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:瞒
    白费了,是全都白费了。想着靠拿其软肋逼其就范,这才发出求助掳走何家小姐,结果却落得这么个结局。如今人忽然不见了,原本谋划霎时间尽数落空,可不是白费了吗。

    只是他更不知道的是,老和尚此次出手不但拿了何莹,更是连苏默都给掳走了。而这件事儿上次老和尚就没说,这次又没透露半句。

    是忘了?还是另有蹊跷?这老和尚一身如隐在迷雾中也似,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沈松这会儿就知道苏默也失踪了,怕是定要再次暴走,彻底吐血而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武清县再次召集各大世家共聚县衙。对于这一次的召集,何家父子算是有些杯弓蛇影了,首先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冲去了苏家庄。

    昨天早些时候县衙散了后,他们来过苏家,那时候还是大白天的,胖子未归,苏家也没人知道苏默出事儿了。所以,他们来后在得知苏默未回后便回了家,想着等到第二天再来商议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却未料到,这第二天他们来后,不但没能见到苏默,便是整个苏家庄都显得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应门的倒还是那个老家人,听何晋绅问起,只是笑着摇摇头,并不多言。但是何晋绅何等精明,脸上虽不露声色,心中却开始暗暗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待到再见到大厅上等着自己的不是苏默,而是英国公世子张悦时,心中那种感觉便愈发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不知讷言何在?”两下里分宾主落座,何晋绅毫不掩饰,当即便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悦微微一笑,道:“倒是要恭喜何老家主了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一愣,诧异道:“老夫何喜之有?”

    张悦笑道:“我家哥哥昨日似乎发现了何小姐踪迹的线索,已经一路追踪下去了。想来不用多久,老家主便可和令爱相会了,这如何不是喜事?”

    张悦面不改色,瞎话张口就来。旁边站着伺候的小七把头微微扭过一边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这次苏家整体迁去京师,但是唯有小七被,被张悦以他是苏默贴身书童的借口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去京师关系重大,这个小七行踪诡异,所行之事虽尚未落实,但至少私心太重这个罪名是逃不脱的。张悦可不想让这么一个不知道何时就会爆炸的炸弹,跟在一帮老弱妇孺身边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不好,再来个里应外合,掳走其中哪一个的话,大伙儿便连哭都要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小七似乎也不在乎,又或是自己也能感受到些什么,对此安排并无意义,甚至在韩杏儿和卫儿问起时,还帮着说了话,道是他本是公子身边的人,公子既然不在,他当然要在这里等才对云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也让张悦暗暗称奇,就把他彻底拴在自己身边,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。这个关头,不容任何意外发生。这才有了此刻小七在这儿的事儿。

    所谓关心则乱,乍然听到女儿的消息,何晋绅猛的身子一颤,哪里还能注意到小七的不妥,霍然站起身来,颤声道:“小公爷此话当真?当真找到了小女了?不知却是在何处,还请告知,老朽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张悦摆摆手,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温和道:“老家主言重了,苏家何家乃是盟友,何来感激一说?不过方才或许我没说清楚,我是说发现了何小姐踪迹的线索,而不是真的发现了何小姐。如今我家哥哥已经顺着线索追了下去,当时也只是派随身的人回来报了信,究竟去了哪个方向,便连我们也是不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出,何晋绅顿时大失所望。一时间只觉得心烦意乱,连张悦言语中的不妥都没察觉到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别的事,或是别的人,他一定会马上想起苏默一般身边没有什么人,唯一有一个就是负责贴身保护的胖子随便。

    而如果一个贴身保护的人都派了回来,那得是多危急的关头了?如果这样的话,张悦此时的平静就彻底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。以何晋绅的老到,自然是瞒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可惜,还是那句话,关心则乱。何晋绅此时此刻,满心思都是在臆想着女儿的境况,脑子里乱成一锅粥也似,压根想都没去想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想,幸亏旁边还跟着一个何言。相对于何晋绅来说,他虽然也心挂小妹的安危,甚至一度还曾经为此莽撞迷糊了一阵子,但是经过了这两天的平静,终于彻底平复下来。所以,此刻的他,便显得比何晋绅冷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便如同常人发病一样,急性的病会早爆发出来,爆发出来也就好了一多半。而那些慢性的则不然,看似不那么严重,但是迁延日久,痊愈的便要比急性病难多了。

