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2章:郝真上门
    苏默为什么从船上就开始闹腾,甚至一直到了镇里都还装疯卖傻似的,跟个小孩子过不去?真的只是为了好玩?

    错!其实他一直都是在钓鱼!

    打从河边货栈回来,他便早已发觉了异样。要知道他此时的精神力何等强大,在那种近乎空灵的境界中,感应的范围已然到了恐怖的百米方圆。

    在放飞了甲虫后,下意识的感应了一下,顿时就将郝真派来盯梢他的伙计发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本来要的就是让对方主动上门来,既然察觉了这个小尾巴,当然不肯轻易惊动了。

    只是何莹急着过河,他又担心对方跟丢了自己,这才一次又一次的导演出那些看似胡闹的举动,就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。这样哪怕是一时没跟上,但只要带着耳朵,必然就能很容易的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眼下最主要的事儿就是抓紧时间出关,他哪有功夫慢慢的等下去,让对方能在最快的时间找到自己,赶紧弄来所需的银子后走人才是正理儿。

    至于说徐经,最好还是能离自己远些为好。以他目前的处境,徐经跟自己走在一起很容易被牵连进来。两人都是唐伯虎的朋友,要是因此连累了他,那可有些对不起朋友了。

    既如此,他这些无厘头的搞怪,稍微正常点的人都会找个由头躲开他。但是可惜,偏偏这位徐经徐衡父他本身就不是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“讷言,这里看起来还不错,不如你我便在此落脚歇息如何?”站在门口打量了一番,徐经兴奋的拉着苏默说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手段。对于苏默那些奇怪的行为和要求,徐经既然想不明白也愿顺从,那便干脆给他个不理会,这让苏默实在是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客栈叫延水客栈,中规中矩的名儿。看上去规模算是这延水镇上数得着的。

    面对着徐经的热情,苏默也实在不好意思弄别扭了,只得无可无不可的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店里小二早出来迎着,将几人迎进了店中。徐经果然是富家子弟,出手阔气的很,直接开了一个独立的小院。又吩咐人送来洗漱之物安排吃食,所有费用都由他来支付,这让上前应对的伺墨极为怨念,哭丧着的小脸儿直到众人进了房都没笑模样。

    待到洗漱完毕,重新聚到一起用餐时,苏默想了想,举杯和徐经共饮了一杯后,这才正色道:“衡父兄,明日启程之后,你我便就此相别。先预祝兄与伯虎来年高中,他日咱们再京中择日再聚。”说着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徐经大惊失色,急道:“讷言这是为何?莫不是……唉,好吧好吧,若讷言还是为伺墨名字之事,倒也不是不能办。只不过伺墨之名却是先父所赐,需待为兄征的家母同意后才行,还请讷言容我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伺墨正夹了片肥肉往嘴里塞,猛不丁听徐经这么一说,顿时呆住。两眼望着自家公子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啊,小嘴瘪了瘪,眼看着又要哭出来了。再看向苏默的眼神,直如杀父仇人也似。

    苏默这个无奈啊,也懒得理会那小正太,翻了个白眼苦笑道:“也罢,便与衡父实话说吧。小弟如今身上麻烦颇多,衡父若是一直跟着,怕是多半没好处。不若……”

    “讷言何言也!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徐经已是拍案而起。“孔曰成仁、孟曰取义!经不敢自诩君子,却也是知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!岂有闻友有难而独自弃之之理?讷言勿复再说,恕经不敢闻。”说罢,气呼呼的坐下,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苏默傻眼,半天才不由的以手扶额,**一声。这台词儿咋听着这么耳熟呢?好像当年有部电视剧里,江南四大才子中有一位就是这调调儿。

    唉哟,他说跟唐伯虎交好,莫非也是四大才子中的人物?若真如此,哥们这稀里糊涂的就跟四大才子中的两位成了朋友,那日后会不会四大才子变成五大才子呢?

    如此一想,脸色便不由的古怪起来。对于所谓的江南四大才子,他知道的只有唐伯虎、祝枝山还有文徵明,但是最后那位呢?莫不就是眼前这位?

    他却不知完全是自己想多了。所谓的江南四大才子,其中三位没错。还有一位也是姓徐也没错,但不过却不是眼前这个徐经,而是徐祯卿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徐经,确实也与唐伯虎大有关联。不过却不是什么美名,而是标准的难兄难弟。他,便是大大有名的弘治十二年科场舞弊案的另一位主角儿。

    而据之后的一些记载,还好像正是这位神经大条的兄台,进京之后不通世故,仍是颇为张扬不说,还到处行卷拜访,这才被人抓住了小尾巴狠狠陷害了一把。

    以至于不但唐伯虎受其连累,丢了功名的同时还狠遭了一把罪;还把苏默那位未来的老丈人程敏政也拖下了水,最终因而丧命。也正是因此,唐伯虎才一蹶不振,之后干脆整日癫狂买醉,流连花丛,才有了后世大大有名的“风流才子”之称。

