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2章:女侠经商初体验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怎么跑这边来了?走啦。”肩膀上被拍了一下,何莹笑吟吟的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快就搞定了?”苏默收回了目光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也不看看本女侠是谁。”何莹得意洋洋的一扬下巴,小脑袋昂的高高的,活脱脱一只骄傲的小母鸡。

    苏默就定定的看着她:“说吧,得了多少银?”

    何莹得意的伸出只白生生的小手一晃:“整五两,怎么样,我厉害吧。”说着,斜着眼睇着他,一副快来表扬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默以手扶额,叹口气点点头:“佩服,真是太佩服了,竟然被你卖出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何莹就笑的大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.能把一匹价值十两的马生生卖出一半的价格,谁敢说你不厉害,我削死他!”苏默咬牙切齿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何莹一脸的笑登时僵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,那人开始都只肯出三两的,是我好容易讲价才给到五两……”何妞儿涨红了脸,忿忿的辩解着。

    苏默就又叹口气,一脸的哀其不幸,摇头道:“现在是弘治朝,不是永乐朝。军马一匹大约二十两,好一些的估计要三十两不止。普通的驽马最少也得十两,这还是在这边关之地。要是往内地去些,便是十五两说不定都卖的出。你不是久走江湖吗,怎的这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何莹俏脸发紫,半响撇嘴强辩道:“可咱那是一匹老马了,皮毛也磨损了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这个无奈啊。“女侠,你卖的是马啊,不是熊啊狐啊鹿啊什么的。那些个猎物皮毛损了确实会伤价,但是马看的是筋骨,皮毛有些磨损算什么?就算是老马,那也不会少于八两银。你这五两就出手了,人家都不用费事儿,反手就能白赚三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苏默掰着指头一点一点的掰扯,何莹听的目瞪口呆。片刻后,猛地跳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苏默赶紧一把扯住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何莹小脸涨的通红,如同炸了毛的猫儿,咬牙道:“当然是去抢回咱们的马!那个死奸商,竟敢占本女侠的便宜。哼哼,我…..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叹着气把她拉回来,往某处一指,摇头道:“你什么你?还抢回来,找谁去抢啊?”

    何莹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,却见那货栈此时早已上了门板,哪还有先前那商人的影子?不由的顿时傻眼。

    苏默再次回头往河对岸看了一眼,若有所思一会儿,这才拉着她往前走,叹道:“很奇怪吗?换我也得赶紧走人,毕竟傻子可不是那么好碰的。要是回头来个有些脑子的回来闹起来咋办?可要是过了今晚,时过境迁,便是神仙来了,没有证物一切也都是白搭了。”

    何莹垂头丧气的跟着,气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一时间竟连苏默说她是傻子的话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倒是苏默不见她炸毛反倒有些奇怪了,转头看看她,却见这妞儿眼圈儿红红的,贝齿死死咬着红唇,一脸的委屈不甘模样。

    “唉!”在一处客栈门前停下,看着这妞儿的委屈样儿,廻异于往日的泼辣,却是愈发显出一份柔弱来,不由的心中一软,叹口气道:“得了,也不过就是几两银子的事儿,又何至于此?凭着你们何家的家世,往日里十倍于此的数目也不过九牛一毛吧。看开点,所谓风吹鸡蛋壳,财去人安乐嘛。再说了,咱们江湖儿女,最是仗义疏财,权当是救济贫困了。你说对吧,何女侠?”

    何莹被他逗的噗嗤笑了出来,随即却又摇摇头,委屈道:“人家也不是就为了那点银子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但是!”苏默毫不客气的挥手打断,“你便再不甘心,事儿也是过了,何必还要耿耿于怀弄的自己不开心?听我的,忘了那该死的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管何莹还要说什么,拖着她便进了那客栈。柜上早有伙计迎着,弓腰赔笑道:“两位客官可是要住店?小店最是干净,包客官满意。”

    苏默转目四下看了看,点头道:“成,就住这儿了。麻溜儿的,开两间上房,再弄些热水,咱们要沐浴一番。待洗漱完了,再弄些吃食送来,少不了你的赏。”

    伙计得了生意,欢喜的见牙不见眼的,连声应着往里让,却是先将两人领到柜台处,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苏默自然明白,冲着何莹一努嘴。何莹心疼的摸出十几个大钱,又不舍的握住,低声嘟囔道:“只是歇一宿,何必非要上房?人家还想着省点儿,到了城里买一个革囊呢。”

