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7章:黑暗中的呢喃
    “……苏默,苏默,我好喜欢你,为什么你总要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便是苏默刚刚六感提升,耳中听到的何莹呢喃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声音说不出的哀怨和辛酸,而在前面喊着他的名字时,却又百转千回,竟是说不出的温柔缱眷之意。

    一个一直表现出喜欢女人的拉拉,一个一直显示着彪悍的女侠,一个一直跟他见面就吵、不过两句话就能挥拳相向的女汉子,忽然某一刻,竟然以如此的腔调说喜欢自己…….

    苏默这一刻真的震惊了。不,简直就是如遭雷噬!这雷的啊,那叫一个外焦里嫩,失神惊魂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默好悬没当场尖叫出来。他一直以为,后世看那些演唱会啊什么的,现场好多男人也有尖叫的,简直就是莫名其妙、完全不可信嘛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尖叫那可是女人的专利。一个大老爷们叫个鬼?爷们应该有更爷们的举动。譬如,像大猩猩那样,站起来使劲捶打自己的胸脯……..

    呃,好吧,这个比喻确实不太合适。不过这确实是苏默当时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他信了,真的信了。人如果在突然受刺激过大的时候,肾上腺素急速产生之下,真的是有可能不可自抑的做出某些难以理解的举动的。男人,也是一样,一如此刻的他。

    这忽然而来的震惊,顿时让他破了功,空灵的感觉潮水般退去,再也难以维持。

    他呆呆的半蹲着,保持着欲出不出的姿势老半天,终是无声的苦笑一下,颓然将身子一点一点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两条腿这个麻啊,索性转过身来,就依着石头坐在地上。能不麻吗?不信的话,你大号蹲坑时蹲上半个小时看看。

    脑子里一片混乱,嗡嗡的,这会儿别说集中精力了,就算略微平复下心绪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而离着何莹如此之近的情况下,即使不再进入那种特殊的境界,也能隐约听清她呢喃的言语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天你那样待我,可知我有多伤心?不过,我不怪你的,虽然当时忍不住打了你,可是回去后我好后悔,好心痛…….”

    “……..爹爹和兄长过来好几次,每次都好小声,其实我都知道的。可我不是不想跟他们说,我是不知该怎样说啊…….”

    “……..那猴儿好乖巧,就那么蹲在那儿看着我。我给它果子,它就拿了吃了,一点也不怕……你为什么又打我?是不是也不喜欢我?是了是了,没人喜欢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对不对,就算猴儿也不喜欢…….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这里好黑好冷啊,是阴间吗?师父师姐们都说过的,人总是要来这儿的,就在死了之后。娘亲和爹爹也在吗?我很想找到他们,可是小鬼们不许,它们总是打我,打的我好疼……呜呜,娘亲,女儿好想你,好想找到你,可是我出不去,出不去啊……..”

    “……..苏默苏默,我好想你,好想好想,真的好想。可是再也见不到了。阴阳相隔,就像我再也见不到爹娘一样,再也见不到了。你会想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吧,你只想着杏儿姐姐的对不?呸!不对不对,你或许还会也想着泌儿姐姐。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能看出来,你当时看泌儿姐姐的眼神不一样,就跟看杏儿姐姐似的,我好嫉妒……..”

    苏默大汗,要不是这里黑暗的环境,怕是真要无地自容了。王泌吗?似乎、貌似、大概、好像自己是有那么点念想吧,不过也只是如此而已,哪有这丫头说的那么暧昧?

    太敏感了,这是误会,绝对是误会啊。他在心里叫着,耳边何莹的呢喃却是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…….是了是了,你是才子,跟泌儿姐姐很配。我能看出来,泌儿姐姐也是喜欢你的。可是你们俩为什么都不说呢?”

    咳咳!苏默在心里猛咳,才子配佳人的戏码吗?这个,貌似可以有啊。呃,说?说毛线啊,八字都没一撇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不,不要说,说了我就更没机会了…….呜呜,我是不是很坏?我不该这样想的对不对?

    可我就是嫉妒,就是生气,总想让你也那样看我,你却总不肯,总是欺负我、打我、骂我。可我啊,面上生气,心里却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的你,眼中只是在看着我的,虽然,虽然不是像看杏儿姐姐和泌儿姐姐那样,可我还是喜欢,就是喜欢……..”

