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2章:夜行
    ,!

    西北的秋夜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,那是一种完全有别于内地城市的美。

    如果说内地城市热烈、奢华,让人目迷五色,宛如面对一位雍容典雅的贵妇人。那么,少了那份喧嚣的西北,尤其是如杨家城这样的边塞小镇,就如同一位洗尽铅华,清冷出尘的遗世佳人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高过两层的建筑,使得人一眼便好似能望到天尽头。暗夜之中,远山起伏如线,明月高悬如盘。四下里便弥漫着一种叫做静谧的氛围,恍恍惚便超脱凡俗、心胸寥廓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深深吸了口气,有些陶醉与这种清新自由的意境。身旁并肩走着的何言,似乎也有些沉醉其中,眼睛微微眯缝着,脸上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间都忘了说话,只是沉默的走着。月夜下便只剩下轻快的脚步声橐橐,细听之下似有回声。

    后面传来何莹清脆的笑声,然后又有偶偶低语飘来,那是何莹在跟四个何家秘卫说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昨日苏默和何言劝离何莹的谋划,终于在何二小姐的暴走下彻底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草原上闯荡江湖,却想把我一人丢家里,须放着本女侠不死!”彪悍的言论,让苏默何言二人一脑门子的烟线搭下。

    去草原上闯荡江湖?女侠,咱那是去闯荡江湖吗?那得多脑残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啊?咱那是去挣命好不好?

    苏默被这种奇葩的思维,雷的整个人都不好了。眼见实在没法儿沟通了,两人干脆利索的缴械投降,转而研究起此行的细节。

    何言有话,既然是顶着广进钱庄少东家的名头,那么就不能太过寒酸了,否则岂不要丢了何家的脸面?

    重新组织货源,怎么也得在明面上占据大头。不然的话,堂堂何家少东,走一趟大漠的商货,竟然比不上其他附和过来的商贾,又如何有脸面号称主导?

    所以,昨天晚上时,何言便早传令下去,命广进钱庄开始搜集各色物品,拟定货品清单。而今日一早,便急火火的拖着苏默过去,逐样逐件的甄选敲定,一直忙到人定时分,才算是搞定了所有事宜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的行商,苏默本意并不重视。这原本就是他为了脱身而策划的计谋,货品多一些少一些的才不会在乎。只不过眼下何言这个正牌少东家来了,总还是要兼顾下人家的面子不是。这话儿不能说明面上,但事实上大舅哥的名分是不能抵赖的。

    跟何二小姐心中的野望一样,在苏默心中,何妞儿已然也是自个儿的女人,他一个人的禁脔了。这一点毋庸置疑,也绝不容更改!

    所以,哪怕再头疼那些琐碎的商事,最终还是耐着性子坚持到了最后。只不过这一天下来,简直有种头昏脑涨的感觉,直到此刻沉醉于夜的静谧中时,才终于轻快起来。

    相对于苏默,何二小姐却是极度的兴奋。那句奇葩的宣言,固然是口不择言下的掩饰之词,但实则也未尝不是她心中真实的念想。

    何二小姐总是口口声声闯荡江湖,其实并不是真的明白江湖。说到家,不过是少年人对未知的一种懵懂好奇下的产物。

    长河落日圆,大漠孤烟直,那是一种何等瑰丽的景象?那天地苍茫,一望无垠,又是何等的一种壮阔?还有那胡笳悲音、阴山长歌、牛羊满地、万马奔腾,便只是想想那一个个画面,都让何二小姐心潮澎湃,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次行商,其实与何二小姐而言,真的便和闯荡江湖没什么不同了。更不要说这次还是自己作为贩卖的一方,如此新奇的体验,如果错过了,何二小姐觉得一定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何家本就是商贾世家,对经营行为应该早就习以为常,这话对也不对。

    别忘了,何家做的是什么买卖。何家是经营钱庄的,平日里的买卖便是枯燥的账面操作,如何能和这种行商千里,当面买卖相提并论?

