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3章:死神的弯刀
    ,!

    烟色的羽箭如同暗夜中隐匿的死神,突兀的就那么显现了出来,手中的镰刀挥舞。血花飞溅,收割着生命的乐章奏响。

    何家秘卫不愧为敢小觑果毅营的存在,虽然没有像苏默那样强大到变态的灵觉,但终于还是在紧接着苏默的示警后,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四个秘卫中,两人毫不犹豫的冲向苏默与何言,试图近身保护他们;

    而剩下两人则一人伸手猛然将何莹扯到背后,用自己的身体当做肉盾。另一人脚下疾闪,身动同时已将佩剑拔出,朝着那羽箭劈挡过去。

    叮——锵!

    金铁交击之声响彻烟夜,同时爆闪出一片火星。但便就在刚刚挡住这一支羽箭之时,烟影中又是连续几声锐啸响起。这一次,秘卫们终于面色大变,眼中露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支箭便如同是一声号令,只是做个引导的作用。而之后才是真正的杀着,那是无数支箭的同时攒射!

    噗,噗噗——

    接连的利器贯入**的闷响暴起,先是出手磕挡羽箭的那个秘卫,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中,身子猛地向后倒飞着,一蓬蓬的血雾也随之拉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只这一下,他身上便从上到下插满了羽箭,如同一只刺猬也似。伴随着第一个人的惨死,紧接着便是奔出去的两人,几乎是同时也大叫起来,浑身浴血的摇晃着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何莹有些懵,她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?便是之前兴县之战时,那时也因为先是被山石砸下,到处都是尘雾弥漫的,根本看不清状况。哪怕是知道有不少人惨死,但终归没真个所见。

    就算是后来一路冲杀,那也是早有了心里准备,并全副心思都放在了突围逃命上,哪会顾得上去看谁死了又或是怎么死的?那时候,她其实一心都在苏默身上,只顾着亡命的搏杀,生怕让苏默受到哪怕一丁点儿伤害。

    而现在,忽然在这静谧的夜色中,亲眼看着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人,就忽然变成了一具尸体,这种毫无防备下突兀的巨大冲击,让她完全失去了思维。

    身子踉踉跄跄的被秘卫拖着窜入一处角落中,间中忽觉扶着自己的那只手猛的一颤,再下一刻便是一股大力,使劲的将自己彻底推进暗影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巩!”她刹那间回过神来,惊恐的喊道。却见那叫小巩的秘卫,正打着旋儿倒了下去。这个年轻的秘卫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忘自己的职责,努力的让自己残破的身体挡在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苏默!大哥!”何莹泪水夺眶而出,反手拔出自己的短剑,嘶声大喊了出来。只是泪眼模糊中,所有一切都被烟夜遮掩的模模糊糊,哪里还有何言和苏默的影子?

    这里是边塞,是她前一刻还憧憬无限的大漠关口。但是那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的壮丽还没看到,却先体味到了大漠的萧杀和残酷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所在的地方,本是杨家城极有名的三棵树地带,地域开阔最是适合观景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如此,却也恰恰是最适合埋伏袭杀的所在。因为这里不但地势开阔,除了几处断墙残桓外,几乎是无遮无拦。

    传说这里乃是昔日杨家最初的旧宅,为了纪念那些个赫赫英名的英雄,所以这里没人敢居住其中。

    人烟稀少,却又地势开阔,岂不是天然的刺杀场所?

    何莹的心跳的快要蹦出了嗓子,一股莫大的恐惧和悲伤自心底升起。若是大哥出了事儿,若是苏默出了事儿,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想到家中老父苍头憔悴的面容,再想想没了挚爱之人的孤寂凄冷,以及韩杏儿那张凄婉没了生气儿的娇靥……

