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3章:另一股势力
    小院中,郝真负手而立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侃侃而谈,早没了先前在货栈时半分狼狈,代之而起的是满满的笃定和自信。

    徐经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儿,这会儿不由的满心疑惑,只是迷茫的看向苏默。何莹却是脸色微微一变,下意识的靠向苏默,隐隐的将苏默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苏默目光一闪,下面悄悄拍拍何莹的小手,示意无妨。这才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看郝真,随即拉着何莹返身坐下,淡然道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郝真微微一笑,却不答话。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索性便来了个默认。就是威胁你了怎么着?在这延水地界上,关二爷威势滔天,占据着绝对的主动,哪怕你是条龙,到了这儿也得盘着,是虎那也得卧着!

    苏默砸吧砸吧嘴儿,叹口气摇头道:“好吧,你这么威胁我,我真的好怕啊。这会儿都吓的腿软筋酥了,便是想去赴关二爷的宴也不可行了。便请郝掌柜的替我回复二爷,就说苏某人被你吓的快要死了,实在是想去也去不了了,不如劳烦关二爷移驾一下,来这里相见可好?哦对了,请转告关二爷,我也一定会摆上一桌最好的宴席招待他,绝对不会比他那席差就是。嗯嗯,就这样吧。狗剩啊,送客。”

    好嘛,他倒是一点也不拿自个儿当外人,直接支使起伺墨来了。伺墨正看热闹看的过瘾呢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却不像自家公子那般关心苏默有没有麻烦,甚至还巴不得这恶人惹上大麻烦给绑走了才好。那样自己便不用担心被改名了。

    直到听自家公子一劲儿的咳嗽,这才猛省过来。下意识的应了声,但随即就回过味儿来,不由的小脸儿涨的通红,对苏默怒目而视。可是碍着公子的颜面,偏又发作不得,只得气哼哼的冲郝真瞪了一眼,大步走过去拉开院门,转头满是不善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郝真傻眼。这尼玛什么人啊,怎么完全不按理出牌啊。你他喵的还是不是文人啊?不是说文人都是最讲究风骨的吗?说好的威武不能屈呢?说好的虽千万人我往矣呢?你这么我一吓唬就缩了,还让我怎么接戏啊?你你,你个混蛋!简直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等等,还有,什么叫你被我吓的想去也去不了了?我他妹的能这样回去禀报二爷吗?那还不得被二爷打出屎来啊。这小王八蛋好阴险,都这会儿了,还不忘给自个儿挖坑。

    郝真这一刻是真心凌乱了。苏默这种做派,完全颠覆了他对文人一贯的认识。这让他感到完全失去了掌控,不由的手足无措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这……”他涨红着脸庞,指着苏默讷讷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默不耐的挥挥手,如同赶苍蝇似的,“你什么你的,快走快走,赶紧回去回复关二爷,不然耽误了二爷的大计,误了事你担待的起吗?一点眼力价儿没有,怎么做下人的?活该你一辈子做下人的命,连干一行爱一行,干一行精一行这个道理都不懂,这么不要求进步,你已经没治了。”

    郝真瞠目结舌,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他妹的,到底你是关二爷的人,还是老子是关二爷的人啊?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好不好?导演,导演呢!这狗日的抢戏……

    悲愤的,妈蛋!龙套讨生活容易嘛,好歹就这么几句台词还要被你抢,还有天理吗这?太不道德了!太不讲究了!太令人发指了!太......那啥啥了!

    昏头涨脑中,又是憋屈又是忿忿的被礼送出去了。直到到了客栈门外,这才猛然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脸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儿,忽然又想起苏默最后那一段话,不由的顿时胸口一阵烦闷。只觉得胸臆涌动,嗓子眼发甜,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那王八蛋喧宾夺主不说,竟还把自己埋汰了一顿。活该一辈子下人的命?这太尼玛恶毒了,这得是多大的仇啊?

    “姓苏的!”他霍然转过身来,张口待要大骂,却又猛地顿住。咬牙切齿的盯了客栈里一眼,终是恨恨的一甩袖子,转身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事儿已经这样了,再在这客栈门口叫骂,丢人的只能是自己,但却什么也改变不了。他并不是个蠢人,那股冲动不过转眼间就省悟了,所以只能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小院中,苏默悄然收回意识,嘴角边浮起一丝讥诮。这家伙倒是够警醒的,最后关头竟忍住了。否则闹起来的话,对他计划的施行更要多几分助力才是,可惜,可惜了啊。

    他刚才故意的刺激郝真,就是盼着他能闹腾起来。因为那样一来,必然会引来围观。关二爷既然是本地的大人物,那么固然是权势滔天,但何尝不是更加注重脸面呢?

