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0章:追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何家父子俩齐齐问了出来,又不约而同的冲了过来。何言更是迫不及待的一把握住苏默的手,将其扯到自己眼前看。

    只是看来看去,却并没看到任何东西,便似苏默只是做了个佛祖拈花的架势故意逗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搞什么?”何言不满的大声喝问道,这次连何晋绅也没拦着他,疑惑的看着苏默。

    苏默摇摇头,叹道:“老爷子年纪大了,又加上着急上火,所以眼神不好可以理解。可是你呢?你那眼睛睁得那么大,难道是留着喘气的不成?”

    何言一愣,连忙又鼓足目力细看,这一次终于是有了发现,不由的咦了一声:“这……这是小妹衣衫上勾落的吗?”

    原来,苏默拇指食指间拈着的,是一根细微到了极致的纤维状物体,倘若不仔细看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苏默没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松开手指任那“纤维”飘落。何言急道:“讷言!”

    苏默叹口气:“我还不确定一些事情,再等一下。对了,那些下人呢,让他们来,我有些问题需要问一下。哦对了,再让人找只狗来,嗅觉灵敏些的。”

    何言一愣,随即大喜,拍手道:“着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?狗,狗鼻子最灵,定能追到莹儿的。”说罢,急火火的冲了出去,不一会儿,整个何府便鸡飞狗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把握吗?”何晋绅坐到妆台前的小杌子上,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妆台台面上的东西,柔柔的,宛如在抚摸女儿的秀发一般,嘴中却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不同于何言,从苏默那顺带的口气中就听出,用狗搜索这个办法,苏默似乎并不怎么有信心,纯属是为了安抚他和何言的应急罢了。所以,他没去阻拦儿子,却是等儿子离开后,单独向苏默确认。

    苏默沉默了下,微微点点头:“外面是凤水,气味经过河水后,会被水气极大的冲淡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的手微微一顿,没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等了一会儿又道:“能否在对岸重新搜寻到?”

    苏默叹口气:“很难。”说着,抬头看了老人一眼,又解释道:“除非对方是直线过河,然后直接登岸,或可有所得。但若是先顺水而下一段距离,又或是逆水而上…….”他说到这儿便停下了。

    何晋绅仰起头,闭上眼不再多问。苏默说的很清楚了,若真是那样的话,神仙也无法确定对方具体登岸的地点。用狗凭着嗅觉去追踪的办法,显然行不通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中一片冰凉,满满的都是绝望。从他回来得知女儿出事后,第一时间就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四散开追查,但是直到此刻还没有任何踪迹,显然对方的隐匿手段极为高明。

    以何家的势力尚不能全功,自己那苦命的女儿,前途可谓凶多吉少了。一想到女儿此时或许正在遭受什么不忍言之事,老爷子猛的一阵心悸,脑中宛如被一柄大锤轰然击中,眼前一黑,嗓子眼发甜,身子摇晃间,嘴角已是一缕血丝溢出来。

    苏默一直在注意着他,忽然见他吐血,不由大吃一惊,连忙上前扶住,低声道:“老爷子!”

    何晋绅发须抖颤,闭着眼,努力平复着情绪,硬生生将一口血咽了回去。这才睁开眼,看了看苏默,伸手拍拍他扶着自己的手,淡然道: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按在苏默肩上一借力,霍的站了起来。涩声道:“老夫还要等着莹儿回来呢,怎么可以有事?不然,那丫头回来后岂不要被她闹腾死?呵呵。”

    他干干的笑着,全无半分欢快之意。干笑两声后,声音忽然又转为冰寒:“若是丫头回不来了,老夫就更不可以有事。因为总要有些事去做的,总要有些人为此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老头两眼望向虚空,须发戟张,一股彪悍血腥之气忽的涌出。霎时间,苏默恍然有种感觉,眼前这个老人瞬间变成了一只择人而噬的洪荒猛兽,浓烈的杀气让他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,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,骇然望向老人。

    何晋绅却似毫无所觉,就那么定定的站在那儿,如同雕塑一般,再也不言不动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随后,何言一步闯了进来,身后跟着三个下人打扮的仆人。

    三人中有两个是十三四岁的少女,另一个则是位年过半百的老人。进的屋中,齐齐对着几人见礼。只是人人脸上仍自残留着一抹惊悸,显得有些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“便是他们三个了。两个丫鬟都是小妹贴身伺候的,罗叔大多都在外面洒扫。”何言冲着苏默介绍道。顿了顿又道:“我已让人去找狗了,定要找只最有灵性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目光在三个下人身上一一扫过,然后尽量用最温和的神态,将他们遇袭的细节一点一点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有意表示温和的态度让三人彻底放松了,又或是他那种廻异常人的问话方式,最终又让三人回忆起了更多几个细节。

    比如被打晕前,三人都说似乎闻到某种奇怪的气味;又比如,似乎被击中头部的一瞬间,都感觉到那只手掌的冰冷和坚硬。而罗叔甚至还多了一种感觉,那就是那个手掌的指甲似乎有些长,罗叔认为那不是人的手,而是鬼爪…….

