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:第二块石头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苏默轻声问道,看着何莹憔悴的模样,眼中不由闪过一抹疼惜。

    两人当日最终诛除了变异猴子阿修罗,但苏默也在最后关头,被阿修罗嘴中喷出一物击昏过去。

    待到再次清醒过来,只觉得胸口处如被火燎一般,而且不但体温高的吓人不说,便是稍稍动一下,自胸口正中开始,便如同被千刀万剐也似,那种痛苦简直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苏默自己看不到伤处的情况,让何莹看过后才知道,阿修罗最后喷出的竟是一块小石子,正正的嵌入胸口正中处的肌肤之中。

    何莹本想着给他挖出来,但是还不等着挖,只是稍稍碰触一下,就让苏默惨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由此一来,何莹也不敢乱动了,只得费了好大的劲儿,做了这么个木筏子,让苏默躺在上面,自己就那么拉着他走。

    这一走就是五六天,直到今日才出了山,然后便看见了这个叫洪县的小镇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的山林穿行,何莹已是疲惫到了极点。要知道,在这种原始森林中行走极是危险,不但要躲避一些可能出现的大型肉食动物,更可怕的是森林中的一些有毒植物和瘴气。

    好在没了阿修罗的威胁,苏默虽不能动,却一直保持着清醒,说话什么的都没问题。有着后世无数生存知识的苏默指点,两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其中的艰辛磨难,实在是难以口述。何莹再如何整天喊着自己是行走江湖的女侠,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心力交瘁了。

    而苏默这几天一直不断的默察自身,终于对自己的状况有了些大概的猜测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猜测让他又是期待又是忐忑,不知道接下来将会给自己带来如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胸口处的那个小石子似乎每天都在变小,似乎要渐渐融化进苏默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而通过何莹的描述,苏默从开始的似曾相识的感觉,最终大概确定了,阿修罗喷出的那块小石子,应该和多多的那块古怪的石头出自同源。

    多多的那块石头单单只是他每日通过和多多接触,便给了他如此巨大的改变,而今这么一整块竟然要溶入他的身体中,那最后究竟会把他变成什么样?

    会不会像阿修罗那样变得力大无穷?还是如多多那样,速度快的如同闪电?还是其他什么别的,苏默心中实在是没谱,最后也只得暗暗祷告,千万别把自己变成怪兽就好。

    随着这石头的每日渐深的溶入,初时的痛苦也有明显的减弱,只不过即便是减弱的威力,仍然让苏默难以行动。

    这且不说,每天他都要承受那种如同被烈火炙烤的痛苦,有时候他不由的想象,自己这是不是如同孙猴子进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,是一种必须经历的淬炼。

    不过不同的是,这种淬炼,九成九的是不可能炼出什么火眼金睛来,风火眼倒是炼出的概率更大一些,这让苏默痛苦中又夹带了无限的郁闷。

    所谓的同人不同命,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啦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状况他自己猜到了,何莹却不明白。看着他整日承受着那种痛苦,发作的时候那可怖的景象,何妞儿恨不得以身相替才好。

    但无论她怎么想,却也知道那都是幻想,唯有尽快找到医师诊治才是正路。也正是这种执念,才让她能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,竟数日不歇的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来到这个小镇上,便是那老汉不说,她也有暂时留下来的打算。只不过几天来一直都是按着苏默的吩咐行动,让她形成了习惯,这才来问苏默的意见。

    可是听苏默这么一问,这才猛省自己慌的竟是什么都没问清呢。当下不由微微尴尬,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忘了问了,你等下,我先问问。”

    苏默见她尴尬,也不点破,只轻微颔首道:“嗯,先问清楚的好。我总有些不安,好像被人盯着似的,能不多留最好不要多留。再说了,咱们这一折腾,都十几天了,家里你父兄还有我那边,怕是都要急坏了。所以,还是争取早些回去才是。我这身子你不用担心,我自心中有数,郎中什么的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何莹听他不看郎中,顿时不由大急,待要说话,苏默以目示意,轻声道:“相信我!别问原因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道:“问清楚地儿,若是可以,便歇息几日。我这身子虽是不用郎中,但着实乏的紧,就是要走也不争三天两日的。”

