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:我要进山
    ,!

    老村长晕了,真的晕了。这前脚刚被家里的男客人出事弄的七上八下的,后脚连点缓冲都不带给的,紧接着就是跟着进山的女客也出事了,这一刀补的,老头儿好悬没直接哏过去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啊,好心收留两人,结果却搞成这结果。别以为古代法律不健全,就觉得死个把人不算啥事儿。武侠里动辄谁谁把某某杀了,然后屁事没有直接潇洒的走人,那纯粹是yy。

    人命案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大案,放在古代尤其粗暴。一旦发生命案,地方官员年底京察的时候,那是要被弹劾的。所以结局往往便是为了结案,产生许多的冤假错案。

    就以老村长这事儿来说,一旦苏默两人真出了事儿,负责的地方官或许直接给个暴病而亡的结论,遇上那残暴的,才不管你是不是好心呢,当场办你一个谋财害命,借此让自己升官发财那是妥妥的。谁让你这儿山高皇帝远呢。

    老村长阅历丰富,正是想到这些,才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后面跑来的青年见老村长晕倒,惊呼一声冲过来,急忙扶起,连声呼唤着。

    这一喊,登时惊动了四下邻里,纷纷跑出来察看。更有不少人大叫着赶紧找郎中,老村长一系的亲属中有女人发出哭声,还有一些人拽着那报信的青年追问山里情况的,毕竟狩猎队的都是各家的青壮,听说出事儿了,都担心自己家人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门口瞬间便围满了人,七嘴八舌之下,这一通乱的。

    那青年也有些发懵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回答谁好,好在郎中来的快,分开众人上前一看就明白了,伸出手指狠劲一掐老村长人中,老村长长吐一口气儿,悠悠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老村长醒了,众人都是齐齐大出口长气儿。这老村长其实便是族长,这个时代,一族之长那是绝对的主心骨。如今老族长醒了,众人心中便不那么慌了。

    老村长悠悠醒来,先是目露迷茫,但随即就想起前事,一把扯住那报信的青年,急声道:“初五,快说,山里怎么了?唉哟,不对,屋里……屋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问出口,只是不待那叫初五的青年回答,猛然又想起刚才听到屋里的动静,顿时身子一震,挣扎着转头指向屋中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那关着的房门猛然被人推开,随即一个踉跄的身影扶着门边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苏默的听觉如今何等灵敏,早把外面的对话听在耳中。听到何莹在山里出事儿了,差点没惊的魂飞魄散,当即便挣扎着起身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刚经历了那番折磨,这一时半会儿的,又哪能说起来就起来的。更不用说如今他这身子,平日里动都不敢动一下,否则便是如同千刀万剐一般,这猛不丁的却要站起来,那剧烈到了极致的痛苦,顿时又如潮水般涌了上来,让他眼前一烟,差点没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拼命咬着牙忍住,一次又一次的努力,终于是站了起来,这才蹒跚着冲向门口,将门撞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门外众人乍一看见他出来,先是一愣,随即不由自主的同时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此时苏默的形象实在太过惊人。浑身上下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头发蓬乱,面色惨白,敞露的胸膛前一片赤红,如同血一般。

    不唯如此,整个人热气蒸腾的,却是那无时无刻的疼痛引发的大量汗水所致。此刻虽浑身颤抖,看上去仿若稍大点风就能吹倒,偏偏却两只眼眸明亮的吓人。

    急剧的喘息着,目光在外面众人面上一扫,最终盯在那个叫初五的青年身上,勉力咧嘴一笑,嘶哑着道:“我妹子,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心中焦灼,遍体剧痛,但意识却出奇的清醒,知道这个时候去呵斥发火什么的没用,唯有冷静才能解决问题。所以这才努力的做出个笑脸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忘了自己此时的形象,这般勉强的一笑,哪还有半分温和的意思,简直用狰狞来形容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众人被他这一笑吓的又是一声惊呼,齐齐往后退开一步,人群中有那胆小的孩子,甚至发出了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老村长心里一颤,暗叹一声,强撑着抓住初五的手站了起来,一边将他往自己身后藏,一边颤声道:“苏小舍,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看着不由苦笑,大口喘息几下,摇头打断他,又再问道:“我妹子,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初五这会儿也醒过神来了,咬牙抢出身来,将老村长挡在身后,昂然道:“苏大哥,咱们遇上了大虫,令妹自己跳出去邀斗,却被逼退,掉进一个洞里去了。咱们兄弟还在那边跟那畜生对峙着,引着它的注意力,就怕它去伤了令妹…….”

