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9章:哥哥说了什么
    ,!

    应付完了何妞儿,又把那只粘人的甲虫打发了,世界总算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默倒在榻上,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放松。这连日来,可以说自打被嘉曼那个老和尚抓走后,直到今日才算真正安宁了。

    那个老和尚能一直跟在自己身后追来,苏默大约猜到了是身上那块阿修罗之石的原因。而今随着石头已经彻底溶入体内,终于心头那种惊悸的感觉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骗上,呃,是赚上一笔银子,赶紧出关去跟使者团汇合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的经历,算是让苏默彻底警醒起来。之前那种闷头过安生日子的天真想法再也没有了,有舍才有得,想收获就必须先付出!安生日子可以有,但前提是积蓄足够的力量,至少要震慑住那些魑魅魍魉,不敢轻易对自己呲牙。

    盘算下自己如今的力量,面上看似强大,隐隐有着三位国公站在身后,但实则除了英国公真正肯出力外,其他两位却最多只能在适当的时候,从侧面敲敲边鼓。

    后面再结识的如谢铎、毛纪、孔闻韶之余的,苏默压根就没任何念想。都不过只是一面之缘,期望他们会出力,苏默自己都会笑死的。这些人是这样,也就更不用说那位徐溥和大学正了。

    所以,官方力量最后盘点结果是: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些,民间的力量不能说没有,但却太过松散。何家或许因为何莹的缘故,也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自己,但诸如武清张家、马家什么的,怕是有好处时必定是最好的朋友。但若一旦自己处于不利的一方时,他们准保躲得比谁都远,这些人可为辅助却不能成为依仗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呢,在武清的一系列动作,最后大部分的好处都成全了别人,除了每月捞点银子外,便只剩下一帮子庄丁了。或者说,四海楼孙四海那边也算是意外的收获,只是如今孙四海那边刚刚开始起步,要想依仗他却是远水难解近渴。

    唔,认真说起来,或许只有道门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算是最坚定的同盟了。当然前提是,苏默这个仙师的身份不能穿帮。否则,怕是最坚定的支持者瞬间就会变成最犀利的敌对者。

    但是苏默对此并不担忧,尤其是现在有了生命元气在身,估计就算天下所有人跟苏默敌对,道门也会坚定的站在他一边。这无关什么信义忠诚,纯粹是利益使然。共同的利益,才是最牢不可破的关键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天机那个牛鼻子现在到哪了,有没有找到那些西方人。还有在京城查察的结果如何,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。这个回头有机会的话,必须要想法联络一下。若是能联络上道门的人,至少能让他少费一半的精神。

    哦,对了,还有赵奉至老爷子,这老头儿去了山东,算算时间,差不多也要往回返了吧。老爷子这趟山东之行,推本朔源,可以说是因自己而起,就是不知道最终结果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说起来,苏默对这个真心关爱自己的老人,实在是亏欠良多。日后必要找机会好好孝敬下老头儿,唔,或许身上的生命元气能不能对老人家有些补益?这个必须要找机会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这般盘算一番,苏默不由的嘬嘬牙,力量还是太单薄了啊。既如此,想要保证自身的安全,就必须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元素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忽的心中一动,伸手从脖颈间扯出一块牌子。这块牌子正是那面什么恩盟的信物,据说在西北很有些势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默以手抚着牌子,微微凝思了一会儿,毅然将牌子扯下,转而将其系到腰间,明示出来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面,他没的选择。后面将要面对什么,连他自己都没有丝毫头绪,这块牌子露出来或许会产生一些危机。但正所谓危机危机,有危险的同时,也必然会有机缘,说不准这机缘就是死中求活的关键呢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,将他从思索中惊醒。起身打开房门,重新洗漱一番的何莹一步跳了进来,精神焕发的催促道:“歇息的差不多了吧,那还等什么,赶紧的取了银子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的脸就烟了下来,这傻妞儿脑袋里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构?这话说得,好像那银子就堆在那儿,只等着她弯下腰捡起来似的。要是那么简单,自己用得着费那么多手脚吗?

    要想顺利的把银子弄到手,当下首要的是沉住气,等对方自己上门来。这般明火执仗的冲上门去,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,自己是在钓鱼?这傻妞儿啊!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这里确实也没必要多呆了,倒不如趁此机会直接过河,去前面的镇上转转。一来可以打探下消息,二来也省得对方找来,还要往来过河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便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,简单收拾了一下,由着何莹拖着下了楼,往柜上结账走人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出了门,躲在门后的小二满面虔诚的合什拜了拜,感谢佛祖听到了他的求告,终于把这两个神经病送走了。

    苏默两人却不知道自己被神经病了,出门一路到了渡口,只是略等了一会儿,便顺利的登上了渡船。

    这些所谓的渡船其实都是附近一些百姓经营的,渡船不大,一船最多就是载五六个人的样子。若是遇上货物多些的客人,便只两三人就满载了。

    苏默二人此时乘坐的这船便是如此,除了他二人外,再就是一对主仆模样的人,然后便是几个大大小小的箱笼,看上去颇有些分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纶巾长袍,做文生打扮。一上船便摸出一本书来,依着箱子津津有味的看着,并不理会旁人。

