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2章:何妞儿的野望
    ,!

    于冕惊慌之下,自以为聪明的鼠两端的布重兵于边关的举动;孙胜偶然有所现,却因突然死亡而未能说完整的示警;再加上江彬情绪极度紧张之际,全然曲解了的演绎,终于将整件事儿推向了谁都不可预知的方向。? ? ?

    而随着几天后派出的斥候的回报,又将这种不可预知狠狠想前推动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联名上书,定要将这老匹夫的真面目呈报朝廷!”孙勇满面狰狞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所谓爱之深责之切,他原本是那么的敬仰的人,突然间却看到了其最卑鄙丑恶的一面,让他心中的圣堂轰然倒塌。又是痛心又是愤怒之下,他简直恨不得杀之方才解恨。

    苏默平静如水,眨着眼看看他,淡然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孙勇瞠然不知所措,“什么……什么然后?”

    苏默平静的道:“就是上书之后啊。你觉得这位忠臣之后会如何作?你的上书又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?”

    苏默没有用打击或者是伤害,而只是说了困扰。孙勇不由茫然,其他众人也都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苏默轻轻摇摇头,“不会,甚至连困扰都不会有。以他的地位名声,甚至不用他自己出头,就会有无数的拥趸跳出来,主动为他找到各种名目撇清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脸色阴沉下来,孙勇也满面黯然的低下头去。他们虽然只是最底层的小人物,却也明白苏默说的没错。甚至这都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而他们一旦触动了这个利益集团的下场,很有可能没将于冕如何,反倒会被这些人随便网罗个罪名扣到头上。那样的话,等待他们的就是从此后亡命天涯,又或者是,罹罪身死!

    营地中每个人都不说话,沉默着,思索着,憋屈着。躺在一副简易担架上的江彬面色扭曲,眼中光芒闪烁不定,透露出几丝危险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若如此,那索性便……”他狞笑一声,忽然咬着牙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!慎言!”苏默猛的扭过头去,瞪着他喝叱一声,将那未完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只是话虽未完全说出,但意思众人却都心知肚明。尤其几个最是悍勇的,不觉互相对视一眼,眼神中有着某种火苗跳动。

    果然天生就是个大奸佞!苏默看在眼中,心中不由暗暗叹道。按照史书上记载,这个日后的大奸佞天生嚣张不肯安分,少能力而只知好勇斗狠。如今看来,倒是一点也没冤枉了他。

    就凭着这几个残兵败将,马无一匹,剑甲不备,甚至连下一步的生存都成问题,这货居然就脑子一热,想要喊出造反的号子来。这尼玛得是多脑残才能有的想法?

    更不用说这些人中,许多都有父母妻儿的牵累。便是苏默自己,单凭几位国公对他的照顾,就绝对不可能走那条路。否则,先遭殃的就是他背后的长辈师友们。

   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,江彬惭惭的垂下眼皮不敢再说。苏默这才淡然道:“怕是有人巴不得咱们闹出点什么来,虽然我想不通为什么,但是为何要顺了他们的意呢?我便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!”

    他似是解释又似是喃喃自语,众人听的一头雾水,相互看看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迷茫。

    苏默没做解释,只是嘴角微微勾起,绽出一丝讥讽。这几天综合得来的情报,再仔细回顾了下所有的经过,他隐隐的感觉到,这所有的事儿并不是什么巧合,而是背后好似有只看不见的烟手在推动着。

    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一时间还想不通其中的原因,也想不通为什么会选中自己,但显然若是一直这么懵里懵懂下去,最后他的下场一定不怎么太美好就是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他能做的就是,尽可能的不按照常理出牌,尽可能的出乎意料之外,以此来大乱对方的布局。这样,才可能让自己跳出这个窠臼,最终将危机化解。

    “要不和他们拼了!我便不信他于冕真敢光天化日的对咱们动手。大人,咱们不妨索性打出旗号,光明正大的直闯关隘,想必他们总是要避讳些的。而且,小的也不信边关的兄弟都跟他们一条心,总会有心存忠义的。待到大人站到那厮的面前,他便不想认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孙勇不愧为孙胜亲自选出来的亲兵,一旦冷静下来,头脑也就灵活了许多。只是稍稍思考了一会儿,便看破了这其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是的,于冕虽然布集了重兵于各处关隘,但却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跟朝廷作对。否则,那便是真要造反了。

