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6章 :终相见
    傻眼了,全都傻眼了。无论是苏默还是蒙鹰,又或者是打着哈欠的胖子,这一刻都是目瞪口呆、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这啥情况?这正热烈的讨论着如何推倒妞儿,然后做些没羞没臊的事儿呢,结果好嘛,人家妞儿出现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人家来了多久了,是不是听到了那番讨论?不过看妞儿此刻的神情,怕是肯定听到了的吧,果然是吧。

    苏默脸上似笑非笑、眼神儿飘忽;蒙鹰老脸涨的发紫,以袖遮面;胖子张大了嘴巴,眼看嘴角似乎有晶亮的液体要流下来…….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,我和妙芸姑娘那可是高山流水般的知音来着。知音懂不?便最简单的几个音符,就能知晓彼此的心意,那是一种多么伟大纯洁的友谊啊?可老蒙啊,听听你都说了些什么?太无耻了,太龌龊了,简直让我震惊的难以置信了。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啊知道吗?”

    苏老师忽然脸色一板,站起身来大义凛然的对蒙鹰一通批判。随即在蒙鹰愕然震惊的目光中大步迎上妙芸主仆,脸上立即转为热情洋溢的笑容:“妙芸姑娘,好久不见,小生甚是想念啊。此番偶然听闻姑娘也在此间,忍不住便冒昧相邀,失礼之处,还请莫怪,莫怪哈。”

    蒙鹰和胖子顿时齐齐觉得胃中翻腾。这酸的,还小生……话说少爷啊,您还能再恶心点不?

    妙芸红晕满颊,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,眼色复杂的瞟了他一眼,咬着红唇轻轻敛衽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她好容易鼓起勇气跑出来相见,结果刚一进来就听到那番对话,顿时间之前的忐忑全不见了,代之而起的便是满心的羞涩和薄嗔。

    嗯,的的确确是大半羞涩,嗔恼也只是因羞涩而起。仔细琢磨下,到似乎是欢喜更多一些。《野有死麕》…….哎呀,呸呸!这登徒子……

    妙芸姑娘羞的心慌慌了,苏老师看在眼里,心里大大松了口气儿,随即将目光又转向妙芸身后的小丫鬟,笑眯眯的挥手招呼道:“你好啊,簟儿小妹妹。好久没见了,有没有想苏默哥哥啊?”

    唉哟我去!蒙鹰和胖子再次齐齐震惊,见过不要脸的,可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。来不来的就哥哥妹妹上了,竟然还堂而皇之的问人家想不想他。能把调戏做到如此坦然,少爷果然是仙家中人,真真是世间从所未见,佩服啊佩服!

    簟儿小脸红红的,从自家小姐身后转出来,恭敬的敛衽一礼,声若蚊讷的嗫嚅道:“小婢见过苏公子,苏公子安好。”至于那个想不想的问题,却是根本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好,簟儿妹妹真乖。”苏老师笑眯眯的点着头,但随即又扭头对还是一脸震惊的胖子吼道:“还不给芸娘和簟儿姑娘看座,没眼力劲儿的。”

    胖子一激灵,猛地合上嘴巴,好悬没把舌头咬到。心中这个冤啊,我招谁惹谁了这是?围个观都能中枪,太没天理了!

    等等,看座?我去!这荒郊野外的,我哪儿去找座儿去看啊我。只是瞅瞅少爷瞄过来的眼神里那闪烁的光芒,胖子果断放弃了申诉的想法,扭头四下踅摸一番,随即目光一亮,吭哧吭哧抱了两块大石头过来,然后又狗腿的用袖子拂了拂,一脸谄媚的看向少爷。

    苏默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,微微点点头,转向妙芸主仆邀请道:“在外简陋,莫怪莫怪。来来来,咱们坐下说话。”说罢,当先在原本的石墩上坐了。

    妙芸咬着红唇睇了他一眼,牵着簟儿的小手,轻移莲步也分别坐了。目光在苏默脸上转了转,红唇嗫嚅了几下,忽然觉得千言万语竟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。不由的一阵的恍惚,就此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苏默眼睛微微眯了眯,心中不惊反喜。妙芸肯出来见他,见了他后又是如此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,这说明自己在她心中还是很有地位的。或许,自己真可以劝的她远离这个泥沼了。

    心中念转,正要开口说话,却见胖子还愣愣的站在一旁,不由心中大怒。哼了一声,皱眉自言自语道:“哎呀,这待客是不是该上个茶上个点心啥的呢?”

    话音儿入耳,胖子顿时脸都绿了。上茶?还上点心?这大半夜的,我去哪儿给您上茶上点心啊?要不您凑合着,把我当点心上了成不?

    心下苦逼,下意识的扭头去看蒙鹰。这一看却是目瞪口呆,蒙鹰?哪还有什么蒙鹰,蒙鸟都没一只。老远的就见小林子外边,一个身影躲在树后,探头探脑的往这边张望呢。郁闷个天的,不是蒙鹰那老小子又是哪个?

    跑的恁快!心中暗骂着,忽然猛省,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俩嘴巴子。怎么就这么蠢呢,眼下这时候,竟还傻傻的矗在这儿,可不是碍眼吗?怪不得少爷要上茶上点心的。妈蛋,要是再不醒目,怕是真要给当点心上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胖爷半刻都不待耽误的,肥硕的身子微微一晃,霎时间如同一缕青烟般消失在原地。再抬头看时,却早已窜出去七八丈远了。

    苏默嘴巴半张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高手!果然高手!这轻功,你妹的,太牛叉了!回头一定要问问,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草上飞?果然是吧?

