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1章:脱困
    ,!

    听着苏默慢慢将来的经过讲完,何莹已是泪流满面,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心疼。

    苏默讲的轻描淡写,但是何莹可是见识过苏默当日伤痛发作时的惨像,再看他此时强自克制下仍在微微颤抖的身子,这个男人所谓的“没有大碍”,其实是在承受着何等的痛苦!

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他却仍然义无反顾的来了,只为着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
    何莹仰着脸,任凭泪水肆意横流。爹爹啊,娘亲啊,你们在天上可看到了吗?女儿是何等的幸运。不但有着义父义兄的呵护,现在又有了这样一个男人爱着自己。老天虽然夺去了你们,可终归又补偿了我。

    值了!便是此刻立即死去,这一生也值了。她心中默默的念着,一边流着泪一边上前将苏默轻轻挪起来,自己坐到他身后让他倚着,用温暖弹软的怀抱代替那冰冷的石头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只是那么默默的去做。服侍苏默的动作是如此轻柔,便如同捧着一件世间最珍贵的瓷器。

    苏默从咬牙跟着进山伊始,一路疾行又加上连续催动异能,再到终于进到洞底和何莹相见,至此已是筋疲力尽。那起初拼命压制的疼痛,此刻彻底爆发出来,再也无法压住。

    身子抖颤的愈发厉害,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眼前阵阵发烟,喉舌间隐隐都有甜腥味儿泛起了。但他仍在努力的笑着,恣意的和何莹逗笑着。

    此刻感受到何莹的举动,知道这妞儿终是走出了阴影,心下由是欣慰,不过却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疯婆子,你想干啥?啊天呐,难道你终于忍不住心中的**,想在这儿就对我施暴?不要啊~”他一脸的惊恐状,做出要挣扎的样子。

    何莹身子顿时一僵,满腔的柔情蜜意刹那间化为乌有,咬牙怒视着他,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混蛋。

    只是随即深吸口气,淡然道:“是啊,我忍不住了,你是从还是不从呢?”

    嗯?剧情不对啊,这是什么情况?苏老师眼珠儿转转,随即一脸的决然:“当然不从,我是绝不会屈服滴……除非换个像这里一样软和的大床。”说着,微微用力向后靠了靠,脸上露出贱贱的笑容。

    何莹身子轻颤,霎时间满面羞红。身子下意识的便要躲闪,但随即却强忍住了,不但没向后躲反倒往前迎上,装作不在意的道:“那可难办了,你却要跟上面那只大虫商议,让它放咱们出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和这混蛋经过了这么多事儿,她已然颇为了解这货的性子了。这混蛋就是生了一张嘴不饶人,你越是躲避他便越是得意嚣张。反倒不如放开来,且看他如何,反正此身早已属他,这点厮磨又算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她这么一来,苏默登时就是一僵。只觉的后背处一片温绵弹软,甚至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两粒凸起渐渐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去啊~,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,好险没当场把鼻血喷出来。一时间只觉得浑身燥热,二弟也颤巍巍的把小脑袋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行了,再玩下去要玩出火来了!苏默心中大叫着,忙努力坐直身子,离开那**蚀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干咳两声,强作镇定道:“你说上面那只小猫咪吗?放心吧,我进来时就跟它说好了,它不会再拦咱们的。咳咳,好了,咱们还是出去吧,不然上面那帮人要急死了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努力的扶着洞璧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狼狈的模样,何莹嘴角不由微微勾起,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笑意。这家伙果然就是张嘴,一旦动真格的,马上跟兔子似的吓跑了。哼,看你以后还敢对姑奶奶使坏不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那感觉好奇怪,麻麻的、痒痒的,真想再试试啊…..哎呀,要死了要死了,我在想什么呢,羞死个人了!

    何莹想着想着,忽然轻啐一口,只觉的一张俏脸火辣辣的如要烧着了,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软,甚至某个所在也温润着,似乎下一刻就要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强自抑制着如擂鼓般的心跳,赶忙也爬起身来扶住苏默。在两人肌肤相触的一霎,两人不由的都是轻轻一颤,好似一道电流闪过。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可以上去了?”何莹微微侧过头,没话找话的问道,以转移那份让她耳热心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,呃,当然当然,咳咳。”苏默似乎也有些神不守舍,胡乱点着头应着。待到反应过来,不由的大是尴尬,咳咳两声掩饰着,心中大骂自己没出息。

    好歹后世时也称得上花中圣手啊,怎的这会儿就跟个青涩的雏儿一样?不行,太丢份儿了,淡定,要淡定!我深呼吸,我呼,我吸,我呼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姑娘,你们在不在?可安好?”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惊,同时抬头往上看,但见洞口处一个脑袋探出来,满面焦灼的冲下面喊着。背着光看不清面目,但从声音上听应该是初五。

