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:奸诈、狡猾、恶毒、阴损的小鬼
    嘉曼再一次从山村里出来时,已是大半天之后的时候了。只是相比之前进去的时候,老和尚此时身上多了相当数量的零碎。

    计有蜡烛两根(残缺不全的)、铁铃铛一枚(生锈并带着老大一个缺口的)、木剑一把(绝对不是桃木,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新制的)、黄纸若干(好像是从哪个神龛上揭下来的,上面一些地方还带着干了的浆糊渣……)

    除了这些外,手里还捧着一个小陶罐,据说里面是新鲜的烟狗血。天知道,整个村里就没看到一只狗,也不知道这所谓的烟狗从哪里来的。还是说全村就这么唯一一只狗,正巧是烟的?

    嘉曼没敢问,他怕问了之后自己忍不住会杀人。

    低头再看看自己满身满手的这些个零碎,老和尚瘦削的脸颊再次狠狠的抽搐了几下。

    就这破蜡烛一根就要三钱银子,铁铃铛说是已经开了光了的,所以要五钱那么多。这还是看在他是佛门弟子的份上,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,佛祖的面子总要给的,所以给了很大的优惠……

    桃木剑,好吧,哪有屁的桃木啊,根本就是随便找了根破木头制成的。而且从那上面凹凸不平的毛刺就能看出,这绝对是临时削出来的。但就是这么把剑,愣是要了他整整一两银子。

    黄纸倒是便宜,一钱一张。可尼玛架不住这玩意儿最多啊,足足有十好几张呢。

    至于那烟狗血……这个不说了,再说下去嘉曼又要忍不住了。总之这全套的零碎买下来后,嘉曼身上已经连半个铜板都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老村长本来还准备推荐很多东西的,但是见他确实拿不出钱了,只得砸吧砸吧嘴儿打住了。只是看向嘉曼的眼神中,不免的就带出了相当的失望。

    嘉曼实在顶不住这种眼神的杀伤力,近乎于逃也似的狼狈而走,一直跑出村子老远,这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其实真心想杀人来着,只是在知道了苏默竟然又回来了一次后,他却是不敢动手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惧怕苏默什么,而是怕万一再有什么自己忽略了的,这要是万一把人杀了,回头再想来查察可就没了着落了。这些蝼蚁般的山野贱民反正就住在这儿,也跑不了,所以暂且忍耐下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沿着路细细感应一番,果然不出所料,在回来时感应到的那个点之外,他又感应出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奸诈狡猾的小鬼!不,嘉曼觉得要形容那个小鬼,必须要再加上两个前缀:恶毒和阴损!

    确实是恶毒阴损啊,也不知道那小鬼的脑袋是怎么长的,竟能算计到他会回头。而那个村长如此对自己兜售,很显然完全都是出自那小鬼的教唆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说了,大师是得道高人,一旦听说了有妖魅作祟,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去铲除。买这点道具什么的一点小钱儿,大师也定不会吝啬的……”这是老村长絮絮叨叨中,不经意透露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一点小钱儿?

    嘉曼额头上的青筋又崩了起来,心疼的脸都扭曲了。天杀的!天知道他全身上下不过就那么二两多点银子,那可是他全部的财产了!

    他虽然拥有高绝的身手,但毕竟不是江洋大盗啊。而他的身份,也使得他不屑于靠着那种手段去做一些抢掠偷盗之事。虽然这种身份外界的人并不知晓,可单单就一个高僧的光环,就无形中让他自己把自己桎梏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奸诈、狡猾、恶毒、阴损的小鬼,竟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自己,还有比这更恶心的吗?这要是不叫恶毒和阴损,那世上还有什么叫恶毒阴损?

    嘉曼铁青着脸,连连深呼吸了好几下,才将一口恶气压下。咬着牙暗暗发誓,一旦被自己抓到那个小鬼,定要他受尽折磨再零碎了他,否则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眼下感应到的残留气息有两处,可究竟哪一个才是那小鬼真正的去向呢?要知道这两个点离着有上百米的距离,而两个点延伸出去,到了无限远之后,那绝对是能间隔出数十上百里,甚至上千里都可能。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便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微微阖上眼,全力运转气机,半响后不由的颓然顿住。倒是能感应出一些模糊的方位,但是在这里却仍是不足以分辨出两个点的真假来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!

    嘉曼颓丧一会儿,忽然一个念头划过心头,目中不由闪亮起来。自己似乎漏算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大公鸡!那个村长说,那小子再次回去后,曾要了一只大公鸡。可他要只公鸡做什么?若说是巴巴的就为了口舌之欲,便打死嘉曼都不相信。更别说,那小子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追他,哪里还会有那种心思?

