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6章:广进钱庄少东
    ,!

    杨家城,据记载是北宋时名将杨业的原籍。?  此城建于大唐天宝年间,后五代至宋,有州刺史杨宏信镇守此地。及后,又有其子杨重勋和其孙杨光受封,世镇麟州。

    而这位州刺史的次子,便是鼎鼎大名的杨业了,也就是后世评书杨家将中的金刀令公杨继业的原型。

    再后来,杨业之子杨延昭,更是北宋时著名将领。北拒契丹,威震一方,祖孙三代皆留下赫赫英名,后人尊崇英雄,便以“杨家城”命名以记之。

    其实这杨家城虽称其为城,但实际不过只是个小镇子。当初杨家父子刚刚来此之时,几乎并无人居住于此。曾有诗记,“一径开溪畔,孤村仅几家”,由此可知。

    及至到了今时,随着不断的展和繁衍,杨家城总算是有了些规模,却也不过只百余户,人口总数都没过千数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城镇在边地中,几乎是世外桃源般的地方。即便是北方的少数民族铁骑,也很少往这里来劫掠。其中原因固然是敬重杨氏一族,但其地偏而贫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只不过也是因着这个缘故,杨家城反倒渐渐成了北方草原与中原之间的一处天然的贸易之地。城中多有一些商号驻扎此地,作为中原本家在此地的落脚点和前站。

    不唯如此,便是有些草原上的牧民,也会时不时的将自家的产出拿来这里贩售,以换取草原上急缺的盐、茶、丝绸等物。甚至还有些马帮,有时候也会来这里采买。

    因着这种特殊的作用,倒是无形中让杨家城虽处于边塞,却几乎从不会被战火波及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么一个颇有些遗世独立的小镇,在某一天却忽然被打破了平静。

    打破平静的原因,始于一支车队。这支车队并没多少人,连主人带仆人,拢共也就五个,却个个衣着华丽,车马奢华。

    车队最终在镇上最好的一家客栈停住,然后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径直进了店中,安置住宿用食等事宜。而小厮则利索的跑前跑后,伺候着主人下车。

    车帘挑开后,下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,俱各锦衣华服,带金佩钰。

    两人年岁差不多大,从小厮的称呼上可知,这应是夫妇二人。只不过那妇人行卧坐立之际,略略显得有几分不协,似乎是颇为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倒是那少年显得从容不迫,举止潇洒。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出的韵律,让人看着便生出几分亲近。顾盼之际,也总是面带微笑,满面和熙,端的是君子如玉,温润剔透。

    观者由是猜测,怕是这小两口乃是新婚燕尔,那新娘子还有些拘谨青涩之故吧。因而虽有些低声议论,倒也多半都是善意的玩笑,并无真敢取笑的。

    这杨家城平日里虽也许多人来往,但终归只是边地,多见的都是些下里巴人。便是偶尔有些富商大贾的,也多是脑肥肠满之流,何曾见过这般风流俊俏人物?是以,不过半日光景,这对小夫妻的底子便被人探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南七北六十三省最大的钱庄,广进钱庄的少东家与其新婚娇妻。此番来这边地,一是为了巡察各地产业状况,以便为接手家业做准备;这其二呢,也打算筹集些货物,往草原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对于第二个目的,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。大户人家,尤其是像广进钱庄这样的世家大族,接班人必须有实际操作的经验,这既是一种历练,也是一种考验,大抵所有大家族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于是,小镇上顿时热闹起来。几乎所有店家都想将自己的货物搭上这趟顺风车。

    广进钱庄啊,这可是专门做银子生意的。不但财力雄厚,身后更是有着诺大背景的存在。这种家族平日里很少会操作这种走商的生意,若不是有那个交替的考验的事儿,根本就不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而正是因此,此次的草原贸易也必然就是个过场,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若能搭上这趟车,绝对会赚的盆满钵溢。

    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由此可想而知,杨家城为什么会如此轰动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杨家城喧嚣震动的时候,离着此地不过数十里之外的保德城中,也有一个人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何言,何家的大少爷,广进钱庄真正的、也是唯一的少东家何言,在接到了这个消息后当即就凌乱了。

    他从跟着张悦和胖子一同出来后,半路上先是胖子要联络道门的人独自离开了。待到进了陕甘境内,何言也与张悦分开来,径直去启动何家的力量。

    何家的广进钱庄即是维持所需的生意,也是倾听天下的耳目。他们背负着某种神秘的使命,所以手中自然也有着一股不为人知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今不但关乎到苏默的安危,更是关乎到小妹何莹的性命,何老爷子是真的震怒了。所以这趟过来,何言早从父亲那儿得了命令,将不惜一切代价,找到并保护好小妹何莹。

