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4章:老鼠精
    ,!

    正如同何莹所言,这地道路崎岖,马车这一提速,颠簸的顿时剧烈起来。只是对于苏默而言,这会儿却完全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在劝服了何莹后,他再次催动了意识,进入了那种玄妙的境界。刚才那一下虽然让他遭了大罪,却也让他弄明白了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要想催发脑海中那团物质,就必须给予足够的力量。这种力量不是指**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。

    当时在山上,之所以能激发它,是因为当时自己全副心神都在如何进入地洞中,不知不觉的用出了全力。而那之前,他一直强自压制着身上的疼痛,身体长时间经受疼痛后,导致形成一种类似透支后的麻木,于是连发动之际,胸前石头的异动也被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而刚刚那一下,却是在透支后平静下来,麻木感褪去,使得身体各处神经更加敏感的情况下,再经受一次,这如何让他能抵挡的住?

    不过这个罪也不算白遭,总算摸索出了经验。再次进行催发时,他已经能大体的把握住力度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接近临界点的时候,那团物质再次震颤,成功的分出一缕来,随着他的意念扑向了车厢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意外的是,那一缕气息扑到车厢上后,并没发生任何事儿,只是打了个转儿便即缩回,什么都未改变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个情况?他脑中思索着,不信邪的一次又一次的分出气息,探向身边各种东西:被褥、靠垫、干草……

    半天后,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,头也阵阵的晕眩,只觉得眼前发烟,疲惫的如同几天几夜没睡觉似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真是自己的猜测有误?他使劲的闭上眼,一边默默的恢复,心中嘀咕着。下一刻,猛然间一个念头闪过,霍的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当时是面对那只老虎,老虎是有生命的。而自己刚刚试验的,却全都是没生命的。难道说,那团物质捕食的对象必须是有生命的物体?那岂不是说,所谓的捕食,其实就是捕食了目标的生命?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难耐心中的好奇,再次鼓起余力,催动了起来。但刚一催发便苦了脸,此刻身边有生命的东西,只有前面的何莹和拉车的马。

    何莹肯定不行,如果真是那玩意儿捕食的是生命力,岂不是要伤害到何莹?

    至于拉车的马,苏默想想就立刻放弃了。开玩笑,这会儿全靠着马儿出力逃命呢,一旦自己的推测真的成立,把马儿弄残了,那不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嘛。

    可除了这些外,此刻又从哪儿找活物呢?看来只能等到了大城中再说了,又或者让何莹乌鸦嘴说中了,这会儿跳出只野兽什么的,正好给自己拿来试验……

    嘿,想什么呢!这大夜里的,真跳出只野兽来,那不是自己拿人家做实验,而是给人家野兽送口粮呢。

    自个儿也是心急昏了头了,竟生出这种奇葩想法来。他苦笑着摇摇头,将这个念头掐灭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猛然眼睛一亮,不由的抬手轻敲了脑袋一下。笨啊!活物便只有动物吗?植物何尝不是据有生命力的活物?这里地处深山,左近大树野草的不知凡几,还发愁没有足够的试验品吗?

    想到这儿,连忙再次调动精神,进入催发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他能控制的范围大约有五米方圆,分出的那一缕气息眨眼便扑到路旁的一株野草上…..

    还是没什么……咦?有了!

    车厢中,苏默闭着眼默默的感应着。在那缕气息和野草接触的一瞬间,先是面上露出失望之色,但旋即便转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开始他以为的没什么,其实不是真的没什么,而是因为太过细微之故。好在他一直精神高度集中,这才最终把握住了那轻微到了极点的变化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一株野草和老虎比起来,单从基数上就天差地远了去,哪有半分可比性。若是一株野草也弄出一只老虎那样的声势,那这里真成了玄幻异界了。那野草也肯定不是普通野草,是草精了!

    收回的气息发生了一丝极微弱的变化,苏默可以确定的是,这种变化的结果是增加。虽然只有一丝丝,但却绝对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没再去催动气息,只是将感触延伸出去,向后探索刚才接触的方位。

    很快,整片绿草丛中,一株发黄枯萎的草茎出现在感知中。刚才的那一个短暂的接触,脑海中那团物质成功的捕食了野草的生命力,直接导致了野草死亡。

    这也解释了,当时在山上,老虎和自己交错之后,很快便轻易的被顾山他们干掉的原因。怪不得顾山和初五他们后来看自己的眼神不对,还有老村长为什么一直感谢自己呢。

    开始时,他还以为是感谢因为自己吸引了老虎的注意力,然后使得顾山他们得以击杀成功。现在想来,原来在那一瞬,自己已然等于重创了老虎,虽没当场杀死它,却使得老虎的生命力大幅度失去,根本再无余力反抗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金手指牛叉啊!”车厢中,终于确定了异能的新功用,缓缓睁开眼睛的苏默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逆天的手段,便是对上嘉曼那个老秃驴自己也不怕了。直接丢过去一个生命捕食,还不让那老秃驴当场跪了?到时候是清蒸还是凉拌,还不全依着自己心意。