    噗嗤,看着苏默呆愣的表情,将方才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妙芸再也忍不住,不由的笑出声来。这一笑之后,心中原本那些惶惶和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,那久远如同隔了一世似的心境忽然再次浮现,望向苏默的眼神中,便多出了满满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苏默被笑声惊醒,回过神来不由连连干咳起来。随即一本正经的批评道:“调皮!岂不知非礼勿视。”

    妙芸气结,想也不想的反唇相讥:“公子又岂不知非礼勿言?”

    呃,这话一出,苏默顿时卡壳。只是妙芸也同时省悟,顿时满脸通红,咬着红唇将臻首偏向一旁,心中直如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极聪慧的,几乎是同时反应过来,这话是针对之前蒙鹰和苏默那番《野有死麕》来的。

    苏默固然是被噎住,可妙芸更加不堪。她主动提起这个话头儿,倒好像是自己有意识的往那个事儿上引导似的。野有死麕啊,想想都要羞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,那个,咳咳,没想到这西北的气候真好啊,这阳光明媚的……呃,嘎嘎。”苏老师觉得,作为男人,在这种尴尬的关头,应当主动一些。结果一张嘴就满嘴跑火车,话到一半儿才醒悟过来,不由的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?簟儿抬头看看天上的半月,再看看苏公子,一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妙芸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,倒是把那份尴尬冲散了。玉手将垂下的发丝往而后撩了撩,白了他一眼,努力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道:“奴听闻苏公子高升了,身负皇命出使漠北。怎的却忽然来了宁夏?”

    苏默眼睛一亮,好,你能主动提起这茬儿,倒是让我省了事儿了。当下也收了嬉笑,摊摊手叹气道:“没办法啊,屁股后面一堆牛鬼蛇神追的紧,我这是被人家撵野狗一样赶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妙芸脸色一变,眼中顿时露出极关切的神色,急声道:“怎么?又有人伏击你?可知道是什么……呃。”话说一半,猛然省悟,再想收回却是来不及了,不由的顿时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苏默听的清楚,先是一怔,随即眸子猛的一缩,深深的看着她,半响没说话。为什么要说“又”?她竟然知道上次兴县的事儿,这是不是说,兴县之战她竟然知情?

    心中转着念头,不由的又是唏嘘又是感伤。万万没想到,自己原本是本着两人的交情,想要将她拉出安化王之乱的泥潭。结果这事儿还不等说,却先透露出了另一桩隐秘。

    难道她不是参与了安化王的事儿,而是跟伏击我的那些人有关系?那些人又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苏默一时间心思百转,面色也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被他直直的盯着,妙芸只觉得浑身如被针刺,身子也渐渐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簟儿不明所以,只是感觉自家小姐的手忽然冰冷起来,还轻轻的颤抖着,不由关切的看了看她,低声道:“小姐,你冷吗?”说着,便要伸手去解自己的披风给妙芸。

    妙芸打了个激灵,深深吸口气,伸手拍拍簟儿小手,摇摇头示意自己无碍。然后在簟儿担忧的目光中转向苏默,鼓起勇气道:“讷言,我没有做对你不利的事儿,也永远不会那么做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用字称呼苏默,苏默不由的一怔,定定的看着她。半响,忽的展颜一笑,重重的点头道:“我信!”

    妙芸一直紧张的看着他,在他沉默不语的那段时间,简直犹如身陷冰窟一般,一颗心也在不断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她以苏默的字相称,其实就是暗示他在自己心中的份量。苏默是她的知音、知己,是这个世上她唯二在乎的两个人之一。即便是她自己万劫不复,也绝不会去伤害他半分。

    可是那次的伏击实在太复杂,一时半会儿根本解释不清楚,若他不信自己,自己便再如何解释,都不过成了欲盖弥彰。难道,自己就要失去他了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种可能,妙芸只觉得整个人似都要走向寂灭了,眼中的神采渐渐消退,似乎有什么东西渐渐从身体中飘离而去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“我信”两个字乍然响起,直如一道春雷斩开漫天乌云,顿时让她如同回了魂儿一般,刹那间晴空万里、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“讷言……”她哆嗦着嘴唇,满心满眼都是感动充溢。泪水恣意横流,猛地模糊了视界。无数的话语、千万的委屈,在这一刻却只化作一个名字,轻轻的呢喃在嘴边、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哭了?莫怕,无论什么事儿,有我!”温和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。伴随着这声音,一双温暖的手掌抚上了她的脸颊,轻柔的为她擦去泪水。

    “讷言!”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伪装,放声大哭着扑进男人的怀中,就那么死死的抱住,如同抱住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簟儿惊慌的站了起来,手足无措。苏默却对她轻轻摇摇头,然后便反手拥住怀中的女子,另一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夜空中轻雾漂移,半月再次将清辉洒下,柔柔的照着下面相拥的人儿。林中,一片静谧的气息氤氲,祥和而温馨。

    良久,一声如哭似泣的轻叹响起,女子幽幽的声音,如同从九天之外飘来。

    “讷言,你想听听,一个卑贱的女子的故事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