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0章人心诡谲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还敢来?!”看着笑眯眯晃进来的何凯,周才满脸的狂暴霎时间转为呆滞。

    这算是想吃海鲜来虾皮吗?还是想欺负完了人后,回头再踩上一脚?周公子确实有些凌乱了。但是这种凌乱不过也就片刻的功夫,随即就再次转化为狂暴。

    嗓子眼里低吼一声,两眼红的如要沁出血来也似,飞身就向着何凯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旁边跟着进来通报的下人有些傻眼,这是拦着好还是不拦着啊?不拦吧,怕出事儿。可要是拦吧,我去,少爷还不得扒了自个儿的皮去?

    正左右为难着,何凯却是不慌不忙的将他推了出去,又丢了个眼神给他,然后顺手将门掩上。

    不说外面的下人如何自处,房里面,何凯转过身来,毫不费力的就一伸手掐住周公子的脖子,低喝道:“闹够了没,你当真是不长脑子的吗?”

    这俩人一文一武,身为文人的周公子哪会是整日打熬筋骨的何凯的对手?被一下子拿住要害,也顾不上去抓挠人家了,下意识的两手回过来去扳脖子上的手。

    何凯却丝毫不理会,仍是一手掐着他脖子,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,不见什么异常后,这才目光看向已经翻着白眼,满脸通红,两手使劲拍打自己的周公子,低声道:“呐,别闹腾了啊,你不闹腾了我就松手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感觉自己跟条脱了水的鱼,似乎下一刻便要死去了,心中终是害怕起来,闻言连忙拼命的点着头,心中直一个念头:他要杀死我,他要杀死我……

    何凯眼中闪过一抹不屑,凝目又看了看他,这才轻哼一声,手上一用力,松开他脖子的同时,顺势将他推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.”周公子两手扶着脖子,弯着腰发出一连串的咳声,望向对面何凯的眼中,满是怨毒仇恨之色,却终是不敢再冲上去。

    何凯叹息一声,自顾扶起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,然后转身坐下,这才摇头道:“英杰,你被愤怒冲昏了头了。你就不想想,我要真是想对你不利,这会儿还敢来见你吗?再说了,直到现在,难道你还没想清楚,为什么昨天我会那样做?”

    周才剧烈的喘息着,满脸的怨毒随着他的话语忽然一呆,眼中不由的泛起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意思?还有昨天的事儿,莫不是也别有内情?

    何凯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,眼底一抹笑意划过,但面上却仍是一副黯然之色,叹道:“好吧,不管你是想要打还是要杀,我都随你。不过,先让我说几句话,你再决定这总行吧?”

    周才狠狠的瞪着他,半响,才嘶哑着嗓子怒道:“好,你说!”

    何凯就脸上露出笑容,点点头:“我先问你,按照正常来说,是我与英杰你的关系近,还是与那个忽然冒出来的蒙何近?”

    周才一呆,一时间忽然真心觉得不知该怎么回答了。尼玛,我倒是想说你跟我近啊,可你他娘的都近到刚才差点掐死我了,现在却忽然这样问我,啥意思?

    周才有些懵圈儿。倘若他能听到后世那些段子后,这会儿肯定要问上一句:兄台,莫非这就是爱你爱到杀死你?

    何凯却似乎并不介意他回不回答,自顾自接着叹道:“很显然,答案自然是咱们俩近。可既然如此,我为什么又会那么做呢?你也看到了,其实昨天我也是跟那蒙何第一次见,你就不想想,我为什么为了一个头回见面的外人,却没第一时间帮你打他,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何凯谆谆诱导,周才脸上呆滞,喃喃的道:“是啊,你为什么?”

    何凯叹道:“因为,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阴谋!我要是昨天一冲动,真的动上手了,怕是立刻就是天大的祸事了!”

    周才一惊,但随即反应过来,咬牙怒视着他道:“姓何的,你少来哄我。我和你一直在一起,为什么我就没发现什么阴谋。”

    何凯心中暗暗鄙视,那是因为你蠢。只是这话却不好真的说出来,当下只是摇摇头,无奈道:“你都被气成那样了,正如我所说,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,哪还会去关注那些细节?说到底,就是你中计了!”

    周才愕然,张了张嘴,不服道:“我……我怎的就中计了?你又发现了什么阴谋?今天你不说出个一二三来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就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何凯看他那副色厉内荏的模样,心中更觉鄙视,脸上的神色却愈发真诚起来。凝重的道:“那好,我且问你。你说的那两个女子,嗯,就是那个芸姑娘,她即是那九娘娘的侍女,那若是九娘娘要对付她,何须这般麻烦,却要使人来通知你?一个侍女而已,生死去留,还不是她这主人一句话的事儿?”

