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8章:守护者之秘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三大隐脉,三大隐脉,唉……”何晋绅听儿子问起这个,不由的喃喃低声念叨着,脸上又是迷茫又是激动,但至最后,却渐渐有些落寞。??

    “所谓三大隐脉,便是说观察者、裁决者还有守护者。其中守护者便是指的咱们这一脉了,只不过与前两者比起来,咱们确实是最幼的一支。不,确切的说,咱们其实不过就是一帮子孤臣孽子,拼却一切的苟延残喘罢了……”何晋绅说到这儿,不由的老泪纵横起来。

    何言大惊,霍的站起身来失声道:“爹!”

    何晋绅摆摆手,以袖擦拭了下泪水,叹口气道:“无妨,有所思而已。你今日既然问了起来这些,也是该让你知晓的时候了。更何况,他们既然出现了,怕是咱们想安稳也不可得了。”

    何言心跳如鼓,有股不安的感觉升起。隐隐觉得,老父即将要说的事儿,怕是和自己还有苏默都将有所关联。而且,只怕这种关联,对他和苏默二人的影响,很可能不是他二人愿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极其古怪,也毫无来由,但却就是那么固执的突然泛起,怎么压也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有些挣扎,慢慢的也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说这三大隐脉,便要从上古三皇五帝时说起了。嗯,至少对于咱们和裁决者是这样的。”何晋绅看着儿子沉默下来,心中也是纠结,但却仍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了开来。

    何言心中的担忧和挣扎,他作为父亲的又岂能不知?甚至他比何言此时的心情更加复杂。毕竟,自己的女儿现在可是认准了苏默了,如果真是如传承下来的那样,可怜的女儿又将何以自处?

    何言纠结与可能的与朋友敌对,他却更要做好承担失去女儿的痛苦。这种如诅咒般的注定,又让他这做父亲的如何承受?

    只是他没的选,祖祖辈辈传承的烙印,让他只能无奈而坚定的走下去。看着一切生,看着一切湮灭,直到一切平复,再进入下一个轮回。

    守护者,听上去是那么的高大上,却不知从建立伊始,便充满了悲情的色彩。而这种悲情也将从始至终贯穿其中,身为何家子弟,也只能一代又一代的背负着这种悲情,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忽然闪烁了一下,隐隐有某种情绪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何以只有裁决者和咱们守护者?爹的意思,莫非是说那观察者与咱们两家有什么不同?”何言很是敏锐,一下子就捕捉到父亲话中的含混,不由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何晋绅目光缩了缩,将万千思绪收了回来,欣慰的看看儿子,点点头叹道:“不错,观察者确实与咱们不同。要说裁决者和咱们守护者总算是有据可考,那观察者却自古至今,从无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,又从什么时候而来。他们行踪诡秘,却又掌控着莫大的威能,这世间九成以上的更替变迁,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何言听的眼底闪过一抹骇然,失声道:“怎么可能?爹不是说咱们都从……从上古三皇五帝时,就……就开始的吗?难不成他们还能……还能……”

    上古三皇五帝啊,那已经是遥远的难以想象的年代了。对于自家这所谓的守护者,还有那个裁决者竟是出于那个时候的事儿,对何言已是莫大的冲击了。但是从老父口中流露出的意思,最神秘的观察者,似乎竟还有更久远,这实在让何言无法淡定,根本就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上古三皇五帝再之前,那将会是什么时代?真的会像传闻野记中的那样,是仙人时代、神话时代?这太颠覆了,完全出了何言的认知。

    何晋绅苦笑着看了看儿子,想想当初自己初次听闻这些,又何尝不是跟儿子一个模样?

    “守护者,据咱们祖辈相传,乃是成立于五帝末期。当时正值天地倒覆、群贼纷立之时,曾经有大功于世的各位始祖后裔,凋敝零落,始祖之嗣眼见得便要因此而绝。万般无奈之下,当时各位始祖家臣以大牺牲护着仅存的几位少主逃了出来。再往后,便相约结为誓盟,永葆主嗣不灭。而我何家先祖,便是当时为者。今日咱们何家秘卫中许多人,也都是当时众家臣的后裔。一代传一代的,就这么延续了下来,直到今日,总算是有了些底气。但归根究底,终不过是一群拼死挣命的孤魂罢了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就那么平静的讲述着,淡淡的语气中,却满满的充斥着一股悲郁和愤懑,还有无尽的落寞和无奈。

    何言呆呆的听着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何家竟有这种高贵的背景来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何家是隶属与皇家密布的暗手。虽然明面上身份不如那些个阁臣王公,但实则却毫不逊色与任何人。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骄傲的依仗。

    可今日才知,自己自以为的那种依仗,在何家真正的背景面前,简直连个玩笑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说的各位始祖……是......是……”震惊中,忽然想到那番话中的一个关键词,不由的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划过,登时呼吸急促起来,结巴着向何晋绅求证。

    何晋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哼道:“你可是想问,为父说的始祖是不是三皇五帝?”

