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:能量传递
    ,!

    “美女,约个会呗……约个会……”耳中这熟悉的声音,让何莹恍惚中感觉,似是天雷阵阵回荡无休,整个人便如同被点了穴般呆愕住了。

    “苏默…..苏默!”半响,她喃喃的念叨着,猛然大叫一声,双目放光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停!快停!疯婆娘,起来,起来啊,要死人了,啊……”地洞中,顿时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嚎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,快说,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在做梦……啊!你疯了,干吗掐我?”

    “唉,我果然是在做梦,掐了都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.啊——还来!好吧好吧,你不是做梦,是作死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这坏人,为什么总要骗我……啊,你的伤……你怎样了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要哭死了,这会儿才想起来,反射弧要不要这么长啊?还有,你这么折腾法,就算没伤这会儿也要重伤了。

    “苏默,苏默!你别吓我啊,到底有没有事儿啊,你说话啊。”半响不见苏默回答,何莹不由的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我不行了……我……..”苏默眼珠儿转转,断断续续的说道。这次罪遭大发了,不占点便宜回来会郁闷死的。

    “啊!你…..你你,你别吓我,你怎么了,怎么了?”何莹慌了,声儿都带着哭音儿了。

    “别,别哭,我……我,咳咳,要是抢救下,还…..还是能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抢救?怎么抢救?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能量,我需要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能量?”何莹有些懵了,“这个能……能量哪里有?我这就去找,不行的话,请顾山大哥他们一起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不用找。这个能量你就有,找别人的反倒不行。”让顾山他们一起?想想一帮老爷们噘着嘴凑上来的场面,苏默差点没一口气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?我要怎么做?”何莹渐渐的觉得不对了。不是不行了吗?怎么听上去似乎中气很足的样子?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只是关心则乱,仍是下意识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咳咳,有些不好意思说啊,要不还是不要了吧。”某人屁股后面的尾巴露出一截来。

    何莹刚刚的感觉又升了起来,这下却是明显多了。眸光灼灼的看着他道:“说,必须说!”

    “咳咳,既然你这么坚持……好吧。能量这个东西吧,必须通过媒介传送。嗯,也就是你的那个,咳咳,你的嘴。你心中默念着能量,然后用嘴靠在我嘴上,这样就能度给我了。”某狼两眼放光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..”

    何莹就是再愚钝,这会儿也彻底反应过来。这货压根就屁事没有,不然哪来的色心胡说八道?只是反应过来后,却没有半分恼怒,更多的却是满心的甜蜜和羞涩。

    地洞中一时静寂下来,苏默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,估摸着是奸计被人识破了,不由的大为失望。连番的折腾下来,身上的痛都已经麻木了,这一静下来,顿时隐隐的又开始发作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个…….嗯!”干咳了两声,正想着找个由头岔开话题,忽然眼前一烟,嘴上被两片温润贴上,顿时不由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温润的感觉一触即走,唯有一股淡淡的甜香留存,让他不由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,心下满是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这样,行……行了吧?”隐约中,何莹蚊蝇般的声音响起。在这个时代,一个良家女子主动做出这种动作,不可谓不大胆了,饶是何莹一向泼辣彪悍,这一刻也是羞不自抑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爱煞了这郎君,又加上身处这种半明半暗的环境下,便是再给她两个胆子也是做不出这种举动的。不过也幸亏是如此,否则若是让她看见那货居然伸舌头舔嘴唇的猥琐样,定然要当场羞死了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初吻……你,你你……你毁了人家的清白,人家不要活了…….”

    昏暗中,何莹满面红晕,眼波流转,正满心的甜蜜羞涩,猛不丁却听对面这一嗓子,刹那间如遭雷噬,当即便僵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..

    “苏!默!”地洞中,何莹脸色铁青,一字一顿的咬牙,“姑奶奶跟你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松口,松口啊三八!啊~救命啊,谋杀亲夫啊…….”狼嚎般的惨叫再次响起,泥沙碎石扑簌簌再次落下。

    半响过去,洞中再次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何莹幽幽的声音响起:“死人,你怎么来了的?你的伤不碍事了吗?”

    苏默斜斜的倚着洞璧,半躺着将女人拥在怀中,微微喘息中,眼中闪过一抹异彩:“我啊…….”