    想来那老东西的目的,不过也就是故布疑阵,想要靠着这种威慑让他们不敢靠拢,以此来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打出朝廷的旗号,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边军面前,即便是以核实的名义拖延时间,也绝不会一上来就直接刀斧加身的。只要让他们有了这个缓冲,总会有机会联络一些忠义之士。如非不然,大不了大伙儿拼着性命不要,直接杀到那厮面前就是。

    只要能进了营中,以他们的勇悍,若是出其不意之下,说不定真的就能成事儿,总好过这样憋屈等死,眼睁睁的没了活路。

    苏默有些惊讶的看看他,忽然笑了,拍手道: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。孙护卫果然不愧勇猛之士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孙勇就张大了嘴,愣愣的看着苏默,不知他说的是不是在开玩笑。他刚才固然说的慷慨激昂的,但其实不过是困兽犹斗、垂死挣扎罢了。若是但凡能有一丝别的可能,傻子才会那样做呢。说到家,他那番话其实更多的只是些泄罢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苏默忽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赞同了,顿时就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这是要搞那样?莫非这位苏大人也是憋屈的狠了,生了寻死的念头?

    他心中栗六,一时间面色阴晴不定的,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。

    旁边江彬等人也是目瞪口呆,完全不知所措。有那实诚的,甚至眼中已经露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营地上一时间寂然无声,唯有沉重的喘息之声。何莹面现苦笑,嗔怪的睇了苏默一眼,这人真是,都这个时候了,居然还有心思来戏谑大伙儿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有什么章程,便痛快的说出来,这般相戏,岂不冷了众家兄弟的心?”

    苏默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我去的,还冷了众家兄弟的心?这女人失心疯了吗,还是被江湖荼毒的太深了?一开口就浓浓的江湖味儿,这就差没直接喊着上山落草树大旗了。

    这自作聪明的疯婆娘,明明自己说的是认真的,怎么看起来一个两个的似乎都当自己是开玩笑呢?

    苏默嘴巴张了又张,瞥眼见众人都随着何莹这话说出,脸上泛出轻松的笑容来,不由的就是一阵的颓然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的威望还是不够啊,不然怎么说实话就没人信呢?这真是太桑心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要不说说你的想法先。”苏默有些淡淡的忧伤,随口向何莹说道。

    何莹脸上就露出兴奋之意,握起小拳头在胸前用力一挥,雀跃道:“这好办啊。我知道你是不肯造反的,放心吧,我也不想。不然我爹爹兄长他们,还有你爹爹还有杏儿姐姐就要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暗暗松口气。还好还好,这女人总算还没完全疯了,还记得她爹她哥和自己的公公以及姐妹。嗯,看样还可以抢救一下,治疗不能停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.造反自然是不能做的,但是咱们可以开山立派啊。我看过了,这附近有几处地方还是很适合的。正好我这儿还有五百两,省着点应该够办置些地产装备什么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,等大伙儿养好了伤,那便可以出山行侠仗义,抱打不平。此地正好处于边陲,一向多有盗贼山匪出没,正好咱们大展身手……..

    哦,对了,我听说每到秋季,鞑靼人就会来劫掠一番。这岂不是凭空送到咱嘴边的肉?如果能杀退鞑子,便不说朝廷自会有嘉奖,便是百姓们也会传颂。到那时,喔吼吼吼……”

    这妞儿越说越激动,说到兴奋处,不由的双眸放光,口中甚至出一阵阵狂笑来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齐齐石化,人人都是脑袋上挂满了烟线,又仿若头顶上有无数乌鸦嘎嘎飞过。

    苏默脸颊不可自抑的抽动着,嘴巴张大的都能塞进去一个拳头了。忍不住**道:“那要不要建个聚义厅什么的,再竖一杆替天行道的大旗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你果然不愧为咱们武清第一才子,随口便是顶好的主意。”何女侠,不,这会儿绝逼应该是何瓢把子了。何瓢把子拍手大赞,小脸上兴奋的都泛起一片片潮红来。

    顶好的主意?我顶你个肺啊!苏默双手捂脸,好悬没一头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妖孽?又或是上天派来的逗逼吗?这一刻,苏默觉得自己彻底无法淡定了。眼前这位哪是什么需要治疗的疯婆娘啊,那整个就是位新一代的开山怪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