    周才一愣,瞪着眼寻思了一会儿,终于也觉得有些不对了。只是却不想就此认怂,梗着脖子强辩道:“那许是……许是她,她想巴结本少爷,让本少爷多些乐趣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何凯就脸上露出不屑,嗤的一声冷笑,撇嘴道:“英杰,这话儿你自己信吗?那九娘娘何等人物?那可是咱们王爷的座上宾。别说你我了,就算令尊与家父都是王爷属下,对上她都要恭敬有加。如此,她还需要想着你的趣味来刻意讨好你?难不成说,你竟然比咱们王爷都厉害了?这我倒是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周才闻言面色大变,慌不迭的冲过来要捂他嘴。王八蛋,这话是可以乱说的吗?这要传扬出去,不用安化王表示什么,他爹周昂就要先打杀了他再说。周公子虽然纨绔愚蠢,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何凯轻松的拨开他手,顺势将他按坐在榻上,嗤笑道:“你看,你这不也是挺明白的吗?既然如此,那你说,那位九娘娘究竟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才被他忽硬忽软的一通,这会儿终于是冷静下来了。呆呆的坐在那儿,脸上忽青忽白着,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,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。

    昨天他接到了王九儿的通报,心中只满是惦记这妙芸那张清理绝俗的娇靥,哪还去想别的。可如今被何凯这么一提,顿时大为慌乱起来,便连苏默这个大仇家,在这一刻都被他抛到了脑后。心中只想兹念兹的,全是为什么三个字。

    他虽纨绔愚钝,但总也是出身于官宦之家。平日里耳濡目睹的,莫不是各种阴谋诡计、人心诡谲。如今被何凯这么一引导,不知不觉便代入其中,想到里面的可怕处,心中便全是满满的恐惧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那你说是怎么回事?”他满目惊慌的看向何凯,声儿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何凯慢条斯理的翘起二郎腿,脸上一副笃定的模样,淡淡的道:“怎么,英杰不是要杀我了?”

    周才一窒,脸上猛然涨的通红,心中实是怒极。但想想那些可怕的阴谋,终是颓然下来。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拱手道:“何兄,你知道我性子的,不过就是……就是一时气愤难耐,对,都是那个蒙何,被那个蒙何气昏了头,所以才,才这般失态。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,这一刻周大公子心中别说这个憋屈了,却也只能伏低做小,赔着笑脸告罪。

    何凯这才心下满意,昨天被他娘老子甄氏当面辱骂,这口气总算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独宠!”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。

    见周才一脸的懵圈,知道太绕的话,这个白痴根本就听不懂。便又解释道:“你该知道的,你我的父亲跟孙景文他们不对付。而那九娘娘既是受孙景文所邀而来,自然也是站在孙景文那一边的。倘若她主动将自己的侍女送了你,那在孙景文那边她又如何交代?而就算她这么做了,令尊也不会因为一个侍女就真信了她,那样的话,她既恶了孙景文,又得不到令尊的信任,岂不是两下不落好?那么,如果能将计就计,通过一个侍女从你这打开突破口呢?后果你有没有想过?”

    周才讷讷的道:“想……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何凯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他,咬牙道:“若是你昨日得手了,一旦她借此发难,向王爷哭诉,你认为王爷会怎么想?你自己的小命儿能不能保住且不说,怕是连令尊也要跟着受牵连。王爷的座上宾啊,竟然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被欺负了,你说王爷恼不恼?若是旁边孙景文那厮再趁机进言,你觉得令尊以及家父会怎样?嘿,既打击了对手,又能专宠与己方,不动声色之中,一石二鸟。不得不说,端的是好算计!好阴谋啊!”

    周才满脸苍白,听着何凯掰开了揉碎了,一点一点的分析后,不由的浑身冒出冷汗来,心下无穷的后怕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她就不怕,不怕我供出是她告诉我的消息?咱们……咱们的父亲可是王爷的老臣子,她不过一个新来的……”他头上冷汗涔涔而下,尚抱着几分侥幸讷讷的道。

    何凯哈的冷笑一声,如同看白痴般的看着他,语声奇异的道:“以王爷贵客的身份,却将自己的贴身侍女偷偷卖给王爷的属下,啊,不是,是属下的儿子。呵呵,英杰,换你是王爷的话,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周才脸色发青,两眼失神的没有焦距。何凯的这番话,终于彻底打消了他任何的侥幸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现在,现在如何……如何是好?”这一刻,周大公子是彻底的麻了爪儿了,只能抬头求肯的看向对面这个“好朋友”。

    何凯叹口气,起身走过来拍拍他肩头,安慰道:“行了,放心吧。昨天不是没动起手来吗?不过就是跟蒙家那个乡巴佬争吵了几句而已,咱们也从头至尾没见过那位芸姑娘,她们又拿什么来攻击?如今家父和令尊也都知道他们的阴谋,他们再想玩阴的,便没那么容易了。正如你所说,毕竟你我的父亲,终归是王爷的老臣子了。只要小心一点,不让对方抓住把柄,他们便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周才这才脸色缓和下来,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儿。只是这边心刚放下来,那股子怨气却又不免升腾起来。只是此时这口气,对何凯这个好朋友发了肯定是不合适了,由此,另一张面孔就不可遏制的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贱人好毒的心思,只是由此本少爷被那蒙家的乡巴佬所辱,这口气却着实难咽。”他咬牙恨恨的说道,满脸都是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好朋友眼中一抹精光闪过,阴阴的低笑一声,嘿然道:“那九娘娘咱们不好乱动,可一个蒙家的狗屁侄少爷,英杰想要出气,却倒也是不难的……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