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0章 :杨府侄千金
    “什么,公开……招婿?!”苏默瞪大了眼睛,看着面前来通报的蒙鹰愕然失声道。

    打从上次跟妙芸见过面后,这几天来,苏默没来得及继续跟进原本的计划。原因就是从联系上的张悦那边得知,自家老子苏宏竟也跑了出来寻他。

    可让他忧急的是,这老爹太不靠谱了,打从出了京师之后,竟然忽然失踪了。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所有人都找不到一点儿迹象,便仿佛世间原本就没这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苏默一边加紧联系各路人马,将人尽数撒了各处寻找,同时也在等待着派往安吉那边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因为发现了安化王这边的异动,怕他们对自己的计划造成麻烦,这才苦思筹谋怎么给他们搞出点事儿来牵制一下。妙芸的事儿则是瞌睡送来了枕头,正好借此闹腾下,倒也不必再费心思找机会了。

    一个自己请来的神人的身边人忽然不见了,在这个关头上,想必安化王肯定会心惊胆颤,全力去追查此事。如此一来,牵制一下他们,使他们腾不出手来琢磨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是的,苏默就是打算着等安吉那边伍父的骨骸起出后,从根源上断了妙芸被控制的源头,然后再利用蒙家和安排好的人帮助妙芸逃出宁夏,另寻地方安置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,哪成想忽然蹦出老爹失踪这么个事儿来,顿时让苏默一个头两个大。人家都是坑爹啊,咋到了自己这儿就成了爹坑儿子了呢?

    结果一番查察之后,虽然仍是没找到老爹的具体下落,但也终于获得了一些蛛丝马迹:苏宏在出了京师地界后,似乎曾跟一些江湖上的人有所接触,然后便一夜之间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人了。

    而从那些尾随其后,明显对苏家不怀好意的人那边发觉,那些人也是为此极度懊恼,这至少说明老爹没落到他们手上。至于苏宏究竟去了哪里,苏默联想下老爹曾经说过的一些事,心中隐约有了几分猜测,倒也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那边刚被老爹折腾完了,这边媳妇儿又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公开招婿,郁闷个天的!这个时代也有征婚一说吗?放着自己这个正宗老公还没着落,你那就又玩起征婚游戏,这是个毛意思?见了鬼了,还完全是给自己这正牌老公上眼药嘛。不能忍啊,这个绝逼不能忍啊。

    这无关智慧又或心胸什么的,这尼玛是个爷们儿就受不了啊。以苏默的智慧自然能大约猜出其中必有蹊跷,可是再有什么蹊跷,最少你得打个招呼,跟自己商量下吧。哪有这样的,说一出是一出的,至少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不尊重。

    苏默一张脸臭的跟什么似的,旁边蒙鹰小心的劝道:“最近城里流言四起,许是为了应付这事儿的权宜之计,先生也不必太过在意。毕竟,此事一个处理不好,对杨一清杨大人影响极大,先顺势应下,然后拖一段时间再找借口平复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”

    苏默恨恨的瞪了他一眼,你妹的,感情不是你媳妇儿是吧,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。名声!名声呢!回头这事儿一旦传扬出去,自己还不得被人给笑死。

    好吧,说实话,其实这事儿,苏默心里比谁都清楚着呢,但就是这面子觉得有些下不来。这事儿整的,让他总有种头上开始发绿的感觉,看谁都觉得对方第一眼是瞄着自个儿脑袋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!太过分了!我得去问问清楚。不给爷个交代,看爷不休了她。”气儿难平啊,必须要发泄一番才行。苏老师气哼哼的爬起身来,转头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一拉开门,噗通噗通的跌进好几个人来。草驴儿、虎子、孟子滚成一团,推推搡搡的爬起来,一个两个的低着头不敢说话;远处,一个肥肥的******刚消失在花树从中,门外还有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站着,脸红红的,却作无辜状,左右踅摸着,好似在看风景。

    可是这屋前屋后的,不是院墙就是枯枝的,女侠,你还能演的再假一点不?看风景?你是来看老子的风景吧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死胖子,你妹的!果然高手哈,瞅瞅那轻盈的身姿,尼玛,当日让你追贼的时候,咋不见你这速度呢?

    苏默脸色发青,俩眼珠子有开始发红的征兆。眯着眼狠狠盯了那边还摇曳着的花枝一眼,这才回过来看向最倒霉的这哥仨儿:“老曹啊,嗯,还有虎子,好看不?”

    草驴儿和庄虎赶紧点头,随即又反应过来,连忙又摇头。苏默气结,斜眼又看向憨憨的唐猛,虚指点了点他,叹道:“猛子,你也…….我真…….”

