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:阿修罗之殇
    ,!

    庞大的巨石从上落下,落差虽然不大,但是因为巨石自身的重量,却是分毫不逊于高处落下的声势。

    山摇地动,正如是也。

    无数的泥沙倾泻而下,其中有大块的落入河水中,纷纷溅起无数晶莹,沙尘弥漫,水花四溅,使得四周一片都陷入混沌。

    阿修罗刚刚摆脱了下面藤蔓的纠缠,还不待将身子纵起,那巨石已然正正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总算它动物性的本能原就比人类更灵敏,便在间不容发之际,努力的偏移开一点,这才没被正砸中脑袋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一声惨厉痛苦的嚎叫声中,将将偏开脑袋却已然纵起的身子,忽然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的扯住一般,略略一顿,便以更快的速度重又落下。

    苏默抱着头,努力的护住周身的要害,蜷缩在河中一块大石后躲着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大自然的力量,别说他此刻这模样了,就算神仙来了,也得老老实实的藏着。

    只不过以他的六识敏锐程度,便是躲在这儿,也还是能留意到对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阿修罗那声凄厉的惨叫,让他心中大松口气儿。

    搞定!

    虽不知道这下能不能一击毙敌,但绝对给了对方极大的伤害,至少也把那猴子拉到了和自己两人差不多的境界,不至于让二人一点还手之力都没。

    最大的石头落定,后面也就没什么伤害力了。苏默以竹枪做拐杖,从大石后面站起身来,一步一趟的向前察看。

    原本的洞穴口处,此刻已被大石挡住了大半,这使得水流愈发湍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石下面的水面上,眼见的一大片红色湮晕开来。阿修罗的脑袋软软的垂下去,漂浮在大石一旁。因着水的折射,看不清具体的情况,估计虽然这一下没彻底将其砸死,但却击中了它的后半身。这从他只有半个身子浮在上面便能大体猜到。

    待到走的再近些仔细凝目看去,苏默脸上露出果然的神色。这猴子是个幸运的,却也是不幸的。

    说它幸运,是这一下竟然没直接砸死它;说它不幸,却是因为它虽然躲过了当场死亡的下场,但在这荒山僻岭的地方,又身负如此重伤,还浸在冰冷的河水里,就算活也最多不过半日光景了。

    长长吁了口气,抬手抹了把满头满脸也不知是汗还是水的水珠,苏默这下才算是完全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这种松懈,浑身无尽的疲乏感再度袭来,让他有些感觉难以支撑了。摇摇晃晃着,便要转身往岸上去歇着。

    但就在将将要转身之际,忽然一种极大的恐慌,突兀的从心底升起,霎时间让他感觉浑身毛发都要耸立起来。

    身后看似奄奄一息的阿修罗,这一刻忽然睁开眼来,丑陋的猴脸上七窍流血,却满带着一股疯狂怨毒狰狞之色,猛地奋力一挣。

    下一刻,呲啦一声大响声中,阿修罗小小的身躯猛然跃起,带着漫天的血雨,竟而挣脱了巨石的镇压。

    待到将要落下水中之际,猴爪探出,朝着巨石挥出狠狠一击,随即,一个身子借着这股发作用力,如同漂浮在水面上的一条血线也似,悍然扑向刚刚转过目光来的苏默。

    崖上,何莹的尖叫声在回荡;四下里的水雾还未完全散尽,迅猛扑来的阿修罗两爪戟张,利齿森然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在这一刻定格。

    巨大的危险临头,苏默的意识还未完全反应过来,但潜在的那股能量却意在念先的蓦然发动了。

    身体内似有某些东西被抽取了出来,然后僵硬的身体忽然鬼魅般的转了过来,正正面对着扑来的阿修罗。

    然后抬手、握枪、突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短促的闷响乍起,阿修罗满是狰狞的脸上,疯狂之色僵住,代之而起的是完全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竹枪精准的从喉间刺进,穿透整个脖颈,刺断了颈骨后,又从后颈透出。

    耀目的血水如同一道血箭窜起、落下,随后一切似乎再次活转过来。水声轰鸣、细小的泥沙和水花纷扬落下,在河面响起阵阵如蚕桑啮食桑叶般的细响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苏默也才看清楚对面阿修罗的模样。只是这一眼看过后,也是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巨震。

    此刻的阿修罗竟然只有半个身子而已,两爪死死的握住穿透喉间的竹枪,将自己吊在上面。而腰部以下,却不见了双腿,唯有一条青烟色的肠子拖出老远……

    这猴子好凶戾的性子!

