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5章:倒松(十二)
    武清城一片欢腾,因为有那腿快的早一步回来通报,百姓们自发的涌在城门外,等待着杀妖的队伍回归。

    待远远的看见前面逶迤而来的队伍,顿时响起震天介的欢呼,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敬佩和羡慕的神色。更是有众多的百姓俯身下拜,大声的赞美着沈明府。

    沈松强打起精神,尽量保持着风度,嘴中却是一个劲儿的只觉发苦。

    好容易回到县衙,心中着急拾掇手尾,便要挥散百姓。旁边何晋绅忽然抢了出来,大声喝道:“明府大人,既然已经拿到了贼人,何不就在这县衙外公开审理,也好安乡亲们的心?大伙儿说是不是?”最后一句话,却是转头对着一路跟来的众百姓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齐声称善,纷纷求告,要求立即当众审理。这无关于正义还是什么别的,实在是这种事儿太匪夷所思。邪祟啊,平日里别说遇到了,提都不敢提起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多人在这儿,又是青天白日的,还有比这种时候更壮胆、更适合的吗?能亲眼看到邪祟,这事儿想想都让人激动。

    何老家主好人啊,真是想大伙儿所想、急大伙儿所急啊,众百姓心中纷纷赞美着。

    沈松却是面色大变,眼神儿恶狠狠的盯着何晋绅,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老王八蛋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种心思却是万万露不得,不但众百姓要求当众审理,便是各大家的人也都齐齐点头称善。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,便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沈松心中暗暗叫苦,强笑着点头应了,却又勉力拖延道:“也好,只是如今邝将军那边尚未回来,且待那边回来再审不迟。嗯,此番奔波,甚是辛苦,不若趁此机会,你我先歇息片刻。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他努力的笑着,只是拱手时那微微颤抖的袍袖,显示出他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慌乱。

    就是刚刚,他暗暗让人去寻那先回来的几人,却被告知并没见到什么先一步押解人犯的回来。

    沈松当场便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到了这个时候,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阴了?至于阴自己的人还用问吗,必然就是眼前这何家爷儿俩了。

    但是让沈松百思不解的是,这爷儿俩从头到尾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这番戏法又是怎么变得?

    他想不通这点,但是却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人虽然落到了对方手中,但对方同样没时间去逼问口供。只要没形成口供,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只要先稳住这些人,然后再动用手中的权利,不让对方将人弄到大庭广众之前,同时最好能找机会灭了口,那便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至于说邝忠那边,既然邪物已经死了,那老秃驴可不是那般好捉的。到时候捉不到那贼秃,形不成直接的证据,别说何家父子了,就算是顺天府、大理寺这些人来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他沈松毕竟是一县之尊,谁会为了一桩无头公案,平白给自己竖敌,来得罪他?

    而且到时候,他大可以说两边的都是贼人。只不过一个负责混淆视听,引大伙儿往西;另一伙儿则趁机向东逃窜,这分明就是声东击西嘛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两边都发现了贼人的原因。如此一来,便是那个做扣的笨蛋被何家父子拿住说了什么,只要自己不承认,谁又能奈自己何?

    有了这番说法,更是充分表明了贼人的奸猾,又有谁会去相信贼人的攀诬?到那时,以他县尊之威,当堂斩杀了那个祸害,便再无丝毫破绽了。

    至于百姓,嘿,一帮子愚民而已,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。哪怕就算有些疑惑,在一县之尊的官威下也自会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沈松越想越是有理,心中更是安定下来。目光闪烁着瞄了何家父子一眼,怨毒杀机一闪而逝。此番之后,必要寻个由头将这何家铲除了才是。

    他这里想的周全,却并不知道,那掳了他做戏的暗子的,压根就不是何家的人,而是一直潜伏的东厂之人。

    正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便是如此了。而且,他只算计自己这边的账,岂不知对方的算计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?

