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:老村长的馈赠
    ,!

    ps:过年了,恭祝各位兄弟姐妹鸡年大吉,身体健康。  阖家欢乐,万事如意。祝大家鸡年行大运,大财,赚大钱,多订阅,多打赏,盖了红章再送花......咳咳,那啥,不好意思,说顺了,后面这段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呃,还有,看到有朋友要求过年多更。介个......车很为难啊。俺想说滴是,车也是人啊,过年也有亲戚朋友需要去走访,也有领导需要去拜访下拍拍马屁啥的,唉,生活不易啊。所以说,过年期间时间只会比往常更紧张,真心没法儿啊,还请要求多更的兄弟们谅解,不要因此抛弃俺哈,俺这里先拜谢了。

    最后,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!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苏……苏默,起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天光早已大亮,此时马车停在路边,山中初秋的湿气消散的慢得多,使得四周有些氤氲雾罩的,恍如仙境。

    车厢边上,何莹一脸的无奈和愧疚,轻轻推了推了车中一个布卷儿,细声细气的劝道。

    布卷儿毫不领情,扭动了下就是不露头。何莹叹口气,只得又再去劝,布卷儿还是不领情,这次扭动的幅度更大了,最后干脆转了下翻了个身,从外形上瞅,那是撅着屁股留了个后脊梁。

    何莹的脸就垮了下来,白皙的额头上汗都出来了。昨个儿夜里最终搞明白了“老鼠精”的来历,剩下的就是苏老师的抓狂飙了。

    对于何莹的解释,苏老师表示坚决不接受。鼠是多可爱的动物,比如米老鼠、小鼹鼠、jerry鼠,啊,还有小鼯鼠……你咋就下得去狠手呢?这是没有爱心的行为,是虐待动物,是残暴,是…….

    吧啦吧啦一通,简直是口沫齐飞,说白了就是泄。苏老师觉得自己真是太苦逼了,这打明显只能是白挨了,再不让他泄一下,那真要郁闷致死了。

    泄了半天兀自不能释然,先前现生命捕食异能的喜悦也全然消散。面对着何莹怯怯的眼神,最后只能悲催的闷头自顾睡下算完。没辙啊,憋着吧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平静无波,何莹也知道自己闯祸了,又知道苏默正在气头上,哪还敢去招他,便只能默默的驱车赶路。就这样,一直走出四五十里路,到了这会儿才停下车休息。

    昨天在洪县走得急,又是连夜赶路,两人都是粒米未进,这会儿休息了,何莹终是惦记着苏默的伤势,便来劝他吃些东西。可谁知道苏默竟耍起小脾气,跟个孩子似的,让何莹是又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这都一夜过去了,这人咋就气性这么大呢?瞅瞅,这把自己包的跟条虫子似的,戳一下扭一下的,就算生气也不用这样吧,就不怕闷死?

    “喂,差不多点行了啊,人家都道歉了,你还要怎的。”又哄又劝的半天,何莹汗都出来了,渐渐也有些恼了,使劲拍了布卷儿一下气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苏默不理会,布卷儿里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“喂,你!你还是不是男人,这么小肚鸡肠的,羞也不羞。好,你还生气是吧,那我让你打还我好了。来啊,你来啊,不打你就不是男人!”何莹也怒了,照着布卷儿踢了一脚,叉腰大声道。

    呼!布卷儿一挣,然后猛然坐了起来,苏默两眼冒火的从中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男人?我小肚鸡肠?看看,看看你做的好事,我……我特么能见人吗?”一手指着自己脸,苏默悲愤的怒吼着。

    头凌乱,脸色苍白,额头上青筋暴跳,鼻梁骨上,从两眼下方的正中位置开始,左右各延伸出一道青红色的瘀痕,一直到鼻翼处,乍一看去,俨然如同被人用三角戳盖了个章。

    再加上此刻他满脸的悲愤,声声的控诉,简直就是一个刚被轮了大米的写照啊。

    何莹怔怔的看着,看着看着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。这一笑却怎么也收不住,直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,捂着肚子唉哟唉哟的叫着。

    苏默一张脸越来越烟,脸颊上腮肉突突突的直跳。也不知是那村长老爷子想的太周到了,还是巧合咋的,这车厢中竟然还有一方铜镜。想到昨个夜里从镜子里偶然看到的自己的形象,苏默有种只求死的想法了都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着这个肇事者竟然还取笑他,我去的,这……这绝逼不能忍了啊。

    曾被何莹无数次拿来嘲讽的眯眯眼里渐渐冒出危险的光芒,下一刻,一伸手就将笑的正欢畅的女人拖了过来,就那么按到腿上,抬手朝着那挺翘的凫臀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,何莹的笑声戛然而止,先是一声惊呼,随即便浑身一颤,然后便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啪啪,又是两巴掌,身下还是没动静,只是那身子明显能感觉到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这下苏默也感觉有些不对了,再次落下的巴掌上就没什么力气了,手掌上的触感,也在脑子清明起来后传来了丝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弹、好滑、好软……

