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5章:前后夹击
    ,!

    簌簌——哗啦——轰——

    漫天的泥沙石块如同泥石流般轰然而下,一时间阴风峡口前方好似升腾起一股巨大的蘑菇云也似。

    马嘶声、惨叫声、哀嚎声、叫喊声此起彼落,再伴随着山石崩落的噪杂巨声,恍如一副末世灾难大片。

    苏默呆住了,忽然间一颗心就如被什么猛然揪住似的。他刚刚虽然心有所悸,却也完全想不到这种莫明的惊悸转为现实竟是这么快。

    前面眼看的好几个兵卒转眼就被砂石湮没,甚至连声惨叫都不曾出。大大小小的落石在重力的牵引下,飞射迸溅,就在离着他不远的地方,将另外几个反应稍慢的兵卒砸的筋断骨折、**迸裂。

    “苏默——”

    混乱中,一个尖利的叫声传来,使得还处于震惊中的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,顿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便见漫天尘土飞扬中,何莹披头散的伏在一匹马背上,正在团团的原地转着。却是那马早已惊了,乱蹦乱跳中根本找不到出路。

    “何莹!”霎时间,苏默眼睛就红了,大喝一声催马便要向前冲过去。

    砰!旁边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一把拉住马的缰绳,让那马儿出唏律律一声长嘶,踏踏踏原地转了半圈。

    “你退后,我去!来人,你们看住他。传令全军后撤,盾手就地布防御阵!”孙胜沉着的喊声在耳边响起,随后便见一骑奔出,只片刻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后队中奔出数十举着方盾的士卒,冲前几步,随即呈半圆形散开。然后砰砰的声响中,将大盾立于地上,人却蹲下身子紧紧抵住。

    苏默被两个亲兵扯着马笼头,死命的拽到盾阵后面,然后一伸手将他拽了下来,随后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声响如同雨打芭蕉也似,那是一些迸射过来的细小砂石落到盾牌上所致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苏默呸呸连声吐出口中的泥沙,好容易恢复了声音,挣扎着大叫道。前方何莹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,他哪能放下心自己躲在后面?

    “大人不可,勿要给咱们添……”身边一个亲兵手上用力,使劲的按住他,红着眼大声怒叱着,只是一句话未说完,忽然猛的顿住无声。

    苏默但觉一股热流忽然喷溅到脸上,忙抬头看去时,却见这位亲兵脖颈上一支羽箭透颈而出,鲜血便如喷泉似的激射出一片雾状。

    按着他肩头的手渐渐无力,亲兵瞪着他的眼睛,也一点一点的失去了光彩,最终轰然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苏默就那么张大了嘴巴,呆呆的看着他慢慢倒下,脑子里霎时间空白一片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没经历过杀伐,甚至当日在武清时,还曾亲手杀死过几人。当时虽说略有些不适,但却也并没什么中描述的那样,又是呕吐又是不知所措什么的。

    苏默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惧怕杀伐,但是他完全没想到,军阵之中的争杀与他所经历的江湖争斗全不是一码事儿。同样是杀伐,同样是死亡,但其中的震撼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急遽的突兀性,使得战场上的死亡完全没有任何征兆,鲜活的生命也许上一刻还跟你说这话,但下一刻便消散无痕,快的让人连反应都来不及,一如此刻眼前所见。

    “苏默,咳咳,苏默,你有没有事?你有没有事?”一个焦灼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回响,伴随着阵阵的咳嗽。

    苏默呆滞的眼珠儿动了动,扭头看去,何莹布满了尘土的娇靥显现在眼前,此刻又是泪水又是惊慌,蹲在身边死死抓着他的胳膊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莹儿~”他近乎是**般的呢喃着,随即猛然惊醒过来。刹那间整个战场巨大的噪声再次充斥在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事了?好,好,太好了。哎呦,孙百户呢?孙百户在哪里?”他惊喜的一把抓住何莹,上下打量了她几眼,没现什么损伤后,才又猛然想起拦住他,而自己却冲出去的孙胜。

    “贼人们杀下来了,孙百户去前面了。是他救了我……”何莹激动的说道。眼见苏默没事,便放下心来,说着话的同时扭头往前望去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,漫天的尘土将整个视线搅的灰沉沉的,什么也看不清。唯有不时响起的金铁交击声和人的惨叫声传来,显示着里面正生着激烈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帮忙吧。”何莹手中拎着把军中制式的环刀,头也不回的说道,望向那边的眼神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。这妞儿不愧是个彪悍的性子,刚刚脱离了危险,但受这战场杀气所激,便又点燃了体内那好战的因子。

    苏默简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就她那两手三脚猫的功夫,这种情况下冲过去,那是去帮忙还是去送肉啊?