    苏默沉默着,只觉的鼻子酸酸的,脑子里却又阵阵迷糊。这丫头对自己如此一往情深,究竟是为什么呢?又是从何时开始的?

    回想一下,好像两人总共也没见几次啊,感情这玩意儿,实在太尼玛操蛋,完全不讲理啊。说来就来,连点预兆都不给。有时候又怎么找都找不到,让人无语的只想抓墙。

    耳边何莹的呢喃还在继续,说的也是颠三倒四的,缠夹不清。有时候上一句还在说着对苏默的感情,但是下一句却是说起在师父那儿学艺的事儿。

    然后中间,又时哭时笑,忽而念叨着娘亲,忽而又温柔的呼唤苏默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在被抓来之前,本就受了苏默的刺激。而后被猴子击昏后,猴子再聪明也仍是个野兽,又哪有什么分寸?那一击之下,其实已经对何莹的大脑造成了轻微的损伤,俗称脑震荡。

    再往后,等她醒过来便发现身处黑暗之中。她可没有苏默那变态的能力,能看清周围景象。在她眼中,黑暗中到处都是各种可怕的怪物,团团围住了她。

    而在她试图逃走时,那监视她的猴子便以石子扔她,每次都是打的她疼痛难忍,只能再缩回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她根本分辨不清打她的是什么,下意识的便以为是鬼怪。若说放在平日,她虽然也怕鬼啊什么的,但以她的性子,终是不肯轻易放弃的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先是经历了精神上的打击,随后又遭受了身体上的伤害。尤其是黑暗之中,一次又一次的莫名而来的打击,更让她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再加上从昨天被掳来,至此时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。本就很虚弱的她,粒米未进、滴水无饮,已然是到了最萎靡的地步。黑暗之中,又身处阴凉的山洞之中,便是此时夏深之际,也不由的又冷又乏,由此就此以为身在阴间了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   此时,她神智已经有些恍惚了。平日里压抑的所有心里话,都不由的开始往外说。

    在她此刻的意识中,时而面对的是父母兄长,时而又是面对着苏默的影子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是影子,却是因为苏默一直以来,就没给过她好脸色。潜意识中,唯有对着苏默的影子时,她才敢露出爱意的眼神。而对上苏默正面,那便只有战斗。

    黑暗的山洞中,两人一猴,各据一方,谁也不打扰谁,竟是出乎意料的和谐。

    何莹的呢喃始终不断,间或有些间隔,但不过转瞬便又响起。如此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苏默感觉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何莹的呢喃虽然还在继续,但是声音却越来越低,从开始的清晰可闻,到现在他需要使劲去听才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不好!这是要虚脱了!

    到这一刻,苏默终于也反应过来了。他自己是今天才被弄进来的,却忘了何莹已经被抓走一天一夜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再如何要强,再是练武的人,但是饿上一天一夜,甚至连水都不喝,也是坚持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贼秃!”他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。以他的智慧不用多想,就能明白何莹的状况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.苏默苏默,我要走了,要走了。我好想你,好想再看看你……啊,还是不要了,不要了,你不要来,不要来……..”

    耳边何莹的呢喃声再起,前后矛盾着,却又令人心酸。想看苏默是真话,不要了却是不想苏默也死去。这个平日里大咧咧的姑娘,便在意识到了最虚弱的时候,也是宁可自己难过,也不肯让情郎出事。

    苏默蓦地眼眶一红,再也忍不住情绪。翻身瞄了一眼猴子那边,见没动静,当即一个矮身前窜便到了何莹那块石头的后边。

    伸手将丫头抱到怀中,刚一入手,不由的便是一惊。何莹此刻的身子软软的,半丝反抗都没有。这且不说,触手之下,竟是一片冰凉,如果不是仍在神经式的微微抽搐着,他简直要以为这妞儿已然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“傻妞儿……..”他哽咽着轻轻唤了一声。“我来了,来带你回家。咱们,回家!”

    他声音暗哑着,如同破了的风匣。虽然还在下意识的压低声音,但是当听到耳朵中时,却也吓了他自己一跳,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种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的声音,却令怀中已然有些休克的何莹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就觉的怀中的娇软身躯轻轻一僵,随即一只冰冷的小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苏…….默?”何莹明显有些大了的呼声响起,满带着惊喜和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苏默不知何时已经泪水横流,颤声低回道:“傻妞儿傻妞儿,是我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何莹浑身突然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身后一声愤怒的低吼蓦地响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