    而且眼下这两个点,谁敢保证就一定都是他们离开的地方?也可能是其中一个,只是他们曾经停留过的所在呢。虚虚实实,故布疑阵,以那小鬼的奸诈,这种手段简直不要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有问题,一定有问题!

    既然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,那么便只有一个解释了,那小鬼要这只鸡是为了应付自己,想用这只鸡摆脱自己。

    是了是了,一定是这样!啊,我明白了。嘉曼皱眉思索良久,猛然一道灵光闪现,顿时恍悟起来。

    阿修罗那块石头!那小子该不是把那块石头绑到公鸡身上,然后让那只鸡带着往一个方向跑,而他自己却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吧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怪嘉曼会这么想,毕竟阿修罗那块石头的奇妙之处,除了他这个主人外,天下再不会有人知道。这和多多身上那块石头的道理一样,嘉曼做梦也不会想到,同样的石头还有另一块。

    至于说苏默为什么会猜到,自己是通过那块石头来追踪他们的,这点也很好解释。应该是他们身上唯有这么一点东西和阿修罗有关,想必是他们解决了阿修罗后,察觉到这块石头或许有些价值就顺手留下了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用这块或许有些价值,但却能暴露他们行踪的石头引开自己,以求得他们的平安,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嘉曼想到这里,脸上不由露出狰狞之色。以为这样就能摆脱老衲了吗?做梦!但凡沾惹上那块石头,又是留在身上这么多天,那股子气息岂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除的?且待自己先把那石头取了,凭着那石头的增幅,再去追寻分出去的那股气息,只会更加容易。此番,那小鬼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终于能彻底掌控那块石头,从而使得修为大进,嘉曼就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。进而再想到很快就能抓到那个奸诈、狡猾、恶毒、阴损的小鬼,到时候那小鬼一副惊恐至极却又不敢置信的模样,嘉曼简直要忍不住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要是他知道苏默早就了解了那石头的奇妙出,甚至还比他承受那石头更多的好处后,还能不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脚下不再迟疑,转头纵身便顺着第一个点追了下去。相比更前一个点,这个点的气息更浓郁一些,应该就是那小子放生那只公鸡的地方。

    相比抓住苏默来说,那块石头才是嘉曼最重视的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,走不多远,嘉曼眼中一亮,停下身形,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,眯着眼看了看,嘴角勾起,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根五彩斑斓的鸡毛,应该是公鸡尾羽上的部分。除此之外,还隐隐能看到两道压痕在某些地方残留的痕迹,那应该是车辙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猜的没错,前一个地方应是他们返回之前躲藏过的地方。而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离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带着公鸡一路行使,然后从这边放生公鸡,他们再选另一个方向逃窜。甚至,有可能还会将车厢也留下来,要知道这里可是山中,车子是很难行于其中的,反倒不如骑马或者步行更加快捷。

    眯着眼看了看四周的地势,嘉曼心中更坚定了自己的推测。整条驿道的另一边全是崇山峻岭,根本不利于行。唯有这边是莽莽丛林,可以让人通过,并且还立于掩盖踪迹。

    眼下这里已经是深入林中了,四下里野花盛开,不时能看到野蜂飞舞、粉蝶蜻蜓之类的蹁跹盘旋。林间虽然也是枝蔓盘延,却终不像另一边连路都不通,就算是以嘉曼的身手,也只能从这边行走。

    嘉曼心中大定,抛下手中羽毛,迈开大步往前探去。只是又走出十几步后,心中却忽然感到一丝古怪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里处于密林深处了,光线也渐渐幽暗下来。这种环境下,花草固然还会有一些,但却应该多以藤蔓居多才对。可是随着他渐渐深入,反倒是一股愈发浓郁的花香萦绕在鼻端。

    难道是里面有什么天材地宝将要出世?不然这花香何以如此浓郁,偏偏却不见更多的花儿?

    他微微蹙着眉头,眼神闪烁不定。倒不是他不喜欢天材地宝,而是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,如果真是天材地宝的话,那前方或许就不太安全了。

    这种天地间的异种附近,往往都会有些厉害的野兽之类的守护,野兽们总是比人类更加敏感,能更早的发现这些宝物。自己虽然不惧,却必须要提高警惕。否则一个不好,就可能阴沟里翻了船。毕竟,这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怕是比阿修罗更厉害的野兽也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霎时间将全身功力凝聚,这才又慢慢向前探去。又走了大约二十几步,嘉曼目光一凝,脸上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林中的一处空地间,一个歪斜的车厢赫然在目。车厢附近,又是几根缤纷的公鸡尾羽散落着。

    没直接上前,仔细查察了一下四周,半响,他脸上终于露出轻松之意。附近没发现什么危险,一片静谧祥和。想来就算真有什么天材地宝的,也应该是在更深处。而那奸诈的小鬼,却是从这里开始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察看清楚,没再停留,大步向前走到车厢前,一抬手便将车帘扯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