    时间回到半个多时辰前……

    在初五的带领下,临时又拼凑起来的救援队伍急速往山中而来。原本还担心因为苏默的原因耽误了时间,但是事实却让他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一到了山中难行的地方,苏默便果断下了担架,虽然眼看着摇摇欲坠,却仍是毫不犹豫的催促众人急行。甚至,只一迈步便走到队伍最前,头也不回的喊初五指路。

    初五等人本还想劝,但苏默不耐烦的挥手打断。于是,便在时不时的几声咳嗽下,整个队伍非但不见半分放慢,反而更加快速起来。而始终处于队伍最前方的,便是那个似乎随时都要的倒下的身影。

    如此一番急赶,没多久便听到前方虎啸人叱之声。苏默目中闪过一抹森寒,身子一晃,当先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吊睛白额猛虎…….好吧,那是评书。实话说,苏默压根连老虎长什么样都注意,一到场中第一时间,他便四处打量寻找何莹的下落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某处极速的颤动起来,原先那种丝丝缕缕从石块中蒸腾而起的物质,经过了多日的积累,又再这种拼命的催动下,终于显露出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那是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甚至可以说是处于一种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玄妙。

    说其存在,却完全看不清其模样;说其不存在,偏偏却能感觉到那团成一团的律动。

    而每一次的律动,似乎都会产生某种能量,就是这种能量,支撑着苏默超凡的六识和诡异的速度。

    苏默之所以一定要来,依仗的便是这种超常的异变。他相信,以他此刻的速度,必然能在猛兽之前抢到何莹,然后再凭借着这种速度逃离虎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种异变他已经可以有意识的催发之后,他坚信由他亲自出手,救出何莹的几率,比之依靠顾山和初五他们要高的更多。既然有了这种把握,他又怎么可能安心等在家里?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让他没想到的是,现实却给了他更大的惊喜。脑海中那团未知的气息,在他全神贯注寻找何莹的时候,忽然以一种波纹般的频率震荡起来,一圈圈的漾了出去。他有种奇怪的感觉,似乎便是自己闭上眼睛,当前所有的景物也能纤毫毕现的呈现出来,甚至比肉眼去看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毫无道理,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。只不过几个呼吸之间,何莹掉落的那个地洞便呈现在了脑海之中,甚至连何莹抱膝坐在底下仰望的姿态,都一清二楚的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深深吸口气,再次睁开眼往场中一瞄,初五等人已经加入了围攻猛虎的圈中。有了这股生力军,猛虎显然感到了威胁,再不似之前的轻松。

    声声怒吼之余,只围着地洞四周跳跃奔窜。不愧称为百兽之王,虽没有太高的智慧,但是却潜意识的知道,只要挟持了掉到洞中的那个人类,就能让自己占据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苏默看的微微摇头,眼下最重要的不是猎杀这只猛虎,而是将其赶走,救出何莹才对。这些人狩猎经验确实足够,四下里围的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如此一来,除非杀死那老虎,否则根本没法去救何莹。而在这种情形下,老虎也必然因为退无可退生出拼命之心,那样一来即便最后胜了也是惨胜,顾山等人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把东面放开,别全围住了。”看着众人仍是凭着一股血气死斗,他只得站出来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正面临着生死之斗,一时半会儿的哪还有脑子分析?再加上他本就是临时加入的,与众人根本谈不上半分默契,如此一喊,非但没让情况变好,反而引得众人一窒,差点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这种关头下,初五等后来的还罢了,顾山等人却不由的齐齐大怒,有那性急的甚至忍不住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苏默苦笑摇头,随即目光一凝,露出坚定之色。既如此,只能行险一搏了。否则再喊下去,只怕不等救出何莹,这帮人就要先出现伤亡了。

    何妞儿一时半会儿救不出来,但自己至少可以下去陪着她,也免得这妞儿再吓出个好歹来。要知道前阵子的刺激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限度,要是再来一次的话,一旦崩溃了,这傻妞儿可就真要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他来自后世,自然深知精神上的疾病最是麻烦。往往最初病人自己都难以察觉,只有等到事后才会彻底爆发出来。而到了那时候,则一切都晚了,再想治愈恢复可就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现在那只老虎左右不离洞口,要想冲进去就必须把握时机。苏默紧紧的盯着场中的动静,便在某一刻,当老虎再次咆哮着扑出去的一瞬,异能瞬间催动。便如一道鸿影掠空,眨眼间已然到了猛虎的身侧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刹那,扑出去的猛虎,以及刚刚窜到一侧的苏默,忽然间都有了那么一瞬的停顿。不同的是,苏默在微微一顿之后,翻身便跃进了地洞之中。

    而那只猛虎,却忽然似被抽去了力气,凭空便那么落了下去,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吼。只是这吼声中不再是暴戾和霸气,代之而起的是满满的惊慌和恐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