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2章:悔
    ,!

    于冕这段时间很憔悴,憔悴的原因却不再单纯的是为苏默了。

    前番的西北乱局到了今日不但没有减弱,反而愈发透出几分诡异。刨去之前了解到的几路势力,最近又出现了数股趁火打劫的匪盗,趁着边关大军调动的空隙,四下兴风作浪,惹的民怨滔天。

    甚至连边军中都有各种谣传满天飞,以至军心震荡。已有数位于系的军中将领来向他隐晦的表达了不满。

    本来嘛,这不过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儿,官场上的倾轧实在太常见了。

    可是于冕不该出了调动边军这个昏招。调动大军可不是过家家,大军一动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。各种粮秣草料的筹集、辎重物资的运输储备、役夫骡马的征集转运,其中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要不说文人就是文人,最擅长的果然只是纸上谈兵。于冕本来想的很简单,只是敕令众军加强各边隘的守备而已。严格说起来,这不算什么真正的军事调动。大面上,也确实属于他钦差大臣的权限,不逾距。

    可惜他却忘了一点,人心是最不可把握的。尤其是利益当前,身处其中的哪个肯老老实实的?

    他只一个增强防备的喻令下去,下面各个环节的就敢拿着鸡毛当令箭,明明只调拨一百人就可的,待到出发时却能成了一军的开拔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一军是大有水分的。不能真的去点算人数,只是从物资辎重的调配上,才绝对是百分百按照一军的人数运作的。

    就只这一个命令之下,累的是四处跋涉的士卒,苦的是整个大同境内各县城、村镇的百姓。唯一欢喜的,便只有那些无数的奸商和世族大家,那怎叫一个生发说的。

    如此的混乱之下,焉能不闹匪患?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而江彬等人的突然回归,确是将这把火又烧的更旺了,便说是烈火烹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的四下串联,到处游说,整个事件中于冕的心思和小动作,近乎完全亮明在天下人眼前。只是为了一己私念,就闹出这般大动静,靡费了多少国孥或许士兵们不在乎,但是令他们受苦受累却是他们身体力行的。

    这且不说,边军这般突然一动,又会给蒙元传递出什么样的讯息?人家可不会按照你于冕的心思去解读这些举动。若是一旦误会了大明想要发动军事行动,胜负且不说,倒霉的还不是这些边军们?

    而且若是一旦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什么差错,朝廷第一个要治罪的,便也绝对是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由是,众军大哗。已经有不少人暗中往兵部和内阁传了消息,可以想象,一旦最后彻底爆发出来,他于冕于大人将会是何等下场。

    所以,于大人也不敢再驻扎不动了。毕竟无论是什么借口,他的使命都是要出使王庭的。可如今本身职责不去履行,却驻扎在外搅事,偏偏还闹得风风雨雨的,那岂不是等着给人送把柄吗。回头被御史参一个心怀叵测、图谋不轨的罪名,于家满门老少可就要往午门外去相聚了。

    所以于大人终于又开始启程了,只不过这速度简直俨如龟速。每日里不过二三十里便扎营安歇,照这么走法,怕是要走到入了冬后才能到达王庭。

    可于大人也没法儿啊,不是他不想快点完成使命。实在是现在这种情况下,那位副使大人玩失踪彻底不见了踪影,自己前番摆弄出许多手尾也需要向朝廷和天子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压着速度,便是想等等朝廷的答复再看。或许眼下这情形,重点已经不是出使蒙元,调解达延和亦不刺的纠纷了。而更应该是就地返回,驻于边镇做好防范才是;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就是期盼着奇迹出现,那位玩失踪的副使大人能主动来汇合。那样的话,一切谣言也都将不攻自破。谣言不成为谣言了,军心也自然会安稳下来。那么再继续出使的任务,便也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于大人每每想到转了半天,竟然还是要跟那个苏默配合,甚至是自己主动求着去配合,就跟吃了死苍蝇一样。这心里又是恶心又是懊悔,早知今日这般,自己何必去搞出那么多事儿来?

