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9章:解决
    程恩在转身过去的一刹那,脸上的清冷便彻底垮塌了下去。 23us.最快贝齿紧咬着红唇,双眸中已然蕴满了雾气。

    聪慧睿智如她,一旦牵扯到这情爱之事儿,却终归也还只是个孩子。尤其这还是她芳心可可的初恋,在不知不觉中的刻骨铭心中,更多的却是懵懂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费尽了心思,全心全意的帮他,最后得到的却是冷漠和伤害。

    苏默的计划大方向是不错,但却很是粗糙。要知道这个世上,并不只是有着他一个人的,并不会因为他一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。

    即便他说的都是实话,但是若有人想要把他当成假话,那么真话就一定会变成假话。

    可如果能有有分量的人出力帮衬的话,那么,便是假话也会被当做真话。

    杨一清,便是这个有分量的人。

    在宁夏城搞事,又怎么可能绕开这位陕西巡抚呢?一旦发生了钦差在这里被追杀的戏码儿,作为巡抚的杨一清必定要查明事实并上报朝廷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上报如何写,虽不能说绝对取决于苏默和杨一清之间的关系,但绝对是要占很大分量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杨一清会因私废公,为了私情而行谎报之事。而是因为这本就关乎杨一清自身的利益问题。

    作为一省之巡抚,治下出了这样的大案,若没有个说法,他杨一清首先就要落下个治政不力的罪名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苏默和他毫无关系的话,杨一清哪怕再如何欣赏苏默的才华,但在这件事儿上,也必然会考虑先将自己摘清楚再说。如此一来,也势必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苏默的一些利益,这本就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但是若苏默能和杨一清扯上交情,还是因为自己这样的姻亲关系,便杨一清哪怕看不上苏默,看在她的面上还有程家的面上,也自然会下意识的偏袒一些。

    有了一省巡抚的背书,再加上杨一清清廉的名声,这样才能将苏默的计划周密起来,最终达到苏默计划中的期望值。

    程恩确实是精于谋划,聪黠慧颖。但可惜的是,她终归还是年幼了些,她能把握住人心,却把握不住男人和女人行事方式的区别。更把握不住,一个视她如己出的长辈,在面对这种情况后考虑问题的最先角度。

    她只是按照自己的设想,沿着以往对待其他人的把握和经验,这才有了冒着被人耻笑的危险,强忍着自己的羞涩对杨一清的坦白和求肯。

    她坦承了自己对苏默的好感,也表达了自己会坚定履行承诺的决心。恳求的,只是请杨一清在适当的时候帮一把苏默,并尽量保证苏默在西北时候的安全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去考虑杨一清会直接跟苏默摊牌。因为按照她对自己父亲的了解,若是此事换成父亲程敏政的话,敲打下苏默或许是有的,但对于两人之间指腹为婚的这种关系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言明的。甚至,怕是有些遮掩都来不及的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女儿女扮男装的千里同行,传出去绝对会让他这个礼部侍郎难堪的。要知道两家终归至今还未正式定下此事,若是传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,岂不是让外人以为程家女就怕嫁不出去了?

    故而,她是真的完全没想到这个方面。还是那句话,任她如何百般聪颖,终是囿于年纪,少了些世事的练达。

    她忘记了,杨一清只是近乎于她的父亲,却终归不真的是她的父亲。而且两个人的个性和对同一个问题的出发点,也便绝不会相同。更忘记了,因为她主动向杨一清诉说这事儿,等若无形中加深了杨一清对此事的误判。

    因为在杨一清看来,侄女儿肯对自己明言此事,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难的表现。而能让侄女儿宁可含羞忍辱成这样,怕是不知苏默那小子心中如何轻贱自家侄女儿呢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一个还未正式行文定之礼的未婚妻,却巴巴的千里而来、一路相随,本身就是一种矮人一头的表现。怕是在苏默那小子的心中,还以为程家要上杆子求着他苏家结这门亲吧。

