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2章:计划压后
    ,!

    对于苏默主仆二人间的插曲,蒙鹰目不斜视,恍如视而不见,只是心中却暗暗惊凛。?

    果然这些仙家之人脾气古怪、喜怒无常,自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才是。胖子还是他的贴身侍从都这个下场,若是换成别个,怕就不是训斥两句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心中警惕着,弯腰又拖出两个蒲团来摆在一旁,却请苏默坐了中间那个,陪笑道:“这里是老朽平日静思之处,那蒲团乃是上好软玉所制,颇有静心澄虑之妙。”

    苏默哦了一声,惊异的看看那蒲团,这才现果然是玉质的,上面的纹路全是刻画而出的,倒也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盘膝就上面坐了,却没觉出什么静心澄虑来,反倒是硬硬的有些硌人。只是碍于面子又不好说什么,左右扭动了几下,这才忍着坐正。

    蒙鹰却从旁边取出一套煮茶器具摆在中间,伸手示意胖子也坐下,然后自己才落座,开始引火烹茶。

    小小的书房中,不一会儿便茶香袅袅、轻雾飘渺,合着旁边那青铜鼎中不知名的烟气,竟真有了几分仙家气象。

    “惭愧的很,我蒙家祖上实乃昔日大秦上将军蒙恬后裔,不过只是属于分支罢了。后来受命驻守边塞以据匈奴,却不料二世而终,先祖不愿投汉,又不肯负秦皇之命,便索性在边地安了家,以示世代奉秦皇为主之意。这幅字幅,却是代代传承下来的,不好轻易示人,便也只能悬于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待到壶中泛起鱼泡,蒙鹰提壶浇了茶,为二人奉上后,这才轻声说起了那四个字的来历。

    苏默这才明白,不由的心中肃然起敬。他虽然有时候性子有些操蛋,但对国家民族这样的大是大非上,却是极为传统的。

    旁边胖子轻轻啜着茶水,似乎已经从先前的郁闷中摆脱出来,听蒙鹰说完,便抬头看向苏默提醒道:“少爷,正如这老儿所言,蒙家因此在这边塞之地,至今还保留着不弱的一支力量。”

    苏默露出恍悟之色。想来这才是道门让这蒙鹰作为自己接应的真实原因了。蒙家军啊,那可是当年纵横六国,并打的匈奴抱头鼠窜的天下强兵啊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今数十代过去,但凡是传承留下一丝半点儿,或许大方面上起不到什么作用,但是若只用来局部作战,却绝对能挥出莫大的威能来。

    不错,很不错,道门这次的事儿做的让苏默极为满意。有了蒙鹰这一支力量,对他后面的计划将大为有利。

    三人慢慢聊着,蒙鹰也趁机问了些关于修炼上的问题,苏默自然还是一番忽悠。后世玄幻的意淫何其强大,随便从中拿出点玄之又玄的段子来,便将蒙鹰震的云山雾罩,瞠目结舌了。

    没错,不是让蒙鹰震服了,而是彻底把老头儿整晕了。要知道后世那些玄幻都怎么来的啊?那完全就是整合了古往今来,无数的传说传奇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单只这样还不算什么,毕竟传说就是传说,这个时代又不是没有。最多也就是多出了些明代以后的段子,再就是后世人越来越开阔的思维想象,而衍生出的一些越离奇的描述罢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在这个基础上,再结合西方神话,然后还能契合的与传统的中国道家思想结合起来,这威力放在如今的大明时空,那可就非同凡响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假话全是假的不怕,怕的就是半真半假,甚至九分真一分假的那种。

    借助后世那海量的信息爆炸,还有人类对于宇宙越来越多的探索思考,如此和传统道家思想结合的产物,怕就是真的神仙来了都要瞠目结舌,伏地拜服了。更不要说如蒙鹰他们这种,本就痴迷与此道的道门中人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苏默这些忽悠实在有些太出此时人们的认知了,那些个修真等级什么的还好接受,可说起广袤宇宙,各个星球星域,又什么界面位面的之类的,蒙鹰就彻底的莫宰羊了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就是,蒙鹰被侃的懵圈了,同时又被深深的震撼了。嗯,虽然不明白你说的究竟是什么,但是感觉上好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直到茶水三泡之后,这次聚谈才在蒙鹰的晕乎乎中,还有胖子无限敬畏的目光中结束了。

    苏默揣着一口袋的崇拜回房休息去了。至于会不会因此把蒙鹰二人忽悠瘸了,整出个好歹的来,他表示毫无负担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其实苏默更倾向将其归为哲学范畴中,坚决不承认自己在传播所谓的封建迷信。他可是红旗底下出生成长的好青年,而且还是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来着。