    所以说起来,苏默现在其实不应该担心自己牵累徐经,而是应该担心自己被这个大雷牵连到他才是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事儿苏默此刻并不知道。反而是在听完徐经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之后,心中又是感叹又是温暖。这家伙虽然有些中二,但不得不说,确实是个可交的朋友。

    只是越是这样,自己越是不能让他牵连进来。这一路至此,苏默早把徐经的底儿摸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徐家算是书香门第,其祖父徐颐曾为英宗时中书舍人,精擅楷书;其父徐元献亦是以神童名噪一时,十岁即能赋诗,通读诸子百家,博闻强记。只可惜第一次礼部会试时落榜,回家后发奋苦读,欲图来年再考,却因用功国度而死。其父徐颐老年丧子,哀恸不已,来年便也故去。一次科考,竟使得两代而亡,也是令人嗟叹。

    也正是受了父、祖的影响,徐经自小便酷爱诗书,更是极为刻苦,整日埋头攻读,一切琐事都付与母亲打理,也终是造就了他虽有大才,却有些不通世情的弊端。

    这便是徐经的家世了,说起来不过就是江南一富户罢了。以苏默目前潜在的敌人,徐经这点能量别说帮忙了,能保得住自己就不错了。更不用说两人现在都不知道,过不多久徐经自己都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再换个角度说,单就中二青年徐经同学这人情世故,苏默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其一旦对上那些老狐狸后的下场,怕是悲惨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的。

    “衡父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,我意已决!”

    苏默还待再劝,徐经却哪里肯听。要知道中二青年最大的特征,就是二起来绝对够虎,那激情澎湃的,绝逼有神挡杀神、佛当灭佛的架势。

    好吧,苏默这憋得。砸吧砸吧嘴儿,只剩下头疼无奈了。

    “且说说看,究竟是什么麻烦?经自当与讷言共担之。”打断了苏默的劝说,颇有些顾盼自得的徐经转而主动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共担之?担你个胡萝卜山楂哟!对上这么一货,苏默脑袋都大了两圈。手指在太阳穴上不停的揉捏着,正待拉下脸来好好吓唬他一番,却听院门外传来店中小二的声音:“各位客官,关二爷家有人来访。”

    关二爷?院中众人听着都是一愣。旁边伺墨麻利的起身过去拉开门,苏默目光在门外之人身上一转,随即眼睛便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问我什么麻烦吗?喏,眼前便是一桩。”歪着嘴,微不可闻的低声在徐经耳边扔下一句,随即抬头看向跟在小二身后,正一脸得意的郝真,淡然道:“掌柜的好本事,这跨河涉水的都追到这边来了,却不知又是为了哪般啊?”

    郝真哈哈一笑,也不待众人相让,自顾迈步走了进来。先是对着徐经等人微一点头为礼,随即拱手冲苏默抱抱拳,昂然道:“苏公子,咱们家老爷已在家中设了席,欲请公子一叙,这便请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微微侧身,伸手一肃。这话说是请,只是那话里言中的语气却哪有半分请的模样,完全就是一副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的架势。

    何莹、徐经齐齐变色,怒目而视。徐经更是拍案而起,便要发作。苏默却忙伸手拦住,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郝真,淡然道:“哦?你家老爷?你家老爷又是哪一只啊?”

    噗!郝真没说话,徐经先喷了。好嘛,原来这位讷言兄弟用只来论的,并不是特意对某个人啊。听听,这个掌柜的老爷不也挨上这待遇了?

    郝真脸色当即就是一沉,但随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目光微微一转,便即又忍了下去,抱拳道:“苏公子,我家老爷便是人称关二爷的便是。在这延水关方圆之地,只要不聋不瞽,随便打听个人都能知晓。在下也知道公子有所依仗,只是恕在下直言,依仗终究只是外物,但若一旦没了那外物,公子又如何自处?此番我家老爷是诚心相邀,还请苏公子多多思量才好。”说着,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先前他被苏默冷不丁的一通吓,确实胆颤心惊。但是事后定下心神再一想,顿时就察觉了其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那魔镜确实可怖,但终归只是个外物。只要不给他发动那魔镜的机会,说到家不还是一个区区凡人?更何况,他事后回想一下,苏默在发动那魔镜之前,先是问了他的姓名,而后在作法时,也是以他姓名为引的。这岂不是说明,若没有这个引子,甚至那魔镜根本就发动不了?

    这么一想,那所谓的魔镜的震慑顿时大为减轻。此番乃是自家老爷看上了他的宝贝,老爷的姓名又岂是随便能告知他的?如此,这姓苏的小子又有何能耐?

    终于自己,不过就是个传话的下人,只要不主动去招惹他,他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对自己施法吧。所以,且让他先狂着,只要他进了老爷的庄子,再看他如何嚣张。到那时,先收了他的魔镜,还不是任自己搓扁捏圆?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哪里会去吃眼前亏?别说苏默言中只是对老爷有些不敬,便是骂上几句他也决定不加理会。一切,都待把人诓过去再说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忘记了,这个想法再好也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。至于苏默,会那么乖的按他的思路出牌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