    而注意到苏默目光在箱笼上打转儿,那对主仆中的仆人却略显紧张,警惕的瞪着眼看着他,一瞬也不瞬。

    这仆人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,生的倒是眉清目秀的,一身干净的短衫,头上梳着两个牛角髻。此时手上犹自捏着个包子嚼着,想是走得急没顾上吃早饭的缘故。

    此刻就那么咬一口包子,就瞪一眼苏默,好似嘴里嚼的不是包子而是苏默的肉似的。那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的模样,让苏默好笑之余,不由的脑中便冒出个词儿:小正太。

    旅途寂寞,闲着也是闲着,察觉到这小正太的紧张和敌意,苏默这货的恶趣味属性便又不可遏制的发作了。

    “莹儿,左右闲着无事,不如我出个题目考考你啊。”苏默笑眯眯的说着,脚下却是又往那些箱笼靠近了两步,顿时引得那小正太两眼瞪的更大起来。

    何莹正惬意的欣赏着风景,忽然听他这么一说,不由的一阵疑惑,略带警惕的问道:“干吗要考我?人家又不去考状元。”

    苏默一窒,这傻妞儿,一点眼力价儿都没有,看来**之路且远且长啊。

    哈的干笑一声,笑道:“这不就是逗个乐儿嘛,跟考不考状元有什么关系?便是图一笑罢了,听不听?”

    何莹犹疑了下,好奇心也被调了起来,便点头应了。前面倚着箱子看书的青年士子听到“考状元”三个字时,似乎也被惊动,扭头惊诧的看了这边一眼,随后便又低下头去,只是耳朵不免也竖了起来,要听听是什么题目。

    苏默嘴角勾起,慢吞吞的道:“说,有兄弟俩搭船过河。可是哥哥呢,有个晕船的毛病,所以在上船前,弟弟就给哥哥准备了个纸袋儿……”

    何莹忽然打断道:“晕船准备纸袋作甚?纸袋能治晕船吗?”

    苏默脸颊就不由抽搐了下,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叹道:“纸袋不能治晕船,但是可以让晕船的哥哥有个吐的地儿啊。总不能让一船人的看着他呕吐吧。做人当由己推人,凡事多为别人考虑些。”

    何莹便恍然,随即又不爽的给了他个白眼。这坏家伙便是爱现,人家不懂问一句而已,这都要训人家一通。

    何二小姐心中不乐,前面那低头看书的书生却是暗暗点头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这位兄台学而用之,确是我辈中人。

    小小教训了何莹打断自己的不爽,苏默便又接着开讲:“兄弟二人准备好上了船,到的船行到一半时,果然哥哥开始晕船了。不过所幸弟弟早有准备,哥哥便抱着纸袋吐啊吐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何莹几人都不由的脸色变了变,下意识的胃中翻腾,有些不自在的感觉。那个童子更是低头看看手中的包子,只觉得忽然一点都不饿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..直直吐了半天,结果纸袋都吐满了,哥哥的晕船还是没结束,这下可让弟弟着急了。”苏默目光悄悄觑着那童子的表现,嘴角的坏笑愈发浓郁了起来,口中却慢条斯理的继续讲着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河到中流了,让弟弟哪里再去买纸袋?没办法,弟弟只得让哥哥先忍忍,自己起身到后面去问问看,看船老大那儿有没有多备下的纸袋。结果很幸运的是,果然有。于是,弟弟欢天喜地的拿着纸袋回来了。可是等他一回来就愣了,因为他发现哥哥竟然不吐了,好整似暇的坐在那儿,但是哥哥身边的其他人,却全都在不停的吐。弟弟就问哥哥怎么回事,结果哥哥说了一句话,立刻弟弟也跟着吐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儿,苏默顿住了,笑眯眯的向何莹道:“问,哥哥究竟说了什么话?嘿嘿,猜中了有奖。”

    何莹眸子一亮,喜道:“有奖?什么奖?”

    苏默顿时就一脑袋烟线,女侠,重点啊!搞清楚重点好不好?咱们这问的是哥哥究竟说了什么话,不是讨论奖品是什么!

    何莹问出这话后也觉不好意思,见苏默脸色臭臭的,不由吐吐小香舌,开始苦思起来。

    哥哥说的什么话,这个范围实在太大了。不过结合着上面的讲述想想,似乎应该又不太难猜。

    她这般想着,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听的主仆二人也是同样想法。于是一时间,船上几人都沉默下来,苦恼的思索着各种可能。

    何莹噘着嘴想了一会儿,却怎么也想不通,不由的便想耍赖。发作道:“什么破题目,好恶心。不猜了不猜了,定是你又捉弄我。不然你说出正确答案来。”

    苏默正等着这一句呢,当即邪邪一笑:“真要我说?好好,别闹别闹,我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神儿往主仆两人那儿瞟了一眼,见两人也竖着耳朵听,这才咳了一声,曼声道: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哥哥说,他忍啊忍啊,忽然想到,自己手中不就有个纸袋吗?只要空出来不就行了。所以,哥哥就张嘴把纸袋里的东西全喝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哇——呕,咳咳,呕——

    苏默这话才一说完,众人先是一愣,随即都是脸色开始转青,然后又开始发白。再然后,便是同时起身,扑向船舷边,对着河面一阵狂吐。

    霎时间,酸腐气共呕声齐飘,喷泄物与河水共东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