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4章:未央楼
    ,!

    苏默他们是早上出的门,一路进了宁夏城后又是一通闲逛,待到此时已然是时近中午了。?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并不是标准的一日三餐,大多都是早晚两顿正餐模式。而贫苦人家一天甚至只有一餐,也就是贵族之家和一些大户,也不过是在中间加一顿点心,有些类似下午茶的性质。

    所以,在树荫下等了小半个时辰后,蒙鹰轻轻扯了扯胖子的袖角,低声道:“要不要换个地方,请仙师进些茶点?”

    经过了先前的事儿,他现在是真的不敢再妄自揣测了。胖子沉吟了下,上前几步凑近苏默,笑道:“少爷,你看这都正午了,要不先找个地儿吃点喝点,坐着等?”

    苏默收回飘渺的目光,转头看看他,又扫了蒙鹰一眼。蒙鹰心下一颤,连忙微微躬身道:“仙师放心,那边有座未央楼,正是老朽家中的产业。上面有雅间,正好俯览整个南塘和金波湖,不会误了仙师的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哦了一声,这才点点头道:“也罢,那便去坐坐吧。嗯,派个人去通知虎子他们,一并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蒙鹰大喜,连忙应了,当先在前领路。苏默又转头深深看了那画舫一眼,随即转身跟上。

    未央楼是一座酒楼,间杂在一片片的酒肆之中并不起眼。只不过与后世的旅游景点一个道理,在这美景边上的地儿,生意却是兴旺的很。

    三人直接登上二楼,在预留的雅间里坐了,苏默从敞开的窗户望去,果然能看到整个一片的水面。从这上面俯览之下,甚至连那画舫上面走动的一些侍女仆役也能隐约看见,心下便有些满意。

    “老蒙,你这生意不错啊,有眼光。”他随口赞了一句,一边仍是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蒙鹰一愣,却是被他这种古怪的称呼所致。不过也就是一恍神儿便立即反应过来,不由笑的满脸都是褶子。笑呵呵的道:“不敢当仙师夸赞,也就是多个进项维持生计而已。一大家子人口,总是需要搞点营生,也让一些人有点事儿做。不过要是仙师能入得眼,这点产业便送与仙师,却也不值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老蒙?这算是仙师对自己表示亲近的意思吗?这样看来,先前那一出算是真的过去了,他心中暗暗欢喜。不免又暗暗揣度苏默这话的意思,当即毫不犹豫的就要将这未央楼送出去。

    苏默听他这么说,微微一怔随即莞尔。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,端起茶盏啜了一口,摇摇头笑道:“我要你这酒楼作甚?难不成我夸几句,就是跟你索要?那我说你那园子也好,你可也要送给我不成?”

    他这话最后已是调侃的意味了,哪知蒙鹰听了后,脸上微微一僵,随即露出坚定之色,咬牙拱手道:“若仙师真看得上那园子,蒙鹰自当奉上,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苏默这才真的愕然了,笑容渐渐敛起,蹙眉看了他一眼,淡然道:“老蒙,你还真当我是土豪恶霸了吗?”

    淡淡的说完这句,便又将目光移向窗外,却是不再理会他了。郁闷个天的,真不会聊天,老子看上去有那么反派吗?你妹的,如果你真有心的话,大可回头直接转过来就是。这般顺着话大明大亮的送出,岂不成了老子依势抢夺你的产业了?

    我去的,这段子似乎有些耳熟啊。嗯,水浒传里狮子楼那桥段儿不就是这样的吗?咦,不对啊,老子哪点长的像那蒋门神了?要扮也是扮西门庆啊……

    只是转而想想西门庆最后的下场,又不免砸吧砸吧嘴儿,觉得还是不要了。

    勾引人家媳妇儿可以有,但是因为勾引人家媳妇儿却把小命搭上,那就实在太晦气了。要不还是扮一下武二哥……

    好吧,这货显然又歪楼了。

    他这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,蒙鹰却是脑门上又开始冒汗了。苏仙师这明显是又生气了,也怪自己太心急了,这事儿办的确实不好看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求助的将目光看向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心中却也明白他的心思,不由暗暗叹口气。转向苏默笑道:“少爷,老蒙也是一片孝心,没别的意思,您就别恼他了。”

    嗯?苏默回过神来。迷茫的看了二人一眼,这才猛省。叹口气摆手道:“都坐着吃茶吧,随口玩笑而已,哪那么多意思?”

    说着,不着痕迹的抹抹嘴角。刚才正想着成了武二哥,如果遭到嫂子勾引时,自己是从呢?还是从呢?还是从呢?这想到香艳处,似乎某种液体分泌的有些多了……

    哎呀,太邪恶了。自己可是为人师表来着,这些**啊禁忌啊什么的,还是不要想太多了吧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的掐断心中的小火苗,苏老师终于从犯罪的道路上重新回归正途。

    嗯,正事儿!还是正事儿要紧!他再次把目光又望向窗外。咦?就在目光移过去的刹那,他忽然眸子一缩,轻轻咦了一声。抬手指着那边道:“老蒙,你来看看,那人可认得吗?”

    蒙鹰听他刚才并不计较,心中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儿。正要坐下,忽听他的问话,不敢怠慢,连忙移过来凑到窗口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此时那画舫边刚刚停了一艘小舟,小舟上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书生模样的人,正跨进画舫上垂下来的吊篮往上升去。

    “孟生,是他?”蒙鹰努力看清那人模样,不由的脱口叫了出来。随即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,脸上瞬间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孟生?”苏默听的他惊呼,微微皱眉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蒙鹰长长吐出口气来,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,点头道:“是,此人叫孟彬,算的上宁夏的名士。只不过他这名士却不是因为才学什么的,而是因为他,还有一个叫孙景文的人,两人都是安化王极为倚重的舍人而致。这两人交游广泛,上至士子勋贵,下至城狐社鼠,三教九流无所不包。所以,在这西北之地,名声端的响亮。”

    苏默眉头一挑,脸色不变,眼中却有了然之色闪过。孟彬,嗯,还有孙景文,嘿,果然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那画舫之上的人,应该便有那位孙景文咯?催一下,看看探查的人查出什么没有。”他目光紧紧盯着那画舫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蒙鹰应了一声,转身正要开门出去。刚到门边,却听外面传来叩门声。

    门开处,草驴儿三人护着何莹正站在门口,却是听了苏默先前的吩咐通知过来的。

    见了蒙鹰,几人都轻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