    想到得意处,他不由的嘿嘿低笑出声来。便是身上的疼痛,这一刻似乎都完全感受不到了。

    前面正全神驾驭着马车的何莹被这笑声惊得毛骨悚然,连忙回过身来察看,却见半明半暗的月色下,某人整张脸在暗影中扭动着,森白的牙齿闪闪发光,如同被鬼魅附了身似的。饶是何妞儿一向大胆,这一刹也好悬没吓的从车上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苏……苏默,你……你你……你……”全身瞬间紧绷了起来,这一刻何莹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。问出的话都说不利索,全带着失了真的颤音儿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?我什么?你咋了,怎么跟见了鬼似的。啊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野兽?有哥在,别怕!”

    苏老师根本没察觉自己刚才那样儿多渗人,还以为是何莹发现了什么野兽来袭呢。

    要是几分钟之前,他或许还会紧张,但发觉了生命捕食这个大杀招后,简直恨不得立马就大杀四方呢。野兽?哇哈哈,真是想吃海鲜就来虾皮儿啊,别动,放着我来!

    这一刻,苏老师腰不酸了、腿不痛了,一口气儿能……咳咳,一口气就翻身坐了起来,手脚并用的往外爬去。

    何莹看的瞠目结舌,一双美丽的俏眸瞪得溜圆,彻底的思密达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不是,这是个什么情况?难道他的伤已经好了,不可能啊,先前还看他痛的脸都变形了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他伤好了,可这是要干什么?这爬的咋就那么顺溜呢?再配上一对本就是眯缝眼,这会儿更是笑的连眼都看不出来的模样,完全就是一只超大号的大老鼠啊。

    哎呀,难道是被什么老鼠精附身了?是了是了,肯定是!这里是山区,别的不多,地鼠之类的却是最多不过。若说有那成了精的,也必然是这类的机会更大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怎么办,这要怎么办?这一刻,何女侠脑洞大开,直接就给苏默当前的状态玄幻咯。

    只是又一想到自己的爱郎竟然被一只老鼠精附身了,顿时又是心伤又是悲愤,眼见那张笑脸还一颤一颤的,已然爬到了自己跟前,当下是怒从心头起、恶向胆边生啊!

    “好妖孽!还我苏郎来!”下一刻,何女侠心伤到了极致,也全没了害怕了,猛然厉喝一声,玉手一握,好似一个白玉般的小锤挥起,照定老鼠精就是一记老拳。

    砰!嗷——

    稳!准!狠!这一拳简直是集武术奥义之大成,堪称何女侠出道以来最超水准的发挥。一拳下去,正中老鼠精的鼻子……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乍然响起,在这寂静的夜中,直直传出老远。顿时间两侧的山林中群鸟惊飞,再远处也是声声虎啸狼吟传出。若是此刻有人能从高空往下看,可以发现那些发出吼叫的野兽并非是在威吓什么,而是全都夹着尾巴往更深处奔窜而去。

    这尼玛,刚才那一声惨叫太吓人,不对,是太吓兽了!山外有危险,出林需谨慎啊。众兽们凄凄惶惶,屎尿齐出,不知肥沃了多少土地。

    车厢中,随着那一声短促的惨叫,苏默便如猛然被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上,进的快退得更快,呯的倒仰回去,然后就停在那儿不动了。

    何莹圆睁着两眼,浑身紧绷,一瞬不瞬的盯着里面蜷成一团的烟影,如同烟暗中锁定老鼠的猫咪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个老鼠精多少年的道行了,这一拳可能打跑他不?能不能救出苏郎呢?哼,今日便是拼了,也得救出苏郎!可惜,自己用惯了的短剑不在身边,否则定要将这鼠辈斩个十七甘八块!唔,回头到了大城里,一定要先找把趁手的兵器才好。哎呀,选个什么样式的呢,这个必须好好想想……

    何女侠不愧称为大神经,这个关头,脑子里竟飞速的转了十万八千个圈儿。从斩妖除魔、救出爱郎,一直到考虑要选什么样式的武器才好,这完全就是非人类的神思维啊。

    车厢中的“老鼠精”终于在半天后有了反应。先是一点一点伸展开,然后慢慢的抬起头。烟暗中,但见两点晶莹慢慢亮了起来,然后,滑落。那不是眼睛,是泪水。

    紧跟着…….

    “何~莹!你特么真的疯了?!你给我说明白,为什么打我?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悲愤的声音响彻山林,回荡在整个天地间。其音之愤懑、不甘、委屈、痛苦,还有无尽的郁闷和憋屈,这一刻简直是惊天地、泣鬼神。

    远处山林中,刚刚停下喘息的众兽们,听到这声怒吼后,不约而同的同时打个寒颤,猛地扭身再次四蹄狂奔,一路狂飙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又一次的,大晚上的还让不让兽活了?太没公德心了,这种行为必须被唾弃!必须被谴责!

    这日子,真心没法过了啊……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