    苏默浑不在意的一把接过来,将钱一股脑拍在柜上,一边随口回道:“放心吧,革囊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何莹大是心疼,又道:“可人家还想再买把好一些的剑,那可要好几两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仍是不在意的挥挥手,让小二在前带路,一边拉着她跟上,仍是淡淡的道:“放心吧,好剑也会有的。嗯嗯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何莹又是无奈又是气急,没好气的道:“是,一切都会有的,一切可也都要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妞儿本来觉得手里有了五两银,全赖自己聪明会讲价,那到时候要求买把好剑什么的,总是有些底气的。可这会儿知道了其实因为自己的缘故,反倒损失了许多,那要求买装备的底气便不是那么足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两人现在总共才不过五两多点,可单一把好些的剑就差不多要这个数儿了,说不定还不够。起初盘算着不行的话,钱省着些用至少可以先买个革囊,剑就暂时忍痛先不买。

    可谁知苏默一进门就摆出一副阔少爷的模样,张口就是上房,闭口就是好酒好菜,这要算下来,怎么也得半两出去了。照这么下去,别说剑了,怕是连革囊都没着落了,如何不让这妞儿着急?

    话说一位江湖女侠,劲装革囊鹿皮靴,那可是标配来着。顺手的剑买不起就很寒酸了,若是连基本的标配都没有,那实在太没面子了。何女侠自己都没脸再说什么走江湖了。

    好吧,说到底,这妞儿其实是把这次逃亡,完全当成一次期盼已久的闯荡江湖了。这神经强悍的,不得不让人佩服万分了。

    领路的伙计一路听着,心里有事惊诧又是鄙薄。惊诧的是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,全没半分时下女子的做派,反倒是张嘴就是剑啊革囊啊这些绿林上的门道儿;

    鄙薄的却是一副少爷范儿的苏某人,这货整个一个小白脸嘛。连住店吃饭的钱都要女人付账,偏偏口气却大的紧,还一切都会有的。我呸!去做相公赚吗?那倒是还有些可能。

    苏默却哪里知道在别人眼中,自己已然沦落成卖屁股的了?打发了伙计走后,拉着仍嘟着嘴气闷的何莹进了房,环视一圈儿后,才满意的点点头,看着何妞儿撇嘴道:“傻妞儿,今个儿哥便教你个乖。钱不是省出来的,是赚出来的。只管把心放肚子里好了,好好安置一下,睡一个好觉。且待明日,看哥哥怎么帮你出气,顺便捞上一笔。”

    何莹听的眼睛一亮,一把扯住苏默袖子喜道:“你是说还能把咱的马弄回来?不是说…….”

    哎哟我去!苏默好悬没晕倒,这咋还惦记着那马呢?智商啊,这妞儿的智商真心堪虑啊。哥都说的多明白了?出气!啥叫出气啊,把马抢回来就出气了吗?简直也太小看哥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货有时候的操行真的是很贱格的。他不去主动坑人就已经是很高尚的了,偏偏有人还要来坑他,不见那位大和尚的下场吗?

    “不许污蔑我!”苏默一脸正气的说道:“哥是一个安分守法的人,是一个正直的读书人、君子!抢什么的这种事儿如何能做?那简直就是有辱斯文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何莹有些傻眼,随即又狠狠的撇撇嘴,给了他个老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难道自己还不知道这货什么德行?还安分守法,还君子?有那整日介算计一县父母官的安分守法吗?有拿蜂子去折磨出家人的君子吗?这混蛋压根就没半分正形儿!

    果然,这个念头不等落下,某人刚刚还满脸正气的脸就迅速变幻,顷刻间代之而起的全是一副猥琐样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.除非,好莹儿能多给我些能量。要是那样的话,哥哥便豁出去了。别说是抢匹马了,就是抢驴抢骡子哥也为你干了。”

    何莹似笑非笑的睇着他,两颊红晕,眼波儿流转。“那你要人家怎么给你能量呢?”

    嘎嘎,苏默双眼放光,搓着两只手羞涩的道:“啊,还可以定制啊。这怎么好意思呢……咳咳,比如,那个,要不待会儿哥先帮你搓搓背,来个按摩啥的?真的,哥手艺老好了,一般人休想我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呯!咔嚓!哎呀——

    一阵连续的奇怪的声音响起,片刻后,已经身处房门外的苏默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…….疯婆娘,你又打我鼻子!我跟你拼了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