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 :野有死麕
    叮叮当,叮叮当,铃儿响叮当,

    今晚滑雪多快乐,我们坐在雪橇上,

    叮叮当,叮叮当,铃儿响叮当,

    今晚滑雪多快乐,我们坐在雪橇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..

    清亮的琴音清晰可闻,那是有人用单音模拟歌声奏出的。虽然并不成章,但其中蕴含的那股欢快和稚真,却是洋洋洒洒,似乎天地间的一切都跟着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是的,是那首童谣《铃儿响叮当》,妙芸几乎是在刹那间恍惚起来,好似时光忽然回溯,再次置身在武清城外的那间小屋中。

    那时,身边有个叫杏儿的姑娘,还有个叫卫儿的可爱小家伙。面带着和煦微笑的男子,便坐在那儿轻拨琴弦,祥和喜悦便那么恣意流淌出来…….

    难道真是他?不然怎么可能有人会弹这首曲子?要知道这首曲子唯一响起的一次,就是在当日那间小屋中的时候。便是妙芸在得到这曲子之后,也只是私下弹过几次,从没在外人面演奏过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这首曲子既是他给那个卫儿的,同时也是给自己的。正如他说的那样,希望这首曲子能带给自己快乐和希望。所以妙芸一直珍藏着,与那首《白狐》一起,珍藏与心底,成了她仅有的,也是唯一的珍宝。

    “苏默……”她失神的喃喃着,被她冷不丁站起脱手松开的簟儿,先是哎呦一声茫然着,但在听到小姐口中的名字后,猛的眼神儿一亮,大喜道:“苏公子?小姐你是说,这是苏公子在弹琴?他也来了这里吗?那…….咦?不对啊,小姐不是说苏公子出塞了吗?怎么可能是他呢,怕不是有人听过,这才学着弹出来的吧。你听听,都只是单音儿,肯定不是苏公子。”

    簟儿歪着脑袋分析着,刚刚明亮的眼神儿也黯淡下去。妙芸满面的神采也同样消退下去,是啊,怎么可能是他,他现在应该在塞外了呢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想着,心中却忽然没来由的一阵难过。这曲子不是给我和卫儿的吗?为什么还要弹给别人听?原来自己在他心中,也不是多有份量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莫名的自怨自艾着,就好像一个孩子极喜爱的玩具,忽然被别人抢走了一般。又好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,满是自怜自伤,茫然无助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.”半明半暗之中,她发出了一声轻叹,重新坐下抱住了簟儿,嘴角边绽开一个苦涩的笑容,就此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簟儿感觉到了小姐的哀伤,轻轻用力拥了拥小姐丰腴的身子,认真道:“小姐不难过,有簟儿陪着你,嗯,永远。”

    妙芸心中酸楚,悲不自已,反手用力的抱紧簟儿,泪水再次不可自抑的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晦暗之中,两女紧紧的拥着不再说话。外面,琴音还在继续,直到整首曲子的歌词全都弹完才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妙芸眼神重归平静,心中轻叹一声,应该不是他,否则何至于如一个新手似的,竟以歌词为主体去弹奏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中渐渐平复,拍拍簟儿身子让她重新躺下,自己则站起身来为她掖好被子,也准备去歇息了。还是睡了吧,或许只有睡过去了,才能远离这无尽的苦楚…….

    外面停歇的琴音忽然又再响起,只是这一次所奏,却忽然与先前完全不同了。不再是如同唱词一般的单音儿连蹦,而是极娴熟的弹奏着完整的乐章。就好似跟刚才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一个是学徒,这一个却是真正的宗师。

    那曲子幽幽咽咽,似断非断,却是声声相连,婉转不绝。恍惚间,便似有个风华绝代的佳人,茕然孤寂的凝望远方,痴痴的等待着离去的恋人。便只是起始两个小节,便让人心中涌起无限的哀伤。

    妙芸平静的脸色顿时猛然大变,整个人如同被忽然点了穴似的,就那么僵硬的维持着半起不起的状态。但只是瞬即,便又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狐……”她几乎是呻吟着吐出这两个字来。是他!肯定是他!他竟然真的就在这里,天呐!

    若说那首《铃儿响叮当》还可能是有人听到了后,勉强以单音儿弹奏出来,那么这首只给过自己,甚至可以说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《白狐》,那是绝对不可能被其他人听到的。

    以苏默的性子,若不是当日为了她,根本就不会去演奏这种以女子视角为主的哀伤乐章。而她自己,在当日听过苏默弹奏一遍后,更是从未再去弹过。

    不是那曲子不美,也不是自己不喜欢,实在是那曲子太过贴合心境,让她不敢去触碰。便如那颗被伤害的支离破碎的心,只能深深的埋藏,偶尔的回忆,却怎么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首曲子,又如何能从别的什么人手中奏出?只有他,只有他才能这般驾轻就熟的奏出,因为这本就是他所创的啊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妙芸也忽然明白过来了,为什么刚才那首《铃儿响叮当》不是以曲乐的形式奏出,而是以单音儿唱词那样弹出了。

