子确实有些失魂了。自己今个儿是来干啥来的来着?对了,是来提亲的,给妹子提亲来的。

    无意中从妹子口中听到,她前两日竟在苏默家里住了两晚,这把何老爷子和何大公子可乐坏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何家大小姐的奇葩属性,早不知让何老爷子和何言这对父兄头疼成什么样儿了。

    别人家闺女这么大岁数,快的都有娃了。可自家这闺女呢?要模样有模样,要身段有身段,可愣是没有人敢要她当媳妇儿的。

    别说武清城了,就是武清周围十里八乡的差不多的人家,提起这位何大小姐来,都是头摇的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而何大小姐自己也是从没将哪个男子入了眼,似乎反倒是对女子颇有兴趣,这不愁死个人嘛。

    而今可好了,大丫头竟然肯在苏讷言家里接连住了两晚上,哈,难道是大丫头终于开窍了,还是老天开眼了?

    不行,这事儿必须的钉死咯!为了闺女的幸福,何家爷俩一刻都等不及,稍一研究,当即便将何言派了出来。正好最近又得了一个消息,拿来当上门理由正方便。

    你说啥?苏默已经订了亲,还已经有了一房小妾?嚓,那个不重要!好歹能有个被自家闺女入了眼的,还肯要自家闺女的,那便是皆大欢喜了。而且苏默那小子,啧啧,绝对不是池中之物,闺女跟了他,不会亏!这一点何老爷子早看的透彻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何大公子满心欢喜的就来了。可是,可是为啥事情竟转变到眼前地步呢?

    看着坐在对面满眼热切的魏国公世子,再低头看看怀里这半坛子酒…….

    “送行酒,何兄既看得起我,那便饮胜。”这是徐小公爷方才坐下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下子半坛,饮胜……

    何言想了又想,捉摸了又捉摸,觉得似乎真心不好拒绝啊。抬头看着刚刚走进来的众人,人人都是满脸的期待。不由的悲叹一声,一咬牙,咣咣咣,噗通~

    好梦不觉醒,壶中日月长啊。何女侠曾意气风发的说,江湖儿女便当大块吃肉、大碗喝酒。

    可是何女侠的哥哥真心不是江湖儿女啊。而且,就算勉强扯上点关系,人家提倡的也只是“大碗”喝酒不是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半坛……唔,也是江湖儿女,不过多半是失意的江湖儿女,又或是对生活厌倦了的江湖儿女。

    于是,半坛酒不等全部下肚,何大公子就光荣的江湖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