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0章:相识的那些女人们
    ,!

    延水地处山陕交界,若要出关则要么转头往东,返回山西境内至大同;再要么就是一路直往北去,竟绥德、银川驿、银州、榆林等地,自延绥而出。

    如今小王子驻跸在和林,却不是弹汗山,单以距离来说,苏默与从京师出发的使团其实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苏默急需获得使团的保护,便也只能放弃直入关外这条路,转而往东,同时派出斥候先一步往东搜寻,找到使团后让其往这边来,如此两下同时行动才会在最短时间内达成。

    从延水关出来时,周重派出一个精锐百人队一路护送。带队的百户姓孙,单名一个胜字,年纪三十上下,生的一副敦厚模样。话不多,但是从众士卒看向他的眼神中就知道,其在军中威望颇高。苏默由此,心中也是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徐经主仆终于被他打发了,他们将会掉头往凤翔那边去。苏默亲手书写了一封信,让他持此信去拜访常老爷子,同时将自己和何莹二人的消息带给张悦、徐鹏举等人。

    同时也表达对常老爷子的歉疚,将自己身不由己的状况大体提了提,这却是礼数使然。

    徐经起初自是不肯的,送封信而已,哪里用得着徐公子亲自跑一趟?只消派一下人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当苏默拿出一副“你我兄弟,我不方便,你便该代我去给长辈贺寿见礼”的态度,又说了与另外几个兄弟相约之事,这位有些中二的公子爷顿时拍着胸脯应下,二话不说,当日便带着小正太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两人分手两日后了,临别之际,自然又是一番践行。苏默这次却没逃的掉,喝的酩酊大醉,直直睡了一整天才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队士卒的随从,也不用何二小姐再去客串车夫了,便正好留在车中照看苏默。

    于是苏默在头昏脑涨中醒来后,第一眼看到的场景就是,何二小姐聚精会神的拿着一支苏笔,在纸上写写画画的,时不时的还发出阵阵傻笑。

    悄没声的起身靠过去,目光在那纸上一瞟,苏默便开始嘬牙花子了。

    纸上罗列了满满的一大张,全是什么剑啊刀啊,还有革囊、鞋帽之类的东西。不但有字,甚至某些项目之后还配着图,只是那图绝非一般二般的人能看得懂的,也就是苏默太知道这妞儿的性子,再配合着图前面的字儿,这才连蒙带猜的知道画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大张纸上都写满了,全部加起来怕是得要上百两银子吧。菇凉啊,咱现在是有点钱了,但是这么大手大脚的花费,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哎呀,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,要不要喝点水?哦,没事啊,既然如此,快来看看本女侠列出的装备。我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弄出来的,这么一身装备上,便是诸位师姐师兄也定要羡慕死的…….”

    “啊,对了,我正想着要不要再加上副护腕。就是那种兽皮硝制,上面打着铜钉的那种。我以前在集市上看到过有人戴,好像很威风的样子。咱们也高一副戴着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哦哦,还有还有,你戴的这个幞头不好,一点也不像江湖儿女,买条英雄巾吧,就要蓝色的,定是好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快停!苏默脸儿都要绿了。自己一直都是以文生形象见人的,一个文生,脑袋上却系着条武人的英雄巾……那画面要不要太凄美了?

    还有,兽皮硝制的护腕,还要上面带铜钉的……菇凉啊,你确定要戴那玩意儿?啥?集市上见过?好吧,集市上打把势卖艺的确实就那副形象。可你搞那么副形象干啥?也要去卖艺?

    想想何二小姐手戴铜钉兽皮护腕,大喝一声,来上出胸口碎大石的场景,苏默好悬没眼前一烟,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啥,莹儿啊,这……这得花不少钱吧。”苏默强压着心中的惊悸,婉转的提出劝告。

    何莹就骄傲的仰起头,哈的一声狂笑:“安了,包在本女侠身上,咱不差钱。”

    噗通!苏默终于承受不住这打击了,一头栽倒下去。不差钱?我去,你他妹的!确实不差钱,可那钱是哥赚来的好不好?你这整出一副包养哥的架势来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花多少钱没关系,但是谁花谁的钱,谁包养谁必须要整明白咯。就像攻和受的道理,这可是关乎尊严的问题,决不能马虎!

    “咦?你没事吧。看你,这就激动成这样了,真是……”何女侠显然并没有察觉打击到人了的觉悟,很贴心的补了温柔的一刀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赚来的钱!”苏默咬牙切齿的强调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是啊是啊。说起来你可真是太坏了,那么阴人家,不过我好喜欢。哈,话说回来,我正想着是不是要多买几面镜子呢,这样来钱可真快。我就琢磨着吧,这样再搞几次,你说到最后会不会连我爹爹都不如我有钱了呢?哎呀,想想就好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终于震惊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两眼金光闪闪的这妞儿,忽然感觉在人家这种伟大的理想下,自己好渺小好渺小。

    嗯,等等!我去多搞几次,为毛只是你有钱啊?怎么滴也该是用“咱”这个词儿吧。你却只用了“你”来表达,这这,要不要太无耻了些?

