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0章:一定要好
    楚玉山的忽然出声赞叹,引得韩杏儿开始学会了思考。福伯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眼底有隐晦的赞叹之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无论是一国还是一家,若是没有几个忠臣义士、孤臣孽子的,那必将国将不国、家不成家了。

    这个楚玉山不错,很不错。不但人沉稳干练,更难得是明理通事,不以世俗目光看表象,处处都以主家利益为重,不枉了苏默如此重用于他。

    与这个楚玉山比起来,张悦虽身为英国公世子,却因少了历练而落在了下乘。由此看来,老国公此番派世子过来,也并非只是单纯的为苏默助威,其中亦有锻炼他的意思啊。只盼世子能体悟老国公之心,莫负了这份拳拳之意才好。

    老头儿这里暗暗感叹,张悦可不知道。不过他终不是如李兆先那样的心胸狭隘之辈,虽然对韩杏儿的身份鄙薄,但是对楚玉山的忠心却也是极为赞赏的。

    所以,眼见先有福伯岔开话题,后又有楚玉山圆场,心中虽仍有些疙瘩,却也不好再多言了。便借着两人的话点头道:“不错,福伯果然是老而弥辣,玉山管事也是心明眼亮。咱们此时最重要的,就是不要给对头一点机会,免得再给哥哥平添羁绊。一个何家娘子就够哥哥头疼的了,若咱们这里再有人出事的话,哥哥怕是没事都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前半部分看似赞赏福伯和楚玉山,实则还是在暗暗讥讽韩杏儿。但是后半部分却是解释了两人话中的意思,至于解释的对象,自然不会是福伯和楚玉山两个始作俑者了。那究竟是对谁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韩杏儿性子娇憨,一时想不到这些,只是下意识的点着头,有些明悟过来。

    楚玉山却是抬头看了张悦一眼,微不可查的略一欠身,眼中露出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。”一直没出声的徐光祚忽然开口道,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却是坚定又带着一往无悔之意。

    他说的突兀,众人却都明白他的意思,便连韩杏儿这种粗疏的性子都明晓其意。

    张悦摇头道:“不,你不能留,必须走。”

    徐光祚嘴唇紧抿,一言不发。那意思自然是不肯,张悦就叹口气,伸手拍拍他肩头道:“哥哥 这一大家子人一路去京城,路上总要有人照顾。到了京里,也总要有个够分量的人斡旋。此事,非你不可。所以,你必须走。”

    徐光祚沉默了下,忽然道:“你跟着。路上有石头,还有福伯。”

    张悦苦笑摇头:“三儿,不要争了。这里的事儿,不是单单凭武力就能解决的。我留下比你留下更有用,这你应该明白的。再说了,叔父那边不是也提及让你回去的意思吗?其中必有缘故。于情于理,于私于公,你都不该留下。”

    徐光祚这才不言,但随即却面带悻悻,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韩杏儿眼见他似乎恼了,不由的脸上露出担心之色。张悦看在眼里,心里暗叹口气。倒也不怪苏默哥哥疼她,这女子虽然出身低贱了些,心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“莫理他,必是去准备行囊了。”他淡淡的解释了一句,见韩杏儿仍是有些担忧,又加了句:“三儿不善言辞,讷于言而敏于行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徐光祚就回头看了韩杏儿一眼,略一点头,这才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韩杏儿这才放下心来。但是随即又想起自己这边人都走了,那苏默怎么办?家里这些人又该谁留、谁走?她虽开始学着思考了,但终归还是稚嫩,当下便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悦想了想道:“以悦之见,便只我与随便兄留下好了,其他人都走。嗯,庄上留一半人守家,其他家丁由玉山管事和石头领着护持大家。这样的话,对外护卫力量足够,对内有玉山管事,到了京城后有三儿和福伯联络,自可万事无忧。至于这边嘛,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清秀的脸上忽然露出狰狞之色,怒哼了一声,眼中杀机四射,再也不掩饰半分。

    “这边已然不需要留手了,既然对方先划了道儿,那咱们便索性闹个大的。等你们都安全撤离了,咱们这儿也没了后顾之忧,腾出手来,正好将哥哥先前的安排尽数爆发出来,我倒要看看,他沈松沈大县令,要如何应对!又谁敢、谁能害我哥哥性命!”

