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7章:身份泄露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什么人?好大的胆……呃!”郝真终于抓到了机会,没等关二爷问,便第一个跳了起来叫道。

    妈蛋!那个什么狗屁的苏公子显然已经把老爷忽悠住了,老子惹不起不惹就是了。可这会儿除了这主儿外,居然还有人敢来接二爷的话,简直是不知死活啊。

    合该郝爷露脸了,郝真欢喜的想着。然而当他一眼看到大步走进来的人之后,那股欢喜之情顿时变为铺天盖地的惊恐,一句话没喊完便噎在了嗓子眼里,只留下如同呜咽般的一声咕哝。

    “参见指挥使大人!”院子中,几个士卒同时单腿跪倒,叉手齐声喝道。

    指挥使大人?苏默手中一紧,收住势子。凝目看去,但见一个长相极是威猛的大汉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汉看上去约有四五十岁模样,环眼短须,脸膛红烟,身材雄壮魁梧。身上一袭制式鸳鸯战袄,外披烟色连环甲,头戴狮子护耳蛮兽盔,脚下乌色及踝战靴,套着马刺的铁护胫闪着青幽幽的毫光。

    随着一步步的走进,哗啦啦甲叶子作响,步履橐橐,带着股子尸山血海般的气息迎面扑来,让人乍一看去,直如面对一只从远古洪荒中走出的凶兽一般。

    好一个猛人!苏默眼睛微微眯起,心中不由的暗暗喝彩。但在同时,也瞬间将精神提高到最顶点,手心中不觉微微沁出汗来。

    先前要是对付关二爷等人,甚至包括那几个兵卒在内,苏默都没感觉到什么压力。但是此时此刻,在面对这个人时,一股极致的危机感却迅从心底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周重脚下不停,直直走到双方身前停下,对跪倒两边的士卒看也未看一眼,只鼻子中冷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也做将官打扮的人,亦步亦趋的跟着。从一进门伊始,其中一个便面色难看起来。待到周重那冷冷的一哼,更是额头不由的沁出汗来。目光如刀子般在对面关二爷脸上扫过,眸子里闪过一片阴霾,随后却微微低下头,一言不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个,正是延水关副将,三位大统领之一,方琼。

    关二爷此刻早傻住了,完全想不到这位延水关最高身份的将军,怎么忽然现身在这小小的客栈中了。待到看到名义上的女婿方琼那如同要死了娘老子的脸色,这才猛然心中一个激灵,一股不祥的感觉霎时充斥全身。

    “周……周将军,你你,啊,老朽这厢有礼了。”慌张之中,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,嗫嚅几下,这才猛地省悟过来,赶忙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周重嘿然一声冷笑,淡淡的扫了他几眼,目光又移到苏默身上,上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苏默面不改色,坦然相对,心中却不由的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升起。在他感觉中,周重虽面上冷然肃杀,但看自己的目光中,却隐隐的似有种长辈看到亲近晚辈时的欣慰之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极其突兀而不可思议,虽然周重隐藏的极深,但苏默却就是能感觉到,毫无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他心中大是古怪,面上却微一沉吟,随即抱拳躬身施礼,却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给了自己古怪感觉的将军,他并不认得,也就无从称呼。只能以一礼表示自己的尊敬。至于说眼下的情形,似乎这位周将军并不是跟关二爷一伙儿的,显然将会有出乎意料的转变,他要做的,便是静观其变,然后再随机而动。

    “周将军,方统领,刘统领,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这会儿,关二爷终是回过神来了,颤颤的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周重仍然不做声,方琼也只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,唯有那姓刘的统领冷然一笑,嘿然道:“咱们得到信报,道是有不法之徒,欲要对钦差副使不利。狂徒如此大胆,说不得定是与关外匪类有染,我等身负边关守土之责,不敢疏忽。今特奉指挥使大人之令,捉拿一干歹人,胆敢妄动者,杀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,已然是声色冷厉至极。门里门外相随的士卒也齐齐大声呼喝,霎时间一股凌厉的杀意弥漫开来,整个小院似都忽然温度下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这般气势之下,便是何莹那个傻大胆都有些颤颤,使劲咽了口唾沫,下意识的退后几步,与苏默靠的更近一些,却又隐隐将苏默护在身后,怎么也不肯再退半步。

    而徐经却是脸色苍白如雪,和伺墨二人抖的如同寒风中的鹌鹑,眼看着似乎下一刻就要瘫软下去,但忽然间却又目中闪过一抹决绝,甩开伺墨环保的手臂,哆嗦着冲上两步,与苏默并肩而立,咬着牙昂头面对这一帮军汉。

    苏默和对面的周重都是奇异的看了他一眼,苏默眼中更多的是感动,周重和刘统领却是诧异中带着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刘统领忽然扣下这么一顶大帽子后,一旦牵扯其中,那便妥妥的少说也要脱一层皮去。对钦差不利?钦差啊,什么叫钦差?那可是代表天子的使臣啊。对钦差不利,便等同于对天子不利,此为大逆不道、谋逆之罪!一旦落实了,便是满门抄斩,三族尽诛啊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后面还有个疑似勾结关外匪类的名头,按照此时的说法,那便是有通敌卖国之嫌!