    老友程敏政的脾性他当然也是了解的很,无论是从为人处事还是自己骨子里的那深藏的骄傲,都不可能在此时对苏默有什么重话出口。

    而程恩的对自己坦白恳求,也无形中等若从旁印证了这一点。不然的话,就不会是侄女儿对自己开口,而是老友的亲笔书信过来啦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期间还加上了个何莹,正房还没落实,却与别个女子不清不楚的,竟然还堂而皇之的带着登堂入室来见自己。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既如此,程敏政不好开口的话,他这个挚友兼最疼爱恩娘的长辈,就主动来当这个恶人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恶人归恶人,杨一清也不是想着拆散这门姻缘。毕竟自家侄女儿已经明确表达了对苏默的心意,他便是不顾及别人,也要顾及这个最疼爱的侄女儿的心思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性子中,其实不单单只是有着文人的执拗,还有着武人一般的暴烈和耿直。那么,直言不讳的开门见山,毫不留情的一番敲打,便也就是应有之义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种误会下,终于导致了眼下这一幕。偏偏两个当事人却各自心思,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关窍。所谓好事多磨,世事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程恩来说或许是万般委屈,但对于苏默而言,已经近乎于不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苏默的性子看似跳脱轻浮,其实内里却是个极重情义的。杨一清一番敲打,话里言外的虽没直接指向何莹,但隐含的意思却是傻子也能明白。

    对于感情而言,苏默从不觉得是单方面的。他固然有着世上男人的通病,看见美丽的女子会心动,也会想着三妻四妾,左拥右抱诸如此类的。但是他更注重的,却是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共鸣和经历。否则,单只是因外表的吸引,岂不是与禽兽一般了?

    所以,他见到了美丽的女子,会口花花,会调戏,也会意淫如何如何,但到了真正的关头时,却绝不会因此当做行事的准则。

    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,与他有着交集的女子不少了。但是真正彻底走进他心中的,说起来就算已经定下了名分的韩杏儿,都远不如何莹在他心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是的,何莹总显得有些幼稚,还会时不时的耍小脾气。温柔上不如杏儿,才艺上不如妙芸,学问上更差着王泌不知千里之遥。至于何程恩相比,更是在智慧谋略上,几与天地之差。

    但这又如何呢?又有哪个女子能如何莹一般,与他有过那般的生死与共?当他在那漆黑的山洞中,第一次听到那傻傻的女子无意识的低喃时;当在地下河中似乎永远无尽的漂流,还是那个傻乎乎的女子,在近乎最后的弥留之时,仍在念念的只是祈求他的平安时,苏默便知道,这个傻妞儿真的印进了自己的心底,再也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而后一路相扶,千里奔逃;灭阿修罗、智斗嘉曼、山村养伤、远走西北、兴县血战,再一直到杨家城和如今的宁夏。期间一桩桩一件件的经历,哪一次不是惊险危厄?

    这种种危机,便是换个心性坚强的男人怕都是很难坚持下来。可就是这个有些傻、有些痴的傻妞儿,却从未有过半分动摇,生也好、死也罢,无怨无悔,只想着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情深至此的女子,苏默又如何会计较她的傻、她的痴?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他愿意为她撑起一片天空,让她在这片天空下无忧无虑的去傻、去痴。

    杨一清可以用长辈的身份呵斥他、敲打他,他都能安然接受。但是他接受不了那种,似乎天生何莹就要低程恩一头的轻视。不,那已经不是轻视了,而是一种微不足道的蝼蚁和名贵瓷器的比较。

    对于程恩,苏默其实也是感激的。但这种感激最多不过就是从来宁夏的路上才开始的。认真说来,对于程恩,一直以来,苏默更多的戒备和提防。

    这既是他不清楚两人关系的前提下导致的,但何尝不是两人之间太过陌生所致?他与她之间,缺乏了一种刻骨铭心的经历,少了一份相知相得的共鸣。

    认真说起来,于苏默而言,程恩的存在,哪怕是现在明白了两人的关系,也就仅限于娃娃亲的未婚妻角色。不说何莹、韩杏儿了,便是妙芸,甚至是八字都没一撇的王泌,都比程恩的感觉更加深刻些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情形下,杨一清猛不丁的一通猛药下来,苏默不其然的便生出逆反之心。

    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,程恩竟然完全不把他的叮嘱放在心上,自顾自的就将他暴露出来,让他本就不太信任的危机,愈发加重了三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生死问题了。而是还牵扯到何莹,牵扯到胖子、虎子、草驴儿、唐猛,以及许多人的生死了。杨一清的爆料,终于促发了苏默下定了摊牌的决心。

    眼前的危机要解决,围绕着整件事儿的各种势力的后续要解决。同样的,本来无所谓的,与程家的这门指腹为婚的戏码儿,也便一次性解决了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公告付费标准调整公告

    《人民的名义》周梅森合集

    书单热门玄幻大盘点!

    专题最新热销小说力荐

    


    if(q.stora(readtype ! 2  (vipchapter < 0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