    之前虽然他自己也满心冲动的不管不顾的,但那一来是担心何莹的安危;二来也是并没真正体会到战场的残酷,再加上对他自己的估计不足所致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那个拉着他躲到盾牌后的亲兵,就那么突然的死在他面前后,他才终于明白了他那点能量是何等渺小。更不用说,他身上的异能如今虽然可以控制了,但终归改变的只是度,战场之上最注重的力量,却仍然是个极大的短柄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这种认识,他才也明白过来,自己现在能做的,便是尽最大限度的不让自己处身险地,唯有这样才能不给人家添乱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了何莹喊着要去帮忙的话后,他便一把拉住这妞儿,沉声道:“不可,就好好的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未说完,猛不丁从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大响,随即便是长长的凄厉的惨叫响起。

    苏默激灵灵打个寒颤,脸色大变中霍然扭头望去。那个方向,正是他们这队人的后方。

    后面竟也出了变故,这是绝杀之局啊!他想到这儿,霎时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大人,后面有敌来袭,如何应对?”激烈的兵刃撞击声和厮杀声中,一个浑身是血的兵卒急火火的奔了过来,打眼一扫左右,随后便将目光落在了苏默身上,抱拳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军伍之中,等级最是森严。这里没看到孙胜和江彬等将领,兵卒便下意识的向苏默这个如今最大的官儿请示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围着苏默的数十个兵卒,不约而同的也都看了过来,甚至包括了和刚才那个死去亲兵一起保护苏默的亲卫在内。

    何莹眼中神采大盛,用力挥舞了下手中的环刀叫道:“来得好,杀过去便是。”说罢,转身便要冲杀。

    苏默死死的握住她手,以目光阻止她冲动。然后深深吸口气,强迫自己沉下心来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数十条人命,如果他不站出来,便等于是一盘散沙,怕是敌方只一拨冲击便是溃散败亡的下场。

    他没的选择,他必须为这些保护他而来的士兵的生存负责。所以他不能冲动,他此刻的一个决定,将决定着这些士卒包括他和何莹是否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方有多少人?”他看了看满脸焦灼的来报信的士卒,将所有负面情绪尽数收敛,不见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他不通兵法,却也知道将是兵之胆,这个时候他不能露出一丝慌乱。否则不用敌人过来,就肯能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他冷静的面孔,所有人脸上的都微微放松下来,没了先前那种惊慌失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约有百人的样子。场面太乱,攻击又太突然,实在无法确定。”士卒羞愧的回道。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又问道:“前面情况如何?可能联系上孙百户和江统领?”这话却是向身边那个亲兵问的。

    那亲兵沉重的摇摇头,轻声道:“攻击太突然了,无法摸清状况。不过好在是江小旗现的早,提前引了埋伏,否则…….”他说到这儿便顿住了,脸上露出侥幸之色。

    苏默额头上微微沁出汗来,眼下前后都有敌人,但却连敌人的数量都搞不清,这实在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所谓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可如今这情况,根本不容他弄清敌情的时间,那唯一的出路便只能赌一把了。或许,自己身为主角的光环能起到作用吧。毕竟自己是穿越的,放在后世中,这应该是绝对的主角吧,果然是吧?

    他微微沉吟着,眼神中渐渐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,将所有车驾辎重尽数往后堆,最大限度的延缓后面敌人的攻击。再分出一半人手往前去接应孙百户和江统领,由你……嗯,你叫什么名字?还有,刚才那位兄弟叫什么?”他挥手吩咐着,指到那个亲兵时,话音一顿,才想起还不知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亲兵一愣,随即叉手道:“小人孙勇,死去的那个叫孙谦。咱们都是孙百户的亲卫,名字都是百户大人所赐。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伸手拍拍他肩膀,沉声道:“好,我记下了。此番如能得活,我苏默必亲手为孙谦兄弟还有各位战死的兄弟立碑以记。回头你将各位兄弟的籍贯还有家中情况详细告我,他们的家人,我苏默养之!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番话,孙勇先是一呆,随即眼中闪过激动之色,重重的一抱拳大声道:“谢大人眷顾,勇愿为大人效死命!”

    “愿为大人效死!”

    “愿为大人效死!”

    刚才一番话,身周众士卒均听的清楚明白,不由的都是感念不已。这个时代,当将领的肯放出照顾麾下普通士卒家眷的话,无疑苏默是头一份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便是像孙胜这样爱护手下的将领,最多也就是对自己的亲卫或能做到。至于普通士卒,谁会在乎他们死活?更不用说他们的妻儿老小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苏默这句豪言说出后,众士卒尽皆感动不已,在孙勇吼出效死的言语后,都是纷纷起身跟着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士气可用!

    苏默眼中闪过欣慰之色,狭路相逢勇者胜。兵法不通、敌情不明,唯有拼命才可能死中求活了。而拼命,士气便是重中之重了。

    “孙勇,你带领一半兄弟去接应孙百户和江统领。其他人跟着我,咱们……”他抬手一指直通府谷的方向,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突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