    何晋绅如今便如同这慢性病,不会彻底失控,却一旦涉及到关心的这个问题就会失去平常心;而何言恰恰相反,几乎彻底痊愈了的他,往日的冷静沉稳也便渐渐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“敢问小公爷,不知是哪位回来报的信,可能喊来,让我父子问上一问?哦,在下没别的意思,只是事关舍妹,能亲耳听一听、问一问,总是多些安慰的对不对?呵呵,若有得罪,还请莫怪。”他定定的看着张悦的脸色,抱拳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悦心中微微一沉,面上却并不露声色,微一沉吟,便点头道:“无妨,此人之常情。如此,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回头对小七低声耳语了几句,小七应了,目光瞥了何言一眼,转身一路小跑的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胖子随便跟在小七身后走了进来。何晋绅父子一看到胖子,都是不由的一愣,但随即都是面色微微一变。相互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种忧虑,显然父子二人想到一块儿了。

    张悦冷眼旁观,心中暗暗一叹。今日之事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无论如何都要强撑下去,不然后面的大戏,离了何家的支持,怕是很难达到效果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随便找个人糊弄下何家父子,又或者干脆不让见那所谓的报信人,就更是不可能了。不然的话,一旦被何家发觉他在骗何家后,别说助力了,怕是立刻翻脸成仇都有可能。这个险,张悦不敢冒。

    好在他刚才嘱咐了小七,让小七将这边的事儿“详细”的告知胖子,并请他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“详细”的意思,他相信小七会明白,胖子也会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人随便,见过何老家主,见过何公子。”胖子进来后,目光先在张悦身上一转,这才冲着何家父子施礼见过。

    何晋绅没说话,只是微微颔首,眼神却鹰隼般盯着胖子,瞬也不瞬。老头儿一旦缓过劲儿来,那份阅历和精明可不是一般毛头小子能比的。

    此刻他虽然感到了不妙,却能半分不露的沉住气,要看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何言不似老父那般拿大,见胖子施礼,忙也起身回礼,笑道:“胖兄,不想竟是你在这里,有礼有礼。只是你不在讷言身边,他的安全如何保证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便很有艺术了。如果连苏默自身的安全都保证不了,还谈什么解救小妹?但若能证明苏默安全没问题,而且还能将胖子派回来,便表示至少当时苏默是很从容的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又怎么会说不清苏默此刻的去向?若是这样,就表示他或者张悦二人,必有一人在说谎。至少,言语有些不尽不实是逃不过的。

    果然,胖子闻言似乎微微一怔,眼神极快的和张悦交换了一下,这才躬身道:“回何公子话,我家公子的安全,这个…….实在惭愧,小人并不能保证。”

    何言面色当即变了,冷冷的斜了张悦一眼,淡然道:“哦?不知这话如何说起?”

    胖子就一脸的便秘表情,呐呐的道:“当时小人和我家公子发现了那个老和尚的踪迹,小人被派去和那贼秃斡旋,想必何公子能知晓昨日县衙后面发生的事儿,那便是小人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何言和何晋绅对望一眼,这才知道昨日县衙后衙的大乱竟是如此来的。便对胖子点点头,示意明白。

    胖子又道:“说来惭愧,那贼秃实在滑溜,最终小人也没能留下他,无奈之下,只得放火想把他烧出来,可惜终是未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九分真一分假了。放火什么的都是真的,未能把老和尚留下也是真的,没把老和尚烧出来还是真的。唯一假的地方就是,他压根就没见到老和尚。没见到自然也就留不下了,这般说来,倒又不算假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何言也好,何晋绅也罢,却都没法看出任何不对的地方,只能姑且信之了。

    何言略一沉吟,便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胖子便一脸的苦涩,垂头丧气的道:“何公子乃是我家公子的知交,当能知道我家公子的性子吧。小人没能找到那老和尚,只能回去寻我家公子交差,谁知道,回去后却只看到公子的留字,说是发觉了何姑娘的线索,来不及等小人,让小人尽快回来报信,他只身一人先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胖子两手一摊,苦着脸对何言道:“何公子您说说,我家公子这脾气…….唉,小人都不知该怎么说了,跟着这样的主子,不知道的还不得说咱们这些下人不尽责吗?可这又如何怪的小人?这可真真是天大的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胖子扯着嗓子喊冤,何言和何晋绅面面相觑,感觉其中多有古怪,偏偏却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听着胖子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哭诉,实在烦躁。可毕竟人家不是自己的人,又是在位自家闺女的事儿奔走所致,真心不好不理睬。

    无奈下只得好言安慰,好歹算将这货劝了下去。只是如此一来,却也弄的两人一头一身的汗,大感疲惫不已。

    旁边张悦也不劝,只冷眼看着。眼见何家父子失了锐气,心中好笑之余,也是暗暗大松口气儿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庄子上似乎好像少了许多人啊。”正略略放松之际,忽然何老爷子突兀的一句话,让张悦一颗心顿时又吊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