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1章:反目
    是夜,整整三艘大船浆撸齐动逆流而上,直往京城而去。因着苏家庄建在城外,此番又不从码头上走,所以算是真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了。

    苏家庄旁的韩家屋顶上,韩老爹眺望着江上方向,久久不言不动。而另一边的一艘大船上,韩杏儿也是泪流满面,跪在船头冲着家门方向遥拜。

    此番不同之前,她可算是真正的进入苏家门了。妾不同于妻,不需要任何特殊的仪式,只一顶小轿抬回就可。

    前时虽也多在苏家庄走动,甚至经常宿在那边,但终究名义上的庄主苏宏不在,故而也不能说是过门。

    但这次不同了,这一去肯定是要见到苏宏的了。如今苏默生死不知、下落不明,作为他的女人,他的妾侍,韩杏儿就必须担负起侍奉苏宏的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,韩杏儿心中不但充满了紧张,还满含着对老父的不舍和离情。就那么跪在船头,直到看不到武清城了,仍迟迟不肯起身。

    身后楚玉山暗叹口气,上前相劝,好说歹说,直说到若是苏默回来会因此发怒,才劝的小丫头回心转意。只不过刚进了房,伺候的婆子便惊慌的出来禀告,道是韩杏儿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年纪本来就小,这一天一夜陡然面对如此大的压力,再加上对苏默的思念和担忧,终于心力交瘁支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楚玉山等人也是一筹莫展,只能令人好生伺候着,好在此去京城不用多久,只要到了京师,自有上好的良医诊治,慢慢调理就是了。

    做为保驾护航的徐光祚默默的立在舱外,仰头向天,心中不断想着:苏默,你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同样在发出同一个问题的,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胖兄,你说我家哥哥不会有事吧?”送完众人返回屋中的张悦,此刻再无半分先前的云淡风轻,满面焦虑的向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胖子一愣,随即一撇嘴,笃定的道:“当然不会!公子何人?岂是一般凡夫俗子能害的了的?以小的猜测,或许是有些惊险,但最后倒霉的一定不会是公子!”

    张悦闻言不由有些诧异,这位胖兄竟对苏默如此坚信,倒是真真难得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在胖子眼中,苏默那可是仙师。一个仙师,又怎可能被凡人所害?哪怕那只是曾经的仙师,但仙家之人就是仙家之人,必然有着无数保命应敌的手段。与其担心他老人家,还不如替他老人家的对头担心,会不会被他老人家玩死才对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话不能明说,便只能一言概之,却让张悦惊诧之余,一颗心也终于真的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此前一直表现的淡然不波的,不过就是依着军中所制,一军主将无论何时,都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但他终究不过只是纸上谈兵,并无实际领过军。是以,此刻,在没了外人的时候不免便露了怯。

    不过再经了胖子这么一番坚定的鼓励后,他索性也不去多想了。毕竟现在再如何替苏默担心,对于苏默的安危都没半分帮助。与其如此,不如主动出击,这样虽不能直接帮助到苏默,但是围魏救赵、让敌人腾不出手来对付苏默,也算是间接的相助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精神一振,忽然笑道:“你说,现在那位明府大人会怎样呢?胖兄,不得不说,你这一手突然的发飙大闹,真可谓神来之笔啊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胖子被他一夸,先是有些惭惭,但随即却也得意起来。想要矜持下,却终于没憋住,也是嘿嘿笑了起来道:“他人怎么样胖爷不知道,不过这回他那钱袋,是要大大缩水了却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沈明府会怎样?沈明府这会儿简直要抓狂了!

    打从好容易打发走了众世家,待到返回后衙,随着下人们一桩桩损失报上来,沈松的脸就一分分的更加阴沉,直至最后黑的如同锅底一般了。

    正如开始所说,整个县衙,前衙一点没事儿。而后衙可就凄惨到了极点,几乎是没有一处完好的房屋,除了几处偏僻的厢房全烧毁了外,主要的屋舍也都或大或小受了损伤。

    甚至要不是大伙儿救火救得快,连主屋都要被烧尽了。若真如此,怕是今晚沈大人连个栖身的地儿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是小事儿,大事儿是,眼下这个局面需要大把的银子修缮啊。可这银子从哪儿来呢?沈大人不过才上任个把多月,除了各家当初奉上的那点呈仪,实在并无余钱了啊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钱还要支付手下吏目、文书,以及家仆差役的薪水,再加上平日里各种开支,根本就是杯水车薪,完全不敷所用啊。

    都说一文钱难道英雄好汉,可眼下又哪里是一文钱的问题?那妥妥的是要成千上万文钱好不好。

    你说啥?古代官员不修衙?错!不修衙指的是不修前衙,因为那才是公家办公的地方;可这后衙,却真真的是官员自己住的地儿啊。不知多少衙门,从前面看简直惨不忍睹,但是一旦转到后面,那叫一个舒服,那叫一个奢华啊。

    钱啊!!!