    唐猛就使劲的低着脑袋,恨不得把头埋进裤裆里去。只是就他那块头儿,再怎么躲,在这哥仨里也是鹤立鸡群,完全掩不住那天生的高大啊。

    “少爷,他们非拽我来的…….”唐猛哭丧着脸小声辩道。只是话刚出口,就感觉到旁边两道满含杀气的眼神瞟过来,只得委屈的又把头低下。

    苏默这个气啊,狠狠的瞪了仨人一眼,又把目光移向门外正假作若无其事,一点一点往外移的何莹身上,“莹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何莹刚还一副淡定的模样,听到这一句后,却顿时如被针扎了一下似的,猛地跳起身来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……回聊。”花枝摇曳,唯余残香,什么莹儿雀儿的,毛都不掉一根的。

    这速度……苏默半张着嘴,抬起的手僵在半空。

    良久,将嘴巴慢慢合上,半抬起的手也一点一点放下,木然看向低着脑袋,正以眼神交流的哥仨儿。

    “滚!”一声怒吼勃发。

    霎时间,风起云涌,狼奔豕突。嘁哩喀喳一通乱响,尘飞土扬,待一切平复下来,场中寂寂,纷纷扬扬的飘尘之中,苏默尘满面、垢遮头,仰天无语…….

    半刻钟后,通往杨一清府邸的大街上,苏默脸色阴沉的如要下雨一般,默默的疾步走着。身后隔着两三米远,胖子臊眉耷眼的亦步亦趋跟着。脚下步子微微有些不利索,左眼圈上明显一块老大的乌青……

    冤不冤啊,明明那么多人去偷听,为毛只有自己挨揍呢?而且自己还是跑的最快的,这无凭无证的…….唉,世事难料、苍天不公啊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胖子就越发委屈了。少爷太狠了,闹着玩下死手啊。小腿肚子上被踹了好几脚,胖爷皮糙肉厚倒也没什么。可这往脸上招呼,顶着老大一个一比零,这实在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胖爷可是靠脸吃饭的,这根本是砸人饭碗的节奏嘛,一点公德心也不讲,胖子忿忿的想着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,谁让大家都指证他是发起者呢?发起者有罪吗……有罪吗……有罪吗……

    胖子悲愤的一遍遍自问,答案是…….没有答案,因为没人鸟他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杨府,门子上自然识得两人,陪着笑脸开门。苏默臭着脸迈步而入,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门子又是诧异又是委屈,扭脸看向胖子。胖子两眼含泪,扯着门子往门房里坐了,终于有地儿哭诉了……

    杨一清不再,办公去了。早有人通报了程月仙,也没人阻拦,苏默便一路直往后院进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小院,还是那副清冷淡然的表情。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,就能发现那双黑宝石般的妙眸中,一丝狡黠得意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哼,臭家伙,便只你能给本姑娘添堵?看本姑娘略施小计,也让你尝尝滋味儿。不过,对臭家伙能第一时间就怒而上门,程妹妹还是很满意的。至少,这说明臭家伙心里还是在意自己的,这让程妹妹心中颇有些窃喜。

    好吧,女儿家的心思,着实不可猜度啊。

    冷着脸坐了,旁边有人给端上热茶,然后……嗯?这什么侍女啊,没点眼力价儿,不赶紧走人,竟就那么站在程妹妹身后不动了。

    又一个想看自己笑话的吗?都是坏人!苏默斜眼瞅着程妹妹毫无表示不说,反倒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,不由的恨恨腹诽着。

    这是想挤兑我,让我没法开口吗?苏默撇撇嘴,雕虫小技!苏老师两世为人,铜皮铁脸……啊,不是,是铜皮铁骨,何惧他人谤誉!

    “咳!那个…….”程妹妹不说话,苏老师作为爷们儿,沉默一会儿,当仁不让的率先打破沉闷。

    “苏世兄,小妹先为你引见一下。”不等那个后面的话出口,一直沉默的程妹妹却偏偏这会儿开了口了。

    苏默一口气噎住,这憋得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杨叔父新认下的侄女儿,杨恩。恩妹妹,这位便是鼎鼎有名的,号称诗词画赋四绝、当世俊彦的天下第一风流才子,苏默苏讷言公子了。妹妹此番选婿,可千万莫要错过了哦。”程妹妹清脆的声音如银铃儿一般响着,极尽赞誉之能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苏老师一口气没倒过来,当场就给喷了。杨恩?杨一清新认下的侄女儿?杨家侄千金,招婿……

    苏默剧烈的咳着,顿时间彻底凌乱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