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:一地鸡毛
    沈松恨恨而走,直到被老管家喊住禀报查察完毕,才猛省过来。听着老管家一一所报,再一次感到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挥挥手,有些不耐烦的打断管家的报账,在唯一一处收拾好的偏房中来回踱了几步,忽然停下道:“去,再收拾一处地方。不用多好,只隐秘些就行,本想急用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耷拉这样眼皮应是。转身走出两步,略一迟疑,顿住脚步轻声道:“老爷,武清城各世家很有钱的。”说罢,脚下不停的去了。

    沈松一愣,不由的若有所思。他刚才忽然想起老和尚的住处还没安置,这才打发老管家赶紧去。

    对那老秃驴,他虽然恨不得其死,但是眼下可离不得他。而且眼下这局面,他也实在没有那个心力去斗气。

    对付苏默,还有完成组织上的任务固然是重要,但却也并没要求时限。哪怕是这次实在不行,只要他在武清这儿站住脚了,凭着地头蛇的优势,不怕以后找不到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这局面却是拖延不得,县衙一日不能尽快修复,他的威信就一日弱似一日。他本来底子就薄,再这么下去,不用多久,不用别人撵,自己就得灰溜溜辞官了。

    他忍辱负重,这么些年来为了什么?不就是这一身顶戴吗。即便对付苏默,完成组织任务,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这个官身。这个官身关系着他能否光宗耀祖,能否青云直上,能否一展抱负、出阁入相,这,绝不容有失!

    所以,他哪怕心中再如何痛恨那老僧,这会儿也不得不虚与委蛇。但是没想到的是,老管家竟忽然来了这么一句。看来关键时,还得是自家人才贴心啊。

    唔,武清的世家们吗?他默默的开始思索着。

    外面脚步声响起,老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。沈松精神一振,难得的亲自大步走过去,将门打开,温和的道:“通叔,快进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一愣,随即猛然低头,将眼睛中那乍然激动的神色掩饰过去。多少年了,这个自己差不多看着长大的孩子,渐渐的不再对自己依赖。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通叔这个称呼也再也没有听到,代之而起的只是随口的吩咐,完全一副主人对下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这一声遥远而亲切的通叔,霎时间让他心旌摇动,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往日温馨快活的日子里。那时候,阳光温和、鸟语花香,朱亭里美艳的妇人含笑而坐,孩童稚真的笑声回荡在绿荫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通叔,通叔!”耳边忽然传来呼喊声,让他猛然惊醒过来。抬起头正迎上沈松不快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快说说,你方才说的那个,嗯,各世家,嗯,你是怎么想的。”不耐烦的将他欲要解释的话语打断,转身坐回到椅子上,满是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管家眼神一黯,心中暗叹一声。略一沉默,这才答非所问的道:“老爷要收拾的屋子收拾好了,地方很隐秘。不过,那位似乎也不在,许是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松一愣,霍然站起身来惊怒道:“你怎么知……呃,你说什么?又出去了?这叵耐贼秃!”

    他恨恨的咒骂着,将身上衣领扯开,微微透进的凉风,让他的燥热稍敢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在地中间来回走了几步,眼神儿忽然瞅向旁边仍低首垂眉的老管家,心中暗道:这老家伙,倒是个玲珑剔透的。我本以为瞒住了所有人,却不料还是被他察觉了。不过也好,总是自己人,以后倒也可以帮着我盯着某些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嘴上却沉声道:“此事万万不可泄露!否则,必有大祸!”

    老管家面上毫无波动,只是仍木然的恭谨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松这才神色稍缓,低头沉吟片刻,抬头道:“先不管他。你说说,刚才说的那些世家之言,可有什么具体的想法?”

    老管家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,随即又垂下眼帘,缓缓的道:“今日众世家齐集县衙,要求老爷查察邪物害人一事。可这查案子就必须动用许多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。人力、物力可以县衙出,但这既然是全武清百姓的事儿,各世家大族也是利益攸关,又岂可置身事外?那么他们便来出些财力有何不可?至于这财力的多少嘛,自然由老爷斟酌,想来他们也是说不出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极慢,语气平静至极,便似在说白菜豆腐一般的平常事儿。可是听在沈松耳中,却是双目越来越亮,终是忍不住兴奋的站起身来,拍掌大笑道:“好好,妙计!确是妙计!人道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,诚不欺我!”

