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2章:再约芙蓉山
    ,!

    程妹妹的诅咒苏默自然是不知的,只是隐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。???  但要想追踪寻迹,却不是他这个假仙师能办得到的,最终也只能归于地域的气候问题。

    算计下手头的事儿差不多了,便派人偷偷给妙芸送信,约着再次相见。

    这两天之所以沉寂下来,一来是为了联络6续赶来的几处援兵。二来则是提前散布某些消息。比如蒙家侄少爷来宁夏省亲,蒙家侄少爷蒙何风姿倜傥、年少多才,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毕竟嘛,这冷不丁的凭空蹦出来个大活人,总是需要一些铺垫不是?不然在这敏感时候,各方势力都把目光怀疑过来,就不是苏老师期望的了。

    当然,所谓什么风姿倜傥、年少多才之类的,纯属附带插件,以至于蒙鹰等人当时都忍不住要露出嫌恶的神情。只是以苏老师的脸皮之厚会在乎吗?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我无耻我自豪,苏老师自顾笑傲潮头,何计诽谤。当相约的这一刻到来后,便衣帽别花、面敷薄粉,打扮的像只花蝴蝶似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小春园中,终于接到了苏默相邀的妙芸也是激动不已。上次百般纠结后,终于是耐不住行走在烟暗和毁灭的凄惶下去见了苏默,结果一个忍不住,全盘倒豆子似的,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清楚,苏默当时很认真的承诺自己,一定会帮她想办法的,只是要给他些时间。

    想想苏默身边的那些关系,妙芸之前近乎彻底绝望的心思,终于再次迎来一线曙光。只是这时间……偏偏她正是没有太多时间了吧。

    那些人最近活动的频繁,就在昨天,扮作道家高人的王九儿在见了安化王时,竟然忽的趴伏地上,口呼“老天子”。这一下便是妙芸也当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此番奉命来宁夏,任务极为模糊,全不似之前的敛财目的。那使者当时的交代是:全力配合王九儿的行动,并且就近监管王九儿,务必使得上面的计划得以顺利执行。

    所以,对内来说,她便是王九儿的直接统领。但是却对王九儿究竟要执行什么计划,完全是不知情的。由此想来,所谓的监管监视什么的,只怕是相互的吧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如此,那自己来宁夏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妙芸左思右想想不通,但却隐隐的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机临近。

    这也是上次与苏默相见,为什么最终将一切都合盘拖出的原因之一。对于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默,与妙芸来说,简直如同溺水之人忽然抓到了一根稻草,完全是一种本能的驱使。

    由此,当回来后,心中的忐忑和期盼,便显得愈的心神难定、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总算,总算是今日接到了传信。芙蓉山上的临风阁吗?倒是个清静的去处,希望此次相见能有好消息吧。

    妙芸心中期寄的想着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便寻了个借口带着簟儿出了门。匆忙之中,她却没注意到,身后的某扇窗户后,一道恶毒的目光紧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,阳光普照、晴空辽阔,这让妙芸的心情也似乎变得明艳了许多。

    马车在山脚下停住,从这里再往上就必须步行了。芙蓉山并不是真的山,只是城中的一个封土堆。像这种封土堆在宁夏城里有好多,据说都是昔日西夏人所建。

    按照西夏的风俗,这封土堆只有两个功能。一个是做为陵墓之用,但却须得是具备一定地位的贵族才能享有这种规格;除此之外,再就是用来祭祀。

    祭祀所用的封土堆会格外讲究,不但要移植各种花树,还有建有特定的亭台楼阁,各俱功用。寻常人平日里便是靠近都不允许,只能是特定时日,由西夏王公甚至是皇帝亲自带领,才能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终归是历史,后来蒙古灭西夏,整个宁夏城都几乎被推平了。这所谓的祭祀高台,也只剩下些残垣断壁,彻底变成了一处处土山高岭。

    直到大明崛起,洪武下旨重修各处,这些土山或被彻底推平改建,或者像芙蓉山这样的,在原基础上加以修缮,最终变成了城中登高望远的景致。

    只不过无论是陵墓也好,还是祭祀也罢,终归跟死人有些联系,汉民们总是有些忌讳。再加上城里越来越多的景致,毫不逊色于此处,便渐渐的少了人迹,竟使得此处成了少有的清幽之地。

    妙芸主仆摒弃了小春园跟来的仆从,只两人拾阶而上。一路上两边翠柏层叠、鸟鸣声声,清风透过浓阴而来,唯余草木清香,不由的令人生出空山寂寂、不在凡尘的感觉,也让妙芸焦躁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簟儿,你说苏公子能帮到咱们吗?”爬到了一半,妙芸有些气喘,略略停下休息之余,忍不住转头向簟儿问道。

