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:倒松(十三)
    “贼人说明府大人不守信诺?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是贼人认得明府大人的?这…….这…….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知道,不过听上去,肯定是认得的。不但认得,似乎还答应过什么…….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怎么会这样?不是说剿贼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不是听错了啊,明府大人怎么可能和贼人认得,哪还剿什么贼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明府大人只说驱杀邪祟,何曾说过剿贼来着?这些当官的,哼哼哼…….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你是说……..”

    “嘘,我什么也没说!我可不想掉脑袋!我家里可有老娘还要养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觉得不可能的。对了,不是说抓了一个贼人吗?一审便知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审犯人!审犯人!一审就都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,审人犯审人犯!”

    县衙外,众百姓从震惊到迷茫,再从迷茫到惊疑不定,最后汇成一片声的要求审问人犯的呼声。

    此刻,人人看向沈松的目光不再只是敬仰了,而是惊疑中带着愤怒、不敢置信中带着质问。

    百姓们或许淳朴、或许憨厚,但是却绝不是傻子。只从何晋绅一番话,还有沈松脸上再也掩饰不住的惊慌中,或多或少都猜出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于是,众人愤怒了。

    沈松面色大变,脚下不由的连退两步,看着眼前一张张面孔,还有那冰冷的眼神,只觉得真真眩晕袭来,差点就要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.你们想要做什么?放……放肆!你们难道要造反不成!来人,来人……啊,邝将军,快!快调兵平乱!”他慌张的大叫着,最后一句却是扭头看到邝忠说出的。

    邝忠面色不动,冷冷的看着他,淡然道:“明府大人,不过是众人要求审问人犯而已,何来的乱?恕难从命!”

    沈松气急,这时候却又无暇去顾及。眼看着四周呼声越来越高,几个挡在他身前的衙役也都面无人色,颤颤发抖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爷,要不……要不就……就审吧。不然…….不然这样下去,真的要……要民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老爷,就审吧。”

    沈松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,太阳穴一跳一跳的,整个头似乎都要炸来开一般。

    审审审!审你个大番瓜啊!人都找不到了,你们让我审谁去?莫不成审你们吗?咦?有了!

    他情急生智,猛然想到一个拖延的办法,不由的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都住口!肃静!”他忽然一挺身,猛然大喝一声。他毕竟是官,众人被他这么一喝,都是心下一颤,下意识的住了声,场中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沈松面颊抽搐了一下,目光如鹰隼般扫视了一圈,这才哼道:“既然如此,也罢,本县就顺了这民意。来啊,将人犯带上来,本县要当众问案!”

    说罢,旋身往门前一站,后面早有人搬来椅子,给几个家主和邝忠落座。

    几个护在沈松身前的衙役听到大老爷终于肯应了,都是大松了口气儿。连忙高声传唱了下去:“明府大人有令,带人犯上堂!”

    随着声儿喊出,外面众百姓也都再次静寂下来,纷纷躲向两旁,等候人犯上堂。

    只是左等右等,却是不见丝毫动静。众人不由的渐渐不耐,嗡嗡嗡的议论声很快又再响起。

    上面落座的几个家主中有耐不住的,左右询问无果之余,当即便有人对沈松抱拳问道:“明府大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沈松面沉如水,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得意,面上却是怒容满面,厉声道:“本县说了,带人犯,尔等何敢怠慢!”

    众衙役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的迷茫。最终推出一位年长的出来,对着沈松插手问道:“老爷,这……这,小的不知老爷说的人犯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沈松大怒,霍然起身大喝道:“混账!那人犯自然便是此番抓获回来的那个。当时当着众家主的面儿,由衙中曲六儿、贺初八两人,还有一位南城的义士一起押送回来的,如何竟不知是哪个!还不速去!”

    那衙役一呆,随即连忙苦着脸叫道:“老爷啊,那曲六儿和贺初八两人都未曾回来啊。还有那什么南城义士,也是……也是未曾见过啊,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顿时齐齐一惊,不由的纷纷交头接耳起来。正如沈松所言,当时确实是当着众人的面,将那贼子绑了,也确实是看见两个衙役和几个百姓打扮的人押走了。可如今,可如今怎的说没回来呢?明明是那几人先一步走了的啊。

    众人脸上都露出惊疑不定之色,沈松心中得意,面上却忽然狰狞起来,目光森寒的扫视着下面的众衙役,狞声道:“一派胡言!那几人先本县与众家主一步就回来了,如何竟说没回来?莫不是你们之中,有人与那贼子勾结,欲要欺瞒本县与众家主不成?真真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众衙役大惊,这莫名其妙的,忽然天大的祸事扣下来,岂不是要冤死?