    何莹见他坚持,又肯歇息,这才不再多说。为他整理了衣衫,这才起身去跟那老者说话。

    苏默默默的看着,眼底再次闪过一抹柔和。谁曾想过,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子,竟能有今日这般温柔?想想这温柔却只是对他一人绽放,心中不由的又是感动又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话并不是吓唬何莹,这几天下来,那怪石的溶入虽仍在继续,还不知道会给他带来什么超人的能力,但他已经感觉到,至少在原本的六识和感应上增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由此,冥冥中他总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。但是当他想去追寻这种窥视时,却又一无所得。甚至最后他努力再次逼迫自己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,也是没找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这种感觉不会错,一定有什么危机正悄然向自己两人靠近。之所以找不到,估计是这危机还并不急迫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最终决定留下来休息几天的原因。毕竟,就算他能坚持,何莹的身体也不行了。这些天的经历,这个要强的妞儿早到了极限了,若再不缓一缓,只怕自己费了那么多血才挽回的小命,必将再次崩溃,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边何莹再次转回来,只是脸上明显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默没说话,只是眉梢挑了挑,以目示意。何莹这才低声道:“这里是个叫洪县的地方。”说着,迟疑了下,又深吸口气,轻声道:“是山西平阳府地界。”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苏默这一刻也震惊了。

    山西,平阳府!

    武清可是在河北啊,河北离着山西,这这…….这怎么也得上千里了吧。就没有千里,最少也得六七百里啊。

    可这么远的距离,他们不过就是在地底漂流了几天就到了,这要不要太玄幻了?还是说,其实他的计算不对,实际上已然真的过了更多的时间?

    “今天是八月十九。”似乎知道苏默在疑惑什么,何莹没多说,只是把日子低声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默暗暗的算了算,他当日离开的时候应该是初八日,而今天是八月十九,那就是说,自己没算错,真的是不过才十一天。刨去两人在被囚禁的洞里的一天,再刨去后面穿行山林的这几天,也就是说,他们从河北到山西,只用了不过三到四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!这一刻,苏默忽然怀疑,自己是不是没穿越到明朝,而是到了儒勒凡尔纳的科幻中描述的地心游记中了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半响后,他轻轻吐出口气,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抬眼看向何莹,轻声道:“这里……安全吗?”

    何莹点点头:“应该没问题,这里偏僻的很,离着最近的大县也足有百里,一向很少人来。不过…..”她说到这儿顿住了,脸上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苏默一怔,问道:“怎的?”

    何莹道:“正因这里太过偏僻,所以只有一个略通些医术的郎中,你的身子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一愣,随即莞尔。点头道:“就是这儿了,歇息几天,等咱们恢复下再走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郎中能治的。反倒是何莹的身子再受不住累了,必须要好好调养一番,将息将息才行。而就何莹此刻的情况,厉害的郎中倒也不必,这里那位略通医术的就正好了。

    况且,若何莹说的不错,这里地处偏僻,正好适合二人。想来便是有些危机,等到真的找来这里,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儿能过来的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他隐隐的能猜到,心头始终萦绕的那股淡淡的危机,应该是跟那个老和尚有关。

    阿修罗是老和尚豢养的,而此时阿修罗的那块石头正嵌在自己身上,老和尚能有所感应也不奇怪。正如自己和多多一样,从两下走到一起后,便冥冥中有了某种感应,虽不清晰,却真实存在着。这种感应,哪怕离着再远,也能大致感应到另一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今阿修罗死了,这种感应必然出现变化,老和尚由此察觉并很能顺着追来,但又不会立刻到来,正应了危机虽在,但却并不急迫的感应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想到这儿,他再次不容分辩的道。努力抬起手,抓住何莹的小手握了握。只是便这一个微小的动作,又牵动了胸前的伤处,不由的顿时面色一白,忍不住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何莹本待再说,眼见他如此登时大急,哪还顾得上说别的,只连连点头,含泪道:“好好,都听你的,你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苏默忍着痛,强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。何莹又再小心看看他,见他没别的变化,这才起身对老者点头。

    那老者见她应了,转身对身边青年说了几句。那青年好奇的看了苏默一眼,随即大步走了过来,憨厚一笑,算作招呼。也不说话,转身拉起木筏子牵索,替代了何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