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:亡母的镜子
    该卖十两银子的马只卖了五两,回头来找却不是因为马,反而只是捎带着的马车上的一个物件儿,中年人这会儿的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问清楚,一定要问清楚!

    听闻马车上的物件儿还在,苏默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颜色。转回头一把扯住中年人衣袖,急声道:“在哪儿,快带我去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眼珠儿一转,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叹道:“这个……公子,还是先说说究竟是什么物件儿吧。毕竟那都是些垃……呃,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,一时半会儿的,真不太好找啊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呢吧,现在就给了你,回头我们还怎么赚这一笔啊。中年人隐晦的鄙视了一下苏导演,只是摇头不肯。

    苏默就叹口气,踌躇半响才无奈道:“好吧,其实就是一块镜子。嗯,巴掌大小的样子,掌柜的有没有印象?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愣,假作回忆思索的样子,半天才迟疑道:“嗯,这个,或许,好像是有吧。唉,东西太多了,实在不好确定。唔,敢问公子,为何一定要找这块镜子?这东西应该不是太金贵吧,但凡是杂货铺子当都的卖啊。”

    苏默慢慢仰起头,面颊微微抽搐着,良久,眼圈儿也开始红了,深沉的道:“是,只是个普通的镜子,不值钱。但是这一块镜子,与我却是有非同一般的意义。因为,那是先母当年留下的唯一遗物。我犹还记得,小时候不知多少次,和母亲一起照着那个镜子,听着母亲说着古老的故事…….”

    噗通~

    旁边传来一身闷响,何莹颇为狼狈的将一条长凳扶起,对着看过来的两人奉上一个大大的笑脸儿,然后赶紧回过身去,不敢让人看出她的不妥。

    那个混蛋真是能胡说八道啊。先母的遗物?还小时候一起照镜子?何莹差点没当场笑喷了。

    在苏家庄呆了那么久,她可是早听韩杏儿说过了,苏默的母亲在苏默刚出世时,就因难产而死。也就是说,苏默压根就是个遗腹子,甚至连他母亲的样子都没真正见过。

    这会儿却忽然冒出个遗物,还是曾一起用过的东西,这要不是胡说八道,那除非是真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哈,一起照着镜子,听着古老的故事…….那画面,何莹下意识的在心里脑补了下,结果好悬没把自己吓昏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长凳,好吧,说实话,何二小姐觉得什么阴谋诡计在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。估摸着待会儿说不通,还是要靠何女侠的江湖手段来解决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之前,必须要找个趁手的兵器才行。在扮演完了苦情戏份后,便偷偷踅摸了一番,一眼瞅到这条长凳,觉得大小长短简直再合适不过了,当即便悄悄拎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结果,还不等再进一步的动作,却冷不丁听到了刚才那一段雷死人的独白。于是,手一颤,咳咳……

    商号的中年人自然不知道这些,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苏默却是背转身对着她狠狠的瞪了一眼。这婆娘,就不能省省心吗?别人不知道那凳子怎么回事儿,可苏默却是太了解这妞儿啦,只稍一转念便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,所以说,这镜子对于旁人来说,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俗物。可是对于在下来说,那却是承载着故去的亡母的一段回忆,其价值非是银钱可以衡量的。此番一个疏忽,竟被这丫头卖马车时忘了取下,这叫我如何不焦急呢?呜呼,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,本已是世上最痛心之事了。如今却连个追思的物件儿都没了,如何不让在下痛不欲生呢?呜呼哎呀,苏某不孝,不配为人子啊!呜呼,呜呼啊——”

    苏导演越说越动情,最后直接赤膊上阵,华丽丽的转身化为苏影帝。这捶胸顿足的,引得不远处好多人都诧异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停!快停!商号的那个中年人脸儿都要绿了,恨不得扑上来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这尼玛,有事说事就是了,咋还呜呼起来了?还有,就算你要呜呼,呜呼一次表示下悲情就行了。可你这倒好,还呜呼的上瘾了。这呜呼呜呼的不算完了,知道的是你在表达自己的懊悔之情,不知道的还当老子这儿出了什么事儿,搞的你在这儿嚎丧呢。

    晦气!真是太晦气了!

    “咳咳,我说,咳,我说这位公子!”中年人实在受不了了,忍不住提高声音打断那一连串的呜呼,脑门上情景都崩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呜呼啊,掌柜的,有话你直管说吧。我……我这心里难受,呜呼啊——”苏默满面悲情的看着他,那难过的啊,中年人看着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从哪儿蹦出来的混蛋哟,有这么说话的吗?呜呼啊掌柜的……我勒个去的,老子好好的,有啥可呜呼的?有话直管说…….这话儿怎么听着这别扭呢,搞的老子跟要交代遗言似的。啊我呸!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“这个,苏……苏公子是吧。麻烦你先节哀好吗,那镜子我想起来了,应该还在,还在的,苏公子就不必这么悲伤了吧。”

    扯着苏默的袖子,将他拉到一边,中年人强忍着那份膈应,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说道。这要是再不打住,怕是自己真要呜呼了。

    听到说镜子还在,苏默悲哀哭泣的脸瞬间化为满面春风,那转变的速度,让中年人惊得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掉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真是,真是不知该怎么感谢您才好。既然还在,那……”苏默一张脸笑的跟春风里盛开的花儿似的,连声赞美着,把手伸到中年人眼前。

    中年人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。这膈应了自己半天,什么表示都没有,就想把东西要回去,世上可有这等便宜的事儿吗?