    沈松心中怒声大呼着,若说他也从后世穿来的,一定会和前些日子的苏老师一样,高唱:钱啊,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了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立在兀自冒着青烟的房外,久久的一言不发,只是那微微颤抖的袍袖,将他此刻的心情泄露无遗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机灵的衙役眼珠儿一转,小声道:“老爷,可是发愁这修缮之事?”

    沈松斜了他一眼,眉头一动,假作淡然的道:“唔,你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那衙役谄笑道:“老爷说笑了,小的一个贱役,哪会有什么高见。不过嘛,这衙门终归是国家的,如今失了火,何不向上禀告,正可仔细修缮一番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他说到仔细二字时,着重加重了语气。眼珠子滴溜溜转着,一脸的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沈松好悬没气的背过气去,狠狠瞪了他一眼,怒骂道:“混账东西!本县岂是那种龌龊小人,岂会行那损公肥私之举!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他忽然一发怒,吓了旁边众人一跳,齐齐向后退开半步,唯恐招致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其实沈大人何尝不想捞些好处?但他刚上任伊始,就往上报衙门出事,别的先不说,单一个行事不稳、折损公孥的罪名就先送给御史们了。若如此,岂不是自己作死?这事儿自己掩盖都来不及呢,这货竟然还打着主意借此搂财,如何不让沈大人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那衙役又哪能想到这些,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后,只能满面委屈的低头退后。只是退后归退后,心下实在是不服气,不由小声嘀咕道:“偏他人做的,为啥咱们便做不得?假清高!”

    沈松耳朵极好用,不由的霍然转头怒瞪,那衙役被他凶狠的目光吓了一激灵,装作要去救火,撒开腿中箭兔子般的飞快去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沈松刚来,还未完全掌握的表现了。他自己也明白这点,故而只是暗自憋气,却并不能真的做什么。

    正憋闷着,忽然耳朵一动,转身大声呵斥众人加紧收拾,自己却转身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仍是那处隐秘的小屋,老和尚嘉曼此刻眉头微蹙,转目四下打量着乱糟糟的场面,听到脚步声,转目看去,便见沈松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这县令做的真是,连自己家都管不好吗?算了,此非和尚该管的事儿,老衲只问你,如今老衲却要住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沈松就脑袋猛地一晕,险险没气的一口老血喷出去。满腔的怒火再也憋不住,大怒道:“你方才去了哪里了?如不是你不在,何以让人钻了空子,致有此番祸事!还有,你知不知道,你那事儿发了!今日武清众世家齐集县衙,状告邪物伤人一案。你那只猢狲好大的胆子!整整五条人命啊,现在瞒无所瞒,已然闹得满城风雨,你还敢到处乱窜。莫不是怕自己不被人发现了?”

    老和尚静静的听着,面上古波不动,眼底却有一抹精光一闪而逝。直到沈松话音顿住,这才轻宣一声佛号:“檀越有檀越的事儿,和尚有和尚的事儿。和尚来此,只是助檀越一臂之力而已,却不是来给檀越做保镖的。这点,还请檀越弄清楚才好。况且,檀越此刻虽不说好,但既然还能有诺大力气嗔怒,想必也是无碍的。至于和尚会不会被发现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落在沈松耳中,却是气的发昏十三章。戟指着老僧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,最终恨声道:“好,便如大师所言。那便请大师将那何家女子交出来,此事再等不得了,只能立即发动。否则,迟必生变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静静的看着他,仍是一成不变的淡然道:“好,便请檀越说明,需要如何行事?老衲自会安排,绝不误了檀越之事就是。唔,檀越还没说,老衲要住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这话跟以前毫无二致,你想怎么做就说,我去做。但是想要我交人,没门!

    沈松已然彻底没了力气跟他纠缠,连最基本的礼数都懒得守了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身后老和尚目中再次闪过一抹寒光,他对这个沈松极看不上,若不是碍着有些关碍,如此人物早不知被他杀了几百遍了。

    今日若不是忽然发现这边冲天的浓烟,他又何至于连到手的苏默都来不及安置,只匆匆扔在那边就往回赶?却不成想这个沈松到了这会儿还搞不清状况,竟仍然跟自己摆什么县令大人的架子。却不知他这个县令是怎么来的吗?真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默默的想了想,身形忽动。下一刻,已是鸿飞冥冥,不见了踪影。只是他却忘了,自己抓了苏默一事儿,还没来得及告诉沈松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