    簟儿也早累的细汗吁吁了,闻言想也不想的点头道:“会的,一定会的。苏公子很厉害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妙芸有些愣怔,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问了出来,与其说是在问簟儿,倒不如说是自己问自己。只是她却没想到,簟儿竟然如此坚定的回答了她,这倒让她生出了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怎的就这般肯定?他又厉害在哪里?”她斜睨着小丫头,嘴角边含着浅笑,明显带着三分戏谑之意。

    簟儿却毫无所觉,嘟着小嘴歪头想了想,这才脆声道:“小姐忘记了吗,当日那个魏国公世子好无赖,把咱们追的都跑去武清那么远躲着,结果遇到苏公子后,还不是老实了下来。哼,要我说啊,当时小姐就不该离开的,应该相信苏公子的。唔,说不定那会儿小姐留下了,这会儿早成了苏家少夫人也说不定呢,又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叽叽咯咯的说着,如同蹦豆子似的。只是说到最后,猛地省悟过来,生怕影响了小姐的心情,这才连忙生生打住,只拿眼神儿偷偷的瞄着小姐。

    妙芸听她初时说的,思绪也似乎被带的回到了当时的情景,嘴角边便不由的绽出温馨的笑容。只是听着听着,忽然听到后半段,微微一鄂之后,顿时不由的满面通红,轻轻啐了小丫头一口,羞恼道:“胡说个甚!什么少……少那个的。当时离开,也是不想连累他,你个死丫头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簟儿见小姐心情似乎挺好,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儿。只是随即便又撅起了嘴巴,不乐的嘟囔道:“人家哪里不懂了,人家今年可要及笄了呢。”

    妙芸听的好笑,不由伸手摸了摸她小脑袋上的三丫髻,宠溺的道:“好好好,咱们簟儿长大了,要及笄了,都可以嫁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顿时大羞,红着脸不依道:“小姐啊……”

    妙芸心情彻底放松开来,不由笑出声来,一手提着裙角,一手拉住小丫头的手儿再次往上走去,边走边笑道:“好了好了,咱们快些吧,莫让苏公子等急了,那可就太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,脚下不自觉的都带出了几分跳跃之意,恍如忽然又回到当年无忧无虑的富家小姐的时光。

    簟儿就出咯咯的银铃般的笑声,跟着加快了步伐。蜿蜒的山路上,翠柏成荫之中,顿时洒下一路欢声。

    山上一处三层亭阁里,苏默立在窗口,迎风远眺。目光闪动间,忽的一凝,随即露出笑容,转头对身后跟着的胖子和另一个家人打扮的人笑道:“她们来了,咱们下去迎一迎吧。”

    胖子和那家人躬身应是。今日出来,便只有他们三人。既然现在身为蒙家侄少爷,那蒙鹰这个叔父再跟着,显然就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而何莹等人,虽然名声不显,但终归经过了之前的事儿,也算是曝了光。

    平日里无声无息时倒也罢了,不会引起什么人注意。但若是按照苏默的计划,开始渐渐从明面上露头,她和庄虎等人再跟在苏默身边,就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联想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对接下来的计划开展大为不利。是以,也只能无奈的藏在蒙家庄。

    唯有胖子,身为苏默贴身护卫,又一直不曾在武清外暴露过,这次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苏默身边。毕竟,一个大户人家的少爷,身边跟个打手什么的,也是题中之义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家人,则是蒙家的老人儿,叫做蒙简。不但身上颇有功夫,更是处事沉稳,在宁夏城里人面儿也比较广。此番派在苏默身边,也等于向宁夏城里的人,宣示苏默蒙家侄少爷身份的标杆。

    有这两人跟着,在宁夏城中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。或许偶尔遇上些小麻烦,有蒙简在也不至于吃了当面亏。无论如何,蒙家在宁夏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的,没人愿意无缘无故去得罪。

    三人下到亭阁外,便见两个曼妙的身影正好踏上最后一阶石台。苏默笑眯眯的抢先上前迎着,拱手笑道:“咦,怎么就只有芸娘你们两个?哎呀,罪过罪过,早知如此,小生就在山下等候了,也好背负两位上山,也不须受这些苦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理众人愕然,又转头笑眯眯的对簟儿张开手笑道:“簟儿小妹妹,是不是累坏了?来,哥哥抱抱,安慰安慰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尽皆石化。这个时代,如此君这般放肆无形的,绝对是空前绝后了。

    小簟儿才刚在下面被自家小姐调笑过,此刻忽然遭遇了这么一出儿,顿时羞的满面通红,手足无措起来。

    小脑袋拼命的埋下去不敢说话,心中砰砰跳着,眼神儿却不由自主的偷偷瞄看苏默:苏公子,他……好不羞,也……好温柔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