    苏默激灵灵打个寒颤,想想若不是这次设伏杀死它,以其这种性子,一旦恢复,怕是他和何莹二人再无半分存活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阿修罗的残体仍没完全断气,脸上的不可置信和震惊之色渐渐再次转为怨毒。两只血红的猴眼死死的瞪着苏默,忽然毫无征兆的一张嘴,阳光下,似乎有一道暗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苏默整个身子忽然突兀的飞起,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血线,然后朝着后面的瀑布落下。

    这一下简直如同神迹,便是以苏默那诡异的能力都未能事先察觉。只觉的身子一震,便莫名其妙的中了招。

    这下真要死了吗?半空中,苏默脑中忽然闪过这么个念头。不说刚刚被击中的这一下如何,单单只是从这瀑布上面掉下去,以他这会儿的状态,绝对是十死无生的结局。

    很多啊影视啊什么的,都有描述,说人在即将死亡那一刻,脑海中会不自觉的想到亲人啊、爱人啊,或者什么放不下的事儿之类的情景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苏默却发觉,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嗯,也不是没有,在感觉这下子在劫难逃的一刻,他脑海中也是闪过一个念头的:妈蛋,老子那个娃娃亲还看过呢,那妞儿长什么样呢?

    好吧,不得不说,苏老师这种诡异的思维,确实不能以常情度之,这货完全就是个另类!死到临头之际,竟然还惦记着娃娃亲……

    空中忽然一条绿影闪动,下一刻,正往瀑布那边落去的身子忽然一紧,随后一股大力的拉扯,将他急速的拉向岸边。

    意识失去之前,苏默目光瞟了一下。岸上,何莹满脸的泪水,手中一条长长的藤索挽着,正又是欢喜又是担忧的向自己张开了怀抱。

    河中的竹枪尖上,只剩半截身体的阿修罗,眼神中的神采慢慢的彻底熄灭,猴脸上最终留下的,却是满足中带着几分不甘……

    烟暗,再次降临,湮没了一切。

    而就在苏默刚才被莫名其妙击中的一瞬间,遥远的某处山林中,老和尚嘉曼陡然身子一震,霍然转头看向西北的天空。

    一直古井不波的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,低头略一思索,下一刻,猛然身子一跃,如一道烟线也似,直往西北而去…….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    洪县,说是县,其实最多就是个镇,称呼其为洪镇倒是更恰当些。这里是属于山西省平阳府。地处后世的临汾盆地的最南端,东隔霍山,西靠吕梁,涧水从山中奔淌而下,顺地势一路往南,最后再汇入大江东去。

    洪县离着最近的洪洞也还要百多里的山路。而洪县自身也地处偏僻,往日极少有外人来此。在这大明时空,这个小镇便如隔绝了尘世的世外之地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日,洪县的平静却被打破了,打破的原因是因为两个外来人。

    两人是一男一女,女的极是俏丽,只是顾盼之际,略带着几分泼辣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而男的则是个病秧子,仰躺在一个木筏子上,由那女子就那么一路拖曳着而来。若不是胸膛偶尔有些起伏,让人一眼看去还当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而更古怪的是,这男人竟然敞开着上衣,露出的胸膛肌肤通红一片,好似被火燎了一般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浑身的尘土,显然是从远路而来,这尤其让镇上的人感到惊叹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里可不像是中原其他地方,虽不敢说与川中那般险阻,却也是地势起伏不平、河谷纵横,其复杂难行之处,向有“表里山河”之称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个年代,整个山西大部分地区都是大片的原始地貌,洪县所在之地更是如此,这里的人进出一次,都要一月之久。这种情况下,竟然有外来人出现,如何不让镇上的人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不过惊奇归惊奇,山里人性子里的淳朴,却让他们表露出来的更多的是热情。

    “两位客人从何处来?老汉看这位小舍似是重病在身,若不嫌弃,不若往老汉家中稍作,进些汤水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看似头人的老者温和的说道,眼神落在仰躺着一动不动的男子身上时,眼底闪过一抹惊疑,却瞬间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四周一些镇民指指点点着,但除了一个健壮的青年和几个胆大的孩童外,却都远远的站着,并不往前凑来。

    女子似乎有些迟疑,想了想后才敛衽作礼,答谢道:“多谢老丈,如此,待我先问过我……大哥之意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大哥一词时,似乎微微有个停顿,脸上也露出些羞涩和忐忑。

    老者目光毒辣,眼神微微一转,心中若有所悟,只是点着头笑着应了。这两个,莫不是私奔的小儿女?他心中暗暗想着,眼神中却不觉露出悠然之色,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,浑浊中露出几分追忆和惘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了?要不就在这儿歇一阵儿?你的身子总要找郎中看看的。”女子移步走到木筏子旁蹲下,轻声说道。说话间,眉宇间满是担忧爱怜之色。

    木筏子上看似死去的男子忽然睁开眼睛,便在那一刻,一直留心着二人的老者忽然有种错觉,就像是那男子在睁开眼的一瞬,忽然从人畜无害的死物,化为了洪荒猛兽一般。不但带着一种苍莽亘古的气息,耳边似乎也有阵阵龙吟虎啸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老者面色大变,急忙再凝目看去,却哪有什么虎豹野兽,只是一个病恹恹的男子,眼神也透着一股出奇的清澈,澄净如水。

    这二人不是别个,正是当日九死余生,终于逃出阿修罗追杀的苏默、何莹二人。

    而这里,便是两人好容易走出深山老林后,遇到的第一个人类聚集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