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0章:安管事的请求
    ,!

    外面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,房内,苏默与何言兄妹打个眼色,两人便微微一颔首,随意寻了个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座位却并没按照任何次序摆放,就那么零散着,全无这个时代礼法要求的主次分明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一口道出“何少东家”四个字,那就要看看,是不是真的能认出谁是何少东家来。

    如果认不出来,那说明对方就是虚张声势,但也同时表明了肯定是冲着苏默而来。这意味着苏默的由明转暗的策略,已经被人看破;

    但若是真的能认出来,那么这位真正的何少东家忽然出现在眼前,必定会出乎对方意料,正可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。

    若露出惊讶之色,就说明对方的目标还是苏默。而若没有,那至少百分之五十的可能,对方是真的冲何言而来的。但同时也意味着,对方的耳目强大,否则不可能何言刚一来到,便这么尾随而至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能让苏默这边心中有个大致的判断,不至于措手不及,彻底将主动权失去。

    脚步声在门外停住,草驴儿客气的稍候之音响起,随即便传来轻轻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苏默没说话,对着何言点点头,何言便轻咳一声,扬声道:“进。”

    门开处,草驴儿恭敬的走了进来,目光在三人面上一扫而过,微微恭身禀道:“公子,有徽州程府的安管事来访。”说罢,将身子往旁一闪,露出身后跟着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货果然是个机灵的,称呼上一点也看不出端倪来,任谁也不知他所谓的公子,究竟是跟哪位公子说的。

    何言斜眼睇了苏默一眼,眼中露出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安管事微笑着迈步而入,身后两个人竟也毫不迟疑的跟上,这让旁边的草驴儿和虎子三人齐齐变色,不由的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这时候是主家们见面的时刻,哪有下人奴仆们也跟着登堂入室的道理?这是属于对主人极度无礼的举动,草驴儿等人焉能不怒?

    正待要喝叱,安管事却抢先一步抱拳赔笑道:“徽州安锡禄见过少东家,这两位乃是锡禄子侄,也是一向景仰何氏,今特厚颜不告来见。若有失礼不当之处,还望恕罪海涵。”

    苏默与何言不由的就相对互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安锡禄端的了得,言谈举止间滴水不露。不说这上来就赔罪的一番话,既表达了歉意,却也将苏默这边问罪的话堵了回去。单就是之前一番安排,想要通过仓促之下相见的反应,窥探对方虚实的意图,也在安锡禄以同样的无赖手法而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在这极短的时间内,便能想出这种最妥当的应对手段,不动声色的将一切不利因素尽数化解,其人的心智、反应,端的是老道至极。

    “安管事客气了。”何言淡淡的回应了一句,伸手让座,同时瞄了苏默一眼,眼底闪过一抹无奈。苏默则眼睛微微一眯,面上仍是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这位安管事确实了得,但苏默神识何等强大,还是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波动。

    没错,这家伙是冲自己来的!苏默心中暗暗冷笑。

    这位管事大人面上的确掩饰的近乎天衣无缝,但在称呼“少东家”三个字的时候,眼神仍是不由自主的在苏默和何言二人面上都停驻了那么一霎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管事,代表主家登门拜访,口中称呼之际,面对时竟然不分主次,这显然就是个笑话。什么样的大户人家,竟会用这种人做管事?

    若说他是为了客套,故意含糊其辞,但又别忘了,之前在门外时,他可是张口就点明了“何少东家”的。既如此,何以前恭后倨?这是发癔症了还是脑袋被驴踢了?

    所以,饶是他百般机智,终于还是在苏默强大的异能神识下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“虎子,看茶。”间安锡禄三人在何言的招呼下都坐下了,苏默主动站起来招呼,同时暗暗打量后面跟着的两人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目的,而安锡禄又宁可冒着失礼的罪名也要让这两人进来,以苏默的精明,又岂会再轻易将这两人忽视?

    这两人年纪都不大,看上去都不过及冠之年。稍大些的那个,相貌威猛,身材魁梧。但是外在表现的有些木讷寡言,进门后便紧紧跟着年少的那个,坐下后也是低眉垂眼,面无表情;

    而年少的那个,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。只是跟相貌粗豪的那个却是截然相反,生的眉清目秀、唇红齿白。虽也是一身布衣,但是顾盼之际,却是眼眸灵动,满脸都是好奇之色。坐在那儿也是并不安分,左顾右盼的挨个打量着众人,眼中明显透着几分慧黠的灵动。