    对于这种猜测,罗叔自己也是越说越恐惧,眼神不安的左右巡梭着,只怕下一刻那不干净的东西便又要跳出来害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听他这么一说,也是骇的魂不附体,抖颤着挤作一团,小脸儿青白青白的,眼见就要瘫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苏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只得好言安慰,甚至再次扮演神棍,放言苏仙童最拿手的便是捉鬼,这才让三人惊魂稍定。

    打发三人回去休息,临走前,两个丫鬟哭着向苏仙童哀哀求告,一定要救她们家姑娘回来,苏默自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了解的详情越来越多,苏默心中的轮廓已然大概形成了。当下转身出了房,再次绕到窗户外面,略一巡梭,目光便停留在墙根处几块叠起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这几块石头,就是何女侠曾经仗之以逃家的道具。不过单从这位置和表象分析,他也不过稍一思索便明了了此物的用处。

    明了之后便是苦笑,那小辣椒,这是生怕别人进来不够方便吗?还在家里给人把梯子都搭好了。

    心里叹着气,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的狗吠之声。扭头看去,便见灯笼火把照耀下,何言大步流星的跑过来,身后几个家丁手中却牵着两条健硕的大狗。此刻见了苏默这个陌生人,顿时便狂吠起来,不停的作势欲扑,真正是狗仗人势。

    “讷言,狗找来了,咱们从哪儿开始?”何言两眼放光,满是激动的问道。他似乎已经看到狗狗们终于追到了妹妹,然后自己三拳两脚打败敌人,妹妹飞扑进自己怀中的场景。

    苏默暗暗的摇摇头,也不点破,指指何莹的闺房:“先找件令妹的衣物给狗嗅一下,然后带出来转到墙外这个地方。还有,准备一艘船备用。”

    何言应了,转身要走,忽然又停下,扭头道:“为何是从这里,你确定?”

    苏默无奈的指指墙角处那几块垫脚石,何言目光及处,顿时一阵无语,摇着头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苏默带着胖子往门外走去,何晋绅从房中出来,一言不发的跟上。苏默看了他一眼,有心劝他在家里等消息就行,但是想了想便即作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又有哪个做父母的能安心在家里坐住了?就算是普通人也定然会拼命跟着,期盼着第一时间能看到自己的孩子,更不用说何老爷子这么一个强人了。

    后面很快传来狗儿的叫声,两拨人在门口处汇合了,一起往墙外对应的地方而来。

    何家倚水而建,靠近河边这一段极为逼仄,每个人几乎都是要使劲的贴着墙根,才能一步步往前挨着挪动。

    好在苏默方才事先提醒,一艘小舟及时的划了过来,众人便都上了船,只几下便将船划到当日何莹落水的位置。

    将小船尽量靠近墙根,果然两条大狗便猛烈的叫了起来。只是当家丁吆喝着让它们继续寻找时,两只大家伙却是夹了尾巴,呜呜的转着圈,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默心中暗叹,面上却不动声色,略一打量对面地势,对面却也是一排人家的院墙,并无可供落脚之处。便让人顺水而下,待到到了一处空余的地方,这才命人靠了岸。

    两个家丁抢先牵了狗上去,四下找了一圈,却是依然如之前一样,两只大狗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何言脸上渐渐阴沉下来,抿着嘴一言不发。让一人牵着狗上了船,另一人却留在岸上,一路顺水流方向,向下游搜寻;而后让船掉头,逆水而上,准备往上游继续搜索。

    正所谓期望越高、失望越大,一开始就不利的局面,让何大公子有种想要暴走的冲动,胸腔中一股气流奔涌,憋得欲要炸开来一般。

    上游却不似下游,延绵极远后,岸上才堪堪稀落起来。具体位置却已经从城东折向了城北,往城外凤水主流汇合。

    这一段距离并不长,家丁带着剩下的一只大狗上去不过片刻功夫,就已搜索了个遍,结果自然仍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何言呆呆的立在船头,脸色铁青铁青的,一言不发。唯有那双血丝满布的瞳仁,闪耀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苏默从始至终一言不发,只是一路行来,目光却放在初时登船这一边的岸上。

    就在再次查察无果之际,忽然开口问道:“何兄,今日明府大人邀请众家,可有留宴相待?”

    他突兀的问话,问的又全然风马牛不相及,众人不由的都是愣住,彻底闹不清这人的脑袋里想的什么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