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:传说中的后门
    胖子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,与蒙鹰一起跟在苏默身后,只是两个人不时的互相对望一眼,都是一副面面相觑的模样。

    少爷这是要搞哪样?这满大街乱逛的不说,竟然还出手买下这么个古怪的玩意儿。这是乐器吗?看着有些像琵琶,不过胖子就算再没学问,也知道这玩意儿绝对不是琵琶。

    看不懂可以问,这一点少爷还是很开明的。而且每当提问的时候,少爷似乎都很高兴,总是很详尽的为他解疑答难。这让胖子很感动,感觉少爷就像个真正的夫子一样,从不吝于教授他人。

    嗯,从前听一些有学问的人说过,孔圣人就曰过,有个叫什么无类的就是这样。那少爷岂不也是无类了?果然是吧。

    当然,胖子这些话从没说过,都是默默放在心里的。他觉得这是少爷对自己的好,自己去说什么感激的话,既是一种变相的疏远,也是一种亵渎。感恩是用行动去做的,却不必非要通过嘴去说。

    好在他并不知道,也幸亏他没去用嘴说,否则会不会惨死在少爷手里,落个英年早逝的下场就未可知也了。

    无类?将一个光荣的灵魂工程师、一位受人尊崇的人民教师称作无类,苏老师若是知道的话,怕是宁可再穿越一次,也要活活掐死他。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!有个叫什么无类的?这尼玛你的语是体育老师教的吗?把他叫出来,少爷保证不打死他。

    要不说什么都可以没有,但是绝对不能没学问。就算没有学问,也绝对不能装作有,否则,很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胖子在问过之后,立即便闭上了嘴,没有像以前那样追根问底。

    因为少爷的回答是,这个玩意儿叫吉他,是少爷亲手打造出来的。只是没想到短短的时日里,竟然都传播到西北这个旮旯了。对此,少爷表示很欣慰、很开森。

    少爷很开森啊,那胖子就不需要再多问,也跟着开森就好。否则的话,一旦让少爷不开森了,胖子很可能就要很久也不开森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跟了少爷这么久了,胖子要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,那也不要再混了。因此,在蒙鹰看他不问了,忍不住想继续的时候,胖子果断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这让蒙鹰愈发郁闷起来。感觉自己跟这帮人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觉得智慧不太够的样子。不然为什么许多时候,别人似乎都明白了,只有他一个还是懵懵懂懂的?

    蒙鹰觉得很羞耻。

    好吧,羞耻不重要,重要的是小命儿。因为蒙鹰看的很明白了,少爷一路溜达着,总是围绕着小春园转悠。

    一圈又一圈的,这个……大白天的也就罢了,怎么说小春园也是这宁夏城中一景,远远的多看几眼没什么。

    可要是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也这样的话,貌似只有一种人干的出来这种事儿。这种人有个响亮的名号,那就是“贼”!

    这位少爷可是从白天转悠到晚上,又一直持续到月亮都高高的挂上天了,蒙鹰很想提醒这位少爷一句,就算是踩盘子,咱是不是也低调些?您这架势,就差在脑门上刻个“贼”字了。

    踩盘子啊,啥叫踩盘子?无声无息,在不惊动目标的情况下调查清目标。可您这整的倒好,还不如干脆点,直接大明大亮的走进去看个够呢。

    没见那门房都开门看过八回了?现在更是直接不关门了,索性就站在门口,一脸怒色的瞪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蒙鹰以袖遮脸,尽可能的不让人看清他。好歹他也是这宁夏城里的名人啊,这要是被认出来了,然后被误会堂堂蒙大庄主来踩盘子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,仙师啊,也看的差不多了,咱们……咱们还是走吧。”实在受不了了,蒙鹰终于是壮起胆子扯扯苏默袖子,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苏默俩眼珠子瞪得老大,一脸的执着:“再等等,我就不信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蒙鹰愕然,随即大松口气儿。原来少爷是在找东西啊,我就说嘛,少爷堂堂仙家之人,怎么可能做那种鸡鸣狗盗之事。估摸着,这也就是因为转世轮回,法力什么的没恢复。否则想要什么,还不是一个念头的事儿?

    想到这儿,蒙鹰露出笑脸,积极的道:“仙师要找的是什么东西?若是方便说一下的话,弟子可以代劳的。至少,也可以帮仙师一起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一愣,随即一拍脑门,懊恼道:“是啊,我怎么忘了这茬了。嗯,不是什么东西,是门。啊,就是这园子的后门,不起眼的那种,快帮我找找。该死的,这谁修的园子啊,弄的这么隐秘,真是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蒙鹰的笑容就僵住了。片刻后,不自禁的眼眶子都开始抽抽了。深吸一口气,努力的压抑住震骇,颤抖着小声问道:“您……您要找的是后门?您找后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后门作什么?”苏默停下脚步,扭头奇怪的看他一眼,摇头道:“找后门当然是想混进去了,这还用问?”

