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0章:娘子啊……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有些事儿太……突然,脑子有些乱,我……没别的意思。”苏默皱皱眉,叹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进了屋中,见到程恩独坐窗边,眼望着窗外,怔怔的不知在想些什么。脸上虽然早不见了波澜,但是仔细看仍能看出有些微红的眼眶。

    窗外,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冠,洒下一片斑驳的疏影,独坐的少女身上也便明暗不定着,恍如与眼前的世界割裂开来。

    有风吹来,轻轻撩起一丝鸦发,少女长而浓密的睫毛便微微颤动着垂落。于是,四下里便忽然满溢着一种静谧,那孤坐的少女也似茕然遗世,透出一股娇弱寂寥之态,让人望之心疼。

    何莹眼中闪过一抹疼惜,快步走过去,轻轻伸手揽住她,目光望了苏默一眼,露出哀求之色。苏默满心的愤懑,便终是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轻轻握了握何莹揽在肩头的手,程恩敏锐的感受到了那股发自内心的怜惜,不由的微微感动。也忽然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苏默对这个女子那种有些放纵的宠溺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个骨子里至真至善的女孩儿,便是同样身为女子的程恩自己,相处久了了解了后,怕也会愿意这么宠着她吧。她如是想着,心中不由的轻叹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心绪不待落下,苏默的道歉却让她有些惊诧起来。惊诧的同时,眼神也微微波动了一下。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湖,也不由的重又漾起一片波澜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清冽的眸子看过来,里面分明有着万般的不解和委屈。话语问的没头没脑,但是屋中三人却似乎都明白其中的含义,谁也不曾露出疑惑。

    苏默沉默了一下,终于还是没直接问出最敏感的那个话题,只是抬起眼眸深深看了她一眼,眉头轩动了下,问了同样的一句:“世妹又为什么?”

    程恩静静的看着他,眸子如两汪清澈不见底的幽潭。稍倾,清冽如泉的声音响起:“世兄之策,需要一个有份量的正规途径传达。若只是寻常传播,必为有心人诟病。”

    苏默一怔,皱眉辩道:“若我所料不错,东厂和锦衣卫必然在这有手尾,何愁不能直达天听?”

    程恩摇摇头,又再轻声重复道:“正规途径。”

    苏默不解的看着她,程恩便轻叹口气,臻首微微垂下,似在组织着言词。

    片刻后,抬眸看向苏默,平静的道:“自仁宣之后,忠正名臣辈出,以内阁为核心,清流之势愈盛,相权堪堪与皇权相并。

    后虽有天顺、成化之殇,然为时不长,虽有小挫却不伤根本。至当今登基,仁厚宽和直类昔日仁、宣,又掣肘与成化遗患,终至于臣权日重。

    以今时今日,治天下者,已非天子乾纲独断,正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,由此才得中兴之谓。

    厂卫者,天子私奴也。虽天子信之,然众臣厌之。故,若论之与朝堂之上,以厂卫之证为谋,天子曰正,群臣必为反。此无关正邪忠奸事,实利益之争罢了。

    试问,君可有自信,天子能因君一人而对天下人?便是,敢问天子又有何依仗,能罔顾众意,以一人而压天下人?

    世兄所谋,本为置之死地而后生之策。但稍有疏逾,生不可预见,死必先至!或者世兄自认,朝堂之上皆是友朋,世兄一言呼之,满朝皆应?若如此,小妹无话可说,愿向世兄赔罪。”

    秋日的午后,幽静的小屋中少女清冽的嗓音如山泉迸溅,令人闻之暑意尽消。但是听在苏默耳中,却是不由的毛骨悚然,浑身如坠冰窟一般。

    是了,自己百般算计,却偏偏忘了这一茬儿。君权与臣权之争,又岂止大明一朝?纵观华夏几千年封建王朝,可谓从始至终贯穿下来的,尽在这君权、臣权四个字。

    自己只想着能应付了最上面的老大,却忘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句至理名言了。若真按照之前的粗糙手法,或者真如程恩一番话中所言,生未必见,死必先至了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身在西北,或不至于死,但是这么一头闯到草原上,时势所迫,怕是“苏默牧羊”之事真要一语成谶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不觉顿时浑身冷汗冒出,心中对程妹妹的感念无以言表。甚至连先前对那娃娃亲的芥蒂,此时此刻也消散大半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儿聪睿智慧,更难得的是心细如发、稳重大气。对于自己的缺失遗漏,不动神色中已是巧手补遗,弥于无形。能得如此奇女子为妻,不知是前世修了多大的福气,更有何不满的?

    至于说排斥别的女子,这也就是古代,环境风气就是三妻四妾,人家也不过就是跟自家长辈哭诉哭诉而已。若是放在后世,他苏老师要敢弄什么小三儿的花活儿,怕不是简单的哭诉了,估计早就被咔嚓了吧。

    自己虽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时代,男子天生的贪心可以有,顺应这个时代的三妻四妾也可以有,但却不能真个抛却了基本的准则,连这个时代的糟粕也不管不顾的全盘纵容接受。

    想想开始知道自己有门娃娃亲时,其实也没有太大抵触,还曾隐隐期盼遐想过。只是被刚才杨一清一番隐晦的言语,才使得有了逆反的决定。追本溯源,其实不过就是因为杨一清话中对何莹等女的不尊重而已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之前因此便决定拒婚程恩的心思,又何尝不是对程恩的不尊重?