    所以,可以说,这次事件中,最开心的就莫过于何二小姐了。这从昨晚确定下来这事儿后,妞儿的小脸就一直红扑扑的,两眼中光芒跟俩探照灯似的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而今天一天的准备中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之所以用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搞定,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这位二小姐参与的缘故。许多货品在何言和苏默看来,只要一过眼便可定下来,但是何二小姐却是翻来覆去的盘问,差点就要把商品的制作流程都搞明白了才肯决定。

    而就这样忙活了一天下来,最有精神的还是这位二小姐。甚至在从钱庄出来后,往客栈返回的这一路上,见兄长和苏默二人都没什么精神后,何二小姐便又盯上了跟着何言而来的四个秘卫。

    这些秘卫以前从未在何家露过面,他们本就是何家隐藏在绿林中的一支势力,自然个个都是一身江湖气息。最为一个资深的江湖控,可想而知何二小姐在发现这种情况后,会是何等兴奋了。

    于是,便也有了眼前这种景象。苏默何言在前缓缓散着步,跟在身后的四个何家秘卫身边却蹦跳着一个小女孩,叽叽咯咯的问东问西,让四个秘卫个个都是满头大汗,一脸的惨然。

    这实在太闹腾了,真心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四个秘卫面上不敢表露,心中却不由自主的齐齐哀嚎。原本早上离开的时候,听闻姑爷的几个手下要留下应付可能的访客,他们还心中暗暗不屑来着。

    要知道兴县一战,这位姑爷的手下着实出了好大的风头。但凡知道那一幕的,提起来都是竖起大拇指,赞一声好汉子。临危死战,不怯不退。整个百人队战至仅残存二十人,却始终没有一人屈膝投降。

    而且最后,在百户和众多总旗统领尽皆战死的情况下,还是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而去,这份悍勇端的令人不得不侧目。

    但是相对何家秘卫来说,他们口上不言,心中实际是很有些不服的。毕竟,曾给与苏默护卫如此重创的那些家伙,最后还是在他们的打击下,近乎全军覆没了。所以,他们自觉有那个骄傲的资格。

    而早上苏默几人出门,只点了他们何家秘卫跟随左右,这不也是说明了,他们更胜那几个残兵败将吗。所以,当时他们是骄傲的,是得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们觉得宁可不要这种骄傲,恨不得立刻与草驴儿等人换一下才好。这位二小姐的奇葩问题层出不穷,让他们简直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。人人都是两眼无神、面色苍白,偏偏却完全没办法逃避,只能坚持再坚持着,在那强大的魔音折磨下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程家的消息查到了些,只是飞鸽传书不能详述,只记了个大概。”扭头看看后面几个秘卫的一脸苦相,何言莞尔一笑,回过头来对着苏默说道。脸上的神色也微微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苏默讶异的看了他一眼,飞鸽传书?这个时代已经学会利用鸽子来传递消息了吗?

    对于他的疑问,何言大为不屑。“这有什么奇怪?自大唐天宝年间就已有了。而今飞鸽之术更多的是用于民间,军中和北方边地,都是用鹰隼呢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惭惭的揉揉鼻子。好了不起吗?竟敢鄙视我。你丫知道什么叫电报吗,知道什么叫电话吗?知道什么叫互联网吗?又知道什么叫卫星不?嘁,哥是心地好,怕打击死你。嘚瑟个毛啊!

    不理他,哥心胸广阔!苏默耷拉下眼皮儿不说话。何言就斜着眼瞅他,脸上得意洋洋的。能在这个既定妹夫身上占上风,让他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徽州倒确实有些姓程的大家,只是并未听说哪家有小姐远行的。这或许是不肯泄露的原因,但也不排除那安管事在说谎。毕竟时间太紧,想要确定实在太难。如此,你还是准备让他们跟着吗?”得意过后,何言终还是转回了正题,语声很是慎重。

    苏默眼神缩了缩,莫名的光泽在眼中流动。沉吟了下,嘴角微微勾起,淡淡的道:“为什么不?他们要求的只是跟随商队,不是吗?有了他们在商队之中,至少会让商队受到其他势力打击的机会减到最低。这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何言一愣,若有所思的轻轻点点头。但随即猛然脸色一变,失声道:“你说只是跟着商队什么意思?莫不是你要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立即斜了他一眼,让他后面的话就此咽了回去,只是脸色一时间变幻不定,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后面还在笑语晏晏的妹子,面色渐渐沉重下来。

    苏默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,隐隐猜到了他的心思,微微一笑,刚要开口解释几句,忽然却面色一变,霍的顿住了脚步,抬头向四周打量着。

    他冷不丁的一停下,何言在超出了两步才发觉。皱起眉头回身,正要问问他怎么了,却见他猛的脸色大变,大叫道:“小心!有埋伏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夜风中忽然厉啸响起,随即便是几声惨叫传来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