    “老爷啊,冤枉啊!绝无此事,绝无此事啊!请老爷明察,请老爷明察啊!”

    众衙役呼啦跪倒一片,齐齐大声叫起冤来。

    场上场下,所有人都是乱了,完全想不到竟会出现这种局面。光天化日之下、众目睽睽之中,刚刚抓获的人犯竟然凭空不见了?还有比这更诡异的吗?

    沈松面色阴沉,眼睛眯着打量众人,片刻,才缓缓的道:“哼!这青天白日的,一个大活人,不对,是几个大活人,竟然能凭空不见了,这可真是闻所未闻!好,真是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的说着,众人听的莫名其妙。却见县尊大人一脸的悲愤,仰天长叹一声,忽然又再悠悠的道:“只从本县上任以来,尔等欺本县跟脚浅,多次阳奉阴违、暗中掣肘,使得本县几乎政令难出县衙大门,这些,本县忍了。毕竟嘛,相对你们来说,本县终究只是个外来户,大伙儿身后各有各的诉求,一时不容也是理所当然。可是,可是今日之事,关乎一县百姓之安危,关乎武清一地之靖,你们怎敢?你们怎敢如此!怎敢如此!”

    他说到最后,两眼目眦欲裂,嗔目嘶喊着。那喊声中,满是屈辱不忿之意,令人闻之心酸。

    场上众家主面面相觑,一时间脸色都极是难看。这厮一番话面上说的似是衙门里的差吏,可是只要稍稍有点脑子的,都能听出其中所指。

    身后各有各的诉求……这尼玛几乎就差指着大伙儿的鼻子,明着点在场各大家主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你他娘的人犯丢了,关咱们鸟事儿?这冷不丁的忽然勾连到自家头上,简直是太莫名其妙了吧。

    众家主莫名其妙的躺枪了,个个心中郁闷的吐血。偏偏这话儿还没法明着反驳,这憋得。

    场上众家主憋闷,可是场下众多百姓却是另一番心思了。大多数百姓反应不过来,但是终归还是有些明白人的。只稍一琢磨,立时便明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暗指武清一些大户嘛。也是,这位沈县令刚来才多久啊,可以说根本就无力掌控。若说今日之事有什么猫腻,那后面捣鬼的,不用说,肯定就是武清县里某些根深蒂固的世家了。

    唉,可怜可叹,看来倒也不能怪沈明府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一些议论开始渐渐的扩散起来。一传十十传百,慢慢的,人们的目光不再只是针对沈松一人,而是开始移向几个坐在一旁的世家家主身上。人人眼中都透出愤怒的光芒,这使得几个家主更加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沈松偷眼看着,心中忽然大定下来。他急中生智,玩出这么一手悲情牌,果然取得了扭转性的效果。照此下去,这事儿最终只能不了了之,但是民怨的目标,却是成功的从他一人身上转到武清所有世家身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由此彻底得罪了众世家,他都快要死到临头了,还有什么更在乎的?不得罪这些世家他要死,得罪了却可能有一线生机,这个选择还用问吗?

    就在他暗暗得意自己的机智之际,冷不丁旁边一人哈哈大笑起来,接下来的一句话,顿时让他如同一盆冷水兜头而下。

    “好!好口才!好心计!何某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。”何老爷子满脸的不屑,就那么直直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沈松面色微变,沉声道:“何老家主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何晋绅哼了一声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忽然转身大步迎向衙外众百姓。站定后,左右扫视一圈,大声道:“诸位父老、诸位乡亲,大家且稍安勿躁,听老朽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众百姓渐渐平息下来,纷纷看向他。沈松在后面看的暗暗心叫不好,却是一点法子没有。他总不能不让何晋绅说话吧?可他却有种直觉,一旦让何晋绅说完,自己便再无回旋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果然,待到外面众人平复下来后,何晋绅猛然回过身来,直直的看向沈松,淡然道:“明府大人,今日在此是为审理邪祟伤人一案,可是大人一再的顾左右而言他,先是闹出个人犯失踪的把戏来,随后又暗指有人从中作梗,把一切都推到莫须有的背后之人身上。嘿,那么,老朽倒是想问问,世家的势力再大,最多不过是在民间,衙门中不过最多只是有些影响,可何曾听过能真个掌控衙门了?莫不是大伙儿都是傻子,还是说明府大人觉得朝廷是傻子,竟连这种事儿都允许存在了?嘿,大人百般推诿,口口声声暗示人犯失踪是衙役们里有内鬼,那老朽敢问大人,您那管家,如今何在?!”

    老爷子侃侃而言,最后一句,忽的瞠目大吼,须发皆张。整个人气势猛地一涨,便如捕食的猛虎般笼住了沈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