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不抛弃
    突然的变化,让弗朗西斯科等人霎时间一呆,完全反应不过来。对面这正一团和气的款款而谈呢,咋突然就变了脸了呢?仔细瞅瞅,甚至那嘴角边的笑容都还没收敛呢。

    那叫阴谋得逞的得意之笑,我会告诉你吗?苏老师阴人得逞,心下说不出的畅快。这货无时无刻不想着爆出点恶趣味的恶习,已然充满了整个灵魂,彻底没救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可惜的是,这种得意很快就在一声闷响后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闷响声来自双方的中间,胖子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,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的姿势匍匐着,好半天才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少爷的第一小弟,服从命令听指挥早已列入胖爷大脑的第一序列。所以在听到少爷的喊声后,当即便下意识的应声而出。

    只是出是出来了,确实很快,完全达到了意在念先的至高境界。但也正因如此,当扑到半路时,后面“关门放狗”四个字也终于在大脑中回馈过来。

    关门放狗……胖爷这扑击而出算什么?口误吧,应该是关门放胖子才对……啊呸!也不对。该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在千分之一秒内,胖子的思绪便转了千百转。由是,一口气顿时噎在胸口,顿时手脚抽搐着向大地母亲拥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死胖子,这都什么时候了,能不能别玩了?”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胖子,正颤悠悠的爬起身来的时候,耳边响起了苏少爷似诉似叹的叹息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叹息听着轻飘飘的,可是落在胖子耳中却是顿时一个激灵。他可是太了解这位少爷了,很显然,这是怒极了的前兆啊。

    可是,少爷啊,究竟是您在玩还是胖子在玩啊?不待这么坑胖子的。

    胖爷满腹的幽怨,但是此时却哪里敢露出半分?原本僵硬的动作,立即变得生龙活虎起来,大吼一声,再次向前方扑击而去。

    可怜的弗朗西斯科爵士反射弧似乎有些长,至少在这一刻,比之胖爷是长多了。以至于当一个钵儿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前时,两眼中还是一片的茫然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响声再次响起,随即,一声凄厉的惨嚎响彻云霄。啊——我的鼻子……

    很显然,胖子手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,又或者是首次面对洋鬼这种生物心有顾忌,所以并没用出最大的力量,否则这会儿可怜的弗朗西斯科爵士就不是惨叫了,很可能从此以后都不会再叫了。

    呯!弗朗西斯科圆滚滚的身子在半空划了个弧度,落在地上滚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出手的胖子似乎也愣怔了一下,随即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。看样子,这种洋鬼并不怎么厉害的样子,可以让胖爷随便欺负一下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肥硕的身体灵活的一转,猛的转向,对着剩下的那些一看就属于低级的洋鬼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为首的都被自己一击而中,剩下的这些弱鸡岂不是更不堪一击?欺负弱小,胖爷真是再喜欢不过了。

    砰!胖爷的速度发挥的淋漓尽致,不过呼吸之间,攻击便到了剩下那帮人中最前端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是落魄的可怜人,一头金发脏兮兮的,胡子拉碴着,身上只是一件土褐色的布衫,衣襟半开着,露出小半胸膛。

    当胖子的拳头临近之际,原本木讷的褐色眼珠,猛地紧缩一下,匆忙之中来不及做别的动作,但是两只手臂却仍是勉力的抬起,交叉着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啧啧,在自己这凌厉的一拳下,会不会一下子打死了他?胖爷满脸得色,心中不期然的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双方拳臂交击的一霎那,胖爷原本满脸的得色忽然变了,原本临时又缩回的两分力量毫不犹豫的再次送出。

    砰!沉重的闷响,从两人交击的中心迸出。随着这一声响,金发洋鬼和胖子同时身子后仰,不约而同的向后蹬蹬蹬连退好几步,这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嘶~胖子倒吸口冷气,胖胖的圆脸上再没了轻松之意,满是凝重的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妈蛋!这个洋鬼好大的力气!跟之前那个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。难道刚才那个不是头领,眼下这个才是?还是说,眼前这一群都是这样?若真如此,那今天怕是不用出全力可就真要出丑了。

    胖子轻轻活动了下被反震的有些微痛的手腕,身子微躬,力发腰背,眼中满满的都是警惕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虽然仓促之际,他并没用出全力,但对方又何尝不是如此?能在淬不及防之下,仍和自己拼了个旗鼓相当,此鬼,不可小觑!