    这两样罪名,无论哪一个都是妥妥的丢脑袋的节奏。这种情况下,大多数人唯恐躲避都怕不及,徐经却义无反顾的站上前来,别的不说,单单一个“义”字,便是真真的以行为实际诠释了。

    虽然一看他模样,明显吓的都快站不住了,但却无一人笑话他。反而多半都露出敬佩之色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局面,恐惧害怕乃是人之常情。但是明明害怕到了极致,却仍勇敢的站上前,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了。

    苏默在刘统领口中蹦出那个钦差副使的词儿时,眸子便是猛然一缩。眼神下意识的便向周重看去。却见周重纹丝不动,眼神连半点波澜也没有,不由的又心中惊疑起来。

    是意有所指,还是胡说八道误打误撞?倘若是后者也便罢了,但若是前者,别的不说,眼前这位延水关守将的势力,自己便要重新作出评估了。能在短短一天之中查到自己的身份来历,真真是细思极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默愈警惕起来,彻底沉住气,要看看接下来究竟是个怎么样的章程。

    “钦差……副使?!”关二爷此刻脸儿都青了,牙齿打颤的念叨着,两条腿不可自抑的哆嗦着,简直要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想强买个宝物而已啊,这怎么就招惹上什么钦差了呢?这可不是飞来横祸,冤枉死了吗?

    “周将军,周将军,绝无此事,绝无此事啊!还请周将军明察,明察啊。”他惊恐过后,立即就大声尖叫起来。随后又转身扑向一直沉默的方琼,噗通跪倒抱住方琼大腿,急急道:“方统领,方统领,你倒是说句话啊!看在嫣儿的份上,你不能不管啊。”

    方琼好悬没当场昏过去,脸色铁青的一脚将他踹开,先是偷觑了周重一眼,随即大骂道:“滚你个老东西!巧言令色,蒙蔽于我,若不是指挥使大人明察秋毫,本将岂不成了不忠不义之徒?还敢在此继续谎言连篇,莫不是以为本将刀不利吗!”

    唉哟,关二爷跟头把式的跌出老远,却是根本顾不上哪儿痛了。方琼话里言外的,明显是要将那帽子扣到自己头上啊,甚至连自家女儿看来都要舍弃了,这可不要大祸事了?

    想到惊惧处,连滚带爬的又冲到方琼脚下,大哭道:“冤枉啊,冤枉啊大人!小老儿一向安分守法,从不敢稍有逾距啊,更不说与匪类私通了。再说了,小老儿连钦差大人是哪一位都不曾知晓,如何能对其不敬不利?这里诸位军爷也都可以为小老儿作证,此真真是天大冤枉,还求诸位大人明察,明察啊。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怕,说到最后,已是放声大哭起来。一个五十多岁的人,满头花白了,就这么披头散的坐地大哭,若是不知情的看到,活脱脱一副被人欺侮,求告无门的凄惨大剧啊。

    方琼听他特意提到了“诸位军爷”,脸上顿时就精彩起来。这里先前的军卒,可都是他方琼的亲兵啊。这关二爷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分明是看到情况不妙,铁了心要拖自己下水啊。

    这老狗,当真可恨!可杀!方琼眼珠子都红了,手缓缓按到佩刀刀柄上,浑身杀机充盈,眼见便要拔刀而起了。

    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周重忽然重重哼了一声,声音中满是不悦威严之意。方琼猛然打个寒颤,霎时间如一盆冷水兜头而下,忙低头躬身退后,再不敢多一言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?嘿,真的不知吗?”见方琼惊惧退下,周重这才冷冷的开声道。

    冷冷的盯了还欲辩解的关二爷一眼,忽然抬头举步,大步走到苏默身前,深深看了看他,缓缓抱拳当胸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苏副使,本将延水卫都指挥使周重,这厢有礼了。救援来迟,还请苏副使多多宽宥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苏默眸子猛地就是一缩,深深看了他一眼,这才深吸一口气,笑着抱拳回礼道:“周将军言重了,好说,好说。默不过才昨日刚到,事出仓促,又哪里能怪到将军呢。”

    他笑呵呵的说着,言语间一片温和。周重却是听的心中凛然,他如何听不出苏默话中的含义?这明明是不露痕迹的说他势力庞大啊。

    人家昨天刚来,今个儿就能被你查了个底儿掉。一个边关守将竟有如此手眼,嘿嘿,敢问这位守将大人,你要意欲为何呢?

    这话明面上听着似是赞美,殊不知却是杀机暗伏,端的是厉害至极啊。

    周重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,深深的看他一眼,仰天打个哈哈,却并不接茬。只是又抱抱拳,道:“苏副使谬赞了,且请稍坐,待本将处理完眼前事儿,再来与苏副使摆酒赔罪。”说罢,也不等苏默回应,自顾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二人这里几句谈笑,那边早吓瘫了两个。关二爷固然是如同一个炸雷响在头顶,郝真郝掌柜的,却已然是两眼一翻,彻底昏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