    车厢中忽然静寂下来,苏默眼中放出奇异的光彩,鼻息越来越粗,那落下的手掌就那么停在丰润的满月上,慢慢的、轻轻的抚摸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一种完全下意识的动作,而在这种抚摸下,原本趴伏的何莹的身子,颤抖也越来越激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颤颤的抚摸动作忽然变成了抓捏,一下轻一下重的,那酥麻的感觉,直似要痒到了心底里去,终于使得何莹再也忍不住的出了一声轻吟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如同猫咪似的呢喃,猛然让二人同时一惊,顿时从那迷乱的情绪中惊醒。

    何莹如同触电似的猛然弹起,使劲的推开了男人,捂着脸跳下车去,躲到了车厢后面。

    车中,苏默的手仍保持着抓捏的动作,就那么停在半空,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,再配上此刻那张盖着戳的脸,怎一个猥琐说的。

    半响,这货才长长出了口气,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,手掌一点一点收回来,圈起来,几个指头相互摩挲了几下,随即口中出低低的嘿笑之声。

    “有料,有料,极品啊……”车厢中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赞叹声,随后又是一阵低低的贱笑。

    良久…….

    车子微一颤动,苏默慢腾腾的挪下了车,探头左右看看,这才轻咳一声,转到车子后面。

    何莹正双手抱膝,两眼直的不知在想着什么,猛不丁眼前出现一双脚,顿时惊了一跳,蹭的跳起身来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再抬头细看时,正迎上苏默晶亮的眸子,顿时就觉心儿一颤,轰的一下满脸通红起来。臻微微垂下,两只白生生的小手使劲的绞着衣襟,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跟擂鼓似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个,嗯,赶紧的收拾收拾,吃点东西赶紧赶路。这都啥时候了,还只顾着耍小脾气。真是的,以后不许这样了啊。”

    苏老师一本正经的批评着,批评完后,两手一背,便要踱着方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忘了自个儿身上的毛病了,刚下来时还尽量放慢动作,小心的挪着。

    此刻说的得意忘形之下,这一背手一迈步,顿时牵动的大了,当即就是一声痛叫,霎时间一头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何莹本来被劈头盖脸一通数落,满心的羞涩霎时间消散,正懵圈呢。待到听他痛呼,再看他此刻的模样,一怔过后,便又是忍不住的噗嗤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弓腰曲背,一手扶住车厢,脸上一个劲儿的抽抽着,这个咬牙切齿啊。好吧,这一下啥形象都没了,彻底打回原形了。

    何莹咯咯笑着,上前来扶住他,对他瞪过来悻悻的眼神甩了个大大的白眼儿。该!再让你颠倒烟白,再让你装范儿。

    苏老师被这个娇俏的白眼电的头都竖起来了,一步一哎哟的重新上了车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个插曲,先前的暧昧和尴尬大大的缓冲了。何莹仔细的将被褥整理一番,这才扶着他坐好。伸手将老村长为二人准备的包裹拎过来,只是打开一看,不由的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苏默见她失神,也转过头来看。一看之下,脸上神色也是变幻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包裹中,不但放了几块干粮肉干,还有一个小小的布包。此刻这个小布包散开的一角,几枚黄橙橙的铜钱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钱不多,只有二十多枚。这二十几枚大钱儿放在稍微富裕点的人家中,怕是连顿饭都不够。但是这对于一个处于偏僻山中,平日里还要靠着进山打猎维持生计的小村中,却堪称是一笔极大的财富了。

    “这钱咱们不能要!”两人对着包裹沉默半响,何莹忽然抬起头来,认真的对苏默说道。

    苏默抬眼看看她,微微摇头,叹道:“不要怎么办?现在返回去还给老人家?先不说时间来不来得及,就算回去了,你以为老人家肯让你还回去吗?他不声不响的塞到包袱里,就是不想让你我推脱。”

    何莹一愣,低头想了想,再次抬头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柔和的看看她,抬手轻轻拍拍她小脑袋,轻声道:“收着吧,所谓大恩不言报,这份情,你我只要记在心中,且待咱们身上的事儿了结了,再来还他老人家便是。”

    何莹被他这么亲昵的动作弄的脸上一红,眼帘垂下,轻轻应了一声,眉角梢似乎都透着一股喜色。

    仔细的将那小包大钱重新包好,贴身收了。这才拿起干粮肉干,又取过放在一角的陶瓮,用瓮盖取了水,两人分着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才吃了几口,苏默就忽然脸色大变,猛然抬头看向后面。微微催动异能感应了一下,随即睁开眼急急的道:“走!快走!”

    何莹本正被他突然的举动搞的不明所以,听他如此急迫的催促,也不顾不上多问,扔下手中干粮,扭身就回到车辕,提鞭娇叱一声,马儿顿时长嘶一声,打个响鼻,迈开四蹄便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走大路,下去!直接进林子里去!”车厢中,苏默一手捂着胸前,探出身子来,一手往道旁的密林指着道。

    何莹一惊,来不及多问,打个鞭花,手上缰绳略略使劲,马车轻巧的转了个方向,颠簸着冲下了路面,尘土飞扬中,不多会儿便驶入了林中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驿道的尽头忽然出现一个身影。初时还模糊不清,但不过眨眼间便到了近前。秃头灰袍,大袖飘飘,不是别个,正是老僧嘉曼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刚才苏默二人马车离开大路的地方,似乎并没察觉到异常,脚下轻轻点地,身子便毫不停留的往前飘去,几步下去,便已出去百米多远。再几下,已是到了古道尽头,继而消失不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