    笑了几声忽然又顿住,犹疑道:“若是他们不肯呢?你知道的,这帮商贾最是奸狡,往往嘴上说的山响,真要动银钱时,却是个个都有无数的理由推搪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面皮微微一抽,仍是平静的道:“没钱就无法全力缉查,老爷可使人广告百姓,不是县衙不肯为民除害,实在是众世家不肯出力,却与县衙无关。”

    沈松一愣,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,不由的越想越觉得妙。这般煽动民众之事,之前多是些有心人拿来闹事的法宝。不料今日自己拿来用用,却也是好用至极。

    若是那些大户们真不肯出这个钱,到时候传言一出,众世家顿时便成了千夫所指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这次不能凭借着修缮了县衙,没了这些乡绅的威势掣肘,也不会再对自己的根基动摇,反而倒是能争取到民心站在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而若是成了,不但县衙修缮一事解决了,自己登高一呼,四方响应,齐心协力共除邪物的名声便也坐实了。那样只会更加速自己在武清的立足。

    所以说,无论成与不成,这简直就是一件只见其利不见其害的绝世高招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终于彻底放开心绪,仰天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檀越很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个声音凭空响了起来,将他所有的好心情顿时化为乌影。转头看去,却见门口处不知何时,老和尚悄然而立,正满面平静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沈松吃了一惊,急扭头看向一旁的老管家。却见老管家此刻正倒在地上,显然不知何时早被弄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!你将他怎样了?”他大怒着问道,脚下却是不肯往前,生怕惹的这老和尚对自己也下手。

    嘉曼嘲讽的睇了他一眼,这一眼虽然隐晦,但却被沈松敏感的捕捉到,不由的霎时涨红了面孔,羞恼道:“你该明白自己的身份,这么冒冒然的出现在人前,若是一不小心岂不误了大事儿!”

    老和尚撩起眼皮不屑的看他一眼,淡然道:“怕是已经误了。老衲刚才去察看人质,却发现不见了踪影。连老衲那猴儿也不知所踪,如今便是来告知你一声,老衲要去追踪查察,来不及再帮你什么了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再不理沈松目瞪口呆的发愣,大袖一舒,身形展动,整个人便如一只大鹤一般飞起,在夜空中只闪了几闪已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沈松呆在原地,张着嘴巴半响没回过神来。许久,地上的老管家忽然发出一声**,终于让他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醒过神来,他第一时间便是破口大骂起来。这一骂简直是山崩地裂、疯狂海啸一般。以至于刚刚苏醒过来的老管家古波不兴的面孔,都不由的出现愕然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平日里沈松是非常注重自己仪态的,哪怕是再如何震怒,最多就是喝叱几句,再要么就是甩袖走人。可是如此刻这般,简直如同村夫村妇般骂大街的事儿,根本就是做梦都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是什么事儿让他如此失态?老管家有些难以想象了。

    什么事儿?事儿大了!自己百般设计的布局,甚至不惜动用了唯一的一次求助,才达成的局面,忽而在即将发动的关头,告诉他人家不玩了。这尼玛简直不要太坑了!

    更不用说,从一开始那老秃驴就牛逼哄哄的,一直不肯让自己掌握主动权,口口声声他必将配合自己如何如何,绝不会出错。可是眼下呢,偏偏就是他那里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而出了变故后,那老秃驴仅只是来通知一声就走人了,连个歉意都懒得表达,这尼玛真是我走了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啊。

    潇洒啊!不羁啊!我太阳你全家个母鸡的!沈松此刻的心情简直暴怒到无可言喻的地步,哪还顾得上什么狗屁的仪态风度!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实在也不怪他,这换成谁也得抓狂啊。千算万算,算计完了发现,所有人都毫发无伤,唯有自己这边留下一地鸡毛,没吃到狐狸反倒惹上一身骚,都得郁闷到死不可。

    不知骂了多久,直到口干舌燥、嗓子眼冒火嘶哑起来,他才红着眼大喘着气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停归停,却也只是不再大声怒骂了而已,代之而起的是不时低声呢喃。整个人便如魔怔了般在屋中来回转着,如同一只困兽一般。

    老管家眼中露出痛惜之色,忽然皱眉沉喝道:“遇事当静,越急越错!还不醒来!”

    这一声突兀直至,沈松猛地浑身一震,霍的停住脚步扭头来看。

    老管家此刻再无半分往日平和,面色端肃的直视着他,毫不退让。沈松血红的眸子狠狠的瞪着他,老半天才渐渐清明起来。直到某一刻,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来,激灵灵打个寒颤,蹬蹬蹬往后连退几步,满头满脸的出了一身大汗,原本涨得发紫的脸孔,也瞬间转为苍白。

    老管家急迈步上前,一把扶住他摇摇欲倒的身子,将他慢慢扶着坐在椅子上,又为他斟了一碗茶,伺候着他喝下。见他终于彻底平复下来,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儿。

    方才可谓险极,沈松大受刺激之下,血脉奔涌,热血上冲,导致了脑毛细血管的爆裂堵塞,这便是常言的气怒攻心。换成医学术语,那就是急性脑梗塞发作的前兆。幸亏老管家当机立断的唤醒他,不然,怕是这位沈明府将是第一个活活气死的县令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慢慢来,总有办法的,越急越是没用的。”老管家细声细气的劝慰着。

    沈松整个人瘫软着,两眼中又射出极愤怒的神色,但瞬即又转为颓然,摇头喃喃道:“没用的,白费了,全白费了!唉……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