    韩杏儿眼眸亮了一下,但随即又黯淡下来,心中不免有些颓然。转来转去,自己还是没能帮上苏默的忙。这一番聚议,看似自己在主持,实则却都是别人在出主意。

    以后一定要多多学习,再不能这样了!这一刻,小丫头心中前所未有的有了明确的目标,渐渐的坚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伙儿既然定下了章程,便要开始准备。好在原本就已决定了离开,此时虽然仍显仓促,却也不会太慌乱。而且,苏家庄建在城外,连夜而走正是神不知鬼不觉,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卫儿从头至尾迷茫的看着听着,他不懂大家在说什么,但是却知道,似乎大哥哥是不跟他一起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不由的难过,忽然道:“杏儿姐姐,悦哥哥,福爷爷,是不是默哥哥也不要卫儿了?卫儿以后只能跟你们在一起,再也见不到默哥哥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一呆,互相对视一眼,这才发觉都忽视了这个小家伙。韩杏儿有心解释几句,却也被这番话勾起心绪,只觉的忽然心中酸痛,想起和苏默二人的恋情,从开始就诸般磨难,竟至今日仍是不得圆满,一时竟忘了言语。

    倒是张悦哈哈一笑,伸手摸摸卫儿的小脑袋,笑道:“怎么会,你默哥哥只是去办些事儿,要晚些才去与卫儿汇合。你这小娃儿,倒是心多。”

    卫儿却是不信。之前他已经连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,每次人们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但却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。那就是原本跟自己一起生活的人,都从此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小家伙心中难过,却是懂事的不再多问。只闷闷的抚摸着怀中的鼯鼠,眼泪便在眼眶中打转,却强忍着不肯落下来。

    多多敏感的抬起小脑袋,定定的看看他,忽然伸出舌头轻轻舔舔他脸,叽叽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卫儿却终是被这几声安慰般的叫声,惹的忍不住泪流下来。要知道,在几任养育他的人之中,苏默跟他的时间最短,但感情却最是深厚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感情也随着他的年纪增长,更加的清晰明确起来,远不似前几任那般,他还处于年幼懵懂的时期。便是有些离情,也不过只是当时有些难过罢了。

    在他幼小的心中,便是前一任抚养他的楚神医,也只是一个下人过于亲人的感觉。而唯有苏默,却让他体会到了如父如兄般的亲情滋味。

    是以,此刻一旦想到再也不能见到爱戴的默哥哥了,饶是他再如何懂事,再如何坚强,也终于不可自抑了。

    张悦不明所以,只当自己惹哭了孩子,不由的尴尬,站在一旁讪讪的。

    福伯叹口气,对他摇摇头,示意他自去忙就是。待他走后,这才抱起卫儿,笑道:“咱们的卫儿长大了啊。呵呵,是不是不相信悦哥哥说的啊?”

    卫儿泪流满面,先是下意识的点点头,忽然又想起这样不好,便又使劲摇摇头。但接着想起苏默哥哥曾说过,小孩子不能说谎的话,便又再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只点了两下,猛然觉得不知所措了,惶急之下,不由的又是委屈又是悲伤,终归还只是个几岁的孩童,于是彻底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哭便收不住了,直似要把往日所受种种全都发泄出来一般。福伯满眼的爱怜,也不劝他,便只紧紧抱着他,任他可劲儿的哭。

    老头儿深通世故,知道这孩子平日里忍的太多太多。如此小小年纪,便要这般成人般忍耐,单只这种懂事,就让人心疼的酸楚。如今这么一哭,彻底发泄出来,对这孩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直到老半天,卫儿哭声才渐渐停息下来。许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便将小脑袋拱在福伯怀中,怎么也不肯抬头见人。

    福伯哈哈笑着,将他拉起坐在自己腿上,慈祥的笑道:“哭够了?哭够了福爷爷就告诉你,你悦哥哥没说谎,他没骗你!你苏默哥哥啊,真的是去办事儿,没法现在回来跟你一起走。但是福爷爷保证,只要你到了京里,耐心的等上一段日子,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卫儿本来还被调侃的想往他怀里钻,但是听到这里却猛然双眸大亮,急急的道:“福爷爷不骗我?默哥哥真的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福伯笑着点头,一连声的应道:“不骗不骗,福爷爷要是骗你就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呜哇!”

    得了福伯的保证,卫儿当即欢呼一声,猛地挣脱福伯的怀抱,跳下地来。将多多举到眼前,欢喜道:“多多多多,你听到了吗?默哥哥会回来的!他没有不要卫儿!咱们还能见到他!你开不开心?是不是也很高兴很高兴很高兴?”

    多多就叽叽叽的叫了起来,从他手上窜到肩上,又从肩上窜到头上,再到另一边肩上,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扫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卫儿便咯咯咯的笑着,欢笑声洒遍了整个庄园上空。

    福伯老脸上满是满足幸福之意,两眼看着到处疯跑的卫儿,心中暗暗祈祷:公子啊,你可要一定要好好的,一定要好好的……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