    所以,何言和张悦分手后,先便去了延安府。也就是广进钱庄在陕甘的总舵,开始着手召集人手,往整个陕甘、山西境内搜寻苏默和何莹二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而随着之后兴县的消息传出,与其他几股势力一样,何言也将目光最终锁定在了山陕交界,往河套一带的地域。

    而且,一如当日于冕猜测的那样,暗中的几股神秘势力中,其中之一便是何家的力量。并且于冕不知道的是,在某一股势力和袭杀苏默队伍的那股势力火拼了一场后,何家的势力也曾暗中出手,对那帮袭杀苏默的人来了下狠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何家的势力本就极为隐秘,行动又颇为阴损,以至于连被遭到持续打击的那帮人自己都不知道,对他们下手的还有这么一支力量存在。

    敢动自家妹妹和妹夫的心思,简直就是活腻了。何家本就是干的最阴暗的活计,从来都是他们找别人麻烦,何曾有过被人欺负的?某种意义上,他们甚至连朝廷的内阁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一直以来,为了背负的使命一直低调而已。但今天,终于有了敞开作的机会,何言怎会轻易罢手?

    于是,在瞅准机会,在两下里两败俱伤后,他毫不犹豫的出了袭杀令,一场追杀战下来,几乎将那帮人杀了个干净。最后,唯有那个领在几个高手的护持下,才险而又险的侥幸逃走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后来忽然让苏默等人感到,追杀他们的人突然不见了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那位钰公子自己都快要郁闷的吐血了,整个行动从一开始就出现各种意外,完全脱离了既定的计划。

    先是被芸姑娘突兀的插手,几乎是公然放纵了目标逃离。随后便是莫名的被一帮疯子缠上,简直就是以命换命的将他拼的人手损伤大半。再然后还当两下都伤的太重,彼此撤离后可以稍事休整了。却不料对方竟如此奸诈,竟然还隐藏了一支生力军,在分开了数日后突然杀出,几乎将他自己都葬送进去。

    而他不知道的是,那支后来的生力军,就是何言指挥的何家秘卫。而在将他们几乎杀光了,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后的何大公子,才又转而往保德坐镇,希望能更近一些的贴近目标地域,从而找到苏默和何莹二人。

    广进钱庄分布极广,不但各个省主要大中型城池中有分布,便是一些特殊的小镇、县中,也有二级甚至三级的据点。像是杨家城这样的,便是三级据点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些最低级的据点的人,根本不可能认识何家的人,甚至连广进钱庄背后的东家是谁都不知道。他们唯一认定的,便是何家特有的钤印。

    只要是持有这种特定钤印的人过来,他们便会无条件的服从命令,完成持印人布的各种指令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钤印,何家唯有何老爷子和他何大公子两人掌控。其他各处一级分部,每次下的钤印指令,都是由他或者老爷子何晋绅用印后出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忽然杨家城传出的,这位广进钱庄少东家的传闻,显然是那边的据点肯定鉴别过钤印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是老爹出的指令吗?何言稍微想想就排除了这个可能。此番临行前,老爹说的很明白,他不会插手的,一切都交由他来定夺。既如此,就绝不可能中途变更,甚至都不曾通知过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老爹,而自己就更不可能了。除非他患了离魂症,才会连自己有没有做过什么事儿都搞不清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这个大胆的家伙究竟是谁?更可怕的是,此人竟能伪造何家的钤印,那才是最大的祸患。要知道何家的钤印可不是说伪造就能伪造的,其中大有隐秘,不明白内里的人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难道是老爹年轻时,风流快活留下的手尾?那岂不是说,自己或许就要多出个兄长或者弟弟来?哎呀,若真如此,老爹也是蛮威武的嘛。

    何言摩挲着下巴,眼中有熊熊的八卦之火燃烧。若是让何老爷子知道,只怕立刻就要一巴掌拍死这货。这尼玛什么奇葩儿子啊,有这么编排老子的吗?

    还有啊,当知道有这种可能后,这货第一时间兴起的竟不是愤怒和惶惑,反而是满心的探奇寻密之心。探寻爹老子的奇密?这种儿子就该直接捏死才对!

    不过好在何大公子的不着调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,遐想了一会儿后就吧嗒吧嗒嘴儿,将这种奇思妙想抛开了。

    自己老爹应该不会这么不靠谱的。即便是有这种事儿,也不太可能将自家的隐秘轻易传出去……吧?

    那如果不是这种情况,又怎么会……嗯!等等!

    何言皱眉想着想着,猛不丁一道灵光闪过心头,霍然站起身来。想起来了,小妹!记得有一年小妹回来,正好碰上老爹用印,曾经就这个密钤解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说这世上还有除了自己和老爹知晓其中秘密的,那便唯有小妹何莹了!

    哈!找到了!终于找到了!

    何言想通了其中的奥妙,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。笑罢,起身出门传令道:“准备出!目标,杨家城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