    按照这个时代的准则,程恩就是名正言顺的正房妻子,这等同于后世的合法妻子。那么,一位妻子抵制其他的女人接近自己的丈夫,又何错之有?这天下,又有哪个女子没有这种妒忌心?

    书上中描写的那种,妻子主动帮丈夫纳妾,接受别的女子或许也有,但又谁能说,那便是妻子心甘情愿的?若真是那样,也便不会有那么多的宫斗桥段儿了。

    自己如今处于这个时代,既然不可能改变,也没准备去改变这种三妻四妾的习俗,那么大可通过真诚的沟通来尝试解决就是。一怒之下便想着什么拒绝婚事,休了这门亲事的想法,不说属于忤逆不孝吧,单就对程恩来说,岂非就是大大的不公平?自己又跟这个时代的某些男人有何两样?

    更何况,他如此大的反应,真的就仅仅是因为感觉对何莹她们的不公平吗?又何尝不是因为觉得程恩自作主张,没经自己同意就泄露了自己身份的恼火?

    说到底,不过是大男子主义作祟罢了。但可笑的是,偏偏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大男子主义,差点就让自己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枉自己之前还愤怒的认为,程妹妹这般主动的拾遗补缺,是完全不顾及自己以及自己身边人的安危之举。如今想来,他忽然大感惭愧。

    第一次如此的剖析自己,审视自己的内心。由此心下暗叹,原来自己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,那种卑劣的劣根性与任何人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“多谢妹妹如此相待,是苏默错了。先前得罪之处,还请妹妹大度宽容,不要怨恨,苏默在这里给妹妹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通了自己的所为,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,正正规规的向程恩一揖到底。只是这次的道歉,其中的诚意诚恳,却再不似之前那般应付了。

    程恩何等伶俐,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种诚恳。心下又是感动又是欣慰,之前诸般委屈、心中郁结都在这一刻渐渐消散,终至不见。

    “苏世兄不必如此,原是自家人,亦是小妹本分之事,当不得谢。只盼世兄能不以小妹卑鄙,不怪小妹妄为,于愿足矣。”起身款款回礼,只是言中终是免不了有着一丝儿委屈。

    苏默挠挠头,不由有些尴尬,讪讪的不知该怎么回应。下意识的反击道:“是我的不是,让妹妹委屈了。不过妹妹也是,咱们这般关系,你若早些明言告诉我,又哪会有这么多误会出来?”

    程恩登时一僵,心中隐隐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,眼神飘忽着强自镇定道:“什……什么不告诉你,又……又什么这般关……关系?我不是已经都告诉你了吗,咱们两家祖上有些交往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儿有些发颤,两只小手紧张的使劲绞着,全没了先前的那副清冷镇静。心中只一个念头翻腾着,莫非他知道了什么?怎么就知道了呢?若真知道了,那岂不是羞死个人了?

    苏默也是一怔,完全没想到这会儿了她还要遮遮掩掩。但正如程妹妹聪明智慧一样,苏老师又哪里是个笨的?更不用说他两世为人,对情爱之事早不知经历了多少。那经验丰富的,堪称圣手了,对上程妹妹这么个青涩的雏儿,不过只一转念间,便猛省过来,猜透了个七八分了。

    嘴角边渐渐绽出一丝邪邪的笑容,眼神儿就那么定定的盯着小姑娘紧张的面庞,偏偏却一句话不说,直让程恩一张小脸儿越来越红,恰如胭脂落到了水中,不过片刻间便如同煮熟了的虾子一般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随着这种沉默的延长,程恩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。眼神余光瞄到这货那玩味,甚至可以说是戏谑的神色,那预感最终变成了确定。

    由是,强烈的羞窘再也难以自持,连带着身子都不由颤抖了起来,恨不得拔腿就跑,远远的躲开才好。

    旁边何莹却是看的奇怪,从开始的担心到随着两人的误会解开,苏默主动道歉,她本来终是松了口气儿。可哪知道这口气还不等喘出来,苏默一句话后,两人之间忽然就变得极为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程妹妹,你……”何妞儿向来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,既然不明白便张口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程恩正紧张的不行,猛不丁何莹这么一张口,直惊的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,啊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随即,便看到何莹愈发诧异的眼神儿,登时省悟过来自己的反应太大了。这一下,哪还能再绷得住?跺跺脚,也顾不上说什么了,转身就要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只是,那脚刚跑出两步,身后便传来一声幽幽的轻叹,紧接着的一句话在耳边响起,顿时让她脚下一拌,好悬没直接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娘子啊,你可瞒得我好苦啊…….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