    他是想让我更偏重去记起那歌词,记起那曾经的安宁喜乐。音乐与他而言,不再只是单纯的音乐,而是一种语言,一种另类的情绪表达。

    他忽然来到这里,弹奏出这一曲来,其实是一种相邀。天涯海角,知音远至,这是故人之邀啊。

    许是一曲奏完不见自己这边反应,这才又再弹起唯有他和我知道的《白狐》,进一步表明身份。

    他终还是记得我的,妙芸双眸放光,脸上也因激动腾起两团潮红。先前那自怜自伤,此时再无半丝踪影。

    “是他,是苏公子!簟儿,真的是他,不会错的。他在请我去相见,我明白的…….”猛地转过身,激动的抱住又坐起来的簟儿,妙芸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说着,声音中都带上了几分哭音儿。

    在她最无助时,在她即将要彻底自我沉沦时,这个唯一的知己,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人来了。这一刻,妙芸大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了,剩下的满满的只是欢喜和激动。

    簟儿惊愕的看着小姐的失态,朦朦胧胧的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的也被这欢乐感染。小姐终于要走出那个人的阴影了吗?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。感谢菩萨,不,祈求菩萨,保佑小姐不要再受到伤害。希望苏公子能好好待她,像簟儿一样的对她好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认真的在心里祈祷着,一边从榻上下来,忙着给小姐更衣,自己也极快的穿上外衫,又拿出妆镜梳子,为小姐梳头打扮起来。要去见那位苏公子呢,当然要最美的姿态去才行啊。

    想着小姐或许能借此机会,彻底脱离苦海,再不用担惊受怕,小丫头就不可自抑的满脸是笑,小手灵巧的翻转着,便恍如穿花蝴蝶一般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飞舞的手忽然被一把抓住。簟儿一愣,抬眸看去,却见铜镜中,小姐原本红晕的脸庞忽然苍白起来,更不见一丝的笑容和欢喜。眼中满满的,全是彷徨和凄然,甚至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簟儿不明所以,讷讷的唤道。

    妙芸泪水盈眶,慢慢转过身来,就那么仰脸看着她,哽咽道:“簟儿,你说我该去见他吗?我……我还能去见他吗?”

    簟儿呆住了,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姐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。此时的小姐,哪还有半分平日的沉着睿智?那望着自己的眼眸里,全是一片惊慌和恐惧,却又带着满满的期待和憧憬。

    簟儿忽然有种错觉,好像自己和小姐颠倒了位置。这一刻的小姐是那么的无助、那么的彷徨,以至于求自己帮她拿主意。天呐,平日里,可都是小姐帮自己拿主意的啊,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簟儿彻底的懵了,傻傻的望着小姐。屋中,一时间相对无声,只剩下两颗凄惶的心。去,还是不去……

    小春园外的一处疏林,苏默翘腿坐在一个石墩上,两手熟练的掐着和弦,轻拨慢捻,一个个音符便肆意的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一曲《铃儿响叮当》竟然没反应,那么这一曲《白狐》还打动不了你吗?莫非你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,彻底与我割裂吗?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,心中有些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旁边胖子一副恹恹的模样,背倚着一棵大树,百无聊赖的模样。胖爷感兴趣的是道法、是银子,最不济也可以是武功,对于艺术神马的,实在是无爱啊。

    蒙鹰则是一脸的纠结,搓着手来回的走动着,不时的,还抬头紧张的四周踅摸两眼。这事儿整的,这小爷儿竟是玩真的,真要勾引王爷的内眷啊。

    这要一旦被人发现了,麻烦不麻烦的倒还在其次,主要是这事儿本身实在太没溜儿了,可不要被天下人鄙视到死吗?

    唉,自己也是疯了,竟然糊里糊涂的就答应了,还亲自帮着指出后门的位置…….

    好吧,事到如今,再后悔也来不及了,只希望一切顺利,赶紧让这小祖宗把事儿办完离开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小祖宗嗳,你这都弹的是什么啊,听上去倒是挺好听的,倘若换个场合,必然能让无数女子痴迷。可问题是,这里不是青楼酒肆啊,您这不是俏媚眼丢给瞎子看吗?罢了罢了,老夫豁出去了,还是提点提点吧。

    “那个,仙师,您……您这不行啊。若信得过老朽,不若换一首曲子,或能达成目的。”

    一曲《白狐》奏完,仍是不见里面动静,苏默不由有些默然。蒙鹰便赶忙上前两步,犹疑着说道。

    苏默一愣,点点头道:“也好,你说说看,什么曲子?”

    蒙鹰扭捏几下,忽然深吸口气,放声唱道:“野有死麕,白茅包之。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。林有朴,野有死鹿。白茅纯束,有女如玉。舒而脱脱兮,无感我帨兮,无使尨也吠……”歌声古朴恣意,配上蒙鹰粗哑的嗓音,竟有股说不出的韵味儿。

    噗!苏默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,当场就思密达了。你妹的!《野有死麕》!要不要这么豪放?苏默简直不敢相信,平日里稳重的老蒙鹰,此刻竟然建议自己奏这个曲子。

    野有死麕,是诗经中的一曲民风。近乎直白的描写了一对青年男女的偷情野合的场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奏出这么一曲来,老蒙啊,你这是赤果果的存心不良、要教坏我啊。

    苏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砸吧着嘴儿想要说点什么。但却忽然心有所感,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,有女如玉,白衣飘飘,婉约俏兮。妙眸流转之际,玉颊晕红,含羞带嗔……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