    “呵呵,苏公子啊,按理说呢,既然那镜子是令堂大人的遗物,自然应该归还与你。只不过,那毕竟也是咱们花了银钱买回来的,如果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给了你……唉,在下其实也是跟人合伙的买卖,只怕不好交代啊。你看…….”中年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唉声叹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苏默眨巴眨巴眼,认真的想了想,随即做咬牙状,转头冲跟在身后的何莹一伸手:“拿三两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三两!

    中年人顿时心儿一颤,两眼都放起光来。他一番做作,本想着弄来一点是一点,琢磨着最多也不过一两八钱的就满足了。哪成想,这个看上去傻兮兮的公子哥儿,一张口却给了他个天大的惊喜。三两银啊!要不要太幸福了?

    人生总是充满了惊喜,幸福总是来得这么突然。咦,这话是谁说的来着?

    中年掌柜的被巨大的幸福击中,一时间人都有些懵逼了。

    何莹也震惊了,瞪大了眼睛看向苏默。你确定是来帮我出气的?真的确定不是来帮着气我的?

    姑奶奶昨个儿总共换了五两银子回来,你这一张嘴竟然要倒给那王八蛋三两。那岂不是说,那整辆马车总共只卖出了二两银子?那自己想要买的革囊呢?还有说好的好看的剑呢?这下岂不都要泡汤了?

    何二小姐这一刻只觉得阵阵热血涌动,一张俏脸憋得通红,两只漂亮的杏眼却渐渐眯缝了起来,散发着一种叫做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早熟悉了她状态的苏默,此时哪还不知道这妞儿即将要抓狂了。连忙上前背对着那掌柜的,沉声喝道:“败家娘们儿,还不快些,磨磨蹭蹭个甚!”

    败家娘们儿?!

    听着这个新奇的称谓,何莹当场就毛了。随即就是一阵无法形容的委屈涌上心头,霎时间所有的怒气和冲动,竟然尽数消散个干净。

    自己做了这么多是为了谁?如今却竟换回来这么个名头。败家娘们儿,呵呵,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,竟是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何莹忽然觉得天地都阴暗了起来,这世上再没什么事儿让她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傻妞儿,做戏呢!你要不要这么笨啊!”正在此时,忽然只觉小脑袋上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,随即苏默压的极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何莹一呆,原本已经晦暗的两眼中猛然放出光来,抬头看去,却正迎上苏默温柔却又戏谑的目光看来,略一愣神后,随即整个人便如刹那间回了魂儿一般。

    呵呵,原来是做戏,这个混蛋,差点没吓死人家。何二小姐心中腹诽着,一边却傻呵呵的伸手入怀,将整个钱袋都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默伸手接过钱袋,心里这叫一个无语啊。好嘛,刚才不过只要三两,这妞儿就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。现在可好,整个钱袋都拿出来了,里面可是足足五两多呢,竟然不见一点心疼,反倒是在那儿傻笑。女人啊,果然是世上最难猜度的生物。

    心中感叹着,从钱袋中数出三两碎银,转身递给那掌柜的。脸上又做出悲壮模样,沉声道:“掌柜的,这些够了吗?”

    中年掌柜的两眼都要变成孔方兄了,迫不及待的一把抓过那三块碎银子,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喜道:“够了够了,公子这边请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一边转身示意苏默跟上,手掌一翻,三块碎银子瞬间没入袖中,那速度快的,直如神迹一般。

    能不快吗?这得修了多大的福缘,才能碰上这么个傻缺?一匹马就已经赚了五两,这下又用一块破镜子又赚来三两,加起来足足八两啊。再要算个里外里的帐,呵呵,哈哈,掌柜的觉得自己从没有如今天这般幸福过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苏默急着买回镜子了,而是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镜子送到苏默手中。唯有那样,才代表着这次交易的完结,也才能确保这笔意外之财真真的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那,东西都在那儿呢,公子看看对不对?”很快,三人就在一堆杂物前站住。掌柜的伸手一指,笑眯眯的对苏默说道。对于显而易见的那辆平板车也赫然在目,脸上却是半分尴尬之色也无,仿佛那车已经卖出去的话从来就不是他说的似的。

    苏默竟然也没表示任何愤慨的意思,只是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,在车上翻找了几下,随后手中举着一块铜镜站了起来,脸上全是狂喜之色,看看那掌柜的,又再看看镜子,不由的仰天哈哈大笑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