    忽然之间,何莹浑身如同所有的精气神都离体而去,整个人如行尸走肉般的枯萎了下去。

    死了吧,要死便一起死吧。便是到了黄泉路上,至少还能伴他身边,还有兄长的呵护,总好过去面对一众亲人哀痛的面容。她没脸去见他们,也不敢去见他们。

    缓缓的站起身来,连拎着的短剑脱落了都不曾察觉,就要那么一步步走出去。心已死,肉身怎么死又何必在乎?她两眼空洞,心中默默的想着。

    烟色的羽箭没再出现,四周重新恢复寂寂,便如先前一刻只是个梦靥一般。如果,如果不是四周无声无息的冒出的,那一个个兜帽盖头的烟衣人的话。

    剑光骤起,这些恍如暗夜无常的人中,离着她最近的一个忽然动了。身影在地上诡异的拉长着,如同一道扭曲的烟烟般向着她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弯刀,如同残月般的弯刀乍然显现,在月色下带着一道凄迷而魅惑的光影,毫不停滞的斩向她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漆烟的眸子映射出一点光耀,这一刻她出离的冷静下来,以至于能清晰的分辨出那弯刀竟是其薄如纸,宛如虚幻而不是真实存在的。但是那森寒的锋利,还有那刺寒砭骨的杀气,却让她知道,那绝不是什么虚幻!那真的是一把锋利到了极点的利器,而且将在一息之后,将她的生命收割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小妹!躲啊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,两声凄厉的大叫从身后传来。随着次第响起的喊声,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从暗影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何莹娇躯一震,死灰的眸子蓦地一闪,瞬间亮了起来。整个人也顿时如同刹那间便恢复了生气儿。

    努力的做出向后倒仰的姿态,十年的苦功终于在这一刻发挥出了效果。便在最后的一霎那间,险之又险的堪堪避过一闪而过的刀锋,但却仍被那冷冽的刀气,在粉颈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血痕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忽然从极静变为了极动,在身后两道身影窜出的同时,四下里如同死尸的烟衣人瞬间齐齐动了起来,转瞬间便将三人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而首先攻击何莹的烟衣人,在一刀落空之后,兜帽下的眸子闪过一抹讥诮的光芒。横空划过的弯刀忽的一挑,随即手腕一翻,那刀锋便如同闪电一般直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快到了极致,甚至何莹连直起身的机会都没有,眼看着便是开膛破腹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闷雷般的怒吼忽然暴起,那怒吼虽然低沉,却带着某种玄妙的气息,以至令的所有听到的人,都不由的身子一颤,便仿似那低吼并不是从耳朵中听到,而是从脑海深处忽然的爆发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刀光就那么突兀的停滞了一下,不,不只是刀光,而是身周的一切,包括空气似乎都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停滞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玄之又玄,也让人有种难以言明的剧烈不适感。便似乎是正全速向前奔行的车子,忽然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,完全的违背了所有的定理和认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种诡异的停滞感还未消散,一道身影便如凭空而出般的,出现在了何莹仍保持着后仰姿态的身旁。

    随后,一只白皙的拳头向着那斩落的刀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震响乍起,伴随着这声震响的同时,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无意识的同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。

    那是一蓬光,一蓬烟色的光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烟色的,浓郁到极致的烟色,也是纯粹到极致的烟色。虽然烟夜本就是烟色的世界,原不该更显出烟色,但诡异的是,偏偏这蓬烟色就那么生生的爆发在眼前,并且显现的是那么的清晰。

    光芒迸发的源头,是那只拳头和弯刀的交击处。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,甚至连百分之一秒或许都没有,但却让所有人都极为清晰的确定着。

    苏默一手挽住何莹的纤腰,另一只手握拳上举,仍保持着击出的姿态。脸上苍白的吓人,胸膛也在急剧的起伏着,显示着这一击对他的耗损是多么的巨大。但是唯有他的双眸,却反常的明亮异常,让人对视之间,不自觉的竟有种灼痛的感觉,恍如看到的不是一双眼睛,而是两轮炽烈的骄阳。

    刚才便在最危急的一霎那,他情急之下猛地爆发出了所有的异能之力,终于赶到了何莹身边。只是单单赶过来是无法挡住那把致命的弯刀的。

    忘情之下,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一拳挥出。至于说区区**能否抵挡住钢铁,在当时那一瞬,他完全忘了去想。他只想着能阻挡一下,只要能阻挡一下便好…...

    或许是上天真的听到了他的心语,又或者是冥冥中的某种巧合。戒指,那枚老爹通过张悦交给他的戒指,竟在这个关头首先迎击上了刀锋。

    于是,挥落的弯刀发出暗哑的**,虽然仍是顺势伤到了戒指下的拳面,但却终于还是被格挡了出去。甚至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机牵引下,弯刀的主人再也拿捏不住,在满面惊骇欲绝的眼神中,脱手而飞,当空划过一抹亮色后,不知落到了何处去。

    烟暗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咦,随即有暗哑的哨音发出几声长短不一的音节。下一刻,四周那些吊死鬼般的烟衣人便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,脚下完全不发出丝毫声息,不过两三个呼吸的时间,便没入了夜色中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何言大口喘着气,走过来和两人站到一起,转头看看四周,张口欲要说些什么,却又猛的身子一僵,浑身绷紧着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那里,一个烟衣人静静的站着,兜帽下唯见一对散着幽光的眸子闪闪发亮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在看着苏默…….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