    蒙鹰当场就觉得心跳漏了一拍,好悬没晕过去。他要混进小春园?安化王爷的小春园?他……他他,他究竟要做什么?莫非是要行刺安化王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只觉得心跳如鼓,顿时就是一身的大汗冒出来。回想回想这主儿打从见到后的种种,越想越感觉有这可能,只觉得忽然间满嘴的苦涩。

    正急急的转着念头,想着怎么劝住,忽听这位爷又蹦出一句话来,顿时让蒙鹰彻底石化,如遭雷噬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,能把里面的人勾引出来就最好了,倒也不是非得进去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?勾引出来?!小春园里面是什么人?那除了王爷的客人,再就是王爷的内眷了。

    勾引?什么客人需要用到勾引这种手段?即便那是安化王的客人,可也不会拒绝客人见自己的朋友啊。只要正大光明的上门求见就是,何须如此鬼祟?

    这样算起来,那勾引的又会是什么人?蒙鹰脑子转的飞快,越想脸儿越白,不由的一声,两手捂着胸口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只剩一个念头:他竟然与王爷的内眷有染,他竟然与王爷的内眷有染……

    是了是了,要不我说怎么无缘无故的,这苏仙师就算是仙人轮回转世,可毕竟这一世只是个小书生,又怎会与王爷有了嫌隙,完全够不着嘛。

    可是,可是说要与女人有关,那就又大不一样了。毕竟他可是知道,这位安化王爷的房中,娇妻美妾可着实不少。即便不如天子那样三宫六院佳丽三千,但是随便三五十个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不但有大户世家之女,当然也会有普通民家之女。毕竟王爷的身份摆在那儿,往日里不知多少人巴结着。从各地搜刮些美女进献上来,又有什么奇怪的?

    八成是不知哪个杀千刀的,竟然把仙师大人看上的女子也弄来了,这才惹得仙师恼了,竟然杀到门上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仙师啊,事情已经如此了,便你之前再如何中意那女子,可如今人家成了王爷的内眷了,你这样执着还有何意义?勾引一位王爷的内眷,这……这这,这可是要闹出大乱子的!

    他一时间,只觉的心乱如麻,再也难以淡定。他甚至希望,宁可苏默是想刺杀安化王,也总比私会王爷内眷更好些。

    苏默又哪里随便一句话,就让蒙鹰起了这种误会?妙芸是安化王的客人不错,但是其身上的隐秘和牵连,又哪里容得自己正大光明的上门拜访?

    说起来那样做的话,对于苏默自己倒没什么大碍。毕竟,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逗留,更不会主动去参与或者插手什么叛乱。朱家人自己打自己,跟他苏默有什么相干?便是狗脑打出人脑来,他最多也只是看热闹看的更高兴些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身处这场风暴中心的妙芸来说,那影响可就大了。无论妙芸是不是真的参与进去了,自己这个陌生人的突然拜访,都将使得妙芸被人格外关注,以至于增加无数的变数和危险。

    这,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否则,也不用这么麻烦的费这劲儿了。所以,在听到身后没动静后,不由又转头催促道:“咦?怎么还傻愣着?快点啊。你怎么说也是这里的地头蛇,找这么个门儿肯定轻车熟路。”

    蒙鹰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去。这是什么话?老夫一生醉心修道,甚至至今未娶,又怎么就对这偷香窃玉的勾当轻车熟路了?这完全就是污蔑!

    蒙大庄主连吓带气,哆嗦着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但是猛然一个念头闪过,忍不住长吸一口气问道:“仙师,你怎么就确定这园子有,咳咳,会有那么一个后门呢?”

    苏默不耐的皱皱眉头,理所当然的道:“必须要有啊。不然那么多小说话本中,哪来的那么多香艳的段子?偷情私会什么的,没有后门难道要钻狗洞?”

    蒙鹰目瞪口呆,脑中不期然的想想,一个二八佳人,在月色之下,蓬头垢面的从一个狗洞中钻出来,然后含羞带怯来句:冤家,奴来了……

    他猛地激灵灵打个寒颤,这个场景简直不要太唯美了。这哪里是什么香艳啊,完全就是艳鬼啊。

    只是,只是您这么执着人家园子有这样隐秘暗门的依据,竟是来自话本……

    蒙鹰真心彻底风中凌乱了。昏沉沉中,在苏默又再次的催促中,抬手向着某处指了指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听得苏默低声的欢呼响了起来。“老蒙,你果然是个中老手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蒙鹰再也撑不住了,眼前一黑,咣当一声,一头栽倒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