    “初五兄弟吗?我们在呢,都没事儿,快拉我们上去吧。”苏默当先回应道。

    上面便顿时一阵欢呼,初五喊了声稍等,不多会儿,便有一条麻绳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默笑着冲何莹示意,何莹却丢给他个大大的白眼,上前将绳子扯过来,先给他细细的在腰间绑了,却是让他先上。

    苏默也不推托,由着她弄好,待她收拾利索了,冲上面叫声好了,忽然冷不丁探过头去,在她脸颊上啄了下,随即在得意的笑声中,慢慢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何莹被他突然袭击的呆住,随即反应过来,不由满面通红。恨恨的跺跺脚娇嗔一声,却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。仰头目送着他缓缓上升的身影,只觉心中满满的全是幸福满足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绳子再次垂下,何莹也终于从洞中出来。这次虽只短短的个把时辰,但在她心中,却俨然如同隔了一世,个中滋味大是不同。

    上次虽然在地下河中时间更长,但是一来当时二人只顾着挣命了,后来苏默又昏迷了过去。两人虽然经那一难,都明了了对方的心意,但终究不像这次这般,有了实质性的突破。

    此时何莹站在地上,放眼四望,但觉天空湛蓝,阳光明媚,到处都是一片生机盎然,春色迷人。只是此刻实际上已然入秋了,却是全然不加理会的。

    “那大虫呢?可赶跑了?”惬意的吸了口纯净的气息,心情大好的她彻底恢复了原先的活泼心性,略带着蹦跳的步子过去扶住苏默,这才转头对一边的顾山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般如此明白的举动,让顾山等一众汉子先是一愣,随即恍然过来,其中几个更是露出黯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呃,没跑。”顾山也有些恍神儿,下意识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何莹一惊:“没跑?那……”

    顾山没来得及回答,苏默却笑着一指,呶嘴道:“那不是吗。呵呵,倒是要恭喜几位兄弟,猎得这般好猎物。”

    顾山等人便憨憨的笑着,只是摇头不说话。但所有人看向苏默的眼神,却都露出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可他们却是明白,此次能顺利击杀这只大虫,完全是靠着眼前这个看似病痨鬼一般的男人。正是这个男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让那大虫忽然失了力气,这才让众人抓住机会,群起而攻,终于杀死。

    而直到后来众人凑在一起探究半天,也没能得出结论,谁也不知道苏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。对于未知,人们总是敬畏的。尤其又是这种眼睁睁发生在眼前的,冲击力就更是强烈了。

    几个原本还对何莹有着爱慕之心的人想到这里,那份心思便瞬间不见了踪影。或许也只有这般神奇的男子,才能配的上何姑娘这等仙子般的人物吧。

    何莹却全没发觉这些人的异状,顺着苏默手指的方向看去,登时发出一声惊呼,欢呼着冲向远处早被绑缚了四爪,架在架子上的老虎尸体跟前,直直围着那虎尸转了好几圈,脸上满是惊讶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她虽常年习武,又多呆在山上,但对于老虎却也是首次见识,更别提离着这么近的观看了。就算是之前她也曾跟这老虎斗了几招,当但是光顾着战而胜之了,哪还有心思去细看?

    这会儿没了任何威胁,如此近距离的一看之下,登时只觉一股森严的气势扑面而来,便一具尸体也令她有种心惊的凛然。所谓虎死不倒威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番意外,此刻已是日影西斜。眼看着天色不早了,初五等人招呼着一起抬了猎物,开始了返程。

    何莹仍是扶着苏默,只不过这会儿的苏默几乎全身都靠在她身上,虽然脸上仍挂着淡淡的笑容,但那张脸却苍白的吓人。全身也不可自抑的微微抖着,汗水将整个前胸后背的衣衫都浸的透了。

    何莹不时的帮他擦抹着额头的冷汗,眼中的爱恋如同浓的化不开的浓墨,却把那担心和心疼深深掩埋在眼底。

    她了解这个男人,了解他不羁外表下,深藏在骨子里的那种骄傲。所以,哪怕再如何担忧心疼,她都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。他要坚强,那她便帮着他撑起这份坚强!

    前方传来一阵欢呼声,那是开路的人看见了远处家中的村舍。经历了艰苦的生死搏杀,又猎得了如此丰厚的猎物,此刻归家在望,人人脸上都露出喜色,便是苏默看着眼前一幕,也不由的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笑容刚一绽放,忽然却猛的一僵,霍然扭头看向远方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