    “¥%!@%&**……”相对胖子的凝重,对面的金发汉子也是面露紧张之色,头也不回的大声吐出一串儿的古怪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这语音的发出,十数个洋鬼同时大喝一声,霍然散开,隐隐摆出个错落有致的阵型。

    阵型刚一成型,便齐齐将挂在腰畔的一个圆盘似的东西取下,然后猛然一抖,那看似不大的圆盘四周,忽然弹出一圈儿的锋刃。

    蹡蹡蹡,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中,众鬼同时用手中的短棒敲击圆盘。那圆盘却原来是一面小型的圆盾,此刻加上四周弹出的一圈儿锋刃,更是光华闪烁,耀目生寒。虽只十几个人,却是凭生一股凶戾的杀伐之气。

    躲在后面的苏默眼见这一幕,眼神顿时猛的一缩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这尼玛哪里是普通人?分明是一队训练有素的战士。这个弗朗西斯科真的只是个破落的贵族?若果是,那怎么可能有这种百战余生的士兵为仆?

    从这些人之前的漠然,还有此刻爆发出的气息,傻子也看得出,绝对是个个都手上不知挂着多少人命的主儿。那股子隐隐透出的血腥味儿,甚至毫不逊色于当日跟自己一起杀出重围的果毅营残兵。

    这个什么格拉纳达的家伙,看来大有古怪啊!

    苏默心中迅速的重视起来,眼睛微微眯起,若有所思。对面,胖子仍是脸色沉重的和一帮洋鬼对峙着,双方都没立刻展开攻击,显然是忽有顾忌,都在暗暗查察对方的漏洞。

    后面,滚出老远的弗朗西斯科终于停止了惨嚎,一手捂着流血的鼻子,鼻涕眼泪的艰难的爬起身来。目光移向场中后,顿时露出怒发欲狂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你这该死的、下贱的猪猡!贱民!**养的混蛋!你…….你居然敢对伟大的弗朗西斯科爵士,一个高贵的贵族动手,你死定了!死定了!谁也救不了你,我发誓!就是上帝来了也不行!该死该死该死!哦,我可怜的、漂亮的鼻子啊。塞利奥斯,杀!给我把这死肥猪撕成碎片!以你伟大的主人,弗朗西斯科爵士之名。”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暴跳如雷的咆哮着,却是边嚎着边往后面躲去,速度之快,俨然如同一团肉球在地上滚动。

    被称作塞利奥斯的人正是刚才与胖子对击的那个为首的,听到弗朗西斯科的叫喊后,不慌不忙的回转身,一手提盾一手将木棒横击在盾上,躬身道:“遵从您的意志,我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,却是也用的汉语,虽有些强调古怪,但却并无生涩的感觉,显然与弗朗西斯科一样,在大明必定呆了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胖子并没趁机发动,就在塞利奥斯回身应答之际,塞利奥斯整个阵型齐齐踏前一步,将他紧紧的护住,不见半丝漏洞。

    胖子的面色难看起来,他身手高超不假,但是以一对十几,又是一方手持利器,结阵而战,而自己却赤手空拳,人单式微,他还没自大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脚步慢慢后移,一点一点的靠近苏默,低声道:“少爷,待会儿一旦动手,你立即瞅准空儿就跑,片刻也不要迟疑。我估计最多能挡他们半盏茶的功夫。他们人多,又有趁手的兵器,我一个人对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中惊色一闪而逝,脸色阴翳下来。能让胖子这自恋的家伙坦言不敌,对面这帮人的战力可想而知。他隐隐有些后悔,今日出门没把草驴儿他们都带出来。否则,有同样是百战余生的他们在,再加上胖子这个高手的策应,即便打不过对方,也绝不会落到眼前这个危险的局面。

    大意了!他心中暗暗想着,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,略一沉吟,随即眼中露出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说不得,自己要亲自动手了。只不过最好能先弄到把武器,不然的话,他空有超绝的速度,但是力量不足也是难以制敌。至于说如胖子说的那样自己先走,苏默想都不想的就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苏默不是英雄,也没有那种舍己为人的高尚,但即便如此,他也有自己所坚持的底线。临危之际,抛弃朋友?这种事儿他怎么也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机狡奸诈,可以不要脸的毫不顾忌什么名声,但对不起朋友、舍弃亲人,却是两世为人都不屑为之的。由此可知,其实这才是他的本性,那种发自骨子里的骄傲和倔强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先给我弄把兵器,嗯,最好是他们的那种盾牌。那玩意儿沾上就能见血,比木棒强多了。”他瞄着对面,没回应胖子的建议,只是低声吩咐着。

    胖子脸上露出焦急之色,低叫道:“少爷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啰嗦个蛋!”苏默毫不客气的打断他,淡然道:“你少爷我什么都敢做,也从不惮于什么下作不下作,可唯一不敢做的就是抛弃朋友兄弟。照我说的做,嘿嘿,真当爷是纸糊的病猫啊。今个儿,就让这帮土鳖开开眼,什么叫天下武功、唯快不破!”

    胖子呆住,万没想到苏默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朋友?兄弟?少爷是在说我吗?

    这一刻,胖子只觉的似乎心中有某种东西破壳而出,霎时间血脉贲张,恨不得仰天长啸,发泄这种莫名的情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