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3章:惊鸿一瞥
    宁夏,也即是后世的银川。宋朝时乃是属于西夏兴庆府,公元一二二七年蒙古灭西夏,改为“西夏中兴等路行中书省”,后又改为宁夏府路,宁夏由此得名。至大明时,设宁夏府,为九边重镇之一。

    后世时,苏默并未来过宁夏,在他的印象中,先不说这时代变迁,单只是临近边塞,原本又是少数民族的城池,大抵应是粗狂简陋,一派异族风范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当随着人流进了城后,眼前所见的一切,却让他很是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是从昭阳关进的城。所谓昭阳关,其实就是宁夏城南门外修建的一处关城。

    宁夏城共有六大城门,东门清和、西门镇远、北门德胜、南门南薰、西南光华、西北振武。

    而除了南北两门外,其他四门皆建有月城;唯有南北两门则是建的关城。这两座关城,便被分别称为“昭阳关”和“平虏关”。

    远远就能看到,两座关上俱都是重楼叠嶂、屋脊鳞栉,却是建有足足数十座悬楼和辅楼。使得整座城池,只一眼望去便让人凭生一种雄伟壮观的感慨,果然不愧为边关九重镇之名。

    过了关便是一架石桥,桥名红花渠桥。桥下波光嶙峋,蒙鹰在旁解说,道是被称作南塘的。

    这南塘放眼望去,目测大约有近百亩的样子。水质清澈,蜿蜒着远远的和另一片水相接,那边却是东门的金波湖。

    两片水域放眼看去,花树葱茏,虽已是秋深季节,却仍彰显出蓬勃的生机。湖中画舫荡漾、鸥鹭凫鱼。

    大片的荷芰之间,楼船轻舟往来其上,隐隐间有管弦丝乐之音袅袅,此情此景,哪里是西北边塞之地?竟似忽然到了江南水乡一般。

    蒙鹰在旁听着苏默赞叹,面上不由露出自豪的神气,抚须笑道:“先生所言正是,岂不知本地之人便是称之为西北苏杭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哦了一声,点点头道:“倒是有那么些意思。”随即又眺目望向那些画舫,笑道:“就是不知上面的内容,可也是与苏杭一样否?”

    蒙鹰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神情,目光偷偷瞟了一眼旁边的何莹,低声笑道:“当是各有千秋。若先生有意,老朽可安排一二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中登时闪过一抹光亮,刚要张嘴说点什么,旁边何莹小手已经摸到了腰肋处,锉着糯米牙恨道:“不准!不准你去那种地方!”

    说罢,有狠狠的瞪了缩着头的蒙鹰,啐道:“原本看你一把年纪,还当是个稳重敦厚长者,却哪知竟不教人好,真真老不羞!”

    蒙鹰顿时思密达了。转头看看苏默,又看看胖子,却见两人一个仰头看天,一个低头看地,仿若那里忽然都有着无尽美景一般。

    蒙鹰脑门上一片的黑线垂下,你妹的!这标准的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。郁闷的同时,却又觉得这个冤呐,自己才不过四十来岁,咋就成一把年纪了?

    还有啊,什么叫我不教人好?刚才明明是你男人先提出来的,我不过是应和两句,这本就是待客之道,怎么就是我的罪过了?还老不羞?这还有地儿说理去吗?

    砸吧着嘴儿,却又不好跟何莹一个女孩儿争辩,只得也讪讪的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边何莹又瞪着苏默威胁道:“你若敢去乱来,我……我便告诉杏儿姐姐去。嗯,还……还要告诉程妖女,看你羞也不羞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女人,为了不让自己男人去寻花问柳,愣是连情敌都拉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默这个无语啊。眼睛一瞪,义正言辞的道:“不许污蔑我!什么乱来,我只是本着研究的目的,最多就是采风而已。这是学问,深入民间感悟各种风俗风情,是很严肃的事儿懂不?”

    胖子和蒙鹰便使劲的绷着脸忍笑,肩膀微微耸动着,憋得脸都发紫了。这人还能再无耻点不?寻花问柳都能说成感悟民间风俗风情。大神,您能把前面那个风俗去掉吗?感悟风情才是您老的主要目的吧。

    胖子毕竟跟了苏默日子久了,眼瞅着苏默目光不善的斜了过来,慌忙咳了一声,扯着蒙鹰便往远处的草驴儿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大声道:“你这老不羞,在这儿胡搅合些甚?咦,那边又是什么玩意儿,快来跟胖爷说说。”

    蒙鹰好悬没一头栽倒,踉跄着被拉走的同时,狠狠的瞪着这个无耻的胖子,心中又是恼怒又是郁闷:妈蛋,为毛又是老子?老子诺大的岁数,就是为了给你们当靶子的吗?

    两人这拉拉扯扯的走去一边了,苏默这才面色稍霁,咳了一声,对何莹柔声道:“好了,你还不了解我吗?我不是那种人。青楼妓馆什么的,我从来不去,一向都是洁身自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何莹被他刚才训得正委屈,听他这般自说自话,不由的就撇撇嘴,身子一扭转过一旁,忍不住低声反驳道:“骗鬼吧,当年也不知谁在武清,跟那个芸娘眉来眼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般说着,心下终是发虚,又偷眼去觑苏默脸色。只是这一看,却不由的一愣。却见苏默此刻的神色颇是古怪,两眼定定的望向湖中的一艘画舫,似是痴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下顿时让何二小姐彻底抓狂了。亏自己刚才还以为真是太过敏感了,都想着跟他赔小话儿认错来着。可看看这厮现在的模样,那神魂颠倒的,要不要把眼珠子贴过去看啊?

