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8章:疑问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正在家中与何锦对坐聊着事儿的周昂,抬头不悦的看向推门闯进来的女人怒道。

    女人是他的结妻子甄氏,一向最是注重仪容,但此刻却是披头散,满脸又是泪水又是慌张的模样。

    旁边何锦眼中闪过一抹讶异,赶忙站起身来施礼,甄氏却看都不看他一眼,向周昂大哭道:“才儿出事了,要被人欺负死了,老爷快想法子救救他吧。”

    何锦被完全忽视了,眼底一抹屈辱之色闪过,这时候却不好多说,讪讪的默默退到后面。即便要告辞,也得等人家把话说完才是,更不要说似乎这事儿还牵扯到周才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今早,似乎自家那儿子曾说过,要来找周才的。眼下这事儿,会不会和儿子何凯有关呢?那周才出不出事儿的他才不在乎呢,可要是牵扯上儿子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周昂面色微微一变,霍的站起身来,急道:“你说清楚!才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甄氏大哭:“才儿被蒙家的人欺负了,刚刚回来,话都说不出来了,满脸是血的,呜呜……..”

    周昂大惊,抬腿就要往外走,忽又猛省,收住步子转头对何锦道:“何兄弟,见谅。老夫这…….”

    何锦连忙躬身赔笑道:“督帅尽管去忙,下官便先告…….”

    “见什么凉!才儿如此模样,他那儿子也脱不了干系!”一句话没说完,甄氏猛的抬起头来,怨毒的瞪了他一眼,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何锦心中咯噔一下,顿时就是一颗心沉了下去。周昂嗯了一声,霎时间脸上又是惊疑又是阴鹜。眼神儿微微一眯,反倒不急着走了,睇了一脸愕然的何锦一眼,看向甄氏沉声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别没头没尾的!才儿现在如何了,可找了郎中没?还有,什么蒙家的人,又与何兄弟的儿子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甄氏就恨恨的又剜了何锦一眼,将事情大体说了一遍,又泣道:“才儿现在还说不得话,郎中来看过了,说是气怒攻心,伤了心脉,暂时也失语了。妾身问过了跟去的下人,才儿气倒后,这厮的儿子却与那蒙家小畜生称兄道弟的,说的极是热切。哼,必是两个小畜生识得,联合起来欺负了我那苦命的孩儿。老爷,你可要给才儿做主啊。”说罢,又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周昂听到郎中看过了,脸上神色明显放松了许多。只是听到后面,不由的又皱起眉头,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何锦脸上怒气一闪而逝。两个小畜生?这贱人是连自己儿子也骂进去了,真是个该死的刁妇!

    只是暗怒之余也悄悄松了口气儿,儿子和那蒙家的侄少爷称兄道弟?那就说明自己儿子肯定没事儿,只要儿子没事儿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什么蒙家的侄少爷又是什么人,凯儿怎会识得?还有,此事竟然还牵扯到王九儿身边的人,其中必有古怪,看来要赶紧回去好好问上一问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也不去再自找难堪,只躬身对周昂歉然道:“督帅,职下这便回去问清楚,若真与那小畜生有关,定要他来向督帅和夫人,还有公子请罪。”

    周昂抬眼看了看他,不置可否。他在安化王这边内部兼着长史的差事,但对外却不好宣扬。所以,明面上的官职却是宁夏卫的督指挥使。

    何锦身为千户,正是他的直系所属,故而两人便天然的对外成为一派。何锦称呼他为督帅,自称职下,便也是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固然是督指挥使,职在何锦之上。但做事还是需要通过手下去做,总不能事事都亲力亲为吧。更何况何锦经营日久,手下也自有一般势力,闹僵了,对他绝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此刻听闻何锦告罪的话,甄氏听不出来,他却是听得明白。这个部下有些不快了。也是,任谁被人当面骂自己儿子小畜生也不会开心了。便如自己那儿子一样,自己怎么打怎么骂都行,但是外人,哼,别说只是这个属下,就算是王爷也不成。

