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3章:倒松(十)
    “贼子休走!”

    便在众人惊呼声中,沈大人忽然虎躯一震,纵马向前狂奔,口中大怒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齐齐侧目,都是暗暗佩服不已。能在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后,还敢追上去,单只这份胆量,就不是一般二般人能有的了。这位新来的明府大人,别的先不说,单这份勇气就硬是要的!

    众人胆气一壮,轰然破天介叫起好来,再次鼓起勇气向前追去。

    沈松面色凛然,双目生电,一边急奔一边高呼道:“狗贼!可是你祸害我武清百姓?那掳去的女子呢?还不速速交出来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远方狂笑声不绝,那人大笑道:“不错不错,正是你家爷爷做的。那女娃娃肉娇嫩的很,很合爷爷宠物的胃口,已然早吞了化成粪便了。且都滚吧,爷爷今日心情好,懒得与尔等周旋,这便走了,不劳远送。”笑声中,忽的又再飞起,如同神迹一般。

    身后众人齐齐轰的一声,承认了!竟然承认了!果然是那邪祟!原来竟是此人豢养的宠物!那何家女子已然死了吗?果然好生凶残!

    沈松面色冷厉,紧抿着嘴只猛追不已。眼底却有一抹狂喜闪过,这一幕终于成功上演,只要再一会儿,等那家伙走的没了影儿,便是圆满收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狗贼!耍的好手段!”身后,何言一声大喝,喝声中满是愤怒到狂暴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外人听来,只当是对远方那贼人所发,却不知何大公子简直要气疯了。这个沈松竟在自己眼前玩这种花招,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吗?

    这且不说,那贼人竟敢咒自己妹妹已经被邪物吃了,这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了。

    沈松并不回头,这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。就算这出戏再拙劣,但是只要上演完了,又有谁能说出什么来?有时候,其实越是简单的法子越奏效,正因为简单,所谓佐证消失的也简单,简单到明知有鬼却偏偏莫可奈何。一如此刻身后那蠢材一般。

    沈大人心中此刻的得意,简直如饮醇醪一般。他一向自负智计,偏偏前几次回回都折戟而归,这对于自负的他而言,实在是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而这次,从头至尾都在他掌控之中,一切都按着他算计好的步骤实行着,眼看已是大功告成,如何不让他欢喜莫名?谁还敢讥笑他?谁还敢小觑他?

    他暗暗的咬着牙,狠狠的念叨着。心头第一时间闪过通叔的面孔,不由的一阵快意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快意还不等攀到顶峰,猛然间前方一声轻叱传来,一个淡然的声音忽然响起,顿时将那狂笑声打断,让他面色猛的一僵,眼中顿时满是不信之色,紧随着的,便是难言的恐惧潮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的贼子!给贫道下来吧。”便在那飞起的人影下方,此刻忽然出现另一人,只一抬手间便让那飞起的人影发出一声惊慌的叫声,随即猛地向下落去,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后面众人被这突兀的变故弄的都是一呆,何晋绅却是反应最快,猛地双目一亮,大声道:“贼人已然成擒,大伙儿快杀过去啊。”说罢,当先打马飞奔,这一刻,哪里再见原先那昏沉沉的模样?简直如同一只醒来的猛虎,那叫一个气吞万里、精神百倍啊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猛省,都是兴奋的大叫着一窝蜂般的超前涌去,唯恐落于人后。

    开玩笑,那邪祟明显已被人拿住了,这时候冲上去就是妥妥的功劳啊。这会儿不抢更待何时?

    众人中,唯有沈大县令没了声音。这一刻的他如同被人抽去了魂魄,满脸都是苍白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怎么会这样?剧本不是这样的啊!这里荒山野岭的,怎会横里杀出个程咬金来?为什么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啊啊啊啊啊——

    沈大人这一刻真的是崩溃了。无限的恐惧紧紧的攫住了他的心,但正是这种恐惧,让他猛然省悟过来。不行,决不能让那人被活捉了!否则,一切都将休矣。

    就算捉住了,也得第一时间被自己控制住,绝不可给人机会问出半个字来。唯有如此,才能保住一切!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哪还顾得上恐惧,狠狠抽了坐骑一鞭,再次一骑绝尘,冲到了第一个。

    此次的围剿邪祟行动,各大家都是家丁组成的,再加上一些县衙的差役。所以,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,所有人都是靠两条腿走路。如此一来,最先冲到目的地的,便只有沈松和几大世家的主要人物了。

    林子中,此刻一个相貌清矍的道人身背一个竹篓,标然而立,好奇的目光看着陆续冲进来的诸人。

    身旁地下,一个猎户打扮的汉子双目紧闭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看那胸膛仍在起伏,显然只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众人也都看的清楚了。此人手中此刻仍是紧紧握着一根细索,细索通体被染成白色,离得远了,若不注意,便如没有一样。只不过此刻这根细索已然从中断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人精儿,没有一个傻子,只搭眼看到这一切,立刻便明白过来。刚才那诡异的凭空而飞,哪里是什么神迹,压根就是靠着这根细索玩的把戏。