    初五努力将事情详细的说明白,心中虽然害怕,却是半步不肯退,话里言外更是暗示何莹出事跟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苏默却哪里有那心思,听到何莹暂时无碍,这才暗松口气,咬牙抬起手摆摆,点头道:“多谢诸位兄弟的护持了,麻烦找人扶我一把,带我进山。”

    初五正满心思虑着怎么进一步解释这事儿跟他们无关呢,冷不丁忽然听到苏默这一说,不由的登时瞠目结舌起来。

    后面老村长也暗暗松口气,他人老成精,听出了苏默不会迁怒他们的意思,只是听到最后苏默要进山,也是不由吓了一跳。连忙将初五扯开,上前道:“苏小舍,你这样子如何进的山?便是去了也没用啊。不如且在这里等候,老朽这就安排人,必能将令妹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好歹你这里没事儿了,只要能把你那女眷救回来,这事儿就算平了。可要是你再跟去,就你这病秧子样儿,怕是去得回不得吧。老夫要答应了,莫不是真老糊涂了吗?

    老爷子头摇的拨浪鼓一般,胡子眉毛都飞了起来。只是下一刻,忽觉眼前一暗,再抬头时不由唉哟一声,身子一仰便要向后跌去。

    就在将倒未倒之际,一只手闪电般探出,砰的抓住他胳膊,已是稳稳的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旁边众人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,又是齐声一阵惊呼,纷纷向后退开,满面惊骇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却原来刚才还在房门处的苏默,不知何时竟到了老村长身前,此际一手扶住老村长胳膊,浑身汗水肉眼可见的往下滴落,两眼却是更加明亮,俨然如同两颗太阳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现象,这些小村里的村民何曾见到过?一时间人人都是心中恐慌,直如同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,便是苏默自己这会儿也是心中震惊。刚才他见老村长不肯带他进山,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心意,知道若不显露一手是不行了。否则就算自己能咬牙坚持走动,但不知方向,终是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之前六识的变化,那会不会对速度也是同样如此?想到这儿,当即深吸一口气,强行将那剧痛抛开,专注催发于双腿之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只一迈步,但觉一个身子似乎破开了无数屏障,霎时便出现在了老村长身前。

    果然,果然如此!他心中又是震惊又是狂喜。那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?竟然能对人体产生这么大的作用!多多的那块是这样,阿修罗的这块更是。那这种石头会不会还有?又还有多少?

    这一刻,他思维不由的有些发散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!”就在他愣神的功夫,忽然身旁一股大力推来,顿时将他推的一个趔趄,砰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直让他浑身的剧痛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爆发,以至于他浑身剧烈抽搐起来,蜷缩着团成一团,喉咙中发出嘶哑难明的声音,如同受伤的野兽痛苦的呜咽。

    初五愣愣的站在旁边,看看地上痛苦的苏默,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一时间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苏默那鬼魅般的表现,他只是担忧老族长的安危,这才抱着拼死的念头冲了上去。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结果竟会是眼前这样。

    “啊,快快,快把人扶起来。”还是老村长先回过神来,顾不上害怕,慌不迭的冲众人叫道。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不由的咽了口唾沫,迟疑着脚下动了动,却终是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初五被老村长推了一把,这才如梦方醒,壮着胆子上前将苏默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此刻脸色都有些发青了,大口大口喘息着,无力的倚在初五胳膊上,勉力点点头,强笑道:“谢……谢谢,我……我没……没恶意。带……带……带我去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只手使劲抬起来,一把死死抓住初五胳膊,眼中露出坚定之意。

    初五这会儿也明白过来,刚才一扶起苏默时他就反应过来,苏默只是速度快的诡异,却是根本没有伤人的能力。甚至别说伤人了,就像刚才那样,趁他不注意发动,便是自己都能轻易打倒他。

    他方才那般做,估计是想要证明他有自保之力,也是表示他要跟去的坚持。此刻看着苏默的眼神,他愈发明白了这一点。这下可让这个憨厚的青年有些为难了。

    看看苏默,又再转头看看老族长,不由的嗫嚅道:“族长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老族长定定的看着苏默,半响没说话。良久,终是摇摇头轻叹口气,点头道:“也罢,既然你非要去,那便去吧。不过咱们话先说头里,若是此去你兄妹二人出什么事儿…..咳咳,那一切都与咱们无关,你们可不能…..”

    苏默不等他说完,便抬手示意他停下,随即郑重的举手道:“苏某以父母之名起誓,此去无论发生什么,都与贵村之人无关。如违此誓,天诛之,地厌之!”

    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小村上空,带着无比的坚定和绝然。老村长面色变幻不定,似是想要再劝说什么,但却终是化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一具简易的担架上,苏默斜倚着躺在上面,由两个青壮抬着,随着再次组织起来的七八个人,逶迤往山中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