    他高高在上,无论面上再怎么表现的谦逊,但骨子里终是瞧不起苏默、何晋绅之流的。所以,他的失败,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必然了。

    此刻,听了他的话,何家父子虽不情愿,其余众人却是纷纷点头。各自安置了自家的家丁,便要举步往衙里走去。

    话说这天儿正是两头凉中间热的时候,如此一番折腾,早让这些老爷们苦不堪言。若不是眼见的利益支撑着,早不知多少人找借口一边躲着去了。

    沈松眼底闪过一抹喜色,当先转身往里去。只是才不过走出两步,便听远处震天介的欢呼声又起。

    眼底闪过一抹惊容,急回头去看,早见一个衙役奔了过来。到的近前插手禀道:“启禀老爷,邝将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松心中一颤,暗暗咒骂了一句,面上却强挤出几分笑容,左右看看点头笑道:“邝将军得胜而归,你我且去迎一迎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齐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便又随着沈松返身出来,站在衙门外等候。众百姓此时更是不肯离去,亦纷纷伸长脖子踮脚去看。

    不多时,但听蹄声轰响,远处尘头扬起,十数匹骏马奔腾而来。到的近前,两个军候模样的齐声大喝,振臂将一物抛落下来,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边左右一分,中间一人一马缓缓驰出,冷面冷眼,不是邝忠又是哪个?

    “邝某幸不辱命,这便是那邪祟了。”邝忠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,缓缓开口。随即目光落在一边的何家父子身上,古井不波的眼神闪过一丝歉然,翻身下马大步走过来沉声道:“可惜并未发现何姑娘的踪迹,那贼子也被他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老眼一黯,仰天不语。旁边何言一脸的悲愤,伸手挽住老父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邝忠看了他二人一眼,口唇微动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但不知为何,却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,转身往沈松迎去。

    这边众人随着他的话声齐齐看向地上,却见地上一个长形的麻袋,早有两个军士过来,伸手将麻袋解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麻袋解开,围观的众人忽然齐齐惊呼出声,不约而同的都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麻袋中,一具蜷缩着的尸体显露出来。尸体浑身黑毛,满是血迹淋漓。然而血迹浑然中,那张青紫蓝靛的面孔,更比那满目的黑毛血迹更骇人百倍。

    人群中,当即便有那胆小者吓的腿脚发颤,就此软瘫在地的。全场略一寂寂,随即便是轰的哗然起来。

    沈松跟邝忠招呼着,心下也是好奇。从始至终,他其实并未见过老和尚那只猴子。此刻听闻最终老和尚并未捉到,已然先放了一半心,不过随即却也起了好奇。

    略作寒暄之后,带头也往这边过来观看。一看之下,顿时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,刹那间只觉手足冰凉,心中暗暗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便是那……”他颤颤的扭头看向邝忠。

    邝忠面无表情,只淡淡的点点头。沈松不由的深吸口气,使劲闭了闭眼,好歹将心中的惊惧压下。他却没发现,此时的邝忠站在他身后,望着他的眼神中寒光闪烁,满是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邝将军此番立下大功,本县必具表以奏,为将军请功。”沈松定了定神,重新恢复了县尊的风度,大声的向邝忠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又转身对众人道:“此番我武清上下,军民同心,灭杀邪祟,俱各有功。待得回头,本县定当逐一论功行赏。现在,本县宣布……..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第一时间定下调子,赶快结束这一幕时,忽然一个声音猛的扬起,生生将他打断。

    沈松心中一沉,扭头看去,却见何晋绅满脸凝重,在儿子何言的搀扶下,大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何老家主,你……”沈松心中大恨,眉头挑了挑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何晋绅冷冷一笑,冷然道:“明府大人,这案审都未审,何以就急着结案呢?”

    沈松挑眉,脸色阴沉下来,沉声道:“何老家主,如今邪祟已死,尸首便在眼前,还要审什么?莫不是要本县来审一具死物?本县理解老家主的心情,但一码归一码,还请老家主节哀顺变,莫要无理取闹!”说罢,一甩大袖,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何晋绅面上冷笑更甚,淡然道:“明府大人好大忘性。难道不记得咱们这一路抓获了一个贼人吗?如今两边都出现贼人,孰真孰假,岂能不审?更不用说,邝将军那边的贼人并未抓获,又岂可如此草率的结案?莫不是大人想要隐藏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最后,已是全不顾忌,彻底撕破了面皮。

    沈松又惊又怒,霍然转身戟指着他,喝道:“大胆!何晋绅,谁人给你的胆子,竟敢肆意污蔑朝廷命官,难道不怕王法不成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嘿嘿冷笑:“明府大人莫要顾左右而言他,也休来吓唬老朽。老朽今已过了天命之年,又岂会怕个死?更不用说爱女如今生死不明,冤屈未申,早已活的够了。那贼人当时被擒,曾有明府大人不守信诺之言,却不知明府大人对此有何话说?今日若是不给老朽个明白,老朽便拼了这性命,也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何晋绅这忽然的爆料,周围的百姓们先是一愣,随即便是一片大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