    细索的另一端必定是带着钩子的,用的时候只要将钩子甩出去,便可拉的人飞起来,极速落向远方。离得远了乍一看去,可不是人凭空飞起来一般嘛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道人打了个稽首,当先向众人行礼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相貌不凡,都是不敢轻忽,连忙纷纷回礼。沈松却是目中喷火,强忍着怒意,沉声道:“道长是什么人,为何竟会在这里?又与这个奸佞是何关系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不由的都是一鄂,县尊大人这是玩的哪一出?人家明明帮着抓了贼人,这不赶紧谢过,怎的却如此相待?

    何言嘿嘿冷笑,上前一步欲要说话,道人却不在意的摆摆手,淡然道:“贫道玄清,便在离此不远的上清观修行。至于这人……”他说着,低头看看脚边的汉子,摇摇头道:“贫道并不认得,只是听他口中狠毒,知晓非是善类。又见他仗着器物之利逃逸,这才出手将其制住。”

    道人说的淡然,面上毫不以被质疑而见不忿之色,显然有着极好的修养。此时说来平平淡淡至极,顿时让众人大起好感。

    沈松憋得难受,不过却也知道这时候不是发作的时机,还是先把目标抢到手才是正理儿。当下便一正脸色,沉声道:“哦?既然如此,那便谢过道长援手了。本县武清知县沈松,正领人追击此寮。现在,便请道长将此寮移交本县吧。”说着,便要上前拿人。

    旁边何晋绅忽然漫声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沈松心中一沉,暗道不妙,脚下却是顿住,回身道:“怎的,何老家主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何晋绅双目精光四射,再不见半分萎靡之态。一步迈出,那看似苍老的身躯上,忽的爆出一股精悍的气息,顿时让沈松面色大变,身不由己的蹬蹬蹬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这一退,却顿时将那昏过去的人露在了何晋绅眼前。何晋绅俯下身,伸手往那人鼻息间探去,沈松大惊失色,怒道:“何老家主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只当何晋绅要立刻弄醒那人问话,只吓的魂飞魄散,顾不上被吓退的羞怒,下意识的便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晋绅抬头嘲讽的看他一眼,这才直起身来,淡然道:“明府大人,老朽只是看看这人伤势,可别万一伤重死了,那岂不是让某些人顺了意?嘿嘿,好在这人只是昏了,连点外伤都没有。唔,道长好手段,何某佩服的很啊。”最后一句却是对那道人说的了。

    沈松面色一变,一时不好接话,只在心中暗暗算计。此番意外,再次打了他个措手不及,后面衍生的一系列变故,都要好生谋划一番才是,实在顾不上跟何晋绅这老东西斗嘴。

    那边道人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老居士谬赞了,贫道常年在这山中采药,只是稍通武技罢了。打下这人来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,当不得什么。”说着,脚下微动,忽然将那人轻轻一踢,使其翻了几个身,竟送到了何晋绅脚下。

    何晋绅一怔,急抬眼看去,却见对面这个道人目中一抹异彩攸忽而过,但随即隐而不见,便似从不曾出现一般。心中顿时猛然一震,瞬间瞪圆了双目。

    这道人,莫非也是早早安排好了的?若真如此,那苏小子这帮人的能量真真是有些令人震撼了。这简直就是未卜先知啊,否则谁能知道这人竟能以这种方式露面,又凭借此等奇物逃逸,从而在此预先埋下伏笔等着?

    老头儿这一刻真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真是在自己吓自己了,这戏法儿说穿了压根不值一提。胖子传出天门令,道门中人自然都发动了起来。玄清早悄然跟在一旁观察,准备应对变故。

    待到看见这人出现后,稍一思索便即反应过来。再然后便是先一步赶到前面等着,一剑斩断飞索拿人,从头到尾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的人看来,这里面却充满了神秘,实在是吓人的紧了。

    何晋绅被吓到了,可是这会儿比他更吓的是沈松沈大人。忽然见自己安排的棋子被送到何晋绅脚下,差点没惊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顾不上还没想完善的后着,上前一步便要说话,却忽听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不由的惊疑不定的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跟着跑步来的大部队都过来了,哪还有骑马的?那这蹄声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正惊疑中,但见一骑飞来,马上却是一名军卒打扮的汉子。远远看到沈松,猛然提气大声叫道:“前面可是沈明府?标下五城兵马司麾下传信斥候,奉我家邝将军之令特来相报,东山之行已有发现…….”

    沈松便觉得耳边如同忽然响起个炸雷,当场震的他是目瞪口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