    “苏——默!”她小脸涨红,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叫道。那一口小白牙磨得,如同下一刻便要扑过来,照着某人狠狠来上一口才解恨。

    “嗯?”苏默似乎仍有些走神,愣愣的应了一声,目光都未转过来。不过好在他神识强大,下一刻便反应过来,冲着何莹摆摆手,沉声道:“别闹,有正事!”

    这话说着时,脸上神色也转为凝重,似乎还若有所思。何莹刚刚被他骗过,此时哪里还会信他?

    听着这冤家又对自己吼,不由的一阵委屈浮上心头,两眼中便明显涌出水色。

    将头扭过一边,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,冷声道:“好,既如此,我便不在此妨碍与你了。我先回去了,你只管去办你的正事吧。”说罢,也不待苏默回应,一跺脚转身便跑了出去,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苏默手抬在半空,微微蹙眉看着她离去的方向,半响才轻轻一叹,将手放下。转头又看看那艘画舫,这才扭头朝着蒙鹰他们招招手。

    蒙鹰等人都留意到了这边刚才的情况,正犹豫着要不要过来劝解两句,忽然见到苏默招手,连忙都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默却并没多说和何莹的事儿,只是对草驴儿三人道:“你们三个过去跟着,就陪着她好了,别让她出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三人躬身应是,虎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,旁边草驴儿却一把扯住他,拉着他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待到三人走远了,胖子忽然正色道:“少爷,这里鱼龙混杂,何姑娘一个人,总是有些不妥。要不您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看了他一眼,摆摆手,却转头对蒙鹰道:“居士,你可能查一下,那艘画舫上今日是何人在上面?”说着,抬手冲着湖中某个方向一指。

    蒙鹰一愣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却见那是湖中最大的一艘画舫。雕梁画栋、极尽艳丽,脑中微微一转,便记起这画舫是城中丽景园的。这丽景园却是宁夏城数一数二的青楼,在城里大大有名。有传言说,这个丽景园背后的背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脑中回忆着这些信息,一边跟苏默简单说了,又招手唤来一个家人低声嘱咐了几句。那家人躬身一礼,迅即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那人去了,左右便只剩下他们三人,再无旁人。蒙鹰才迟疑着低声道:“仙师何以要查那画舫?倘若只是想……咳咳,却不需那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道:“你真当我是熏心了?哼,且先等等看,待你那手下带回来结果再说吧。”说罢,不再理会他,又抬目凝望了下那画舫,这才转身往旁边一处树荫下站定。

    蒙鹰大觉尴尬,心中暗暗后悔。旁边胖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木拙,你莫忘了自己的身份!要知仙凡有别,少爷何等样人,做什么事儿自然别有道理,岂是你可轻易揣度的?记住了,切莫再如此!也幸亏少爷雅量大度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儿便顿住了,蒙鹰脸上晦暗,苦着脸点点头,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胖子斜眼瞅着他冷笑,“怎的,可是还不服气?哼!实话跟你说了吧,少爷岂会被区区女色所惑?若我所料不错,那画舫上必有古怪!我若是你,便一定会谨慎再谨慎。否则你我言语冲撞了少爷还是小事儿,若是误了少爷的事儿才是真的不可饶恕了。”说罢,再不理他,小跑着过去苏默身旁站了。

    蒙鹰被他说得一愣,略略想了想,猛地脸色一变。转身又冲某个方向做了个手势,随即便有一个人跑过来。

    蒙鹰沉着脸,低声再次说了几句。那人郑重的躬身应诺,随即几个纵跃便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蒙鹰怔怔的望着那人远去的方向,半响,才轻轻一叹,犹豫了一下,走到苏默身前,讪讪的拱手道:“仙师,老朽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抬眼看了他一眼,摆摆手淡然道:“算了,你也是好心。只不过那船上的事儿,务必要仔细了,不可泄了这边的踪迹。若我没看错的话,那上面可是有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儿,话音儿却猛的一顿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只是望着那边的眼神中变幻不定,偶尔射出的光芒却是极为凌厉,让蒙鹰看的心下大震。偷偷看了旁边低眉垂眼的胖子一眼,心下暗暗感激。

    刚才若不是胖子一番话,只怕是真要坏了苏默的大事儿。先前派出的那个人只是面上的一个普通家丁,按照他开始的吩咐,也只会大模大样的去问人家。若是那样,自己这边的底细必然会被人所知。

    幸亏后面自己又亡羊补牢,令派了一个心腹死士过去。想到攸忽之间,差点没彻底恶了苏默,他便是一身的冷汗冒了出来。这会儿哪还敢多言多问?见苏默打住了话头,便微微躬身,也往胖子身边站了。

    树荫下,  三人静静的站在那儿,谁也不说话,耐心的等着消息的回报。

    苏默目中光芒变幻,思绪似乎又再被拉回曾经的武清城。那一天,也是这样阳光明媚。那一刻,那个茕然的身影清音浅唱,如同遗世的精灵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