    眼珠转动之余,忽然对上苏默的眼神儿,眸子中微有慌乱之色,但却随即睫毛搭下闪躲开。但不过片刻,却又悄悄偷瞄过来,待到发现苏默一脸的似笑非笑的神情,仍是在注视着他时,白玉似的的面颊上,便不由的腾起两股红晕。放在膝上的一双手,也下意识的紧紧攥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眼中闪过一抹奇异之色,又再深深看了他一眼,这才将眸光转开,笑着对安锡禄道:“安管事忽然来访,却不知有何见教?呵呵,大家皆是男儿汉,切莫效那妇人之态扭扭捏捏。有话便请直言,咱们兄弟但能做到,必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安管事面上尴尬之色划过,干笑了两声连连称是。而旁边那个年少的少年,脸孔却又再涨红了几分,眼中有羞恼之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苏默这话的意味难明,冷不丁的忽然扯出男儿妇人什么的,颇是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。尤其是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儿还刻意瞄了一眼那少年,简直就差点明着取笑人家生的俊俏脸嫩了。这比安锡禄非要带着两个子侄进门的举动,更要失礼上三分,以至于让何言和何莹二人也是不由的诧异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敢相瞒公子,此番冒昧登门,确是有事相求。公子既然直爽,锡禄便也不再兜圈子了。”安锡禄果然老道,眼见气氛有些诡异,赶忙先开口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此刻苏默既然开了口,何言便也不再插话,只安静的听着。苏默便身形一端,正色道:“如此甚好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说着,便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状。

    安锡禄砸吧砸吧嘴儿,心里暗暗发苦。这少年果然不简单,时而嬉笑、时而端严的,飘忽无形的让人有种完全抓不住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这样的。”他定了定神,轻咳两声道:“咱们听说呢,几位欲要往草原行商,眼下正组织商队是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安锡禄就又窒了窒,只得继续道:“嗯,但不知此行,贵方是否有要求,一定是非要商贾才能加入?若是我等想跟随贵方同行,不知可能行个方便?哦,公子放心,该付的银两咱们也一样照付,绝不会少半个铜板。又或者有什么特别的要求,不妨也请明示,咱们必尽力做到,绝不会给贵方添任何麻烦。”说着,眼巴巴的看着苏默。

    何言等人便都露出错愕之色,互相之间对视一眼,随即便把目光都看向了苏默。他们完全没想到,对方竟会提出这么个要求来,意外之余,下意识的便都依望着苏默拿主意了,却全忘了这一来,顿时将苏默才是真正的主事人的事实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只不过到了这时候,双方该明白的人也都心下明了了,掩不掩饰的倒也不重要了。只是那俊俏少年的眼眸中,不免便露出了几分讥笑之意。

    苏默一直便在暗暗留意几人的神态,那少年此刻的眼神自然也看在了眼中,心中顿时一阵的无语。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这帮混蛋可不就是猪一样的队友吗?

    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,这才脸色一正,对安锡禄道:“安管事,在下却有一事不明,还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安锡禄抱拳道:“不敢,公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苏默道:“安管事也知道,咱们这是商队,都是以获取利益才往草原走这一遭的。安管事既明言非为商贾事,却不知此行又为哪般?哦,交浅言深还请恕罪。不过既然是贵方要求一起同行,在下身为商队的组织者和带头人,有些事就不得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安锡禄便笑笑,点头道:“公子所言乃是正理,何来恕罪之说。呵呵,其实锡禄此求乃是为了我家小姐。我家小姐尝读诗书,听闻草原大漠风光别有不同,正想要游历一番。此次恰好遇上公子组建商队,故而便动了心思。毕竟塞外不是那么平静,能有众人同行,便多了分依仗,还望公子能不吝,给予些方便。”

    旁边何言等人这才恍悟,只是恍悟之后,面色却微微古怪起来。甚至何二小姐的眼神都不对了,虽不说话,目光却颇为不善的打量着安锡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虽然不像宋时那般礼法苛刻,也不限制女子抛头露面,但终归是男女有别。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怎么可能随便的就与不认不识的人一起出游?更不要说远走塞外这种地方了。除非是另有所图,那便是另说了。

    而偏偏安管事等人出现的本就蹊跷,相见之时又多有龌龊,虽然并不明显,但却总是让人心中不怎么痛快。这种情况下,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,很难不让人有想法。

    可明明这个安管事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是精明,绝不会看不出这一点来。而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,却还依然说出这番话,这里面的蹊跷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何莹甚至有了怀疑,是不是这家人家真的知晓了苏默的身份,然后那所谓的程家小姐便对苏默有了什么想法,所以才有了眼下这一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苏默此刻已然不是默默无闻的乡下小子了,而是大名鼎鼎的当世才子了。不但雅擅书画,更是精通音律,一曲《临江仙》传唱的脍炙人口,不知被多少闺中少女暗暗心仪,引为最佳夫郎人选。

    不见前有那个青楼头牌妙芸的暧昧,后面又有王泌姐姐那样的才女垂青吗?何二小姐哪能不起戒备之心?

    话说在何二小姐的心中,对苏默这块小鲜肉,俨然视为自己的禁脔了。韩杏儿和那个不知是谁的娃娃亲没办法,谁让人家先她一步呢?但是除了这二人外,再有别的女人觊觎苏默,那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何二小姐的警惕顿时成几何倍数的递增起来。心中暗暗决定,一定要看好自己的东西,绝不能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哪怕一丁点儿的机会!绝不!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