    人民教师啊,那是灵魂工程师,多么伟光正的职业啊,怎么可能去传播什么封建迷信这种渣滓,说出去也得有人信不是?反正苏老师自己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如此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待到第二天起来,简单洗漱过后,又用过了蒙家精心调制的早饭,在蒙鹰的陪同下,苏默等人又出了门。

    今天,他准备要去宁夏城里逛逛。其实原本的计划,他是准备直接找个地儿,弄些由头露个脸儿,然后再安排几出袭杀追击的大戏的。

    而因为露了脸儿,自然也就暴露出了他钦差副使的身份。然后一路就这么追杀着啊追杀着的,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目标范围了。再然后呢,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被亦思马因的势力现了,随后或者成为阶下囚,或者被待为上宾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阶下囚还是待为上宾,都将会被重点保护起来。如此一来,那些想要对他做点什么的牛鬼蛇神自然也就再没了招儿了。

    这以后呢,苏默相信以他的身份,以及亦思马因的智慧,绝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。最不济的也是利用他作为筹码,要挟大明付出些利益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要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。要知道当年即便以英宗那天子身份,在遭到了蒙元的要挟后,都被果断放弃,直接景帝登了位。这也才有了后面的英宗复辟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,苏默觉得最多就是口水仗而已。甚至很可能自己会被马上取消钦差副使的职衔,或者直接不予承认身份。毕竟他从始至终,都未曾拿到过官身印绶的文书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没什么,苏默原本就没巴望着能依靠天子和朝廷。更确切的说,天子究竟会怎么做他还拿不准,但是朝中某些人怕是巴不得他死在外面才好。

    因此,想要人家主动来救援他,那就真是想多了。能不趁机落井下石整死他,那绝逼就是非常高尚的情操了。苏默自问换成自己的话,这种事儿还是非常乐意做上一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至始至终他就没往这上面想,他只相信自己,也只能依靠自己自救。至于说朝中英国公,还有张悦等一帮兄弟,不是不想帮他,但因为朝中各种势力的牵缠,最终能给予他的帮助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帮助可以用为辅助,却也不能太过依赖。不过这些却都算是自己手中的好牌,只要时机合适,用的好了就能挥出乎想象的妙用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才有了他制定出如此一个胆大妄为的计划来。他要的不是真让他值得换取什么利益的身价,而是想要借此为自己先上一层强悍的保护。只有先保住命,然后才能去谋划其他。否则一旦死了,那可就万事成空了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进退都难。退,先不说这样回去没法向皇帝交差,即便皇帝不追究,那些对他心怀叵测的敌人也会逼迫皇帝追究。就算是一切都能摆平,可单就后路上不知埋伏了多少袭杀,就足以让他彻底打消掉这个念想了;

    而进呢?就凭他身边这点人,那个于冕还一副完全不配和的态度,恐怕不等他走到达延汗的宫门前,就会被炮制成肥料,滋润了塞外的草原吧。兴县之战,便是前车之鉴!

    进是死,退也是死!他没的选择,唯有出其不意,以出所有人预料的举动,打乱各方布局,才能死中求活,抓住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在忽然记起安化王之乱后,就不得不重新考虑斟酌了。毕竟,朝中那些人再如何对付他,终究只是个人之争,在大是大非上,弘治时期的主要朝臣们,还是很有节操的。

    但是安化王不同,这货可是时刻想着谋朝篡位的主儿。无论是从身份,还是站的立场都跟那些朝臣们不同。朝臣们不希望大明乱,安化王却巴不得大明内乱。只有大明乱了,他才会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至于说会不会因此而使得蒙元再次入主中原,以安化王造反者的想法想必根本不会去多考虑。谁又敢说他就不能成就太祖的伟业?攘外必先安内,国人的思维定式似乎从来就不曾改变过。

    天下乱了没关系,蒙元侵入了也没关系,重要的是他有了机会。相对于其他的事儿来说,登上九五之尊的机会,才是他最重视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情况下,一旦不提前安排好一些事儿,很可能就会因为细节的偏转,而导致最后的结果南辕北辙。苏默可不想把自己真的陷到蛮荒的大漠上。

    苏武牧羊听上去很励志,总是被拿出来让后人敬慕学习。可要是变成苏默牧羊的话,那就太没趣了。苏默认为自己是个谦逊的人,他喜欢敬慕别人,不喜欢被人敬慕。

    好吧,偷偷的从心底下说,其实真要弄成那样,苏默觉得被人敬慕的机会也不太大。被人唾弃的可能,想来倒是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综上所述,他今日进城就是想先摸一摸,记忆中几个人物的底细,以便做出相应的预案。

    由此一来,计划便不得不暂时压后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