    何言脸上潮红,小鸡啄米般点着头。三皇五帝啊,光只是想想就让人热血贲张。对于华夏后辈来说,那都是俨然如同神话传说般的存在。自己何幸,竟能成为守护他们后嗣的卫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三皇五帝究竟是哪三皇,又是哪五帝呢?何大少武艺高强、江湖经验丰富,但是这书读的终归是少的可怜,实在是闹不清楚啊。

    何晋绅哪里不知道自家儿子的水准,见他双眼放光的模样,不由微微摇头,叹道:“往日让你多读些书总是不肯,今日可知其拙了?嘿,三皇五帝,你道真是指的只是帝王吗?天家愚民,世人无知,何其谬也!可怜,可叹!”

    何言一愣,这话怎么听着画风不对啊?难道是自己猜错了,何家守护的不是帝王之胄?那又会是谁?

    “爹,那个……”他讷讷的道,脸上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何晋绅甩了他一眼,这才脸上露出崇敬之色,语声有些飘忽的道:“今时世人所谓的三皇五帝,殆始于秦汉之时。如《礼记》、《春秋》、《战国策》,又或者太史公与其后人的《史》、《资治通鉴》等。然,其无论哪一种,皆不过弄权者之伎俩耳。虽不能说尽错,却也算得不尽不实、有失偏颇。

    所谓三皇五帝,实际上并不特指那几个人,而是代表了整个上古时代所有的始祖。比如燧人氏、伏羲氏、神农氏、轩辕氏;又比如女娲、少昊、颛顼、帝喾、唐尧、虞舜;再如句芒、祝融、蓐收等等。

    诸始祖横跨一纪,纵横千载,又岂只区区八位之数?其时,诸始祖皆以部落为基,王以天下,何曾有过什么皇、帝之号?

    所谓皇帝,实则出自秦嬴政始。据我何家祖上所记,古之皇者,实为神祇之意。而帝,才是王天下的意思。但也仅只是意思,列为始祖从无一人以帝自称。三皇五帝,不过后人狂悖谮越罢了。

    而我何家所守护者,便是囊括所有始祖子嗣后裔,不刻意偏转改变其经历,只暗中最大限度保障其生存,不使始祖绝嗣。这,便是咱们守护者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何晋绅这一大通说下来,至此何言才恍然大悟。只是转念一想,不由又迷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若按爹如此说来,这几千年下来,那些……嗯,那些始祖后裔们一代代传承下来,其数目不知千万计。单凭咱们守护者,如何守护的过来?又如何甄别确认其身份?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何晋绅微微一笑,指着他叱道:“愚!怎的却又忘了咱们明面上还有个称呼。”

    何言一愣,随即试探着道:“隐龙卫?!”

    何晋绅点点头,坦然道:“不错,正是隐龙卫。”

    何言瞠然,讷讷的道:“可爹不是说……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何晋绅蔚然一笑:“不是说什么?你当始祖们是何等样存在?那些个拨弄心思的后人虽然立意不正,但见识终还是有的。当年众始祖后裔分散融入各处,但其身上血统毕竟不凡,岂会尽然默默无闻?千百年来,无数王朝更替,诸姓轮番登临,你以为这些人都是出自哪里?便有些个别的,但咱们守护者又是做什么的?正本清源这下,哪个又能长的了?秦如是,隋亦如是!便是蒙元,又何尝不是?”

    何言震惊,啊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何晋绅淡然看他一眼,又道:“世人既然以龙名之,我守护者便以隐龙卫而名有何不可?如你所言,千万年下来,始祖之裔不知凡几。但若只要盯住最上者,不就化繁为简了吗?如此,既能完成使命,还能借助其势护持己身,相辅相成之下,才有守护者代代传承至今而不湮灭。你,如今可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何言面色变幻不停,至此才终于全然而悟。呆呆的坐在那儿恍惚了半响,猛然又想起前事,不由的面色一变,艰涩的道:“是,孩儿明白了。但是那…….裁决者……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