    这个属下貌相憨直,似乎是个粗疏的。但是周昂却了解的很,此人奸狡贪婪,肚子里有牙,跟憨直粗疏却是半点边儿也不沾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是没察觉,这个属下虽然面上对自己恭敬有加,似乎一切都以自己马是瞻。但其实心中未尝没有取而代之的野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儿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罢了,眼下正谋划大事儿,这何锦却是一枚关键的棋子,自己还有大用。而且现在那孙景文和孟彬二人不知怎么迷惑了王爷,甚是得宠,这阵子以来,隐隐有将自己排挤出去的迹象,他也需要何锦这个天然的盟友存在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,对何锦点点头,温声道:“妇人之言,何兄弟不必放在心上。也罢,你便先回去好了。至于问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他顿了下,又道:“你我向来交好,凯儿也和才儿一向投缘,赔罪什么的大可不必。不过问清楚是要的,嗯,就是那个蒙家的侄少爷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望何锦,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何锦心领神会,脸上做出感动之色,躬身应是。关于那位蒙家的侄少爷,便是周昂不说,事关自己儿子,他也要问个清楚才是。当下,再向周昂和甄氏拱了拱手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甄氏大恨,怒视的目光一路紧随。她大体问过跟去的下人了,明白自家儿子气成这样,倒是有一半的原因在那何凯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她对那个什么始作俑者的蒙家侄少爷固然恨之入骨,但对何家父子的恨意也不在其下。只不过此刻被周昂一句话赌了,却是不敢再多说什么。但若目光能杀人,此刻何锦怕是早已浑身千疮百孔了。

    周昂察觉到老妻的神态,不由的狠狠瞪了她一眼。待到甄氏委屈的低下头去,这才忽然扬声对着走到了门口的何锦道:“何兄弟,如今一切以大事为重,切切!切切!”

    何锦脚下一顿,回身再躬身一礼,表示明白,这才转身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边,等屋中只剩夫妻二人,周昂瞪了甄氏一眼,随即又长叹口气,摇头道:“为夫眼下腾挪不开,还要多赖此人出力,但有何事,皆放放再说。你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甄氏弱弱的应了,脸上却满是委屈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周昂也懒得再多说,又再问了问儿子的情况,得知只是因情绪激动导致的暂时性失语,过段时间就会恢复,便也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低头沉吟了一会儿,这才喃喃道:“蒙家侄少爷?蒙家,蒙家…….那个蒙何,就是今日与才儿起了龌蹉的,是蒙鹰的侄儿?”最后这句却是向甄氏问。

    甄氏便眼中露出怨毒之色,点点头,咬牙道:“何锦老爷须借他之力,妾身不敢多言。但那蒙家小畜生,却须不能放过,定要拿了他来,千刀万剐,给我儿出气!”

    周昂就怒哼了一声,挥手骂道:“妇人之见!你懂什么!回去好好看着那孽障,这次好了后,禁足一月,不许他踏出府门一步。都是你平日宠的,否则焉能有今日之祸?别以为老夫不知道那孽畜平日都做了些什么。行了,你去吧,老夫要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甄氏见丈夫真怒了,也不敢再放泼,只得低眉搭眼的应是,扭着身子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只剩下周昂一人,他脸上怒气渐消,代之而起的却是满满的忧虑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谋划之事,可谓动辄就是诛九族的大事儿,断容不得半分差池。蒙家的势力平日看似平淡,但其底蕴究竟有多厚,整个西北谁也不能真个拿捏的准。此时忽然自己的儿子惹上了对方,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蹊跷呢?

    那孙景文和孟彬来历神秘,偏又巧舌如簧,竟得了王上倚重。而那个王九儿又是孙景文招来的,此番起因又是王九儿身边的人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周昂忽然隐隐的感觉到一股阴谋的味道。“蒙家侄少爷?蒙何……..”他低声喃喃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蒙何……嗯,你怎么看?”回到了家中的何锦,第一时间将儿子何凯唤来,细细问过了经过,沉思半响,这才向儿子问道。

    何凯眼神缩了缩,脑子里再次回忆了一遍今日之事,这才谨慎的道:“拿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何锦微微一顿,挑了挑眉头看向儿子。“拿不准?”

    何凯点头:“是,拿不准。此人看似纨绔惫赖,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,但是孩儿现在仔细想想,其实从始至终,所有事儿的节奏,都被其无形中引导着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只是这种掌握极其巧妙,实在无法分辨是刻意的还是真的巧合。所以,孩儿说拿不准。”

    何锦面色凝重起来,站起身来慢慢的在屋中踱起了步子。半响,忽然问道:“那个女子呢?嗯,妙芸,是这个名儿吧,我儿又如何看?你觉得那蒙何的话,有几分可信?”

    何凯脸上露出几分苦恼,抬手抓抓头,叹道:“蒙何的话可不可信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蒙何那么说了,咱们若是不想与蒙家对上,就必须可信,也只能可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迟疑了下,又道:“至于父亲说那个妙芸……”他说到这儿忽然顿住了,沉思了一会儿,抬起头看向何锦,缓缓的道:“孩儿只是有些奇怪,她为什么要去见那蒙何?两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?还有,以她的身份,竟然会被人盯梢到这种地步,这……似乎有些说不通啊。”

    何锦眸子猛地一缩,霍然看向何凯,久久不一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