    苏默很想据理力争,但是看看何妞儿满脸憧憬、眼神儿焦距都找不准了的模样后,终于是哀叹一声,放弃了那无谓的念想。

    挣扎着起身往车厢外爬去,这地儿没法呆了,还是出去透透气儿吧。再这么缠夹不清下去,苏默很担心自己有英年早逝的可能。

    出的车厢来,迎面一股清新的冷风吹来,宿醉的昏沉顿时一清,令人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此时已然入秋,尤其是在这西北之地,秋意仿若愈发更深了几重,隐隐竟有几分冬日的肃杀意味。

    两边厢远山崇峻、万木萧萧,透着股子洪荒似的亘古气息。这便是数百年前古老时空的味道,以至于让苏默几乎在瞬间迷失其中,竟有些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醒了,休息的可好?”旁边传来淡淡的问候声,苏默循声看去,却是孙百户正骑着一匹黄骠马跟在车旁。

    苏默定定神,笑着拱拱手道:“还好还好,此番有劳孙百户了,苏默不胜感激。”

    孙百户在马上微微欠身,抱拳回礼道:“公子客气了,此乃我家将军交代的军务,份内之事,不敢当公子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些不客气,苏默却只是点点头,并不见怪。当日在离开时,刘统领就为他介绍过这位孙百户:木讷耿直,不善交际,但胜在稳重精细,乃军中少有的良才。

    苏默对此深以为然,只看左右这一队士卒的行进有度,便可知其人领军之能。这位孙百户,让他忽然想起三国时的一位名将,那便是昔日飞将吕布手下陷阵营统领高顺。两人都是端肃方严、木讷少语,但又极擅领军之能。

    对着这样一个人,苏默自然不会去怨怪对方说话不中听。其实比起那些满口谄媚谀辞的,他倒是更愿意与孙百户这样的打交道。

    打过招呼后,孙胜便不再开口,只驱马默默的伴在车驾旁。苏默也不理会,自顾扶着车辕眺望四周景色。

    车厢里何莹仍沉浸在横财就手的美梦中,不时的碎碎念叨着些什么,想来不外乎就是她梦想中的江湖装备之类的。

    苏默摇头苦笑着,不由的想起自己来到这大明时空后,产生交集的几个女子。

    韩杏儿是个标准的小家碧玉,是一个传统的持家女子。和何莹比起来,或许是环境使然,又或者是天性如此,那简直就是个恨不得只进不出的貔貅性子,可堪用抠门来形容。

    而这个何二小姐,好吧,用“败家娘们儿”五个字来形容,苏默觉得才是最贴切的。

    这位大小姐对银钱没多大概念,左手进右手出,虽然这段时间也表现出对银钱的渴望,但更多的却是享受那种花钱的愉悦。

    那位大学士之女王泌,给苏默的印象便是标准的大家闺秀了。知书达礼、气质沉凝,一举一动都带着某种韵味,不用刻意做作,就无时无刻的不流露出知性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苏默心中,王泌便如一位红颜知己。婉约如水、浅笑绰约,可与他相谈投机,也可默默的做一个最合格的听众。听他的倾诉,听他的愉悦……

    再接下来,就是那位自己不曾见过面的娃娃亲媳妇儿了。只是这位媳妇儿,在他这里就只是个名词而已。自己对她毫无半分了解,由此却也不免多了几分期望和好奇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四位外,还有一张久违的面孔,也时常在心中浮现。芸娘,那位昔日号称武清头牌的妙芸姑娘。

    两人当日因为徐鹏举的缘故,阴差阳错之下,最终天各一方,再没相见。但是因为音乐的纽带,让两人之间也有种朦朦胧胧说不清的情怀。

    想到这位妙芸姑娘,苏默眼神不由的微微眯起。脑中再次想起那日在延水渡口时,偶然的一瞥。

    当日隔着河,天色又有些昏暗,他也是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后影,甚至都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。但若真的是她,她又怎会在这个地方出现?

    想着当时何言对此女的评论,苏默忽然觉得妙芸身上,似乎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雾气,果然透着一种诡秘。

    摇摇头,自失的一笑,将这个无谓的念头抛开。都没确定那日所见是不是妙芸,自己却在这儿胡思乱想的岂不可笑。他虽然能感觉到妙芸对自己或许是有些动情,但也同时能察觉,妙芸的心中似乎早有影子占据了。也正是这种情形下,无论是妙芸还是他,两人都尽力的克制着,避忌着,才有了当日顺势而为的分离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如今怎样了,过的好不好?没了徐鹏举那混小子的逼迫,应该没人再欺负她了吧。

    苏默这么想着,目光遥遥望向远方,似乎穿透了时空的阻隔,又看到了那个娇弱美好的身影。

    前方忽然传来一声马儿的嘶鸣,将他飘远的思绪拉回来。凝目看去,队伍的前方一骑驰骋,张扬而又透出一股彪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