    若是当日不那么多心思,老老实实的按照天子的意思行事,兴县之战就不会发生了。没了兴县之战,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乱局。而没了乱局,又哪来的眼下这混乱?更不用提自己的各种被动诟病了。甚至说不定这会儿差事都要完成了吧。

    若是这趟差事完美的结束,那自己是不是会更进一步?之前的应天府尹位子铁定跑不掉不说,说不得还会更进一步,南京六部主官或者六科主事,也不是不能期待的。

    悔啊!于冕想到这些,简直连场子都要悔青了。如此,这万千思虑,再加上一路跋涉的,他这年纪了,又如何不憔悴?甚至说能还坚挺着没倒下去,就已经算是邀天之兴了。

    “可有消息来吗?”他揉揉有些凌乱的发髻,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顾衡偷偷看了他一眼,轻轻摇头。在顾衡的眼中,此刻的于冕怎生一个憔悴能形容的?脸色青白带黄,一双老眼浮肿着,鼓起两个老大的眼泡。

    浑浊的目光下,两个眼角似乎无时不在分泌出一些粘沾物,眼白上遍布通红的血丝。发髻凌乱、肤色枯槁,平日里总是修剪的整齐的指甲,也再没半分清洁,显出一道道烟色的污垢…...

    唉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顾衡暗暗嗟叹着,心下不由的升起了几分别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怎会没有?为什么会没有?三位阁老那儿也没有什么话来吗?李大学士呢?也没有?去,去查!继续查!”见顾衡摇头不语,于冕有些急了,蹭的站了起来,两只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他,口中一连串的叫道。

    顾衡起身,默默的施了一礼,随即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于冕身子一晃,又跌坐到椅子里,面上神色变幻不定。他是真急了。这般大的动静,便是天子发来明旨申斥一番也是情理之中,更不用说那些个平时没事儿都上蹿下跳的御史们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整个朝廷竟然缄默一片,连片言只字都没有,这实在是太诡异了,完全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于冕现在其实更希望能看到天子发来的训斥,因为那样的话,既能知道天子的态度,也能挡住某些敌人的发难。

    仕途险恶,一生都蹉跎于官场中的于冕,对这四个字更是感悟至深。即便身为清流领袖,又仗着头上有父亲余荫遮蔽着的他,也同样有无数的政敌存在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时无刻不再盯着他,等着他露出破绽,等着他犯错,然后便会一拥而上,将他彻底撕碎,打入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因为相比其他人来说,若能将他这个名闻天下的于少保之子踩下去的话,所收获的利益,必将是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,他的这个身份既给了他强大的帮助,同样也给了他人更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明明在有了机会后,竟然没有一人跳出来,难道真是他们改了性儿了?于冕便是相信狗改了吃屎的性儿,也绝不会相信那些狼能改了不吃肉了。

    这且不说,更让他心中隐隐发慌的是,天子为什么也任何态度没有?那是不是代表着,没有态度的本身就是一种态度?天子甚至连申斥都懒得做了,那……

    于冕激灵灵打个冷颤,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长袍。也不知是季节到了,还是这塞外的气候更甚于中原。这一刻,他只觉得一股如同发自灵魂深处的寒气从心底冒出,让他似乎浑身的血液都要冻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……”他孤零零的独自坐在那儿,喃喃的反复念叨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再没了往日的孤标傲世,再没了那种清高在上,浑身上下透露出的,全是一股深沉的孤寂和死气。也只有在这一刻,他才真的像是一个古稀之年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苏默……对,只要苏默能来!”他喃喃的念着,如同神经质一般。某个时刻忽然想到了什么,眼中猛然冒出精光,霍的抬起头来,面上浮起两团红晕,兴奋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的,眼下的困局看似不可解,但只要苏默这会儿能在的话,那便又将是一切都会复归初始。到那时,哪怕是皇帝再不高兴,也最多就是申斥一番,不会再治他什么罪。

    而那些魑魅魍魉们,无论多么的不甘,也只能重新夹紧了尾巴,闭上他们的嘴。

    到那时,自己就依然还是那个清标傲然的少保之子,天下名流;依然还会是清流的领袖、所有文人膜拜的典范。

    苏默!就是苏默!唯有他,才是这一切解决的节点。找到他!一定要找到他!

    于冕使劲的攥紧了拳头,脸上的红晕愈发浓重了起来。呼吸急促着,眼中的精光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之后,那精光却猛然一窒,所有激动的情绪迅速消散一空,面上重又灰败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默,他……究竟在哪里呢……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