    可要是郝真一个忍不住闹腾起来,将堂堂关二爷谋夺他人财物的事儿宣扬出来,他关二爷又如何下的了台面?到那时,虽仍然不能撬动关二爷的根基,但却必将使关二爷再想要魔镜时顾忌多出几分。

    苏默算计着,魔镜如今已充分调动起了关二爷的贪念。关二爷之所以派人来请他赴宴,多半是想在胁迫的威势下,花少许银子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能让关二爷有花银子买魔镜的意愿,苏默觉得就已经达到了目的。他要做的就是,让这个所花银子的数量达到自己的期望值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在郝真一出门他就催动了意识跟踪。他把这种能力命名为“神视角”,因为这个神视角催发后,只能是以从空中俯览的角度观看,如同神祇俯视大地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眼见郝真最终只是忿忿的走了,不由的大是失望。只是正要收回神视角时,忽然一窒,眼神有那么片刻的凝滞,随即面上便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何莹一颗心全系在他身上,从头至尾便关注着他。此刻他脸色忽然变化,顿时就被何莹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的?”何莹悄悄瞥了旁边的徐经一眼,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苏默神思一转,笑呵呵的举杯向徐经邀饮,下面轻轻拍拍何莹小手,眼神示意没事儿。

    何莹见他不说也不好多问,只是低头之余,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担忧。再抬头时虽掩饰的很好,却仍是不免带出几分不自然来。

    苏默看在眼中,却也只是无奈。方才他在收回神视角的一霎,意外的发现了另有人隐在暗中窥探这边。从这人身上,他感觉到了一种杀伐血腥的气息,完全不同于之前郝真派来盯梢的那个伙计。

    这说明,此人绝不是普通人,也应该不是那什么所谓的关二爷的人。因为既然有了郝真的正面接触,关二爷实在没必要再安排这么个暗子,除非他和郝真之间还另有什么奥妙,但这种情况几乎不成立;

    再就是从郝真这些人行事做派上能知道,关二爷这些人最多只能称作恶霸土豪,绝不会有那种铁血杀伐气息。这种气息,应该只属于一种人,那就是军队!

    那么,这个来窥探自己的势力会是什么人呢?仔细回想下,打从自己在延水这边露面之后,貌似除了郝真、关二爷这一系的人外,并没接触到其他的人啊。

    整个延水渡口,连江湖人物都不曾发现,更不用说是跟军方有关的了。

    是那个老和尚?苏默脑中划过嘉曼的面孔,但随即便又排除。那老和尚气息极为特殊,很难界定归属。一定要说的话,那更多的是偏向于江湖中人,绝不会跟军方牵扯上。

    可如果也不是老和尚的话,那…….咦?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时,猛不丁一道灵光闪过,苏默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被他移到腰间挂着的那面玉牌:恩盟信物。会是他们吗?倒是来的好快。如果真是这帮人,倒也确实如同当日那人夸下的海口,在这边关之地,他们的势力确实不可小觑啊。

    心中的思虑终于算是找到了指向,苏默放下心来之余,也不由的多出了几分期盼。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恩盟,他其实是好奇心更大于防范。

    从上次的接触来看,这个恩盟对于自己似乎并无敌意。相反,苏默隐隐有种感觉,恩盟对于自己的态度,似乎更倾向于保护。可明明自己并不记得跟这个组织有过接触啊,而且无论是老爹苏宏还是几位国公,都明确表示不知道这个组织。那么,他们为什么对自己示好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他苏默魅力爆表,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、车见车载?好吧,苏默虽然自恋,却也没自恋到盲目自大的地步。

    恩盟,很期待啊。苏默手抚着下巴,暗暗的想着。

    延水关,镇守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中,一个年约四十上下,看上去极是威猛的汉子在帐中来回踱着,脸上神情变幻不停,时而激动,时而黯然,显得有些心神不属。

    这汉子不是别个,正是延水关镇守将军周重。与别个边关守将不同的是,他很少居住在镇中的华宅豪园,而是常年都呆在这军营里,与军中士卒同吃同睡,是以极得士卒爱戴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并不是不喜欢享受,只是天生喜欢这种军营里的氛围,加上其性情粗豪,脾气暴烈,若是住在镇上,免不得就要常与那些世家大族的应酬,让他实在不耐烦,便索性以军营为家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这军营才是他的天堂。延水关说是边关,但却离着真正的边关足有百里之遥,就算前面开战,这里多半也只是兼着储运粮秣、运送物资之用。

    于是,整日价便是放开心怀,和营中将士们一同操练,摸爬滚打,闲来吃肉喝酒,过的极是舒坦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这种闲适却被一个偶然的发现彻底打破了,让他再也难以平静下来。在派出心腹秘密打探后,他便独自在这帐中呆着,脑海里翻来覆去的,全是种种追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有消息了。”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随后帐帘一掀,一个一身粗布衣裳的汉子大步走了进来,叉手禀报道。

    周重眉峰一挑,那汉子起身靠前几步,低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。随即便见周重面色猛的一沉,再抬头时,两只豹眼中迸出凌厉至极的寒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